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不願意結婚了?
2019年05月06日11:28

原標題: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不願意結婚了?

根據國家統計局和民政部近期發佈的數據,2018年我國結婚率只有7.2‰,創下2013年以來的新低。

而這一現像似乎是世界性的,美國、荷蘭、英國等不同國家都出現了相似的晚婚或不婚人口增多的現象。在日本,結婚率在進入新千年之後也一直在降低,2018年的推定結婚率只有千分之4.7,與之相對的是, “終身未婚率”(一生從未走入婚姻的人)一直在攀升,日本政府的人口普查結果顯示,50歲以前從未結婚過的人的比例,男性為23.37%,女性為14.06%。

雖然還是有許多人期待美好的婚姻生活,創建自己的小家庭,但不可否認的是,整體的結婚率依然在下降。即使是已經結婚的年輕人,婚姻年齡也逐漸延後,晚婚人士越來越多。

電影《真愛至上》劇照。

為什麼年輕人似乎越來越不願意結婚了?

這不是一個新鮮的問題,但卻實實在在。答案可以來自很多抽像的推理與思考:例如房價和生活成本過高、觀念的改變、高等教育的普及,女性獨立意識的發展。這些都可以作為解釋的一種。但在這背後,不同的人依然有不同的故事,這背後的私人故事,或許要比籠統的分析歸納更真實。

我們發起了一項問卷調查,在回答“為什麼年輕人不願結婚”的問題時,有人給出的答覆是“婚姻必須要門當戶對”,“原生家庭很重要”,“自己有穩定的收入,不希望多出來一個人搶麵包”,也有人回覆“INSJ型太難匹配了”,“小的時候電視劇看多了,就傾向於按照電視劇里的人設模板找對象,結果根本沒有”,“想不通婚姻的哲學意義”,“異國戀/同性戀所以無法結婚”......

今天,我們採訪整理了大家對婚姻的不同態度,這其中有未婚者、已婚者、還有經曆了閃婚閃離的人,隨著經曆的不同,他們對婚姻的感受也有很大的變化。你正在婚姻當中嗎?又如何看待結婚或不婚這件事,歡迎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采寫 | 新京報記者 宮子

@荊天(女,大三學生)

作為女性,我認為身邊的男性太軟弱

我現在剛上大三,結婚這件事情,似乎還比較遙遠,不過在大學期間的種種經曆,已經讓我實在沒有想結婚的慾望。這倒並非出於什麼現實因素,而是因為我發現身邊的男生越來越沒有吸引我的那種男性氣概。

這是不是太強調一種性別定義了?就像很多文章所說的,男性想成為什麼樣的男性也是一種自由。可我認為,那些猶豫、軟弱、優柔寡斷的性格,無論如何都不會吸引我。

現在認識的男生,大多數都來自於活動合作。在一個團隊里,他們往往是最被動的那些人,做事情,想做又不想做,勉強答應下來,又想著去做別的事情。搞得大家都特別累。還有就是,這些男生還比其他人需要更多的鼓勵,成天需要別人陪著,比如說,去看個電影,看個話劇,去圖書館自習,這些事情他們一個人都做不了,非得拉上一個人陪著,要是沒有其他人陪同,他就不去了。最後,他們還會把事情責怪到那些沒有陪他去的人身上。反正就是從來都不會一個人行動。之前,我也偶爾陪著他們去過一些地方,以為他們可能是對某些人有好感才會這樣做的,但是後來發現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他們並不在乎陪著一起去的人到底是誰,只要有個人就行。

工作的時候,這些男生也更容易情緒化。我是個比較男性思維的女孩子,喜歡確定工作內容後就開始動手的那種。但他們那黏黏糊糊的性子總是讓工作無法進行下去,這就讓我非常討厭。奇怪的是,這些男生在社團里非常受歡迎。女生們也喜歡圍在他們身邊,最後,大家什麼事情都做不成。難道是我把這些事情看得太認真了嗎?

《單身社會》,克里南伯格 著,沈開喜 譯,上海文藝出版社2015年2月版

@太湖裁縫(男,26歲)

作為男性,我想說,獨立太難

畢業後,我就留在了無錫。目前已經工作了兩年,有一個認識了蠻久的女友,結婚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一件事。但真到了這一天,我發現“兩個人一起創建新生活”這件事情卻非常困難。倍感疲憊之後,我現在真的已經不想結婚了。

婚姻最大的問題在於,它不是兩個人的簡單結合,還要把兩個家庭組在一起。對方父母和親戚的意見,就算你不在乎也逃不過去。在去年,我和女友終於決定見雙方的家長,討論這件終身大事。然後,剛畢業的我就面臨了第一個社會現實——彩禮。在無錫,彩禮一般是20萬起步。這對剛畢業工作的我來說,實在是天文數字。當然,這些事情一般都會反過來,由自己的老家兒來幫忙解決,很多父母也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準備攢結婚的錢,然後,男方的家庭和女方的家庭在溝通過程中,就很容易出現矛盾和摩擦。所以,我更願意自己去解決這件事情。

剛畢業工作,每個月的收入除去交房租和基本生活外,就剩不了什麼了。一個人在城市中獨立生活,本來就很睏難,20萬的彩禮,幾乎讓我對未來的美好幻想破滅。我和周圍的同事朋友都交流過,但大家並沒有覺得彩禮這件事情在今天會顯得有什麼不正常,他們反而覺得,如果沒有彩禮的話會讓婚姻顯得草率。而且,“無錫還算是個不錯的地方了”,他們說,彩禮在結完婚後,還會還給夫妻兩人,作為生活費用,女方也有陪嫁的嫁妝,包括車、電器、手錶,男方則除了彩禮外,還負責婚禮開銷,房子,裝修,五金,鑽戒。如果20萬拿不出來的話,10萬塊錢也可以。相比之下,有同事在見到女方家長的時候,直接就被告知需要拿出200萬的彩禮,而且這筆錢還不會拿來給新夫妻生活。

“要是連10萬塊錢都拿不出來,你還結個屁的婚”。他們告訴我。

即使這是個約定俗成的慣例,但總讓我感覺婚姻變成了一樁交易。對獨自在外闖蕩的我來說,能有個新的生活是個很不錯的事情。可這些現實讓我真的不想結婚。

@秋萍(女,大學畢業一年)

沒法不考慮收入問題

本來我並沒有特別關注這個問題,感覺戀愛結婚是個自然的過程。但畢業後,因為男朋友的緣故來了北京,後來卻被甩了。

我是個廣西人,但很喜歡北方,一直想留在新的城市里,不考慮現實問題是不行的。目前自己在一家教育機構當編輯,工作壓力倒不是很大,也不會覺得工作與戀愛有什麼時間上的衝突。可是現實和收入問題依舊成為結婚以及戀愛的最大障礙。

最近,我對公司的一個男同事有了好感,他笑起來很好看,也很熱心開朗,給人踏實的感覺,但是在這家小公司里,他的工作是個很一般的設計,工資不高,為什麼他寧願待在這裏也沒考慮換一份工作呢?我就會想他是不是一個沒什麼上進心的人等等。所以,就算內心有好感,還是會控製自己,告訴自己不能盲目地過多接觸。

除了收入的多少外,其他現實因素還包括距離問題,因為我是廣西人,所以這個問題沒法避免。還有結婚後我並不打算要孩子,這也成了談戀愛的一個障礙。

@Eleven(女,27歲)

你不覺得,社交媒體在製造焦慮嗎?

大學畢業,家裡為我安排了幾次相親,這個時候才開始慢慢關注婚姻話題。但關注的結果是讓我變得更加焦慮。

我常年混跡於豆瓣和知乎,發現這兩個群體在對待婚姻的態度時,都非常極端,似乎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替你堵死了。一方面,有很多文章都在宣揚婚姻對女性的剝削,婚姻如何違反人性等等,另一方面,尤其是在知乎上,人們對大齡女青年又充滿惡意,到處都是市場等價交換、女性年齡紅利、兩性競爭力市場這些言論。最讓我困惑的地方,還在於為什麼婚姻對女性明明百害而無一利,女性還是成為了對婚姻最焦慮的那批人,尤其是大齡女性。

可能我說“婚姻對女性百害而無一利”,會有很多人覺得,這句話太絕對了。可我身邊的真實案例的確讓我有這種感覺。我身邊有一個結婚的同事,快50歲了,為了懷孕做了好幾次人工授精,又流產了幾次,在受盡折磨後去世了。還有大齡的同事嫁給了二婚的丈夫,然後遭遇了家暴。還有丈夫出軌離婚,明明不是自己的錯,反倒被周圍的人說成是個傻子的同事。還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同事,二婚後和繼女不和,又不願意生孩子,最終被離婚。在我身邊,結婚的人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痛苦。我無能為力,又不甘心,所以也非常痛苦。

婚姻到底是個什麼樣子,這永遠都沒有定論。現在這個社會本身就是一個更加包容也更加混亂的社會,每個人都會表達自己的價值觀,但又只會接受同道中人。婚姻話題,不過是其中最混亂的戰場之一,之後衍生出的種種情感、道德、經濟利益都與婚姻掛鉤。所以我不想結婚,但又在某種程度上想早點結婚,結束這混亂的思想局面,能不用再去思考這些問題。

然而恐怕,短時間內我還是無法結婚的。之前認識了一個人,相處了一段時間,然後發現自己“被小三”了,想抽身走又走不掉,因為被“不是處女就嫁不出去”的思想綁架著。難以想像,這種思想在我生活的浙滬地區廣泛存在。大多數男性,就算他們嘴上不說,但心裡其實也非常在意。

@echinoidea(25歲,男)

結婚,想想就恐怖

結婚,是我從來都沒想過的事情。這和我的自卑有關——我不認為自己能處理好婚姻和家庭生活中的那些瑣事。而婚姻前的戀愛,也是如此。身邊的同學、朋友對我的印象大概都是,“你這麼有才華,寫東西又好,人也好看,應該會有很多女朋友”,但其實恰好相反,我幾乎沒談過什麼戀愛,一次,兩次?每次也都很虛幻縹緲,一兩個月就結束了。原因是她們都感覺和我在一起是個挺無聊的經曆,被我吸引,和我做朋友很容易。但作為戀愛對象的話,太雲淡風輕,成天飄在另一個世界,感覺像是對什麼事情都不在乎;心裡愛得很深,又幾乎沒有任何表現。結果就是,大學四年,我只給身邊的人留下了一個“從來都不會發脾氣,性格真好”的印象。其實我的性格才不好呢,喜怒哀樂也全寫在臉上,只是,我對大多數事情壓根就不在乎,所以就談不上生氣發脾氣罷了。

假如說戀愛中起碼還有些難忘的美好時刻的話,那麼婚姻,似乎是一種對美好時刻的終結。戀愛的時候,人們會希望每一次約會、相遇,每一段共度的時光,無論是什麼形式,終歸都會是一段完美的時光,但在結婚後,恐怕這些時光會越來越少。有可能,連你某天晚上上床之前有沒有刷牙洗腳都會成為一個破碎的導火索,就更不用提更多的瑣事——一日三餐,打掃衛生,水電費,可能還有買車買房繳納保險什麼的,以及因為婚姻而擴大的人際關係……我不認為自己能處理好這些事情。一個人生活,這些瑣事怎麼糊弄過去都行。婚姻的話——除非能找到一個同樣以無所謂的態度將生活瑣事抹過去的人,但如果有這樣一個人的話,婚姻對二者來說又顯得沒有必要。

在情感上,婚姻也更顯得像是一種束縛。未來,假如她不喜歡我了呢?假如她又喜歡上了其他的人了呢?我更願意用一種隨意的態度來對待這些問題——愛怎樣就怎樣。而婚姻卻似乎用一種形式束縛住了兩個人。結婚讓每天的房間里都會多出一個相同的人,不斷循環的日常生活,可能生兒育女在很多人看來算是個新起點,但它也只是讓空間變得更加擁擠……這種生活必然會讓我感到恐懼。

《單身女性的時代:我的孤單,我的自我》,[美]麗貝卡·特雷斯特 著,賀夢菲 / 薛軻 譯,理想國|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8年5月版

@從一到一(男,32歲)

“鼓吹”不婚何嚐不是一種咒語?

談論婚姻的時候,我們在談論什麼?我們日常的週遭,被各種重複的廣告語轟炸著腦垂體,這是一種現代意義上的咒語。同樣,談論婚姻,就像談論一個咒語,“婚姻是墳墓”、“婚姻是圍城”……我們已經無數次被它詛咒。以至於,我們斷定婚姻製度即將消亡,用來支撐這些觀點的是持續上升的離婚率以及婚姻製度與現代社會(或女性獨立)的衝突。數字當然不容置疑,宏大而抽像的社會學概念同樣言之鑿鑿。根植在內心深處,人必須結婚生子的觀念是一種咒語,鼓吹不婚何嚐不是另一種咒語,這些咒語可以矇蔽人真實的渴望與需求。

但,婚姻是一場非常個體化的生活方式,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如果把人生比作一輛已經開出的列車,數字與宏大的理論似乎就只是指導我們該選哪一節車廂,至於選擇與誰同座或獨坐,到站之後是否下車,全賴每個人不同的境況做出不同的抉擇。

之所以,發出以上種種裝腔作勢的論調,是因為,作為一個已經有多年婚姻生活的人來說,最大的感受是,婚姻生活的日常並不是將人生固化的一個過程,相反它足以摧毀我們先前種下的咒語或重建出另一種“咒語”:我與妻子在結婚前已經在一起生活了多年,結婚的儀式並沒有直接給我帶來強烈的進入“圍城”的心理衝擊,如今回憶婚禮給我留下最深刻的印像是我如提線木偶般被儀式擺佈。

在婚禮結束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我也才突然覺察到,所謂婚姻並不是兩個人的結合,而是兩個家庭甚至家族的結合,兩方的家庭事務,一層層慢慢剝開,侵入我們各自原本看似不相幹的生活之中,這是摧毀(有時摧毀的是我對人性固有的認知);而重建起來的是,在走向不確定未來時,暫時提供的一種保守的、安寧的出口,對我來說,它是重要的。在我個人看來,婚姻是一種妥協與退讓,得到了自己現在認為重要的,就會失去以前認為重要的。

@阿文(女,30歲)

閃婚閃離之後,我很難再有結婚的衝動

自小算是漂亮女生,追求的人不少。可能潛意識里也是仗著自己漂亮,戀愛中總是各種作,作天作地。現在想來,每次戀愛,簡直是奔著怎麼散夥就怎麼談的,似乎根本不想讓那些戀情有結果。工作了幾年覺得沒意思,辭職邊打工邊旅遊,晃晃蕩蕩了兩年。一眨眼,等到我想安定下來的時候,發現原來熟悉的朋友們都已經成家立業了。

其實我自己並非一定要結婚不可,但禁不住家裡催促。27歲的時候,跟當時相戀不久的男友迅速領了證,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閃婚”吧,從認識到結婚不過三四個月。領證之後,就在辦婚禮的前一個月,他在酒吧打群架,把對方一個人打成了重傷。那次事件讓我驚覺,我對這個即將要走入婚姻殿堂、一起度過餘生的男人,瞭解多麼微乎其微。他在我面前總是溫文爾雅的樣子,我甚至不知道他有夜裡去泡夜店的習慣,更不知道他會如此暴力,為了一點口角之爭就大打出手,打到對方送醫搶救。

最終,雙方兩個家庭坐到一起,協調之後決定協議離婚。這段閃婚閃離的經曆,讓如今的我對婚姻更加謹慎。心動總是容易的,激情總是強烈的,戀愛也總是美好的,但婚姻,是另一件事。我不缺曖昧,不缺心動,也不缺戀愛,但卻很難再有結婚的衝動。如果有那麼一個人,我希望結婚是出於完全的愛,並非任何外在條件或者所謂“正確”的人生軌道。

演員金士傑有段流傳甚廣的台詞,說結婚“不應該為了父母親,應該是想著跟自己喜歡的人白頭偕老地去結婚。昂首挺胸,好像贏了一樣。”

如果我會再結婚,我希望自己是這樣昂首挺胸地,像贏了一樣。

電影《剩者為王》中,演員金士傑一段流傳甚廣的台詞。

作者

:宮子

編輯

:走走、覃旦思;校對: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