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抓痕權遊到麥克風架:約老師首次季後賽之旅
2019年05月07日07:32

  From 球長 球長社圈

  編者註:故事更新於當地時間上週五,金塊四加時不敵拓荒者的比賽之後。

  尼古拉-約基治坐在丹佛金塊球員休息室的皮沙發上,他的右臂敷著一塊冰袋。

  在他肩膀附近的左臂上,有一道5英呎長的傷疤,和其他幾道抓痕,雖大小不一,但都透著一絲血色。在前兩天晚上金塊戰勝拓荒者的第一場比賽中,他的手臂上又添了幾道新傷。

  “一年到頭(都是這樣),”他說,“這裏有一道長的,還有一道很大的是去年留下來的。”

  “我是全聯盟抓痕最多的。我總是在流血——已經習慣了。明年我百分百要戴護臂套打球。”

  四年前,當約基治從塞爾維亞的鬆博爾來到丹佛時,他還是一個默默無聞,沉溺於喝可口可樂的二輪秀。剛來到這裏的時候,身高7尺的他,體重達到了292磅。在金塊的一位體能教練眼中,他太“軟”了。約基治被要求通過一組平板支撐練習來測試他的核心力量,這需要他儘可能久地維持俯臥撐姿勢,將前臂平放在地板上。

  他最多堅持了,20秒。

  “我掛了!我掛了,”約基治手舞足蹈地回憶道,“當時我在發抖,我說了‘我做不到。’”我喘著粗氣,‘噗噗噗……’”

  那樣的日子已經過去了。24歲的約基治本賽季首次入選了全明星陣容,甚至與MVP產生了聯繫,在自己的首次季後賽之旅中,約基治打出了統治級的表現,場均數據接近三雙。

  但在光鮮數據、頭條新聞和傷疤之下,他仍是一個頑皮的7尺大男孩。這也是“Joker(約基治的綽號)”深受隊友、教練和每一位百事中心的員工喜愛的原因。

  在展示完“戰鬥勳章”後不久,他又開始在皮沙發上重新演繹起近來他最喜歡的新劇中的一個片段。

  “你看到Arya(譯者註:熱播劇《權力的遊戲》中的人物)做的那個假動作了嗎?”在對《權力的遊戲》最新一集進行籃球解析前,約基治問了這樣一個問題。他重現了劇中“臨冬城之戰”的關鍵場景,最終Arya(劇透預警)將匕首從左手丟到右手,殺死了夜王——這部劇中最可怕的角色。

  “但是!”約基治喊道,他假裝自己高舉著匕首,還在丟匕首的時候給自己配了個音,“這真的是一個完美的假動作。而夜王呢,他上當了,所以他中招了。”

  《權力的遊戲》可能是他近日的興趣所在,但約基治的激情都還留在鬆博爾等著他。他有三匹馬——Dream Catcher、Donita Firm和Bella Marguerite——並且從小,他就喜歡賽馬。

  “你可以看到這種激情,”金塊的力量兼體能教練Felipe Eichenberger說道,“那是他的避風港。他能坐在那兒,盯著他的馬看好幾個小時。”

  “我喜歡動物,”約基治說,“他們的本性。它們都是很優秀的動物。每匹馬都有不同的個性,就像人一樣。”

  前幾年的這個時候,約基治都會回到塞爾維亞。但今年,這些馬得等上一段時間了。

  在經歷了史詩級的四加時後,金塊渴望在週日晚上的第四場比賽中扳平總比分。

  這是約基治第一次要打這麼多比賽,但額外的曆練似乎沒有造成多大的影響。他場均得到24.8分12.6籃板9.1助攻。在10場季後賽比賽中,他的場均出場時間達到了驚人的40.5分鐘,這一數據排在聯盟第三。在週五的比賽中,約基治出戰了64分58秒,排在季後賽歷史單場第四位。最終他拿到了33分18籃板14助攻。

  對於一個身體和健康都會被拿來討論的球員來說,這已經不算差了。

  “從我出生之後,那個故事就一直伴隨著我,”約基治的表現震驚了那些以貌取人的人們,“說實話,有些時候我會覺得很有趣,因為(有時候他們說的東西)是真的,而我仍然在NBA打球。”

  “有人會說,‘他甚至都還沒有練出輪廓。’我打了80場比賽,他居然說我還沒有練出輪廓。”

  在首輪淘汰聖安東尼奧馬刺後,馬刺主教練普波域治曾用“華麗”一詞來形容約基治。普波域治還就約基治的身體類型開起了玩笑,他認為約基治是沒有什麼運動能力的。

  “我只是希望他在去健身房或是其他什麼地方的時候,不要把這些毀了,”普波域治帶著狡猾的笑容說道,“你懂嗎?”

  約基治把這一切都歸功於金塊的前力量兼訓練總教練,他們幫助約基治降低了身體的脂肪比例,改變了他的飲食,增加了更多的肌肉以應對NBA的身體對抗。

  從數據上看,約基治的體重為250磅,但他說自己的體重是在275磅-280磅之間——這是他最喜歡的體型。

  他開玩笑說,自打來到丹佛,自己的身體都發生了變化。

  “從沒有任何肌肉,”約基治面無表情地說道,“到現在大約292磅,但我已經有幾塊肌肉了。”

  “說實話,我更喜歡現在這樣稍胖一點的體型,”約基治說,“以前我要更輕一些,大概輕15磅吧。但我覺得不好。因為他們都在推我,我不夠重,我太輕了。我需要增加一點體重來對抗那些傢伙。”

  約基治會喝蛋白奶昔,他在賽季中會按照定期準備的食譜,遵循著詳細的營養計劃。在全明星賽開始前,Eichenberger讓約基治進行了為期七周的備餐計劃。約基治每天攝入的卡路里從3000卡增加到了5200卡。雖然每天要吃五頓飯,但通過攝入正確的卡路里和蛋白質的量,約基治瘦了10磅。他必須不斷提醒自己,每隔三小時就得進餐一次。

  “他吃得不錯,”Eichenberger說,“但他喜歡甜食,他真的很喜歡甜食。”

  過去兩個夏天,Eichenberger都去鬆博爾對約基治進行了訓練,這讓他對約基治的飲食習慣有了更好的瞭解。Eichenberger注意到,在塞爾維亞,他們的每頓飯都是以沙拉開始,然後是湯,接著是正餐和甜點。

  談到約基治對甜食的喜歡,Eichenberger表示:“這可能都是文化的原因。”

  當然,約基治也做出了犧牲。在塞爾維亞的成長過程中,約基治每天要喝3升可樂,但在2015年第一次飛往丹佛的航班上,約基治喝完了他的最後一罐汽水。

  “我認為這就是一場心理鬥爭,”約基治說,“有點像是,不能讓可樂把你給打敗了。”

  約基治的賽前準備工作有時還包括觀察自己的隊友。他通過尋找到不同隊友的不同傾向或移動方式,來幫助自己更好地傳球。

  “你需要瞭解自己的隊友,”約基治說。

  約基治知道加利-夏里斯和蒙特-莫里斯喜歡走右側,賈馬爾-梅利喜歡走左側。至於韋爾-巴頓,只要把球交給他,讓他自己決定走哪側就可以了。

  約基治還經常上演一些即興發揮,送出出人意料的傳球,試探防守的底線。他和控球後衛沒什麼兩樣,總是能預先想到之後的2-3步。

  “只要我看到,即使有風險,我也會試試看,”約基治說,“因為這樣的冒險可能會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或者下一次就能取得成功。……我知道每回合都很重要,但我覺得可能那個回合能讓之後的3-4次都受益,我們只要看看對手會怎麼去應對,你知道意思嗎?”

  約基治是本賽季傳球最多的球員,比排名第二的控衛本-西蒙斯高出800多次。根據Second Spectrum的統計,當約基治在場時,金塊每回合能得到1.22分,這在所有季後賽球隊中排名榜首。

  隊友保羅-米沙柏認為約基治解讀防守的能力能與新英格蘭愛國者隊的四分衛湯姆-佈雷迪相媲美。

  “我只是看看(防守球員)會站在哪裡,會做什麼、說什麼,我什麼都想聽,”約基治說,“你需要瞭解他們的戰術呼叫,他們是如何在底線和罰球線之間的位置移動的。”

  “對我來說,這些都是常態。我只想知道他們在做什麼,而我就能按照相反的套路提前做好應對。”

  夏里斯看過對方教練是如何用盡一切方法來限制約基治的傳球的。

  “讓他得分”是最瘋狂的策略,夏里斯說,“除此之外,每個人都會嘗試對他進行雙人包夾。”

  約基治至今還會令一些對手感到驚訝。

  “他做了很多能讓自己的受益的小細節,因為他沒法依靠自己的運動能力、速度,或是類似的東西,”拓荒者後衛列拿特說,“他很老道。”

  約基治走到講台上接受媒體的賽後採訪,在回答問題前,他先和自己的新“敵人”——麥克風架——進行了一番對峙。

  每次約基治在賽後召開新聞發佈會時,都會試圖把麥克風從支架上拿下來,這樣他就能把麥克風舉到離胸口很近的位置。

  然而,約基治又無法輕鬆地把麥克風拿下來或者放回去。在聖安東尼奧的第六場賽後就是這樣,在沒能把麥克風放回去後,他變得有些沮喪,還開始低聲咒罵起來。

  “我了個去,”約基治歎著氣說道。

  這個片段已經在網絡上廣為流傳了。

  但在金塊贏下與馬刺的第七場較量後,約基治成功地把麥克風放回了原位,然後來了聲非常滑稽的怒吼。

  “這是一場戰鬥,”約基治搖著頭說,“這是一場戰鬥,現在的大比分是1-1,希望在本賽季結束之後,我能打敗麥克風。”

  好吧,至少這場戰鬥不會留下什麼抓痕。

  還想看更多NBA錄像和資訊?不用下載APP,直接點擊下方小程序:籃球社圈,每日NBA錄像、資訊、球員數據實時更新。更有你最想瞭解的籃球技術、球星傳記等。小程序在手,瞭解NBA不用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