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惡多年 這一枚“巨型炸彈”終於引爆美國
2019年05月07日12:15

  原標題:最近曝光的事讓1個多億人後背發涼!作惡多年,這一枚“巨型炸彈”終於引爆美國。。。。。。

  來源: 瞭望智庫

  被掩飾的惡行大白於天下,傷的不止是美國人民的心。

  對“百年老店”美國童子軍乃至整個美國而言,“這是一個真正的危機,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

  文 | 王培誌 國防大學政治學院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4月24日,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導,專門代表美國童子軍(Boy Scouts of America,BSA)性侵受害者進行法律訴訟的律師安德森表示:

  從1944年至2016年,該組織有7819名童子軍領導者和誌願者被解僱,原因是他們曾對12254名受害兒童進行了性虐待。

(安德森稱有7819名童子軍領導者和誌願者因性侵而被解僱)
(安德森稱有7819名童子軍領導者和誌願者因性侵而被解僱)

  BSA成立於1910年2月8日,是美國乃至世界規模最大、影響最深遠的青少年組織。

  據不完全統計,一共有超過1.1億的美國公民曾是其會員。截至2018年,BSA共有近223萬青少年成員,以及近100萬成年誌願者。

  童子軍性侵醜聞並不是第一次曝光,然而,這次卻是最抓人眼球的一次,它猶如一枚巨型炸彈,引爆了美國社會輿論。

  此關難過,有著109年曆史、曾經象徵著榮譽的BSA再不可能獨善其身了。

  1

  何為BSA?“以我的名譽起誓”

  童子軍最早誕生在英國。1907年,羅伯特·貝登堡在英國南部的白浪島組織男孩們進行了一次野營訓練,大獲成功,從此掀起一輪童子軍運動浪潮。

  受其影響,在芝加哥出版商威廉·波伊斯的努力下,美國童子軍於1910年2月8日舉行成立大會,全美34個兒童組織參會,有些則併入該組織。1911年,《童子軍生活》成為BSA的官方正式出版物。

(1911年版美國《童子軍手冊》封面)
(1911年版美國《童子軍手冊》封面)

  1916年6月15日,美國總統威爾遜親自簽署了一項由國會通過的關於童子軍的法案,在美國憲法、聯邦法中賦予其法定地位。

  百年來,BSA的核心任務是幫助青少年樹立正確價值觀(如愛國、勇敢、服從等),培養他們作為一個公民的責任感、榮譽感和領導力,並保持健壯的體魄。

(宣誓)
(宣誓)

  在上世紀的兩場世界大戰,BSA貢獻良多,這也是美國人對其青睞有加的重要原因。

  “一戰”時,童子軍們積極在醫院服務,通過種菜、賣防護品、收集廢報紙和金屬、銷售債券以及集資等方式為軍隊籌款。

  “二戰”期間,他們除了幫忙護理傷病員,還承擔著散發和張貼宣傳標語、送信、觀察火情、幫助警察維持社會治安等工作,2萬多名童子軍獲得了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獎章。

  在前50年里,BSA不可避免地帶有某種時代色彩,直至60年代,借美國黑人運動的高峰,從製度上清除了種族歧視;1973年起,紅色貝雷帽被廣泛推廣於整個BSA,所有領導崗位均向女性開放,在組織製度上掃除了性別歧視。

  80年代末期的改革之後,女生一度被允許參加團隊活動,不過之後又被取消。2019年2月,BSA在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成立了第一支全女子童子軍。

(早期的童子軍形象)
(早期的童子軍形象)

  此後,BSA主要作為一個社會軍事教育組織,幫助青少年學習在野外和各種複雜環境下的生存技能。在經濟條件較為寬裕的美國中產家庭中,85%以上都會支持自己的孩子加入BSA。

  2

  炮製精英,你得到的不只是技能

  其傳統課程按照年齡劃分為3種:

BSA的標準訓練課程
BSA的標準訓練課程

  幼兒童子軍課程(Cub Scouting)

  該課程開始於1930年,6-10歲(一年級至五年級)的男孩子可以參加該課程,孩子們主要學習誓詞、規定、座右銘、手勢、握手和敬禮,可以參加遊戲、唱歌、小品、旅行等活動,有的還提供了家庭參與的機會。

  童子軍課程(Scouts BSA)

  11-17歲的男孩(獲得光箭獎章或已完成五年級學業的10週歲男孩亦可)可以參加該課程,內容涉及戶外、體育、健康與安全、公民與個人發展、藝術等。

  其中,戶外活動屬於半軍事化訓練,與低齡童子軍課程相比更具挑戰性,包括短途徒步旅行、巡邏、露營等。

  BSA在全美有4個主要的戶外探險營地,包括森林、海洋、高山等地形,孩子們可以學習潛水、捕魚、野營、獨木舟、攀岩、射擊小輪車、滑板、山地自行車等各種技能。

野營訓練
野營訓練

  探險課程(Venturing)

  14至20歲(13歲且完成8年級學業亦可)的年輕男女均可參加該課程。他們即將以成年人的身份踏入社會,所選課程最主要的目標是獲得實用性的經驗。拿海上課程舉例,授課內容囊括了航行安全、操艇、錨泊裝置、航行規則、導航、甲板裝飾、環境等多個維度。

(皮划艇訓練)
(皮划艇訓練)

  在學習過程中,學生可嚐試承擔領袖職責以及專注於自己感興趣的領域,如計算機科學、醫學、法治之類。

  課程所需經費大部分靠社會募捐,全美數十所大學、童子軍地方委員會、宗教組織、公民組織和軍事組織為優秀童子軍成員提供獎學金。

  童子軍所有成員都能夠獲得許多培訓課程、暑期工作、獎學金和特殊項目等機會,並通過自己努力來獲得獎章,根據獎章的數量獲得晉陞,併成為小隊及更高級別的領導。

  註:童子軍系統分12個等級:首席童子軍負責人、童子軍委員、童子軍教練、助理童子軍教練、童子軍小隊小隊長、助理童子軍小隊小隊長、鷹級童子軍、星級童子軍、生命童子軍、一等童子軍、二等童子軍、見習童子軍。

  BSA一般以小隊為基本活動單位,每小隊有8名孩童,配有1名教練,全美大約有13萬個小隊。

  當然,參與家庭也要為孩子參加實地考察、日(夜)間露營等野外活動出些費用。同時,小成員們可以販賣自製的小餅乾或爆米花來賺取“軍費”,用來購置自己的製服(包括外套、馬褲、斧頭、圍巾、腰帶等標準行頭)。

(BSA經典藍色製服等)
(BSA經典藍色製服等)

  BSA在提高美國國民素質方面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被稱之為塑造優秀美國公民和傑出領袖的訓練營——不僅為國家積累了大批國防後備力量,更是培養出很多世界聞名的政界和商界領導人物,比如:

  在登上月球的12名宇航員中有11名曾是童子軍成員;

  前總統福特、小布殊、克林頓,前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前教育部長威廉•貝內特;

  大導演斯蒂芬•史匹堡;

  沃爾瑪連鎖店創始人山姆•沃爾頓;

  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茨;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斯蒂芬•佈雷爾;

  1995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弗雷德里克•萊茵斯……

  從羅斯福到奧巴馬,19位美國總統盛讚BSA:

  “我可以毫不猶豫地說,如果沒有童子軍精神,我不會成為一名好運動員,不可能成為一名好的海軍軍官,也不可能成為一名好的參議員,更不可能成為一名隨時都能做好一切準備的總統。”(美國前總統福特)

  作為本屆BSA名譽主席,特朗普總統曾表示:

  “我作為美國童子軍的名譽主席,我特別自豪,沒有比童子軍更優秀的美國公民。在這裏學到的價值觀傳統和技能,你們終身受用。”

  3

  被耀眼光環掩蓋的性侵犯罪真相

  然而,BSA雖以道德育人為宗旨,但其存在的道德問題卻由來已久——1980年代,BSA高層就曾表示,“(性侵)是童子軍成立以來一直就有的問題。”

  隨著惡行東窗事發,其背後深層次的原因也逐漸浮出水面。

  之一:犯罪被隱瞞和掩飾

  代表性侵受害者訴訟律師安德森表示,涉嫌性侵的是童子軍領導以及隊長,性侵對像是他們負責管理的童子軍成員。

  7819名性侵者這一數據,主要基於BSA的一份服務人員審查數據庫,最早的性侵案件可以追溯至上世紀40年代。

  然而,直到1991年,《華盛頓時報》首次以系列報導的形式,披露出BSA的性侵犯行為及其內部的掩蓋行為。

  2012年,在俄勒岡州最高法院的要求下,BSA稱該團體內部存有機密的“不適任檔案”,首次公佈了1247名失格領導者和誌願者的檔案,時間跨度為1965年至1985年。

  同年,《洛杉磯時報》報導稱BSA正在審查約5000起工作人員或誌願者(含少數女性)因涉嫌猥褻兒童被免職的案件,該報隨後公佈了一份整理自庭審文件的5000人名單,時間跨度為1947年至2005年1月。

  最近剛剛披露的涉事人數,比當年還要多出2800人。

  2019年1月30日,美國童子軍性侵數據意外被曝光,對此,安德森表示:

  “令人擔憂的不僅僅是數字之大,事實上,美國童子軍從未真正以任何形式發佈過這些性侵者的名字,從未向社區發出警告”。

  美國童子軍一直採取否認及掩飾的態度,“這是一個真正的危機,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

  之二:“寬容”引發混亂

  長期以來,BSA關於會員資格的規定頗受爭議,並導致一些童子軍的成人領導者或教練被開除出局。

  究其原因,還真是五花八門,比如無神論者、異己分子或同性戀,等等。

  有批評家認為,BSA的某些規定是錯誤的,且有種族歧視之嫌。不過,其製訂有關規定的權限一直都得到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的支持。

  2000年,美國最高法院認定,BSA是一個純屬私人性質的組織,有權設置屬於自己的會員資格標準。

  近十餘年來,BSA成員數急遽減少,從2012年的280萬人到2018年只剩下228萬人,不足1970年代全盛時期人數(約500萬)的一半。

  BSA大紐約區首席執行官佐迪表示:“隨著紐約舊區改造和城市的變遷,我們已經失去了一些童子軍項目。”

  2013年起,BSA取消針對公開同性戀身份的會員的禁令,逐步放鬆成年會員資格的要求。

  這一系列的“寬容”,不僅意味著BSA與時俱進的“包容與開放”,更表示其領導者、教練和誌願者的成份已經相當複雜,且完全沒有相應的有效鑒別和淘汰的機製。

(2013年5月23日,BSA在德州召開年會,投票通過公開同性戀性向的青少年加入)
(2013年5月23日,BSA在德州召開年會,投票通過公開同性戀性向的青少年加入)

  不僅如此,為了走出困境,2018年,BSA宣佈對外招募女孩,並計劃將“Boy Scouts of America”改為“Scouts of America”。

  美國女童子軍組織(Girl Scouts of the USA,GSUSA)立即提出抗議,並質疑BSA此舉將損害美國其他女童子軍組織的利益,其實質是BSA企圖增加收入、彌補財務缺口。

  這兩家美國主要童子軍組織甚至還在媒體上打起了口水戰。

(BSA招募的女孩隊員)
(BSA招募的女孩隊員)

  BSA以什麼方式開展新課程以擴大隊伍,本來都無可厚非,但是在還沒有辦法有效治癒“惡疾”的時候,就盲目擴招,怎麼看都有點輕率。

  實際上,BSA早就專門製定了青少年保護規定,比如:

  加強對教練的背景審查,所有成年服務人員必須參加,每兩年還需重新認證一次;

  成年服務人員不得與童子軍成員單獨相處;

  不得使用短信或社交媒體服務一對一交流。

  然而,由於管理混亂原因,這些紙面上條款恐怕起不到什麼作用。況且,警察局將該審查結果直接寄給BSA總部,大多數情況下是不公佈的。

  因此,家長們哪裡會知道,大量“危險分子”就潛伏在孩子身邊。

  4

  醜聞還在持續發酵時,榮譽何在?

  BSA代表著美式價值觀,同時,對很多美國人意味著童年的美好回憶。此次曝光的性侵案件似乎很是傷了美國人的心。

  在推特上,美國網友們紛紛留言:

  “這讓我感到很哀傷……我在童子軍中學到了寶貴的知識,比如克服困難、節儉、露營、生存技能以及在夜間不靠指南針辨別方向等,(得知這件事)讓我受傷。”

  “又出現一起!(性侵)出現在教堂、學校、體育界、醫院,現在連童子軍都出現了。這些地方的共同點是都容易出現戀童癖,但原本可以報告他們行徑的人卻沒有發聲。”

  對此,4月24日,BSA總會發佈聲明,向任何在童子軍時期受傷害的人道歉,並聲明,一旦童子軍工作人員有“犯罪前科”,將永遠不會被錄用。

  態度似乎還挺誠懇,“我們相信受害者,並支持他們,已為他們付了輔導費用。沒有任何事比保護兒童的安全更重要,我們感到憤怒的是,有些人利用我們的計劃來侵害兒童”。

  然而,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幹嘛?

  據美聯社報導,美國數州近幾個月計劃修改法律追訴時效,性侵受害者可以委任律師向BSA提告。紐約州已通過法案,允許此類訴訟在8月開始受理,新澤西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加利福尼亞州則緊隨其後。

  與性侵相關的賠償已給BSA帶來了沉重的資金壓力,該組織正在尋求一切可行的辦法,包括申請破產重組。

  專家指出,隨著性侵醜聞不斷髮酵,若BSA的會費不足以承擔辯護及賠償費用,它可能需要變賣地產,如用於露營或徒步訓練的營地。

  也有律師擔心,BSA會利用破產重組來保護資產或掩蓋內部信息,反而會損害受害者的權益。

  BSA路在何方?

  下一步如何行動?這個109歲的高齡兒童組織,的確是到了認真反思的時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