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藝術人物|因為櫻花,達明·赫斯特告別助手“逃避黑暗”
2019年05月06日08:26

原標題:一週藝術人物|因為櫻花,達明·赫斯特告別助手“逃避黑暗”

常常仰賴助手的英國當代藝術家達明·赫斯特,在近日的“櫻花”系列中一反常態地親力親為起來,那些介於抽像與具象的花朵與色彩,在藝術家眼中,成為了逃避黑暗的路。

相比敏感於色彩的赫斯特,意大利人更像是故事捕手:被稱為“聖殿攝影師”的攝影家馬西莫·李斯特里,擅長用鏡頭講述空間的故事;建築師兼插畫家費德里科·巴比納,則將動物轉化為建築平面圖,表現建築和自然世界之間的緊密關係。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一週藝術人物”,報導並評析國內外的藝術話題人物及熱點事件。

英國倫敦 | 藝術家達明·赫斯特

回歸工作室,遠離助理,創作“櫻花”系列

達明·赫斯特正在進行“櫻花”系列創作

近日,《The Art Newspaper》在英國知名藝術家達明·赫斯特(Damien Hirst)位於倫敦泰晤士河畔的工作室中對這位藝術家進行了一次採訪,其中提及了他最近正在創作的“櫻花”系列。

赫斯特在採訪中表示,“櫻花”系列的靈感始於“面紗”畫(Veil Paintings)的創作。“當時,我覺得這些畫比較抽像,而我試圖穿過它們,看到一些背後的東西,就像是從一扇髒兮兮的窗看出去那樣。這些畫既是模糊的,又透露著什麼,它們開始看起來像花一樣。”然後,赫斯特想到,也許他可以索性畫些櫻花。“它們看上去很俗氣,就像是一場大型的慶祝活動,但又透著死亡的寓意。”於是,赫斯特開始在畫面上添上樹枝,“一開始它們看起來像是糟糕的霍克尼仿作,”赫斯特說道,不過,隨著不斷添減,他逐漸找到了感覺。“它們像是介於抽像與具象之間。”

赫斯特此前的許多作品創作都有助手的參與,“對我來說,藝術家是否親自創作從來不是個問題,不管是不是你做的,只要最終結果是你想要的就行了。”赫斯特在採訪中說道,不過,對於“櫻花”系列,這位明星藝術家卻是“親力親為”。

櫻花短暫的花期常常使人將其同死亡聯繫在一起,但是在赫斯特看來,一切事物中都同時蘊含著生與死。“我很喜歡馬克斯·貝克曼(Max Beckmann)說他在畫畫時,總是將畫布事先準備成黑色的,因為他將黑色視為虛無,而他畫下的每一筆都成了介於他自己和虛無之間的東西,”赫斯特說,他所畫的櫻花也是如此,“色彩是逃避黑暗的路。”

達明·赫斯特(Damien Hirst)1965年出生於英國布里斯托爾,1995年獲得英國當代藝術大獎特納獎,是目前英國成交價最貴的當代藝術家之一,也是國際公認的英國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據報導,他此前對科學和藝術之間的聯繫很感興趣,常常往自己的作品中注入醫學的元素,比如藥品,藥櫥和藥片等。而對於生物生命的有限性他也興趣濃厚,他最著名的“自然曆史”系列作品由動物屍體組成,部分作品還經過切割,保存在甲醛容器中,比如作品《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

(文/錢雪兒)

上海 | 意大利攝影家馬西莫·李斯特里

聖殿攝影師,用鏡頭講述空間的故事

馬西莫·李斯特里

正在上海喜瑪拉雅美術館展出的“空間的創造”,展示了意大利攝影藝術家馬西莫·李斯特里(Massimo listri)的50件大型室內攝影作品。李斯特里以獨特的視角挖掘一個個權威的、宏偉的場面空間,銳化空間中難以發覺的細節來揭曉過去。他的空間攝影不僅僅是單純地表達了建築設計、空間設計的美學,他還賦予了空間“故事性”,作品里空空蕩蕩的空間所營造的“缺席”氛圍,恰恰是“曾發生”、“曾存在”的證明。

馬西莫·李斯特里《克里姆林宮王座大廳》攝影

馬西莫·李斯特里1953年出生於意大利佛羅倫斯,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啟了攝影師生涯。17歲時,他已經開始與許多藝術和建築類雜誌合作。大學期間,他學習了藝術和文學,並繼續拓展他的工作,為多家藝術、建築和室內設計類出版物提供了大量攝影服務。

他拍攝的城堡、廢棄的房屋、圖書館、大教堂和劇院的攝影作品中,馬西莫·李斯特里以對稱的空間構圖將視線引向畫框內的空間。在平衡的畫面中,攝影師在歌頌宏偉建築的錯綜複雜時,也表達了敬畏之情。由此,李斯特里也獲得了“聖殿攝影師”的美譽。

馬西莫·李斯特里《費爾莫圖書館》攝影

他的作品曾在米蘭皇家宮殿、佛羅倫斯皮蒂宮、台北國立圖書館、東京意大利文化研究所、波哥大現代藝術博物館、布宜諾斯艾利斯現代藝術博物館、羅馬梵蒂岡博物館、都靈皇家宮殿、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等世界各大博物館和藝術中心展出過。(文/畹町)

意大利 | 建築師兼插畫家費德里科·巴比納

把建築想像成動物,捕捉並勾勒建築蘊藏的活力

費德里科·巴比納

據archdaily網站報導,近日,意大利建築師和插畫家費德里科·巴比納(Federico Babina)發佈了他的建築插畫集最新系列“動物平面圖”(Planimal),試圖通過將動物轉化為建築平面圖,來表現建築和自然世界之間的緊密關係。

費德里科·巴比納作品

在這一系列中,巴比納將建築空間想像成可以容納我們的敘述主體,引領我們走入夢境般的現實,建築被想像成了隱喻動物形態的雕塑。

住宅、博物館和教堂以咆哮的獅子、爬行的蛇和水中的鯨魚的形態呈現,在這些富有活力的空間里,仍然能夠領略到對稱和不對稱、曲線和直線、實體和虛空、聲音和靜默、光和影。

“這個項目旨在對於動物形態的建築進行闡釋,在這些建築中,決定形狀的並不是功能。形式應該是樸素而具有辨識度的,是空間用以溝通的形象。”巴比納說道。

費德里科·巴比納1969年生於意大利,在他的個人網站上寫道,“我每天都試圖用一雙孩子的眼睛去重新發現一種觀察世界的方式。”巴比納認為,孩子的畫中所充盈的簡潔與清晰是美妙而驚人的。巴比納喜歡通過繪畫的形式來表達他所見到的世界,“對我來說,素描和插畫是整理並重現我的思考、感受與情緒的途徑。每一幅畫都是一個故事的見證者。”(文/錢雪兒)

上海|當代藝術家陳誌光

以“螞蟻”聞名,繼續以“螞蟻”隱喻社會變遷

陳誌光

藏在蟻堆中的螞蟻,在無數同類中隱埋起性別、年齡、面目特徵。它們預設屬於自己的身份,覓食,巡邏,遷徙,生養,其過程不斷複製,使得它們的生命力永續並無度擴張。

藝術家陳誌光以螞蟻為創作對象的作品所為人熟知,螞蟻構成了其作品的標誌性元素。在陳誌光看來,“螞蟻”的形像在特定的意義上代表了群體或者大眾,而他試圖以此象徵的大眾是差異性個體的多樣集合,而大眾不能被簡單看成是一個整體的或者單一的身份。

陳誌光的螞蟻雕塑作品

陳誌光工作生活於北京和漳州,但創作主要在家鄉漳州展開,作為一個閩南人,他深受閩南文化的影響。

5月3日,陳誌光最新展覽“魔都蟻行誌:陳誌光個展”在上海寶龍美術館開幕,展覽集中呈獻藝術家深耕十餘年的視覺符號“螞蟻”和近年推出的“斷木”系列。

展覽中有早期的“螞蟻”系列到如今新創的“斷木”系列,前者代表的主動遷徙,而後者則代表的被動遷徙,兩組作品共同構成藝術家不斷探討的“遷徙”主題,他的作品都在探索社會變遷的反應。

談及螞蟻,陳誌光表示,“螞蟻跟隨我快20年了,變成生命的一部分。螞蟻和人類有很多相似處,例如集體主義、社會分工。”同時,他還表示自己一直在尋找不同的表達可能性,讓“螞蟻”符號更加堅定、更加豐滿。

“如今,我們就像生活在一個大工地裡,每天都有噪音,在一種不確定的空間內,這是因為中國正經曆大面積的開發和建設。”談及這一系列,談及社會,陳誌光這樣說道。(文/陸林漢)

加拿大 | 中國青年藝術家吳建楠

摘取2019年度加拿大伊麗莎白·格林希爾茨基金會大獎

吳建楠

中國青年藝術家吳建楠近日獲頒加拿大伊麗莎白·格林希爾茨基金會(The Elizabeth Greenshields Foundation)2019年度基金會大獎。

伊麗莎白·格林希爾茨基金會大獎是針對全球41歲以下、從事具象藝術創作藝術家的獎項之一,由加拿大律師查爾斯·格拉斯·格林希爾茨在1955年建立,並以他的母親伊麗莎白命名。獲得該獎藝術家的曆史橫跨半個世紀。

美國策展人、藝術家彼特·德瑞克在對吳建楠的推薦中寫道:“我認為吳建楠是屬於他們那一代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中的。他的作品對人們的心理體驗做出了深刻剖析;他們自然,美麗,熾熱而有魅力。”

吳建楠,《稀奇的盒子》,雕塑

吳建楠目前生活和工作在紐約。5月2日至5日,他的雕塑作品《稀奇的盒子》(The Curious Case)在紐約94號碼頭舉辦的Art New York 2019紐約藝博會展出。(文/宗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