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紅《知否知否》等金曲後,鬱可唯用一張專輯打破舒適圈
2019年05月08日17:56

原標題:唱紅《知否知否》等金曲後,鬱可唯用一張專輯打破舒適圈

5月4日,鬱可唯亮相台北Legacy,為前一日剛剛發行的新專輯《路過人間》舉行新歌首唱會。她不僅帶來新專輯中多首作品的新歌首唱,也為台北的歌迷們獻上了《指望》、《知否知否》等熱門金曲。

首場會現場。唱片公司供圖

據悉,《路過人間》既是鬱可唯出道十年發行的第六張專輯,也是加盟新東家華研國際音樂後的首張個人專輯,創作製作團隊包括施人誠、姚若龍、葛大為、藍小邪、陳粒、陳信延、HUSH、陳小霞、張簡君偉等諸多華語樂壇重量級人物。鬱可唯表示,自己在這張專輯中挑戰了許多未嚐試過的曲風和唱腔,“我覺得從這張專輯之後,鬱可唯就是新的鬱可唯了。”

主辦方供圖

專輯主題:同名主打涵蓋十年成長心境

專輯名稱“路過人間”來自由施人誠作詞、張簡君偉作曲的同名主打歌,鬱可唯表示,這是整張專輯中自己最愛的一首歌,“當時我聽到歌曲小樣的時候就很喜歡,簡單但很特別。這首小樣原來的名字叫《天真有愛》,後來當我知道這首歌詞要請施人誠大哥來填的時候,就更開心了。看到歌詞後,我覺得它真的像是我的心境,非常契合。我好像很少會這麼喜歡專輯中的一首歌曲。”

經過無數比賽,唱紅了許多影視劇原聲,鬱可唯出道十年的心境都濃縮在這張以“路過人間”統籌的“大愛視野”專輯裡面。據悉,此次她積極參與詞曲創作與製作過程,不僅貢獻了原創歌曲,還正在打算自導自演MV,“我以前發專輯的心情都是隨緣,但做這張專輯的時候,每一個細節都反複摳,所以發的時候特別緊張,也特別期待、興奮。發出之後看到大家好評不斷,自己真的想哭,因為真正付出努力之後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專輯曲風:更釋放自我,允許有小瑕疵

在錄製新專輯的時候,鬱可唯透露自己和製作人在錄音室偶爾會喝點酒,“需要放鬆一下。這張專輯里很多曲風跟以前不太一樣,錄之前就會喝一點點酒。”

首次與新東家華研國際音樂合作,鬱可唯表示自己被激發出了很多不同面,“其實在第一首歌錄之前,我就想過要在唱腔上呈現真實的自己,因為我之前唱歌比較會去控製一些東西,修飾一些東西,但其實太‘美好’反而不是很好,因為如果沒有小瑕疵的話,我個人的情感不會那麼明顯,所以這次在錄音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要跳出舒適圈,讓情感更充沛一些,有一些釋放的感覺。像《進化》等一些歌里我就用了很多自己的真聲,希望能夠呈現一個真實的狀態。”

專輯封面。唱片公司供圖

【歌曲解碼】

02.《三十而慄》

曲:彭學斌

詞:姚若龍

他走過三十越來越恐慌

怕節節敗退征討變流亡

怕凡事妥協眼神沒火光

跟以前不屑的人那麼像

怕同學名片個個都響亮

怕怨天尤人慢慢變日常

怕活成一隻陀螺去不到遠方

想起年少輕狂說自己像飛馬

《三十而慄》由彭學斌作曲,姚若龍作詞,陳秀珠配唱,鬱可唯表示,這幾位老師都非常用心,“姚若龍老師很厲害的一點是,他寫出來的詞和歌曲小樣的詞韻腳很像,但是呈現出的又是另外一個完整畫面,因為我自己也創作,所以我覺得他很厲害。配唱陳秀珠老師會幫助我更好地去完成歌曲的情緒,這次中間的‘lalala’也是秀珠老師讓我改成比較民族的唱腔,才有了更暢快的感覺。”

鬱可唯分享道,《三十而慄》是首針對年輕人的迷茫而寫的歌,而她自己的三十歲卻過得“很輕鬆很愉快”,“沒有‘慄’,”她笑言,“因為那時我的心態是覺得自己已經成長了,雖然最大的擔憂是老了,畢竟女孩嘛,會介意自己不是二字頭了,但其他的如家裡的壓力、工作的壓力,我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慄’過了,所以年齡只是數字而已啦。

03.《進化》

詞曲:陳粒

溫度在腳下什麼在發芽

是你的尾巴碰到我尾巴

心事很無聊不開口打擾

又難以啟齒又言過其實

《進化》是專輯中第一首錄的歌,也是鬱可唯第一次跟陳粒合作,“當時公司收到了這首歌,我聽完之後就覺得太棒了,很妙!因為我希望這張專輯會帶給大家不一樣的我,這些不同面的樣子本來就存在於我的體內,只是沒有展現出來過而已,《進化》就是這樣的一首歌。”

鬱可唯表示陳粒的詞非常大氣、澎湃,“像是內心住著一匹奔騰的野馬,她有一種流浪詩人的感覺。”而這首歌特地請王治平擔任製作人,在配唱的過程中,鬱可唯將原曲遼闊的神秘氣氛加入狂野個性的新唱腔,讓王治平感到十分驚喜,“鬱可唯就像透過《進化》這首歌,真正進化了!”

05.《記恨》

詞:葛大為曲:詹森淮

也不為過我又不是完美的人

我應該對自己盡點責任

從此以後你是再不提起的人

恨就是最高密度的愛你懂

不懂

《記恨》由葛大為作詞,詹森淮作曲,嚐試以“恨是最高密度的愛”的逆向思維延展主題,以“在意”為視角,直面愛恨這兩個感情中的極端概念,闡釋兩者共存共生的關係。

值得一提的是,鬱可唯在這首歌的MV里終於實現了“殺手”夢。《記恨》MV由台北電影節最佳導演陳宏一與台北電影節最佳攝影餘靜萍合作,拍攝前討論腳本時,鬱可唯說自己對這首歌MV的角色想法是飾演“殺手”,沒想到與導演心中早已設定的角色不謀而合。鬱可唯透露,如果今後有適合的角色,自己也希望挑戰“瘋子”等和自己反差比較大的角色。

新京報記者 楊暢 編輯 田偲妮 校對 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