老藥新工藝獲國家發明專利
2019年05月08日04:09

原標題:老藥新工藝獲國家發明專利

張傳平在做實驗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塗端玉

  人物檔案

  張傳平,畢業於陝西中醫學院中藥學專業,製藥高級工程師。1999年加入廣州白雲山和記黃埔中藥有限公司,一幹就是20年。是公司質量管理體系、神農草堂、萊達公司的主創成員,同時也是公司板藍根顆粒、複方丹參片等大品種技術創新的主要參與者。

  人物心聲

  “不知不覺才發現自己早於深入參與大灣區建設多年。大灣區作為橋頭堡,有利於我們的藥品‘飄洋出海’;而與大灣區的高校一起合作,則有利於借助技術平台提升我們的研發水平。”

  初到廣東心情如坐過山車

  張傳平是陝西商南人,1997年碩士研究生畢業,第一份工作就是衝著白雲山名號來的。“當時屬於雙向選擇。自己從小喜歡看香港電視劇,再加上白雲山名氣大,所以對廣東一直心生嚮往。”張傳平笑說,沒想到剛來就遇到了不少挫折。

  張傳平表示,剛來的時候,粵語是一大障礙,完全聽不懂,還好相處的新同事們皆來自五湖四海,並算不上是“一個人的煩惱”,而真正的窘境還來自工作。“那會兒白雲山處於集團虧損、業績下滑的低穀期,我衝著名頭來的卻發現信息不對稱,現實可謂相當‘骨感’,收入待遇本來就不高,更慘的是不到半年時間,因為公司績效不佳,工資又砍了1/3,但我個人簽了五年協議,此時走人就得賠錢,所以決定先不管那麼多,邊干邊學,沒想到逐漸熬了過來,後來又恢復了原本的工資。”他說。

  沒多久,張傳平就隨著當時的李楚源廠長先後腳來到了原廣州白雲山中藥廠(現在的白雲山和黃)。“這下開心了,因為跟自己專業剛好對口——這個廠是專門做中藥生產、研發的,總廠主要做西藥。”然而張傳平如坐過山車般,心願再次落空——當時的中藥廠連年虧損。“感覺自己屬於被動轉崗,還脫離了原本想幹的科研工作。”他表示。

  然而一想到輾轉跟隨自己來到廣州工作的太太,再加上中藥廠領導十分器重,“我就想著在這裏好好幹吧,也算是在廣州落地生根了。”張傳平回憶起當時,自己作為廠里為數不多的碩士學曆,領導還給小兩口安排了兩房一廳的宿舍,其他同事都是單身宿舍;自己拎包入住,其他人還要交押金。“一下就感覺生活困難克服了,只是由於企業當時的狀況,科研投入比較少,所以自己覺得有勁使不上。”他說。

  幾萬塊錢開始組團研發

  2004年7月,張傳平剛到製造三部當技術經理不久,李廠長就佈置了一個技術攻關項目,張傳平由此成為白雲山和黃第一個項目經理。“我組了個團隊來做這個項目,把膜分離技術用於中藥產品上。當時這個技術是被視為可以帶來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最有前景技術,可以運用在很多行業,但在中藥行業還幾乎沒有‘落地’過。”

  張傳平介紹,白雲山和黃當時當家產品就包括了板藍根顆粒和複方丹參片,如果新技術應用得好,可以大幅提高產品質量。“中藥的特點是雜質多,如果分離、純化技術能進一步提升,就能大幅降低生產成本、升級產品質量。”

  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們團隊嚐試著從幾萬塊錢就開始組團研發。2004年他帶領項目小組,冒著酷暑,在半室外環境中連續開展膜工藝中試研究30餘天,幾乎天天加班到晚上12點,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板藍根、丹參、丹紅等多個品種的膜分離機濃縮中試工藝研究任務。

  “最終,我們在比較短的時間內,就分別獲得了板藍根、丹參、丹紅等多個品種的膜分離機濃縮中試工藝,其中板藍根的膜分離機濃縮中試工藝獲得了國家發明專利。”張傳平說。

  利用和記黃埔渠道“出海”

  2005年,廣藥集團旗下原廣州白雲山中藥廠與李嘉誠的和記黃埔(中國)公司合資成立“廣州白雲山和記黃埔中藥有限公司”,合資以後企業發展實力更為雄厚,管理上也更為現代化,產品還能利用和記黃埔的渠道順利開拓海外市場。“再加上引入績效考核管理製度、薪酬體系逐步過渡等,自家企業彷彿越來越年輕!”他笑說。

  他介紹,近年來企業還與大灣區高校連續合作,繼與澳門科技大學聯合開展科研之後,2017年,白雲山和黃與香港大學達成戰略協議。

  張傳平感歎,自己從業20餘年,親曆了公司從一個連年虧損的小廠一步步發展壯大,逐步成長成了全國聞名的華南最大的中成藥單體製造企業。在此期間,作為科技、管理骨幹,張傳平也承擔了很多開創性工作。作為核心成員,他參與了公司首次全廠技術改造,並承擔了全新生產質量管理體系的創建,以及首個廠外車間的質量文件建立。

  作為中藥從業者,多年來他參與、主導或主持的技術和管理創新不勝枚舉,並作為第一發明人獲得發明專利1項,實用新型發明專利3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