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十月初五的月光》:往事知多少
2019年05月05日08:10

原標題:想當年|《十月初五的月光》:往事知多少

編者按:這裏是一個懷舊劇場。

首播於千禧年的TVB劇集《十月初五的月光》,於港劇迷是不可磨滅的回憶。它所散播的影響力是潤物細無聲的,因為它缺少一般港劇所具有的爭議性話題,所以很難在坊間引發熱議。很難說這部劇集有什麼鮮明的特色,它所擁有的,大部分的港劇都有——街坊之間的家長裡短、家族之間的恩怨情仇,並且因為故事放到了地域比香港更加狹窄的澳門,讓TVB慣常的“舞池敘事”變得更為合情合理。

劇名中的“十月初五”並非日期,而是澳門的街道名稱,劇集被引進內地之後易名為《澳門街》,更便於被記憶和傳播。澳門作為以博彩業和旅遊業發家的城市,將故事設置在這個城市中,決定了劇集的底色並不高貴,然而正是在這零落成泥的市井氛圍中,依舊出現了薛家燕飾演的嬌姨和張智霖飾演的文初這樣近乎無私的奉獻者,才讓人覺得動容。這部劇集同時也是佘詩曼的轉型之作,在《十月初五的月光》之前,她飾演的都是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家碧玉角色,而在此之後她開始往外向、潑辣、狠毒等多個維度拓寬戲路。

佘詩曼飾演祝君好

佘詩曼飾演的祝君好,是個主修藝術的在校大學生,樂觀開朗、充滿夢想,這個性格並不完美的女生,卻激發了許多角色內心美好的一面,當然在劇中更合理的解釋,是祝君好繼承了母親嬌姨向善的基因。嬌姨是澳門街的歌女,年輕時和大學生祝展輝一夜風流後懷上君好,而後祝展輝留學美國奔赴錦繡前程,嬌姨則誕下君好並獨自撫養她長大,從此之後再也沒和祝展輝見過面,而君好則一直和生父保持密切和良好的關係。

張智霖飾演文初

文初的生母也是歌女,因為婚姻失敗而灌了年幼的文初一瓶腐蝕性液體導致文初失聲,而後便丟下文初,自己銷聲匿跡。被嬌姨收養並撫養成人的文初也繼承了嬌姨助人為樂和自我犧牲的秉性,甚至當深愛著君好的他眼睜睜地看著她和司徒禮信愛得你儂我儂卻壓抑強烈的愛意時,能讀懂他的,只有嬌姨。

嬌姨為了維護文初的自尊,為他在珠海謀得一份差事,勸他離開澳門,說內地有更好的機會,和嬌姨心有靈犀的文初立馬領會到她的用意,推脫了她的好意。兩人互相推脫的場面,成就了全劇第一個催淚高潮,此後每當劇中響起主題曲《祝君好》的配樂,便彷彿是文初對君好一次又一次的獻祭。

有一個細節很能說明出身市井的嬌姨對子女的良好教養:當祝展輝的現任妻子邀請君好到高級西餐廳共進午餐商議君好的留學事宜時,當時還不知道對方真實來曆的君好點菜時只點了最經濟的午餐,這似乎暗示了嬌姨教育子女不要占陌生人的便宜,這就能解釋為什麼金勝對君好表達愛意的時候,會對她說:“你和其他女孩子不同,你是高貴的。”

薛家燕飾演嬌姨

金勝是賭場大亨的私生子,植根豪門卻在被人鄙夷和唾棄的環境中長大,劇烈的反差讓他身上有種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矛盾和掙紮。他看似風流卻鍾情於純潔的君好,然而因為自卑而從未對她產生過非分之想。編劇大概是受了《紅樓夢》的深刻影響,不但塑造了金勝這麼個“男版晴雯”,就連金勝同父異母的兄長萬沛堅和燉奶妹汪海琳偷龍轉鳳的婚禮,也十足照搬了《紅樓夢》里賈寶玉和薛寶釵的婚禮場景。

然而在萬沛堅的婚禮後,故事劇情失去了理智的掌控,儘管朝著一個美好的方向發展,卻產生很多不合邏輯的矛盾。比如,大概很多人都會覺得奇怪,既然萬沛堅選擇婚後給了妻子一大筆錢要求她離婚,並且離婚後再次和汪海琳破鏡重圓,那麼何不乾脆婚前花錢消災解決了這樁孽債?再比如司徒禮信這麼個見多識廣、才德兼備的鑽石王老五,為何會看中才華和性格都不算出眾的君好,而君好卻和司徒禮信戀愛了很久後,才發現自己對青梅竹馬的文初唸唸不忘?

如果說劇情的後半段讓人最心疼的人,那可能就是深愛著金勝卻被無情拋棄的江依文,依文對金勝的愛,近乎飛蛾撲火,拋棄尊嚴、糟踐身體,當她得知金勝愛的人是君好時,她才轉投萬沛淇的懷抱。當她給金勝留言告知他被江湖追殺的消息時,署名是“老婆”,當她潛入金勝家裡看到他擁抱著君好深情告白時,卻落荒而逃,這些都是她和萬沛淇交往之後的事情了。帶著成為正室的心,得到的卻是比情婦還要卑微的待遇,這讓她在萬沛淇死後,傍了一個又一個的有錢老頭,孤注一擲的墮落行為堪稱悲壯。

馬浚偉飾演司徙禮信

前幾年TVB為幾部熱門劇集拍了番外篇的院線電影,《十月初五的月光》也是其中之一,但狗尾續貂,不僅起不到懷舊的作用,還帶著草率的圈錢目的。劇集版結尾本就有些泄氣,電影版直接造成和劇集版的斷層。也罷,畢竟電影版的觀眾,未必知道金勝在劇集的結尾時娶了個北京的藝術生,因此不會為他接替生父成為賭場大亨而覺得突兀,也未必知道文初為了成全君好和司徒禮信做出多大犧牲,因此不會想要在司徒禮信死後,急於撮合文初和君好,更別說電影版的女主角,已經變成陳喬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