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被忽視的文藝複興畫家,莫羅尼帶來的五百年前的凝視
2019年04月30日07:40

原標題:一位被忽視的文藝複興畫家,莫羅尼帶來的五百年前的凝視

喬萬·巴提斯塔·莫羅尼(Giovanni Battista Moroni,約1520-1578),一位被長期被忽視的意大利文藝複興晚期畫家,紐約弗里克收藏博物館(Frick Collection)一個新展揭開文藝複興時期畫家筆下的面孔。

位於曼哈頓第五大道上的弗里克收藏博物館以收藏西方藝術大師作品及歐洲雕塑和裝飾藝術聞名,其中包括有意大利文藝複興大師喬瓦尼·貝利尼、荷蘭十七世紀畫家倫勃朗和維米爾、西班牙浪漫主義畫派畫家弗朗西斯科·戈雅等。此次展覽也是美國首次大規模展出莫羅尼的作品。

展覽現場

因為年代久遠,意大利文藝複興時期大師的作品通常不會出現在紐約博物館中,即使是名望並不高的喬萬·巴提斯塔·莫羅尼亦是如此。這位16世紀畫家擅長繪製自然主義肖像,正在紐約弗里克收藏博物館展出的“莫羅尼:文藝複興肖像畫的財富”以23幅帶有清新感和敏感度的肖像畫,解讀這位被忽視的畫家,這也是莫羅尼的作品首次在美國大規模展出。

相比文藝複興時期為肖像畫賦予神性,莫羅尼以作品審視現實,並忠實地記錄自己所見的對象,他相對平和的風格增加了其肖像畫的親切感,這讓近500年後的觀眾在平等的凝視中,依然可以依稀感受到畫面中真實人物的感覺。

其作品中有一位氣象宏大的老人被認為是加布里埃爾·阿爾巴尼(Gabriele Albani),在這幅繪製於1572-1573年左右的肖像中,老人穿著一件奢華長袍,額間的凸起像是第三隻眼睛的暗示。引人注目的是莫羅尼為女修道院院長Lucrezia Agliardi Vertova繪製的肖像,畫面中佈滿皺紋的臉和腫大的甲狀腺是畫家反理想化的寫實性最好的例證。

莫羅尼,《加布里埃爾·阿爾巴尼肖像》,約1572

或許因為現實主義畫家的繪畫風格有限,所以莫羅尼並沒有被收入在瓦薩里的《名人傳》之中,也因此幾個世紀以來,莫羅尼與意大利文藝複興時期藝術史的主導敘事脫離。但出生於1860年代,專攻文藝複興時期藝術的史學家伯納德·貝瑞森(Bernard Berenson)通過觀察莫羅尼的作品認為“毫無疑問,我們從他作品中看到是畫中人原本的樣子”。如果研究莫羅尼的用筆細節,也會看到如同17世紀的畫家委拉斯開茲或哈爾斯一般眼花繚亂的筆觸。

莫羅尼,《Isotta Brembati肖像》,約1550

銀色斑點錦緞、天鵝絨流蘇、華麗珠寶和黑色或紅色絲線上精細刺繡的在莫羅尼筆下也更接近現實,雖然莫羅尼並沒有把注意力集中在作為財富和地位的載體的衣服上,他把它們看作是精緻手工藝的標誌。而此次展覽的策展人們也在展出作品的同時,加入了畫作中出現的真實物品和印刷資料,以強調了畫家對真實事物的描繪。

展覽中有兩幅意大利詩人和伯爵夫人Isotta Brembati的畫像,一幅繪於1550年,此時20歲的女詩人穿著粉嫩, 粉紅色的蝴蝶結展現出年輕女子的自然清新;而另外一張則是坐在華美凳子之上伯爵夫人的身份,儘管同樣戴有粉色的蝴蝶結和耳環,但珍珠的寶石十字架、貂皮製成的披肩,金色的頭帶,粉紅色和白色條紋的羽毛衣領均顯得雍容華貴,兩張畫也可看出這位女性成長的痕跡。

莫羅尼,《公爵夫人Isotta Brembati肖像》,展覽中還展示了當時的物件

作為一名建築師的兒子,莫羅尼1520年至1524年之間在意大利北部的阿爾比諾出生,一生大部分時間都在出生地以及周邊地區工作,並在1579年或1580年在他的出生地去世。

在十五世紀四十年代,莫羅尼來到佈雷西亞,在亞曆山德羅·邦維奇諾(Alessandro Bonvicino)的訓練下開始從事藝術創作,被稱為佈雷西亞的莫雷托(Moretto),並且受到洛倫佐·洛托影響。文藝複興時期的肖像畫是一個不斷擴展的流派:莫雷托將繪製這一時期的第一張全身肖像。 莫羅尼隨後也創作了在自己的第一張,藝術唯一一張全長肖像畫——佩斯(Pace Rivola Spini),作品中的她穿著紅色緞面連衣裙外罩黑色長裙,她的雙手握住手套的姿勢被解釋為懷孕的狀態。

莫羅尼,《Pace Rivola Spin肖像》

莫羅尼最著名的肖像畫的是一位無名的普通裁縫,這張作品完成於1570年左右,從倫敦國家美術館借展到紐約,這幅作品對於一位追求自己手藝的工匠來說是不尋常的。 他拿著剪刀,他正準備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鋪開寬闊的布料(真正的16世紀的鐵剪也以實物方式展出)。觀眾似乎化身為客戶,學徒或是朋友站在他對面的桌子上,而且很明顯對面站的人打斷了他。 裁縫停頓了一下——這是莫羅尼另一個創新,以動態的動作而不是靜態姿勢顯示的肖像主題。作品中的裁縫專注地看著我們,但毫無疑問他很快就會回到自己的工作中。

展開現場的莫羅尼《裁縫》,邊上配有16世紀鐵剪的實物

在莫羅尼作品的附近,展出了一張雕塑家亞曆山德羅·Victoria(Alessandro Vittoria)所繪的手持希臘雕像的男性軀幹,男子裸露的前臂對於世俗的肖像來說是不尋常的,儘管當時的宗教藝術充滿了肉體。

莫羅尼的另一個創新是“神聖的肖像”,目前存世已知的三件弗里克收藏博物館首次聯合展出。 這些作品打破了將宗教供養人描繪為小角色的傳統,在莫羅尼的作品中供養人被放置在真實的空間中,作為世界公民出現。

莫羅尼,《兩位宗教供養人》,大約1557-1560

這些神聖的肖像畫與莫羅尼的世俗肖像雖無法相提並論。但也展示了莫羅尼具有兩種風格的繪畫能力,他向手藝致敬,當下的觀眾也致敬他的手藝,並且清楚地看到他的忠誠所在。

本文原載於《紐約時報》,展覽將持續至6月2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