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援青醫生裴誌飛:在高原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
2019年05月06日22:14

原標題:北京援青醫生裴誌飛:在高原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

  新華社西寧5月6日電 題:北京援青醫生裴誌飛:在高原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

  新華社記者顧玲、李琳海

  6日立夏。此時,在海拔近4000米的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街面的樹木才慢慢吐出新綠。裴誌飛背著筆記本電腦,匆匆趕往醫院。7月就要離開玉樹,算算剩下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裴誌飛加快了腳步:筆記本電腦里,是她拷下來的婦產科權威醫生的講課錄像,她要在走之前抓緊時間再給科里的大夫們講講。

  “從內心來講,特別想儘可能多地教他們些東西。”裴誌飛說。

  42歲的裴誌飛是北京市西城區婦幼保健院婦產科副主任醫師,2017年,作為第二批北京援青專家,裴誌飛來到青海玉樹,成為玉樹州人民醫院婦產科科室建設帶頭人。

  從北京到玉樹,海拔升高了近4000米,裴誌飛清楚地記得,剛來玉樹時,受高海拔影響,不少援建幹部大把大把掉頭髮,失眠心慌氣短是家常便飯,來玉樹的第一個月,裴誌飛瘦了整整十斤。

  “產科是高危科室,被稱為‘24小時的ICU’,我們一救治就是兩條命,大家神經每天都緊繃著。”裴誌飛說。

  位於三江之源的玉樹州轄一市五縣,這裏山高路遠,牧民居住分散,由於牧民保健意識相對落後,以前很多牧區的孕婦會選擇在家裡分娩,情況危急時,家人才選擇帶著孕產婦到醫院。

  “我們就成了牧民孕產婦生命安全的最後一道防線,和內地不同的是,來我們醫院救治的孕產婦,危重病人占三成以上,很多責任壓在了醫護人員身上。”她說。

  29歲的牧民才文代吉來自玉樹州結古鎮,由於胎盤前置,出血多,前幾日她來醫院時,生命一度陷入危急。裴誌飛說,這樣的病人她們收治了很多,很多都是夜間分娩,她和團隊經常工作到天亮。

  誰能想到,2007年時該醫院只有15張病床,2018年該院病床增加到64張,去年分娩量達2000多人。在裴誌飛的帶領下,醫院開展產科新技術8項,婦科新項目14項,現在該醫院還成立了玉樹州宮頸疾病診療中心,婦產科醫護人員達33人,其中26人為藏族。

  為了在高原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2018年援青一年期滿後,裴誌飛主動請纓再延長一年。

  “我現在最迫切的任務是提升科室醫護人員的診療水平,玉樹災後重建,當地基礎設施跨越發展20年,有了先進的診療設備,我們更要盡快提升軟實力。”裴誌飛說,像新生兒複蘇、孕婦子癇等孕產婦的危重症以及常見的婦科疾病,現在病人不需要轉院在玉樹就能解決,四川石渠和西藏昌都的很多病人也會來該醫院看病。

  在團隊的努力下,2018年該醫院的孕產婦死亡率從0.126%降至0%,新生兒窒息率由原來20.56%降至10.25%。經過她手把手指導,當地的醫生白瑪求措已成為醫院婦產科的骨幹。

  “她把很多精湛的技術從北京帶到了高原玉樹,我們受益很多,工作時裴醫生忘我的精神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學習。”白瑪求措說。

  裴誌飛有個習慣,每次做手術時,她兜里經常備著巧克力。有一次經過一夜的手術後,她累得癱倒在地,打開一瓶葡萄糖直接喝了下去。“婦產科就是技術加體力的活兒,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必須付出百倍的努力。”

  懸壺濟世,用藥治病;同心同德,用愛暖心。病人家屬為裴誌飛送來的錦旗上寫著“彰顯高尚醫德,創造生命奇蹟”,也許這是對她們工作的最高嘉獎。

  在玉樹的近兩年時間,裴誌飛感覺最對不起的就是上初中的女兒張雲嘉,“媽媽,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在身邊,我感覺我缺少母愛。”說起來玉樹前女兒對她說的這番話,一向堅強的她淚如雨下。

  今年7月,裴誌飛將結束掛職生活回到北京,但她已經開始留戀玉樹的生活。

  “忘不了高原的大山大川,忘不了牧民清澈的眼睛,我們在帶來醫療技術的同時也在接受三江源的萬物洗禮——幫助他人,永遠珍愛生命。”裴誌飛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