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名校招生潛規則:前門拚成績側門拚關係後門拚爹
2019年05月07日19:03

  “三道門”揭秘美國名校招生“潛規則”:前門拚成績、側門拚關係、後門拚爹

  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 蔡鼎

  3月份曝出的美國名校招生舞弊案,近日因兩個中國家庭耗巨資送子女上名校而再次回到公眾視野。而在這個總額近2500萬美元、轟動全美的招生舞弊案中,A股上市公司步長製藥董事長趙濤花650萬美元送女兒上斯坦福事件被廣泛關注。

  《洛杉磯時報》報導稱,趙家通過香港的一名律師發佈了一份聲明,稱他們一家其實是這場系列舞弊案中的受害者,因為案件主犯辛格偽裝成教育中介人讓趙家人誤以為辛格的教育機構是個合法的組織,而他們給辛格的650萬美元趙家人也以為是給斯坦福大學的助學慈善捐款,直到事發後趙家人才意識到他們是被辛格誤導和欺詐了。而另一個名為Sherry Guo、身份尚未公佈的中國女孩,則是花了120萬美元,以足球特長生的身份被耶魯錄取。

  那麼,如果想上美國的名校又有哪些方式呢?

  圖片來自攝圖網

  進入美國名校的“三道門”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由於美國的名校招生競爭非常激烈,很多家長很容易被所謂的“顧問”說服採取不道德甚至是非法的行為,從而讓孩子讀上名校,而這些不道德甚至非法的行為,往往都是在這些家長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發生的,或者他們認為“每個人都這麼做”,而選擇不去幹涉。

  在過去,一些教育中介給這類家長最強烈的警告,就是與這些所謂的“顧問”合作是不道德的,可能適得其反,從長遠看來也不會幫助孩子的成長,而且還會剝奪其他孩子公平入學的機會。近日這兩起涉及中國家庭的招生舞弊案也印證了這些行為可能會帶來非常可怕的後果,包括公開的刑事指控、罰款、開除、驅逐、父母鋃鐺入獄、永久性的學術問題等等。

  招生舞弊案發生後,美國的頂尖大學也正在採取行動,確保此類事件不再發生。對於東亞那些希望申請美國大學的孩子們來說尤其如此,因為這種留學中介在東亞地區尤為普遍。此外,這一醜聞還在美國引發了一場關於名校招生的官方討論,尤其涉及到所謂的進入美國名校的“後門”和“側門”。

  一般來說,進入美國名校有三道門可以走,即“正門”、“側門”以及“後門”。

  “正門”顧名思義,即通過考試入學,這也是99%的學生選擇的申請方式;“後門”即為那些家境優渥的人設立的。通過這種方式進入名校的學生,家裡都會給學校捐巨資(通常以數百萬美元計),這種做法不但完全是合法的,而且在技術層面上來說也是“合乎道理的”。

  而“側門”也通過Sherry Guo的醜聞得到了充分的證實,這種方式即包括賄賂校方的官員、考試成績作弊或作假,以及其他不道德和非法的行動。具體來講,走“側門”的方法包括賄賂考試官員、找槍手代考等等,這種考試作弊的方法目前在美國大學的申請過程中非常普遍,這也導致美國大學對國際學生包括托福、SAT和ACT等標準化考試在內的成績非常不信任。此外,走“側門”還包括留學中介為申請人撰寫申請文書、在申請材料上作假等。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髮現,家長在為孩子挑選留學中介時,有幾點需要尤其注意,這其中包括保證能被美國大學錄取、承諾為申請人寫申請文書、收取高昂的費用(50萬美元~100萬美元不等)、收費完全取決於錄取結果,以及所有不遵循美國大學招生諮詢協會(NACAC)道德準則的中介。

  可以肯定的是,在這起震驚全美的高校招生舞弊案後,美國的高校將花費數百萬美元來確保他們招生渠道的合法化、與執法機構等有關部門合作,並將不道德的中介顧問及其客戶繩之以法。

  圖片來源:攝圖網

  富豪巨資幫助子女上名校案例比比皆是

  除了最近被曝出的Sherry Guo通過走“側門”的方式進入耶魯外,比較典型的走“側門”案例很少。但其實走“後門”在美國的高校招生中還比較常見。《福布斯》的報導中稱,Victoria的秘密的掌門人、億萬富翁萊斯‧韋克斯納(Les Wesner)從未在哈佛大學就讀過,他於1959年畢業於俄亥俄州立大學。然而,韋克斯納從1989年開始向哈佛大學捐款,從2003年到2012年間,他每年都向哈佛大學捐款150萬美元~210萬美元不等。

  2013年,韋克斯納的慈善基金會突然大幅增加了捐款,那年他向哈佛大學的捐款達到850萬美元。也同樣是在2013年,韋克斯納的四個孩子中第一個進入了哈佛,開始念大一。

  但韋克斯納的對哈佛的捐款並未就此結束。2014年~2016年,他的基金會還分別向哈佛大學捐了2600萬美元、700萬美元,以及1450萬美元。韋克斯納的其餘三個孩子也分別在2014年、2015年和2017年順利進入哈佛大學就讀。他的三個孩子也頗為爭氣——一個是常青藤聯盟的二隊划船手、一個正在哈佛大學攻讀教育學的研究生,另一個在哈佛的甘迺迪政府學院學習。

  此外,在美國億萬富翁開發商里克•卡魯索(Rick Caruso)的孩子進入南加州大學(USC)前,卡魯索就與USC有著數十年的淵源。卡魯索在1980年畢業於USC,至今,卡魯索的名字也至少出現在USC兩棟校園建築上。公開的文件顯示,卡魯索1992年便開始向USC捐款,但當年僅捐款2500美元。2006年,他又向USC捐款100萬美元;2015年,他承諾捐款2500萬美元。2018年,也就是他成為USC大學董事會主席的那一年,他又捐了約200萬美元。目前,卡魯索的四個孩子都就讀於USC。

  再比如,無論是在捐贈資金還是入學人數上,佩雷爾曼家族與賓夕法尼亞大學(以下簡稱賓大)都有著很深的淵源。已故美國商人、慈善家雷•佩雷爾曼(Raymond G.Perelman)總共向賓大捐贈了至少2.5億美元,其中包括2011年為賓大醫學院捐贈的2.25億美元。佩雷爾曼的許多子女和孫輩後來都進入了賓大深造,其中包括他的兒子羅恩•佩雷爾曼(Ron Perelman),目前身價91億美元。

  另一位億萬富翁、賓大校友亨茨曼(Jon Huntsman)則是賓大沃頓商學院最大捐贈者之一。《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到,沃頓商學院的亨茨曼樓是賓大校園里最大的建築之一,因為1997年亨茨曼為啟動該項目捐贈了1000多萬美元,賓大的國際研究與商業雙學位課程還是以亨茨曼的名字命名。亨茨曼的小兒子洪博培(Jon Huntsman Jr.)現為美國駐俄羅斯大使,1987年畢業於賓夕法尼亞大學藝術與科學學院,二兒子大衛1992年畢業於同一所學院,另一個兒子保羅於2000年完成了沃頓商學院的研究生課程,當時洪博培已是沃頓商學院監管委員會的成員。此外,除了亨茨曼的三個兒子外,至少還有他的三個孫子孫女都在賓大就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