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源“賣身”天地壹號 朱新禮能否藉機“扳回一城”?
2019年04月30日00:44

原標題:彙源“賣身”天地壹號 朱新禮能否藉機“扳回一城”?

本報記者 葉碧華 實習生 陳曉琪 廣州報導

連續虧損,股價大幅縮水,年報頻頻延期,高管紛紛離職……昔日“果汁大王”彙源到底怎麼了?

近日,停牌多時的彙源果汁(01886.HK)發佈《有關合作框架協議的內幕消息》,披露了公司及全資子公司北京彙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於4月26日與天地壹號飲料股份有限公司、廣州和智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簽訂合作框架協議,擬成立合資公司。

去年3月,彙源公告承認,在沒有得到董事會批準,沒有簽訂協議,也沒有對外披露的情況下,公司向朱新禮控製的北京彙源飲料集團有限公司違規出借貸款42.75億元,自此彙源進入漫長停牌期。

今年初彙源公告確認,公司正面臨一筆10.2億港元的可轉債違約。整個2019年,彙源果汁共有四隻債券會陸續到期,總金額約30億元,資金壓力可想而知。若在2020年1月31日沒有完成港交所列出的複牌條件,彙源果汁將面臨退市風險。

根據合作框架協議,天地壹號等將以現金方式向合資公司出資36億元,占股60%;彙源果汁則以資產出資方式,在合資公司占股40%。

29日,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表示,彙源一直採取的第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模式,導致其資產偏重,這是造成其負債率高的一個重要原因。根據彙源果汁最後發佈的財報,截止到2017年上半年,公司整體負債超過115億元,負債率達52.23%。

天地壹號入主後能否幫助彙源果汁轉危為安?昔日的“果汁大王”如何重返舞台?天地壹號方面對本報記者表示,目前合作細節還在進一步商討中,待明確後將對外公佈合作詳情。

“果汁大王”下坡路

時間倒回至1992年,改革春風吹遍神州大地的那個時候,時任山東省沂源縣外經委副主任的朱新禮毅然決定辭職下海,創立了山東淄博彙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也就是彙源果汁的前身。

1993年,彙源在德國食品博覽會上籤下500萬美元濃縮果汁出口合同,獲得第一桶金並順利打開市場。但首戰告捷的朱新禮並不滿足於此,隨後他率領三十多位員工,在北京創立了北京彙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

此後,舉著填補國內濃縮果汁市場空白的大旗,朱新禮四處跑馬圈地、迅速擴張,並在全國範圍內密集投資建廠,初步完成了果汁產業的整體佈局。2007年,彙源果汁在香港聯交所成功上市,上市當日股價大漲66%。

很快,飲料巨頭可口可樂向朱新禮拋來了橄欖枝。2008年9月3日,可口可樂及其旗下全資附屬公司AltanticIndustries聯合宣佈:將以總價179.2億港元收購彙源果汁全部已發行股本以及彙源全部未行使可換股債券。這是當時可口可樂在中國、也是在其發展史上美國以外的最大的一筆收購,在業界引起巨大反響。

本以為一切順利的朱新禮當時基本叫停了彙源的新品研發,轉而在國內簽下多個大型水果項目,投入總金額超20億元,以實現公司在上遊端的轉型升級。

然而,正當所有人都認為收購案順利完成的時候,意外突然而至。2009年3月18日,商務部發佈消息,根據《反壟斷法》,可口可樂收購將對競爭產生不利影響,否決此收購案。彙源果汁不僅沒能搭上可口可樂的“便車”走向世界,公司股價也應聲連跌。

與可口可樂遺憾擦肩而過後,迫於上市公司的業績壓力,朱新禮不得不重新回到果汁行業下遊,加大產品、市場和銷售投放力度,試圖重新搶占市場份額。2009年,彙源果汁先後推出“檸檬me”、“果汁果樂”等低濃度果汁和碳酸飲料新品。遺憾的是,新品的創新並不能刺激市場的消費,反而因研發和銷售費用過高,導致公司2010年上半年虧損約7224萬元。

隨後,彙源分別在2011年和2014年,先後以1201萬元和1.18億元價格收購冰茶品牌“旭日昇”和主打烏龍茶飲的“三得利”中國。但後來由於彙源重新聚焦果汁業務,暫停茶飲料生產,“旭日昇”在被收購一年後便被停產。而“三得利”更因為經營理念不同與彙源鬧得不可開交,市場業績因此受到嚴重影響。

此外,此前朱新禮將彙源的“大農業夢”版圖擴展至全國,以在湖北鍾祥的綠色產業園為例,投資規模就高達142億元。但是,由於大量項目仍處於早期發展階段,回收期長,對公司現金流造成不利影響。

與可樂失之交臂、加上一系列戰略錯誤,彙源陷入了嚴重的債務危機,而朱新禮也開始了左右借錢補窟窿的漫長路。自2014年起,彙源開始出現虧損,2015年虧損額度擴大至2.29億元。

天地壹號入局

十年後,昔日的“果汁大王”不得不放下身段,與偏隅華南的新三板企業合資,個中辛酸恐怕只有朱新禮自己知道。不過,同樣是公務員下海創業的陳生有著與朱新禮類似的背景,雙方此前也一直是供應合作的關係,或許會有更多共同語言。

資料顯示,天地壹號飲料股份有限公司(832898)是一家集研發、生產、銷售醋飲料及其他飲料的股份製企業,2018年實現營收21.17億元,淨利潤3.4億元。

在與陳生的多次面對面交流中,記者強烈感受到其聰明、快速的思維以及務實作風,除了準確卡位醋飲料以外,陳生旗下還有土豬、土雞等農牧業務,從養殖一直涉足到終端零售。不過,多年來飲料依然是整個廣東壹號食品集團的收入和利潤最大貢獻,發展十分穩定。

“天地壹號在南方特別是廣東地區銷售很好,但在全國渠道有所欠缺,而彙源果汁在全國渠道尤其是北方地區渠道見長。成立合資公司後,雙方可以實現優勢共享。”朱丹蓬表示,天地壹號有北拓需求,彙源果汁又有南拓需要,兩者從過去的單純原料採購關係延伸至第三產業合作,從戰略合作夥伴升級為股東,合作變得更加緊密。

雖然與十一年前可口可樂提出的179.2億港元價格相比,天地壹號等這次付出的成本縮水近5/6,但朱新禮起碼能夠迎來“喘口氣”的機會。彙源果汁也在公告中表示,通過與天地壹號合作,公司的現金狀況得以改善,並將緩和公司債務情況。

“從整個產業端來說,雙方已經是非常緊密的捆綁,而在消費端,天地壹號與彙源的產品未來能否形成一個全新組合,天地壹號能否幫彙源打破連年虧損的僵局,就要看雙方未來具體如何運作彙源這個品牌了。”朱丹蓬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