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青年滬上創辦“魯班學堂”培養新一代工匠
2019年05月07日06:02

原標題:台灣青年滬上創辦“魯班學堂”培養新一代工匠

受訪者供圖

掃一掃看視頻

“在鋼鐵、塑料的時代之前,木工是‘百工之首’,很多傢俱、橋樑、建築都是用木頭做的。”在上海市閔行區的麥可將文創園,“木忘初心——上海魯班學堂”創始人黃上智正在進行木工教學:從瞭解木頭細胞構造、紋理到劃線、磨刀,再到工具使用和榫卯製作。一個季度的課程後,學員能獨立完成各類傢俱的製作。

3年來,“魯班學堂”以其獨特的沉浸式教學方式吸引了數百位學員:在校大學生、退休人士、業內工人、企業家……

1976年在台灣出生的黃上智的木工作品也屢獲大獎,定製產品、空間設計、世賽培訓等“訂單”不斷。

“台灣有成熟的工藝傳承體系,上海的市場還沒飽和”

黃上智從小就喜歡木工,高中時學習傢俱木工專業後赴日本深造,併成為日本知名設計公司丹青社的公共空間設計師。

2005年,正逢北京奧運場館建設,黃上智隨公司參與了“水立方”場館內部設計,又承接了朝陽大悅城、西單大悅城等大型商業空間設計業務。3年後,他帶著設立分公司的任務來到上海,進行世博會日本館設計項目工作,並在上海安頓下來。

多年的工程經驗讓黃上智發現了一片未被開發的市場,“很多大型設計雖然壯觀、漂亮,細節卻有待完善,木作工人的技術也需要提升”。黃上智認為,與其在每個工程開展前花時間做施工培訓,不如通過基礎培訓的方式讓工人掌握結構思維。

“我用了‘木忘初心’這個名字,希望做一個推廣教學的事業。”2016年,恰逢閔行區的麥可將文創園從傳統製造業轉型升級為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在負責人的號召下,黃上智作為早期入駐者,在園區設立了“木忘初心——上海魯班學堂”。

麥可將文創園區的執行長劉亦展同樣來自台灣,他介紹,該園區是國內第一座手作體驗與時尚創意設計相結合的文創園區。目前,除了“魯班學堂”,園區內還集聚了40多家台灣和大陸的優質文創項目,如玻璃、毛氈、紙箱製作、文博產品開發。

黃上智覺得,上海的環境開放、包容、多元化,有“行行出狀元”的氛圍,是一個適合創業的地方。在上海市台辦的宣傳推廣幫助下,“魯班學堂”迎來了第一批學員;後來又在久光百貨、月星傢俱開設了店舖教授課程。

“在文創行業,台灣已經有成熟的工藝傳承體系,也有一些師兄弟開這樣的工坊,而上海的市場還沒有飽和。”黃上智說。

除了木作教室,黃上智的業務多面發展。2016年,他被聘請為廣州市輕工技師學院第44屆世界節能大賽中國精細木工項目集訓基地的技術指導專家。同時,他還承擔東華大學、華東師範大學等學生畢業設計作品可視化輔導工作。他的作品《木質自行車》《搖椅飛機》在“砥礪奮進的五年”大型成就展中展出,後者收藏於國家博物館;《兩岸一夢》獲得上海市閔行區七寶文創大賽第一名。

“用機器組裝半成品,雖然很快有體驗感,但離開教室就不會製作了”

4月27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魯班學堂”看到,幾間工作房外是“青木工坊”店舖,擺著一些供出售的木藝作品,有小巧精緻的手機殼、相框、筆盒、儲蓄罐等;工作房內則堆滿了各式木材、工具和學員們的木作成品、半成品。

課程從上午10點開始進行到下午5點。學員們陸續來到學堂,挑選要製作桌子的木材。學堂使用的工具別具一格。黃上智介紹,其中很多是由台灣專門做手工工具的老師傅製作的,現在已經不太有年輕人願意學習製作這些工具。因為生產數量少、相對成本高,也幾乎沒有工廠願意生產,“魯班學堂”希望把這些工具推廣開來。

在“魯班學堂”,木工教學分為初、中、高級3個階段,每個階段在3個月內的12個週六教學完畢。其中初級階段以工具使用和榫卯結構等技巧教授為主,很少使用機器。

在黃上智看來,上海不乏木作工藝的工坊,但多數都會讓初學者直接使用機器,組裝準備好的半成品,學員雖然很快得到了體驗感,但一旦離開了教室,就不會製作了。“這裏的學員是真的想學東西才來的,每天下班後花些時間製作,圖紙畫什麼就能做出來什麼。比如做桌子,年輕人可能想做辦公桌,退休人士想做茶桌、琴桌,在這裏都能實現”。

“魯班學堂”的名聲一傳十、十傳百,至今已有五六百名學員參加過培訓。早期的學員會在黃上智組織展覽時前來幫忙,甚至輔助教學;有一些大學生從萌發興趣到掌握技術,最後選擇成為職業木作工匠;有在世界技能大賽中獲得浙江省冠軍的年輕人,繼續在這裏鑽研工藝……

做文創不能只靠情懷

黃上智認為,“魯班學堂”受到青睞,和近年來提倡的“大國工匠”精神、“文化複興”理念是分不開的,他希望“魯班學堂”未來能影響更多業內的年輕人,突破過去老師傅兩三年才能帶出徒弟的模式,更加高效地培養新一代工匠。

劉亦展則認為,“做文創不能只靠情懷”。園區作為孵化器,需要考慮產業如何能夠可持續地發展。他介紹,作為一家創新的“全體驗式”文創園區,園區內每一個項目都是“前店後廠”模式,將產品與活動相結合:“產品售賣是‘走出去’,內容體驗和製作是‘帶進來’”。

“文創需要和文博、文旅相結合。”劉亦展說,近兩年,麥可將文創園區陸續拿到了上海市3A旅遊景區認證和國家級文博創意產品開發生產基地認證,正在進行文博類產品開發設計,“我們的優勢在於產品開發能力和創意設計能力強,比如與上海曆史博物館、上海自然博物館合作,為他們設計了銅絲網材質的插卡抽換式博物館紀念包,還結合了品牌故事和當地文化,產品能讓顧客‘帶得走、記得住、買得起’”。

文創離不開政策環境的支持。黃上智說,“魯班學堂”從創立到現在一直在閔行區,正是因為這裏對文化創業者有較多政策優惠,比如他申請了“閔行當代工匠”人才庫,可享受相關待遇;入駐文創園區則得到租金優惠。上海市台辦還幫助學堂做宣傳推廣,吸引了不少學員。“這些措施、補助對我們手藝人來說很重要,因為文創並不是一個能很快產生經濟效益的行業”。

上海市台辦、台協為園區發展做了不少“穿針引線”的工作。劉亦展介紹,目前,園區內有100多位台灣青年從業人員,創業者有將近50家,去年經濟稅收將近900萬元。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魏其濛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5月07日 1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