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勞模與皮影戲
2019年05月01日04:09

原標題:美女勞模與皮影戲

張斯熙
張斯熙做的《嫦娥奔月》。   張斯熙手如柔荑,膚若凝脂,鵝蛋臉、高鼻樑,兩道清淺的柳葉眉下是一雙明眸,十個指甲蓋或鑲黃或鑲綠,或鑲些俏皮的卡通圖,穿戴得十分入時。

  這樣的品貌打扮,與勞模、皮影戲、非遺等詞彙似乎格格不入,每被人問及時,張斯熙常莞爾一笑:“不要被我的外表迷惑啦,我常被人說自己不太像幹這行的,但我這打扮也沒有影響我的工作呀。”

  張斯熙來自陸豐市皮影戲傳承保護中心,專門負責皮影的製作,也是陸豐皮影劇團的一名操作員。去年,1994年出生的她成為省級勞模,獲得廣東省五一勞動獎章。美女與皮影、時尚與傳統、勞模和“90後”,張斯熙重新詮釋了新時代勞動者的活力和朝氣。

  文、圖、視頻/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武威

  陸豐皮影是我國三大皮影之一“潮州影”的唯一遺存,2006年6月入選我國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1年11月,它又作為“中國皮影戲”的重要組成部分,成功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為了傳承和發揚陸豐皮影,陸豐皮影戲傳承保護中心(以下簡稱保護中心)近年來招聘了不少年輕人,張斯熙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從沒興趣到愛上皮影

  2014年,在廣州學習廣告設計的張斯熙面臨就業,她放棄了留在大城市的機會,進入家鄉陸豐皮影戲傳承保護中心工作,對於這個選擇,張斯熙說當時曾做了多次權衡,“一大部分是家人的原因吧”。

  但2014年9月初入職時,張斯熙對古老的皮影戲並不瞭解,也無多大興趣,“但領導對我們新人非常有耐心,他們並沒急著讓我們上手,而是先讓我們看戲”。

  張斯熙入職後的前三個月,一直在看皮影劇團的老演員們演皮影戲,當時看得比較多的是《阿星遊曆記》,“阿星是一隻猴子,它跟著亨利老爺爺出國遊玩,去過很多地方,最後到了中國的長城……”看了三個月的戲,張斯熙漸漸對這個流傳了上千年的民間藝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要演好皮影戲,劇目編排、皮影形象製作、皮影操作、現場音效配音等都要配合得當、絲絲入扣。為了讓老藝術跟上新時代,保護中心不僅安排張斯熙這樣的新人跟陸豐本地的皮影藝人學習,之後還安排她們去到國內很多地方參加培訓,“我們會去各地學雕刻製作、學皮影的操作,保護中心還送我們到上海戲劇學院學習一個月,皮影戲學無止境,每天都要練,不練技藝就會生疏,因此我們到現在還在不斷學習,不斷提高技藝”。

  張斯熙說,不斷外出學習讓她開拓了眼界,更讓她愛上了皮影,“我後來才發現,其實皮影並不是和我之前學的專業毫無關係,我在學校學的素描、繪畫都給我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一張牛皮勾勒眾生相

  如今在保護中心,張斯熙主要負責皮影製作。皮影就是把一張淺黃色的牛皮製作成人物形象,陸豐的皮影做工非常繁複。首先要選出一張合適的牛皮,在牛皮上臨摹圖案,之後再用小刀對牛皮進行鏤空雕刻,針對凹凸處用砂紙細細打磨,再上色、上油,反複壓平,直到牛皮平如薄紙。

  然而這些尚屬小技,皮影製作最難處在於人物關節的銜接,“皮影的人物是要在台上走動的,這就要求人物的手腳和頭部都是靈活的,一旦手腳和脖子的關節做得不好,那麼皮影在操作的時候就不好看,形象塑造上也就失敗了”。

  張斯熙初學皮影製作時,就在關節銜接上出了很多問題,皮影操作起來不流暢,她為此丟掉了很多不能用的次品,直到如今越來越熟練,她才找到一些補救的小竅門,讓她不至於前功盡棄。

  在記者面前,張斯熙認真地演示著皮影的製作過程。只見她雙眼一絲不苟地盯著圖案上的紋路,右手握起一把纏著紅色絲帶的小刀,刀杆架在虎口,拇指和其他四根手指則握住刀頭後的紅線處,接著靠腕力讓刀鋒在牛皮上左搖一下,右刻一下,一個皮影形象便漸漸顯現出來。張斯熙說,莫看她現在雙手白淨,但初學時不到一個月,右手拇指內側及其他手指用力處都磨出了很厚的繭,後來也不知是改變了用力方法,還是保養得宜,老繭竟漸漸磨平不見了。

  美人刀下,一張張牛皮最終勾勒成了各種皮影人物形象,有《嫦娥奔月》里的嫦娥、后羿,也有《哪吒鬧海》里的龍王、哪吒等。張斯熙說,每做一個皮影她都要花很長時間,“鏤空面積小一點的,最快也要一兩天,面積大就要花1個星期左右,最難做的要數《哪吒鬧海》里的龍王,不僅鏤空面積大,上色也很複雜,龍王的龍袍一定要一片片地上色,我和另一個小夥伴共同做了1個星期,才把龍王做出來”。

  一度也曾想放棄

  張斯熙坦言,製作皮影是一項比較枯燥的工作,既要有耐心,更要有抗壓能力。

  2016年,皮影劇團的新劇《嫦娥奔月》需要趕製主角嫦娥,這項重要任務團里就交給了當時製作皮影剛剛上手的張斯熙。“《嫦娥奔月》是我接到的第一部劇,我特別想把嫦娥的皮影做好”,張斯熙說,當時她沒日沒夜地面對著手上的牛皮進行設計,想著怎麼把嫦娥做得活靈活現,先後畫了很多嫦娥的圖案,但每次把嫦娥做出來,都被領導否定了。

  “不是比例不好,就是形象不好,我那幾個月非常焦慮。”張斯熙說,當時她經過一年多時間的學習,覺得自己的技藝已經比較成熟,但嫦娥的製作卻給她極大的挫敗感,甚至想過要是當時留在廣州做廣告設計,興許就不會被皮影折磨成這樣了。但在小夥伴的鼓勵下,張斯熙經過無數次改良,終於完成了理想中的“嫦娥”。那嫦娥身穿一件大紅襖子,下著五色羅裙,兩條水墨色的水袖在空中翩翩起舞,水袖旁還有一隻可愛的兔子,因製作精良,嫦娥皮影如今放在了保護中心的陳列館里,供眾人參觀。

  辛勤耕耘終獲肯定

  儘管長期伏案工作讓她早早地有了肩周勞損的問題,但每當自己做的皮影作品獲得觀眾的讚許,她都會有滿滿的成就感。

  “做皮影全在基本功,我必須每天練習,不練的話,功夫很快就沒有了。”張斯熙說,她每天除了把皮影做好,還參與到皮影戲的操作中,經常隨劇團到各地演出。“操作皮影非常有難度,通常一個人物要兩個人共同配合,我主要負責人物的下半身走路,這需要我和同伴之間十分默契。首先要避免同手同腳的情況出現;另外,人物的舉手投足也要體現人物個性,這些都要不斷練習。”

  張斯熙說,她的工作非常忙碌,尤其是前兩年打基本功的時候,幾乎每週週末都是在加班狀態下度過的,但張斯熙始終堅持著。

  辛勤耕耘,終有收穫。2018年,因為工作能力出色、表現突出,張斯熙被評選為省級勞模,獲得了“廣東省五一勞動獎章”。

  “去到會場真的非常激動”,愛美的張斯熙那天依然留著她俏麗的指甲,來到會堂時,她發現數百位省級勞模中,已經有不少“90後”的面孔,而穿戴時尚的也絕不僅僅她一人。

  “我就記得一位設計師穿搭得特別有個性,我想這肯定是對藝術有追求的人,才會這樣穿衣服的,我想這也是我們年輕人的活力。”張斯熙說。

  記者手記:

  年輕一代撐起古老非遺

  “我留這樣的指甲給你們拍照會不會有點不太好?”張斯熙很在乎她的美甲,她說,指甲並沒有影響她的工作,但這幾年,外來的參觀者總會向她提出疑問,“留這樣的指甲,似乎和這一行有些不搭吧”。不過,保護中心的領導卻從來沒對她的指甲提過意見,非常開明。在張斯熙的影響下,單位不少年輕女孩都做起了美甲。

  “現在我們的單位里絕大部分都是年輕人了,領導比較喜歡年輕人,因為思維跳躍,能跟上時代,有創新意識。”1994年出生的張斯熙在單位里已經是“中生代”,與她一起配合操作皮影的另一位年輕女孩,竟是1999年出生的。張斯熙說,單位的老藝人和領導也都很愛和她們一起探討問題。陸豐皮影戲的題材也從古代戲、神話故事等,慢慢拓展到各種現代劇。

  “我們最近創作的一部現代劇是《碧海丹心》,4月份已經首演了。講的是當年周恩來總理從陸豐坐船到香港,再從香港轉移到上海,領導革命運動的故事。”張斯熙說,正是領導極其重視陸豐皮影這項國家級非遺的傳承保護,皮影這項古老藝術正變得越來越有活力。

  “我們現在不但有下鄉的公益演出,還有各種商業演出,以前快要消失的皮影戲,變得很受歡迎了。”張斯熙說。在廣州日報記者採訪後的第二天,皮影劇團就接到去珠海商演的邀請。

  近年來,記者採訪過很多非遺項目,非遺的活化一直是個大難題。一方面是市場的困境,一方面是傳承人匱乏,而陸豐皮影的非遺活化例子,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示:讓更多年輕人參與到非遺的傳承和拓展,將會是非遺傳承壯大的必由之路。(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武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