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d之父:中國創投市場完全不同 只能交給專業人士
2019年04月29日08:13

  導語:彭博社日前撰文稱,被人譽為“iPod之父”的Apple前高管托尼·法德爾最近幾年的重點轉移到歐洲和亞洲市場,在那裡投資和幫助了大量創業公司,但他卻很難摸清中國市場的脈絡,只能交給專業人士來處理。

  以下為文章全文:

  多數人都不會願意在靜居日前夕離開峇里島。每年3月,當地人都會在這個新年燃放大量煙花爆竹,還會有巨型木偶上街表演,但托尼·法德爾(Tony Fadell)的腦子裡卻想著另一場派對。

  上個月,他把家人留在印尼的這個美麗的小島,隻身飛往新加坡,在那裡跟他投資的Impossible Foods團隊擊掌慶祝。該公司的高管們一起慶祝了他們開發的人造肉成為新加坡幾家菜館製作餃子和肉串的原料,這也是Impossible Foods向亞洲擴張過程中邁出的最新一步。

  法德爾曾經負責設計iPod和iPhone,後來又參與創辦了智能調溫器製造商Nest,他在一眾投資者和明星主廚之間被奉為上賓。早在5年前,他就成為Impossible Foods的早期支援者,並為其充當顧問。直到多年後的今天,這家矽谷公司的產品才在進入香港市場,並在美國跟漢堡王建立合作關係。

  Impossible Foods國際業務高級副總裁尼克·哈拉(Nick Halla)表示,法德爾剛剛投資Impossible Foods時,人造肉漢堡的花費還高達幾百美元。自那以後,這位50多歲的硬件先鋒為Impossible Foods提供了一系列建議,幫助其會見了大量的投資人和人才。

  “真正重要的事情都要花很長時間。”法德爾接受採訪時說,這也是他第一次針對自己在亞洲的10個月經曆接受採訪。

  在矽谷生活30年後,法德爾於2016年舉家搬往巴黎,在那裡為自己的投資組合Future Shape開發了一個歐洲網絡。該公司資助了200多家創業公司,而法德爾目前則在亞洲尋找同樣多的投資標的,還走訪了海德巴拉的孵化器和新加坡的生物實驗室。

  剛到印尼時,他發現那裡的人很多都沒有銀行賬號和信用卡,所以就投資了一些金融科技公司,但他不肯透露這些公司的名稱。他對一家未具名的電池公司頗感興奮,目前還在評估很多有意處理亞洲海洋塑料垃圾問題的創業公司。

  但在中國這個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風投市場,他卻發現很難應對數量龐大的創業公司,因此放棄了直接投資。

  “中國跟世界其他地方完全不同,我的模式匹配機製在那裡不起作用。”他說,“我只能把那裡交給專家來處理。”

  早在1990年代初任職於從Apple分拆出來的General Magic時,法德爾就發現了自己的旅遊癖。被派往Sony的東京總部出差是他第一次離開北美。“我當時的感覺時,‘哇偶!’”他回憶道。幾年後,他花了16個星期在拉美進行了一次背包旅行,之後又在中美洲進行了類似的旅行。

  “如果你是設計師或創業者,那就必須見識一下不同的生活方式。”他說,“那種視覺、聲音和氣味會給你帶來靈感。”

  在Apple獲得了財富和榮耀後,這位工程師2010年離職創辦了Nest,專門生產互聯網恒溫器和其他設備。就在2014年作價32億美元將Nest出售給Google時,他組建了Future Shape。

  與傳統的風險投資公司不同,Future Shape完全用法德爾自己的錢投資——他只透露說,那是“非常健康的九位數”。也就是說,跟類似規模的投資基金相比,Future Shape的投資速度更快,但也更有耐心。

  物流軟件創業公司Turvo創始人埃里克·吉爾摩爾(Eric Gilmore)表示,法德爾當初在他宣講到一半時用標誌性的聲音說“咱們幹吧!”幾天后就寄來了一張支票。

  但這並不意味著法德爾做事不認真。他所支援的創業者都表示,他經常事無鉅細,有時候極度重視細節。其中一人還說,法德爾甚至把他公司的新聞稿幾乎重寫了一遍。

  法德爾從不領投,也不索要董事會席位,但他一旦參與進來,就會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他會通過電子郵件、電話、WhatsApp和Skype全天候激勵創始人。比如,下面就是他去年12月給CashShield CEOJustin·列(Justin Lie)發的一封內容廣泛的郵件:

  “這一組客戶logo太好了!

  你們的招聘計劃進行的怎麼樣了?招到人才了嗎?

  產品營銷和用戶界面/用戶體驗進展如何?

  客戶旅程怎麼樣?

  2019年的銷售計劃/戰略如何?

  專利戰略呢?

  你們團隊去峇里島的旅行感受如何?”

  列和Future Shape投資的其他公司創始人都表示,他們對法德爾這種兄弟般的嚴格感激不盡,他最常提出的問題就是:“我怎樣才能幫到你們?”他通常會因此動用Apple的人脈關係。

  埃里克·阿爾姆格林(Eric Almgren)表示,法德爾的關係是讓富士康和Samsung與他的數據傳輸公司Keyssa合作並進行投資的關鍵。

  法德爾的家目前仍在巴黎,他正在努力把他從2016年去世的Apple董事會成員比爾·坎貝爾(Bill Campbell)那裡學到的經驗傳授給別人。

  “比爾總是知道在合適的時候提出合適的問題。”他說,“他擁有能夠感染別人的活力,可以深入挖掘問題本質,會讓你感覺很難對付,但也可以幫助你看到更加宏觀的視角。”

  他的這番話就像是在說:別擔心,雖然今天做一個漢堡要花幾百美元,但你應該想想它幾年後能值多少錢。(書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