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退位皇孫搶戲 日本民眾:為啥不再來個女天皇
2019年04月30日20:13

  原標題:天皇退位 皇孫搶戲 日本民眾:女天皇挺好啊,為啥不能再來一個?

  特約撰稿人 郭書諫 新民晚報 衛蔚

  明仁天皇退位,皇孫“搶了C位”,引發眾媒體關注。特別把他跟“學霸”堂姐、明天繼位的德仁皇太子唯一的女兒愛子作比較。在日本也有很多人認為,既然曆史上有過傑出女天皇,為什麼在21世紀的今天,不能再來一個?

  當地時間4月30日下午5時,日本明仁天皇宣告退位,沿用31年的“平成”年號將於明天德仁皇太子繼位之後改為“令和”。

  隨之,明仁的次子、53歲的秋筱宮文仁親王將成為皇位的第一順位繼承人,而他的兒子悠仁則是第二順位繼承人。

  日本明仁天皇(右)和德仁皇太子(左)

  2006年9月出生的悠仁親王(中)是秋筱宮文仁親王的獨子,也是德仁皇太子的侄子。

  去年3月,明仁天皇決定退位時,曾呼籲廢除禁止女性登基天皇的禁令。言下之意,很希望長子老去之後,能由皇長孫女愛子成為近代史上第一位女天皇。他當時的這番表態,在日本國內引發極大反響,而且支持者甚多。

  可惜,但由於保守派和父系社會體系的影響,日本皇室18名成員中的13名女性均被排除在外。

  但其實縱觀日本曆史,每一次繁榮時代的來臨,背後都有一位能力超絕的女性天皇……

  日本曆史上的那些女天皇們

  幾個世紀以來,共有8位女天皇(分別是推古天皇、皇極天皇、持統天皇、元明天皇、元正天皇、孝謙天皇、明正天皇、後櫻町天皇)統治過日本,直到1889年法律禁止女性登基。

  根據密歇根大學曆史學家阿蘭的說法,墓葬考古研究表明:早在公元四世紀,女性首領在日本西部很常見。

  “這些與鐵武器和工具一起下葬的女性是政治、軍事和宗教領袖,男性首領的墓葬直到公元五世紀才出現”。

  儘管女性統治者在古代日本非常常見,但曆史書籍往往更強調男性統治者的功績。

  “即使女皇取得了很多成就,但她們並不像男性天皇那樣受到重視。”

  部分曆史學家認為,皇后只是傀儡統治者,一旦適合的男性繼承人成年,她們就要退位。也有一些曆史學家認為,女性比男性天皇更能塑造日本的曆史。

  下面,來給大家重點介紹一下在日本曆史上非常有影響力的——推古天皇和母女天皇。

  推古天皇:堪稱日本武則天

  早於中國出現女皇帝前,公元592年,日本就出現了第一位女皇帝——推古天皇,正是她開啟了日本曆史上第一個文化繁榮時代——飛鳥時代。 

  淺草寺是東京都內最古老的寺廟。相傳,在推古天皇三十六年(公元628年),除淺草寺內堂外,淺草寺院內的五重塔等著名建築物和史蹟、觀賞景點數不勝數。每年元旦前後,前來朝拜的香客,人山人海。

  推古天皇原名叫做額田部。公元576年,額田部嫁給當時的天皇敏達。16年後,也就是公元592年,當時的崇峻天皇被大臣蘇我馬子(也是額田部的親舅舅)派人刺殺,額田部在蘇我馬子的擁護下繼位。

  推古天皇在位的36年間,平衡了皇室和權臣蘇我馬子的關係,又巧妙利用貴族和權臣的矛盾,保證了皇室的尊嚴。

  更重要的是,她起用了聖德太子,因此才有了推古朝一系列改革——推行冠為十二階製和“憲法十七條”,以德、仁、禮、信、義、智為標準任人唯賢,以中國儒、佛、法三家思想作為道德守則管理國家,有效穩固皇權的同時遏製了貴族特權,另一方面還支持推廣佛教,積極主張學習中國先進文化。

  推古天皇成就對外則是加強與中國的聯繫,還多次派出留學生、留學僧隨使節入隋、唐學習,向日本大量輸入大量漢文化。

  推古朝改革以移風易俗為主,強化社會精神信念,推動日本社會的文化發展,對後來的深入改革起到了不可或缺的啟蒙作用。正是因為推古朝的種種新政,為後來孝德天皇的改革提供了穩定的政治、經濟、文化環境,從而“孵化”了飛鳥時代。

  推古天皇在位的政績之大,是日本女皇中最為顯赫的,為後人所稱道。

  母女天皇:史上僅此一例

  母女同為女皇,且中間不隔代的現象,在人類的曆史上,恐怕只有日本母女天皇,即元明天皇、元正天皇一對組合。

  文武天皇在位十年駕崩,由於兒子年幼,所以便由天皇之母阿陪作為過渡天皇即位,阿陪就是為元明天皇(公元707-715)。女天皇即位時,年已46歲。

  作為過渡天皇,元明在位時間雖短,但政績頗多,對後世的影響也大。

  其政績主要體現在四方面:

  鑄造“和銅開寶”銅錢,並推行“蓄錢敘位法”,根據個人手中錢幣的多少授以相應爵位,意在促進貨幣流通,繁榮經濟;

  重用能臣,頒布並推行日本史上第一部成文法典《大寶律令》;

  倣傚唐都長安,建造並遷都平城京,拉開著名的“奈良時代”序幕;

  實施鄉里製,核查國內人口,以加強戶籍管理。

  元明天皇在位期間,日本政治趨於穩定,經濟迅速發展,國力蒸蒸日上。

  同時,日本開始頻繁派遣“遣唐使”,加強對大唐文化的學習與吸收,以提升和改造相對落後的社會面貌。這些措施,對日本後世的發展無疑意義極其重要。

  公元715年,元明天皇以年老為理由自動讓位,因為皇太子仍然年幼,於是選定女兒冰高繼承皇位。

  6年後,元明去世,享年60歲,遺詔火化薄葬,並特別要求官員、百姓不要因國喪廢事,一定要照常工作。

  冰高皇女即位後改稱元正天皇,她不僅是日本史上是首位以未婚獨身的身份即位的女天皇,而且也是曆代女天皇之中唯一從母親手裡接過皇位的女天皇。

  據《續日本紀》記載,元正天皇國色天香、容貌甚美,在元明天皇讓位詔書便有“天縱寬仁,沈靜婉麗,華夏載佇”、“大慈悲,性格沉靜,有華麗之美”等語來形容她的美貌。

  元正天皇在位9年,在治國施政方面基本上延續母親的風格,繼續大力發展日本的經濟、文化和社會,並全盤吸收大唐文化。

  元正天皇在位期間,委派藤原不比等主持編纂《養老律令》(養老為元正天皇在位期間的年號)。《養老律令》對後世影響極為深遠,其意義相當於日本中世紀憲法,自757年正式實施,到明治維新時廢止,施行了約1100年!

  公元724年,元正天皇以久病在身為由,讓位給侄兒首皇子,也即聖武天皇。由於聖武天皇體弱多病,加之沉溺佛教,所以元正在退位後繼續以上皇身份幫助其處理政事。

  在個人生活方面,由於身為女天皇,她無法下嫁凡人過正常的婚姻生活,最終只能在孤獨中老去。

  公元748年,在退位24年之後,元正天皇病逝,時年68歲。

  至此,日本史上唯一一對母女天皇的曆史,正式畫上句號。

  而由母女倆一手培植起來的藤原家族勢力躥升,藤原不比等權傾一時,並借助家族與皇室聯姻,不斷侵蝕天皇的權力,架空皇室權力,由此引發的藤原家族與皇族的矛盾、鬥爭,深深的影響著元正天皇死後的日本政局。

  “從今天視角來看,女皇統治對日本曆史的影響如何減少的?這個問題非常有趣。倘若完全無視女皇的作用,或者將他們的角色解釋為男性天皇之間的過渡者,日本社會對於女皇作用和行為缺乏曆史想像”。

  明治時期,禁止女性登基

  隨著1868年至1912年明治維新和日本現代化,天皇的角色發生改變,重新恢復了軍事總司令的地位。

  由於女性不能指揮軍隊,明治時期的當權者認為女性天皇毫無意義,必須建立一個僅限男性的繼承製度。他們從普魯士憲法中借鑒經驗,1889年,通過法律禁止女性登基。

明治天皇
明治天皇

  這個時期,整個日本社會連同天皇一樣男性化,明治政權強化了男性對女性的優越感。

  “在明治時期的日本憲法中,家族所屬的觀念被強化,妻子和家族成員都隸屬於一位族長。這是前所未有過的”,密歇根大學曆史學家殿村瞳表示。“明治時期,現代化的日本正式成為父權社會,已婚夫妻使用相同姓氏(通常是男性的)在今天仍然適用。”

  二戰後,美國價值觀的影響

  二戰日本戰敗和隨後的占領為日本社會帶來了美國價值觀。

  戰後憲法規定,天皇從實際統治者變為傀儡,被禁止參與政治。

  雖然1945年女性獲得了投票權,但至今未能恢復天皇皇位繼承權。

  直到2004年,當時的日本總理小泉純一郎召集內閣、政治家、學者組成小組共同商討這一問題。起因是,自1965年以來,天皇家族就沒有男性繼承人誕生,皇太子和太子妃於2001年生下愛子公主。

2002年8月16日,日本東枝縣,愛子公主(中)在一次家庭郊遊中。
2002年8月16日,日本東枝縣,愛子公主(中)在一次家庭郊遊中。
  

  根據現行法律,只有父系成員是天皇的男性繼承人才有權繼承天皇之位。該小組提出一項變更提案:要麼允許女性繼承天皇,要麼恢復二戰後被剝奪王室地位的舊貴族成員。但這一提案遭到保守派的強烈反對。

  2006年,天皇次子秋筱宮文仁親王生下皇孫悠仁,皇室終於鬆了一口氣。

  目前來看,日本未來的天皇悠仁還尚未顯露出傑出的能力。與此同時,他的堂姐卻受到媒體廣泛關註:在父母親言傳身教之下,皇長孫女愛子公主日益顯示出“學霸”特質,幾乎所有學科都拿到最高分5分,更是在日本人最頭痛的英語方面展現出非凡能力,在牛津大學留學的德仁皇太子還親口說過“愛子的英語水平甚至在我之上”的話。也難怪,愛子的母親雅子妃曾留學牛津大學並在美國住過很長一段時間,嫁入皇室之前曾是日本外務省外交官,能說一口標準流利的英語。據說,愛子公主目前最大的目標是能夠憑藉自己的成績考入東京大學就讀。

  根據朝日新聞2017年民意調查顯示,在全球性別平等態度不斷變化的情況下,三分之二的日本民眾讚成修改法律,允許女性繼承天皇之位。

  儘管政府採取措施賦予女性在工作上的平等權利,稱之為女性經濟學,但女性領導人在現今日本仍然十分罕見。

  根據今年早些時候的數據,日本眾議院中僅有10%的政治家是女性,是全球立法機構中性別失衡最嚴重的一個。

  儘管日本有著女性統治的曆史遺產,但如果沒有重大措施糾正性別不平等,相似的曆史前景仍然十分遙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