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公眾的疫苗大案 牽涉出下線名單第169號人物
2019年05月05日11:06

  震驚公眾的疫苗大案牽涉出下線名單第169號人物

  來源:山東省人民檢察院

  各位朋友,五一小長假您有沒有出去遊玩呢?現在正是出門踏青的好時節,路上務必注意安全。不過,春天也是各種流感病毒高發的季節,很多朋友會選擇帶家人或孩子去打疫苗。

  說起這個話題,三年前的一條新聞您可能會記憶猶新,也是在一個春天,一則大批疫苗非法流出、波及20多省市的新聞席捲全國,舉國震動。

  國家領導人連夜作出重要批示,公安、衛計委、食藥等相關部委迅速介入,最高檢也將這個涉案金額高達5.7億元的非法經營疫苗系列案作為掛牌督辦案件,並專門下發通知,要求各級檢察機關切實做好案件辦理工作。

  我們今天的故事,就圍繞著其中一起非法經營疫苗案展開。

  01

  “我一直以為注射的疫苗是正規的,誰也沒有懷疑過。”

  “我兒子才6歲,注射過五次狂犬疫苗,剛好在案發期間。”

  “我也注射過,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

  2016年3月19日,一份疫苗事件中上下線人員完整名單被官方公佈,一張以龐紅衛為中樞,輻射24省市、涉及300人的黑色利益網逐漸浮現出水面。

  一時間,輿論嘩然。名單上的一個個名字,就如同一把把利刃插進社會大眾的心。

  與此同時,山東省公安廳向全省發佈了龐紅衛非法經營案協查通報。就這樣,本期故事主人公、下線名單第169號人物——李華,涉嫌非法經營罪的案件線索進入了曹縣公安局的偵查視野。李華的登場,為我們揭開這起非法疫苗案背後的秘密。

  02

  李華原是龐紅衛的送貨司機,去倉庫打包裝車,是他的工作任務之一。雖然環境差些,但想到每月能按時給在鄉下的老婆孩子寄錢,他甘之如飴。

  每次需要發貨時,李華會幫著其他夥計用一個泡沫箱將疫苗配貨分裝,而在泡沫箱的中間,會放上幾塊冰塊降溫。

  然後,這些包裹好的泡沫箱跟著李華的車被拉往附近中轉站,通過快遞公司發往全國各地,這些疫苗都被貼上了統一的標籤——“保健品”。

  誰也沒有料想到,推開那扇不起眼的綠色倉庫門,李華無意間發現了潘多拉盒子裡藏著的秘密。

  事實上,根據我國疫苗流通的相關規定,疫苗必須進行嚴格的冷鏈運輸,防止汙染和變質,以保證藥品安全。

  很明顯,雖然他們裝箱時選擇放入冰塊,但這更像是一種“自我安慰”。

  通過一個月的觀察,儘管李華最初對這些疫苗的安全性有所懷疑,但見相安無事,利益可觀,他也就放開手腳準備大幹一場。

  2014年12月,李華來到濟南一個月後,很快取得“龐姐”信任的他就開始單獨發展客戶銷售疫苗。

  03

  “有近效口服嗎?八月杆菌最低價?望即複,謝!”

  “滴滴...滴滴...滴滴...”

  ……

  生意最紅火的時候,李華總愛在一個名為“全國生物製品總群”的QQ群中泡著。

  QQ群中提到的所謂的“近效”,是指疫苗接近藥品失效期。按照我國相關法規,疫苗失效後必須報廢。而這批疫苗被不法分子掌握後,又以遠遠低於市場的價格處理給下線。

  通過這個平台,他們打開了一個更為廣闊的銷售渠道。

  2015年春節前,李華懷揣著發財夢離開濟南迴到菏澤老家,專注於自己的拓客生涯。

  “我要400水痘,發火車呼和浩特李某收,收發留我電話就行。”

  “貴州省畢節市麻園路,麻園村衛生室,施某收,收發都留我電話。妹妹,還沒有給錢。”

  李華通過QQ群聯繫好客戶需求後,直接把類似上面這樣的信息發給“妹妹”——龐紅衛女兒孫琪,由孫琪直接發貨給對方,李華則從中賺取差價。

  “這才是真正給自己打工。”李華想,他沒白白從濟南走一遭,這是他人生的高光時刻,因為賺錢而忙得不亦樂乎。

  04

  事件的轉折發生在2015年4月,李華的生意戛然而止,他的上線——龐紅衛和孫琪被警方抓獲,曾經紅火的QQ群也偃旗息鼓。

  不久,李華也因涉嫌非法經營罪被曹縣公安局刑事拘留。此前,為了防止事情敗露,李華和他人建立了攻守同盟。

  “我只是接收龐紅衛的短信,提醒她閨女發貨而已。”

  “我是個小小的司機,根本不知道他們銷售的是疫苗,我還以為是保健品。”

  “我之前在新疆當過兵,一直都遵紀守法,你看我像是幹那事的人嗎。”

  曹縣檢察院檢察官朱素梅第一次在看守所提審了層層設防的李華。此時,李華涉嫌非法經營罪的案件已經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移送曹縣檢察院審查起訴。

  曹縣人民檢察院職務犯罪檢察部員額檢察官

  朱素梅

  我感覺他盡力地想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從犯的形象,一直在避重就輕,希望我們相信他的辯解。

  朱素梅,現任曹縣人民檢察院職務犯罪檢察部員額檢察官,這位年輕的85後檢察官自2013年10月入職後,就接手了大量案件。在此之前,她還辦理過龐紅衛其他下線非法經營案,對於案件背景相當熟識。

  她清楚地記得,被告人是一個鄉鎮衛生所防疫站站長,為了盈利,他從龐處低價購買疫苗,給當地門診患者接種,最終被判刑。因為牽扯範圍僅局限在當地,被告人也比較配合,審查起訴的過程僅用了一個禮拜。

  而這一次,面對著鋪天蓋地的輿論壓力,朱素梅再次被委以重任,她能頂住壓力,迎難而上嗎?

  在受理該案後,她第一時間進行了閱卷,迅速找到了他的漏洞。

  檢察官 朱素梅

  我當時就把聊天記錄讀給他聽,聊天記錄有大量的“狂犬病”“肺炎”等疫苗名稱,我反問他“你見過這樣的保健品嗎”?李華頓時什麼也答不上來了。另外,他和孫琪之間的不定期結賬,他雖然辯稱是替龐紅衛代收的貨款,但通過訊問龐紅衛、孫琪、及李華的銷售對象以及微信聊天記錄、記賬本、發貨單等客觀證據證明,他的辯解不堪一擊。

  朱素梅深知,這起案件與之前防疫站的案件雖都是非法經營案,但李華案是在龐紅衛非法經營案在全國引起廣泛關注以後才接手,下線人員多聞風而逃,查找取證工作十分困難。公安機關也是僅就找到的受貨方相關事實移送審查起訴,涉案金額僅約22.9萬元。

  檢察官 朱素梅

  通過查看李華銀行卡交易明細、微信聊天記錄、發貨記錄等,我發現李華銷售的疫苗流向多個省份,但僅有三名受貨方配合作證,其他的在辦案期限內均無法找到。

  大量有關疫苗交易信息和金額,也從側面說明,涉案價值可能不止於此。

  進一步查找李華下線、全面準確認定銷售數額存在現實困難,難以操作,再加上犯罪嫌疑人拒不供述,案件辦理一時陷入僵局。

  如何攻破這一難關,成為朱素梅必須跨越的一道檻兒。

  檢察官 朱素梅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非法生產、銷售菸草專賣品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司法解釋的解釋》第四條關於非法經營數額認定的規定,非法經營菸草專賣品,能夠查清銷售或者購買價格的,按照其銷售或者購買的價格計算非法經營數額。對於非法經營疫苗案件,經彙報請示,形成了統一認識,可以參照適用。

  “在銷售數額難以查清的情況下,非法經營數額的認定不僅可以依據查清的銷售數額認定,還可以依據購買價格認定!”

  通過群策群力,分析論證,檢察官們敏銳地發現,是時候轉變偵查取證方向了。

  確定這一思路以後,朱素梅立即與偵查人員聯繫,溝通,引導轉變取證方向,並充分利用退補機製,引導偵查人員對李華和龐紅衛銀行卡交易明細、李華與孫琪微信聊天記錄,記賬本,孫琪保留的發貨單據等證據進行了全面固定調取。準確查明了李華案中其非法經營的全部疫苗的購買數額,價值人民幣40餘萬元。

  從20餘萬到40餘萬,這意味著,案件的辦理有了更深入的進展,這讓檢察官不由得長舒一口氣。

  05

  站在法庭上的李華仍不改說詞,信誓旦旦地說著自己編織的謊言。

  而這,並沒有讓他掙脫法網。

  經一審開庭審理,曹縣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李華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對被告人李華的違法所得繼續予以追繳。

  對於這一結果,李華提出了上訴。

  判決下來了,被告人得到了法律懲處,按理說檢察官該鬆口氣了,可朱素梅卻陷入深思。

  檢察官 朱素梅

  李華在長達數月的時間內,70餘次實施非法經營行為,時間長、次數多、案值高、流向範圍廣,情節嚴重,疫苗也可能因為保存不當等原因直接威脅到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同時,李華不具有自首、坦白、立功、退贓、主動交納罰金等法定或酌定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情節。

  朱素梅不由地想起那些在朋友圈曬出孩子接種疫苗冊子的配文,那是一種看上去直白、莽撞、不講求語法修飾的憤怒,屏幕後一雙雙驚恐的眼睛不無透露出一個家庭對孩子身心健康的擔心。

  “問題疫苗”關乎著孩子的人身健康安全,作為檢察官,一定要在法律層面確保公共利益安全。朱素梅暗下決心。

  經過依法審查,檢察官們一致認為,該判決認定李華為“初犯”的情節屬於認定錯誤,而且在沒有其他從輕或減輕情節的情況下判處兩年有期徒刑,屬於量刑畸輕。

  現在,擺在朱素梅面前的只有一個選擇——抗訴!

  檢察官 朱素梅

  非法經營罪並非量刑指導意見實施細則中規定的15種常見罪名之一,兩年有期徒刑的判決也確實在法定刑範圍之內,法院本身具有自由裁量權,以量刑畸輕為由對其提出抗訴更一定要慎之又慎。

  還沒等喘口氣兒,檢察官們又迎來了新的難題——如何對這個看上去在法律框架內適用的量刑進行抗訴。

  檢察官 朱素梅

  我們反複研究案情,吃透法律及相關司法解釋、刑事司法政策的規定,在找準抗點,找透抗訴理由上狠下功夫,確保抗訴取得理想效果。

  一時也不敢耽擱,通過審查、彙報、討論、研判,檢察官們形成了抗訴意見,曹縣檢察院及時向菏澤市檢察院彙報,並逐級向省檢察院備案,取得指導和支持,形成一股強大的監督合力,為成功抗訴提供了強有力的後盾。

  可抗訴過程,會如他們所希望的那樣順利嗎?

  2017年5月18日,經菏澤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撤銷原審判決,發回重審。

  2017年8月23日,由曹縣人民法院另組成合議庭,對該案做出了與被撤銷原審判決同樣的判決內容。

  滿懷信心的檢察官們等到的竟是相同的判決。這個結果,並不盡如人意。

  要不要繼續抗訴?檢察官必須做出決斷。

  檢察官 朱素梅

  錯誤的裁判沒有得到糾正,抗訴的目標任務就沒有完成。不能因為已經抗訴了一次就怠於監督,而是要將監督履行到位,切實取得效果,糾正錯誤裁判。

  2017年9月1日,曹縣檢察院依法對李華非法經營案再次提出抗訴。二審法院全部採納了抗訴意見,依法予以改判,將主刑部分改為四年有期徒刑,確保了抗訴監督履職到位。

  有人說,我們之所以覺得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在默默為我們負重前行。或許,這個鍥而不捨的抗訴故事,就是山東檢察機關對這句話最為生動的詮釋。

  來源:山東省人民檢察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