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情奮鬥者|張玉霞:以法律為劍 持法扶弱的“俠女”
2019年05月05日09:22

原標題:愛國情奮鬥者|張玉霞:以法律為劍 持法扶弱的“俠女”

圖說:張玉霞到學校為孩子開展普法教育 資料圖

   張玉霞,“80後”女律師,當公益律師十年,承辦超過1300多起法律援助案件,提供法律援助超過5000小時。

   她是以法律為劍,幫助弱勢群體的“俠女”;也是言語犀利、一針見血點出矛盾癥結的年輕“老娘舅”;還是走進孩子身邊,教會孩子用法律保護自己的“小姐姐”……她也由此獲得上海市青年五四獎章標兵等榮譽。

  在剛剛過去的“五一”國際勞動節,張玉霞有一半時間是和當事人、案件一起度過的。當公益律師十年,經曆過威脅恐嚇,每天僅有3、4個小時睡眠,但張玉霞告訴記者,“因為喜歡,所以一點不覺得心累,樂意把公益律師進行到底。”

   外表文靜卻有個“俠女夢”

  張玉霞外表文文靜靜,卻告訴記者,“我從小就有一個俠女夢。”她幽默地說,自己從小體育不好,既然沒法當個武林高手;那就以法律為劍,仗劍走天涯、持法扶弱吧。有意思的是,在張玉霞的辦公桌上擺放了一把錘子,那是她看《魔獸世界》後帶回來的“神錘”,彷彿投射著這位“女俠”豪邁的內心世界。

圖說:張玉霞辦公桌上擺放的錘子,投射著她的“俠女夢” 資料圖

  在當律師前,張玉霞當過幾年公司法務,“雖然工作時間規律、收入體面,但我心裡總是有些不甘心,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每天總是卡著最後一分鍾進辦公室,一下班就走人。” 2009年初,一次偶然的機會,張玉霞接觸到法律援助,從此不能自拔、甘之如飴,將當年這份別人不願接、不肯接的工作,當成實現“女俠夢”開始的地方。

  越戰越勇 用真誠專業贏得信任

  在一些當事人觀念中,法律援助的律師基本上都是“小律師”,不花錢請的律師能認真辦案嗎?還有的當事人看到張玉霞是個年輕的女律師,直截了當地說,“能給我換個男律師嗎?這哪能鎮得住對方?”

  張玉霞沒有辯解、也沒有打退堂鼓,而是用自己的真誠、專業逐漸贏得了當事人的信任。在張玉霞的一堆錦旗中,“最讓我感動的是,有一起官司雖然因為證據不足等原因敗訴,當事人最終還送來了感謝的錦旗,說明當事人對法律的理解和律師的認可。”這讓張玉霞倍受鼓勵,也在這條艱辛的路上越戰越勇。

  在給弱勢群體打官司時,她運用手語拉近了和聾啞人的距離,走進了他們的心靈世界。在一次會見過程中,聾啞受援人一直一言不發,或者實在推脫不了,就一概通過翻譯回答“是的”,對偷竊的事實全部認賬。但當他看到張玉霞用手語和他交流時,受援人的眼神一下子變得不一樣了。在她的追問下,受援人緩緩作出不一樣的手勢,慢慢告訴她自己為什麼會走上偷竊的道路。其實也是一念之差,在公交車站上看到自己的“同類”人,不知不覺走進了盜竊團夥,成為他們中的一員。通過和他們的深度交流,張玉霞瞭解到,有的人並非真正因為經濟上的原因,只是因為無法融入健全人的世界,通過這種方式尋找認同感。他們因為犯罪,最終受到法律的懲處,但受援人卻一再對張玉霞做出“謝謝”的手語。而張玉霞則勸慰鼓勵他們,幫助他們建立信心,在刑滿後回歸社會正軌,過上自食其力的生活。

圖說:“張玉霞未成年人工作室”是全市首家以律師命名的未成年人法律援助專業化機構 資料圖

  公益律師見證法律進程

  “做了十年的公益律師,從不被理解,到大家慢慢接受。我在這個過程中,也見證了我國法律不斷趨於完善的過程,看到越來越多弱勢群體的利益得到保障。”

  2017年,張玉霞公益代理了上海首例行政機關剝奪被遺棄孩子生母監護權的案件,用法律保障了從小被遺棄的3歲孩子朵朵能夠獲得最基本的生命健康權、受教育權。“過去這是個法律困境,不合格的父母難以被剝奪監護權,即使被剝奪後,孩子往往陷入更加深的困境。”如今,有了法律法規的支持,並建立了相關的救濟機製,讓更多困境兒童的權益得到保證。

   可“俠骨”也可“柔腸”

  雖然因為受理家庭暴力案等遭遇過威脅恐嚇,張玉霞說,自己有個倔脾氣,別人越是橫越是不服氣,非要“死磕”到底。她表示,女律師也有優勢,既可“俠骨”也可“柔腸”,尤其是保護一些特殊的弱勢群體容易接近當事人,取得他們的信任,讓他們敞開心扉。“比如,在我多年辦理被性侵孩子案件的法律援助中發現,需要幫助的不僅是被侵害的孩子本人,他們的家庭也亟需通過心理疏導,讓被性侵兒童的二次傷害降到最低。”

  10 歲小女孩被弄堂口開煙紙店的中年男子盯上,有一次跟到家裡實施猥褻。事發後一個月,小女孩才“輕描淡寫”地吐露這件事:媽媽聽了五雷轟頂,但第一反應竟然是大發雷霆打罵孩子。這件事以後,她不止一次發脾氣罵孩子:“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髒 !”這個小女孩以前學習成績很好,這件事發生以後性格大變,常常夢遊,半夜裡經常哭鬧,學習成績也直線下降。

   這樣的家長在張玉霞接到的法律援助案件中不在少數。在受到嚴重侵害的情況下,如果連自己的父母都無法理解、同情孩子,那對孩子來說無疑是致命打擊,“二次傷害”的程度甚至不亞於事件本身帶來的傷害。

  在張玉霞援助的此類案例中,她經常使用沙盤遊戲給受侵害孩子做心理治療,讓孩子在沙盤中自由放置微縮建築物和人物,用來探索他們的心理世界。不像許多正常孩子會興致勃勃擺放一個色彩斑斕的沙盤世界,她發現受過性侵的孩子,往往會把各種模型埋在沙下。

  2013年,全市首家以律師命名的未成年人法律援助專業化機構“張玉霞未成年人工作室”成立。她考取了二級心理諮詢師資格,運用心理學對這些孩子和他們的父母,展開法律援助之外的“分外事”——心理輔導。看著原本因為受侵害而心理受傷的孩子慢慢展開笑顏,恢復孩子的天真,張玉霞覺得一切的辛苦都值得了。

  不僅是辦理案件,張玉霞還通過提案等方式,挖掘案件背後的問題,呼籲《反家暴法》等法律法規的出台或修訂,擴大對未成年的保護力度。她呼籲,立法部門出台一部中國版的《梅根法》,公佈性犯罪分子的個人信息和受刑罰記錄,設置行業門檻,杜絕讓他們從事與青少年有關的教師、運動教練、保育員等職業,避免他們與孩子接觸。

  “雖然我一個人的力量很微小,但好在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公益律師的隊伍中來,越來越多的人理解我支持我。我每天不用喝咖啡也是‘打雞血’的狀態,願意一直在‘俠女夢’的路上一直追下去。”張玉霞說。 新民晚報記者 宋寧華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