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為發達國家青山綠水買單?菲總統怒懟加拿大
2019年05月07日11:06

  原標題:誰在為發達國家享受青山綠水買單?從菲總統怒懟加拿大說起

  近日,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再次因為加拿大將垃圾出口至菲律賓而“發飆”。

  一向以敢怒敢言著稱的杜特爾特,一週之內連續數次在出席公開活動時向加拿大強硬喊話,聲稱“菲律賓不是垃圾場”,“如加拿大不運回垃圾,就丟到加拿大海灘和加拿大駐菲律賓使館”,菲律賓甚至會“向加拿大宣戰”。杜特爾特還辛辣地“建議”加拿大,“你們的垃圾馬上就到,準備一個盛大的招待會。想吃就吃吧。慶祝吧,因為你們的垃圾要回家了。”

  對於菲律賓方面的嚴厲警告,加拿大駐菲律賓大使在接受菲律賓媒體採訪時,一方面繼續使出了“拖”字訣,稱“加拿大政府承諾將與菲律賓政府一同解決垃圾問題,遵守菲律賓法庭的裁決,把垃圾運回加拿大”;另一方面則辯稱這些垃圾是“加拿大和菲律賓兩傢俬人公司之間的廢棄物國際貿易的一部分”。

  兩國“垃圾拉鋸戰”持續六年

  菲律賓和加拿大之間圍繞這批垃圾的爭端可以追溯至前總統阿基諾三世執政時期。2013年至2014年間,共有103個集裝箱的垃圾分批從加拿大被運往菲首都馬尼拉。這其中包括家用生活垃圾、塑料瓶、塑料袋、報紙和使用過的成人尿布。截至目前,大約26個集裝箱垃圾已經被埋在了位於打拉(編註:菲律賓打拉省首府)的垃圾場,其餘仍在馬尼拉集裝箱碼頭。

  2016年杜特爾特上台後,馬尼拉一家法院曾判決,要求這些垃圾的進口商將垃圾運回加拿大。2017年11月,菲律賓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舉辦東亞系列領導人會議,杜特爾特總統嚮應邀出席有關會議的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施壓,要求加拿大解決垃圾問題。著力將自己描繪成環保主義者的特魯多雖然表面應承,承諾“加拿大正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但此後加方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時至今日,這批垃圾仍爛在菲律賓的馬尼拉港口。

  菲律賓電視台ANC在報導此事時指出,這批垃圾問題遲遲未能解決,主要原因是加拿大方面不願意收回。接受該電視台採訪的專家表示,加拿大政府和企業不願意對這批運往馬尼拉的垃圾負責,菲律賓能做的只有繼續和加拿大方面商量。

  “肮髒的現實”

  菲律賓和加拿大圍繞垃圾的爭端事件,折射出來是其背後令人難以接受、十分肮髒的現實:多年來,發達國家一直向發展中國家出口垃圾廢物,並美其名曰“全球廢物貿易”。

  上世紀50至60年代以來,西方發達國家開始大量地將未經處理的固體廢棄垃圾以“國際貿易”的形式向發展中國家出口。通過這種跨境轉移,西方國家把處理成本極高和不能最終處理的固體廢棄物轉移到發展中國家,在本國享受綠水青山的同時把環境災難推給他國。發展中國家之所以願意接受發達國家出口的固體廢棄垃圾,除了經濟利益原因外(洋垃圾中的廢塑料、廢紙、廢金屬等都有回收利用價值),發展中國家環保製度不健全,回收固體廢棄垃圾環境成本低廉等也是重要原因。

  這種“全球廢物貿易”本質上是發達國家向發展國家“出口汙染”,凸顯出發達國家在環保問題上的雙重標準和虛偽。1992年,綠色和平組織的吉姆·帕克特(Jim Puckett)創造了“有毒殖民主義”(toxic colonialism)一詞,用於指將發達的西方國家的工業廢物傾倒到發展中國家的國土上。從某種意義上說,由垃圾造成的環境汙染問題並沒有從發達的西方國家根本性地消失,只不過被“出口”到更脆弱的發展中經濟體。

  為了減少各國之間危險廢物的流動,防止危險廢物轉移到發展中國家,1989年召開的世界環境保護會議上通過了《控製危險廢物越境轉移及其處置的巴塞爾公約》。該公約於1992年正式生效,並在第二次締約國會議作了決議,立即禁止危險廢物從主要由發達國家組成的經濟合作組織(OECD)國家向非OECD國家作處置目的的越境轉移,從OECD國家向非OECD國家出口以回收利用為目的的危險廢物越境轉移也應於1997年12月31日停止。

  但此後,《巴塞爾公約》並沒有得到很好地執行。許多西方發達國家仍然拒絕承擔向發展中國家轉移廢物的主要責任。OECD上世紀90年代中期發佈一項報告稱,OECD國家的固體廢棄物中只有4%是運輸至發展中國家的,其餘的都是在本國消化的。這顯然與事實不符。

  大量的關於國際廢物貿易的統計和研究顯示,發達國家大部分固體廢棄物都出口到了發展中國家。非政府環保組織“巴塞爾行動網絡”的一份報告顯示,上世紀90年代全世界平均每年產生4億噸固體廢棄物,90%以上來自OECD國家。由於固體廢棄物的處置設施在工業化國家變得越來越稀缺並且成本越來越高,發展中國家成為發達國家固體廢棄物的主要傾倒場。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2014年,呼籲減少垃圾的慈善組織“包裝”(Wrap)以行業組織“歐洲塑料”的數字為依據宣稱,英國每年產生370萬噸塑料垃圾。英國本國只回收利用了包裝塑料垃圾當中的38%,其餘的都出口到了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

  另一項綠色和平組織的研究表明,當美國人將廢舊電池放入回收箱中後,它們往往最終流入墨西哥。由於鉛汙染的環境標準更加嚴格,在美國採用粗製方法從電池中提取鉛等重金屬是非法行為。為避免在國內進行成本昂貴的監管,美國電池行業向墨西哥出口廢舊電池,因此墨西哥成為美國的“排汙天堂”。

  “順流而下”的垃圾:發展中國家難以承受之重

  來自西方發達國家的洋垃圾對發展中國家的環境危害早已不是什麼新鮮話題。西方國家出口至發展中國家的固體廢棄垃圾曾引發巨大的災害性後果。2006年8月,一艘荷蘭公司的租輪將數百噸有毒垃圾運抵科特迪瓦,導致7名當地居民死亡,24人住院,近4萬人不同程度受傷。這樣的例子屢見報端。

  據估計,當前全世界一年產出40至50億噸的廢棄物(包括城市垃圾、工業廢料以及危險廢物),而全球廢棄物貿易的市場總價值高達一年5000至6000億美元,而且這些數字還在隨著每年出口量和價格的上漲而不斷增大。可以想見,處於這條巨大的廢棄物產業鏈下遊的發展中國家,正在承載著越來越多的環境壓力。

  長期以來,全球經濟的基本格局和產業鏈分工,已經形成了發達國家依賴發展中國家為其處理廢物的局面。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除了發達國家要承擔主要責任外,發展中國家自身環保製度不健全、廢物產業的巨大經濟利益鏈條等問題也難辭其咎。

  發展中國家的環保立法、行政環境遠不如發達國家。在這種情況下,發達國家憑藉其製度優勢,將汙染危機轉嫁到製度不發達的發展中國家去。

  根據最新研究,總部設在環境政策嚴格的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往往傾向於在環保政策相對較弱的國家開展汙染性生產活動。這使得這些跨國公司在母國看起來很“環保”,但事實上他們將汙染轉移到了發展中國家。

  很長一段時間,由於發展中國家環保法規的不嚴格,每噸危險廢物的處置費用僅為發達國家的1/40至1/4,而且進口固體廢物回收還可以再利用其中的鐵、銅、鋁以及金、銀、鈀等稀有金屬,帶動了進口垃圾集散地的經濟發展,巨大經濟利益驅使發展中國家成為發達國家的垃圾消納地。

  越來越多發展中國家對“洋垃圾”說不

  一直以來,發展中國家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為發達國家處理垃圾。這種狀態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發展中國家必然要在全球經濟價值鏈中尋求升級,不可能也不應該被長期鎖定在低端。

  近年來,越來越多發展中國家開始逐步認識到,相比進口“洋垃圾”處理所賺取的經濟上的“蠅頭小利”,進口固體廢物引起的大氣、土壤、水的汙染,及其對進口國的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則是巨大到無法估量的程度。

  隨著汙染問題對全球環境的破壞,嚴重阻礙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發展中國家自身垃圾的增長與處理能力也產生了矛盾,對發達國家的“洋垃圾”進口說“不”,就成了一個自然而然的選擇。

  繼中國於2017年底宣佈禁止進口“洋垃圾”之後,東南亞國家也陸續因為對“洋垃圾”不堪重負而發出進口禁令。最近,印度成為對“洋垃圾”說“不”的又一個發展中國家,這再度使西方發達國家措手不及,陷入所謂“垃圾門”。

  全球挑戰,共同應對

  隨著全球經濟發展和人口增長,垃圾廢物日益增多已經成為全球性挑戰。據世界銀行2018年發佈的報告顯示,如不緊急行動起來,預計未來30年全球每年產生的垃圾量將從2016年的20.1億噸增加到34億噸。全球垃圾如果管理不當,不僅危害人類健康和地方環境,也使氣候挑戰加劇整個地球都將面臨垃圾圍城的危險。

  對於全球經濟社會發展中產生的垃圾處理問題,各國自掃門前雪應是首要的基本責任。各國政府應主動接受和推動循環經濟理念,創造良好的製度環境,以智能和可持續的方式管理廢棄物,這將有助於促進經濟的高效增長,同時最大限度地減少對環境的影響。

  應對全球垃圾及垃圾貿易問題,還需要各國、各地區建立協調治理機製,以實現全球垃圾減量為目標,共同推動垃圾問題的解決。加強《巴塞爾公約》的貫徹落實,採取更為嚴厲的製止和懲處非法跨國販運廢棄物的各項措施。發達國家作為垃圾廢物的主要生產者,不僅不應向發展中國家一丟了之,還需擔當起更多的人類發展責任,主動提供資金和技術幫助發展中國家普及垃圾分類和提高處理技術。發展中國家要未雨綢繆,面對不斷增長的垃圾數量,要嚴格環保立法,樹立循環經濟理念,依靠不斷進步的科學技術,提高科學合理處置垃圾的能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