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聯姻”騰訊:市場份額是最大難題
2019年04月29日11:41

  近日,騰訊與任天堂正式發出關於在中國推出Nintendo Switch的公告,官宣騰訊將代理髮售任天堂Switch的消息。

  公告一經發佈,就在國內任天堂老粉圈炸開了鍋。有人喜大普奔,表示終於等到了任天堂入華,其攜手國內代理商騰訊畢竟意味著更好的網絡、更穩定的遊戲價格以及更好的售後服務,對玩家而言便利了很多。

  但也有不少老粉對此次“聯姻”表示擔憂,擔心任天堂遊戲在國內審查難、擔憂國行主機可能會進行鎖區,以及騰訊或會打擊淘寶上的水貨。如果當真如此,那對玩家而言自然不是好消息,也不利於任天堂開拓中國遊戲市場。目前,任天堂和騰訊方均未對合作的細節給出進一步說明。

  不過,任天堂的絕大多數遊戲都較為綠色,面臨的審核壓力其實是相對較小的。如果任天堂的大部分遊戲能過審,那國行鎖區並不會對玩家的遊戲體驗造成較大的破壞,再者,即便鎖區也不一定不會留有“暗門”。

  整體來看,任天堂與騰訊合作可謂是一次雙贏。資源優勢和渠道優勢強勁的騰訊,顯然是任天堂在國內的最優選擇,而對騰訊來說,任天堂則是騰訊開拓主機遊戲業務得力的合作夥伴。其實,對騰訊和任天堂而言,鎖區並不是最大的阻礙,國內主機遊戲在經曆14年“禁閉”後至今仍無太大起色,其實才是任天堂和騰訊最大的難題。

  市場大環境和政策影響下,任天堂在中國市場多次折戟

  2017年,任天堂完成了上市,2018年,任天堂在全球遊戲公司中排行第9,但是在2019年前,任天堂在入華上卻一直沒有動作。不少國內玩家對任天堂也有著很深的怨念,覺得其入華不積極,比如遲遲沒有公佈中文計劃、早期經常出現“八國語無中文”等,這讓不少玩家質疑任天堂並不在乎中國玩家。

  但值得注意的是,任天堂其實是最早進入中國市場的遊戲主機品牌。早在1990年,任天堂就與香港萬信玩具展開了合作,萬信代理了任天堂後,國行版GameBoy也在大陸正式發售,當時,GameBoy還啟用了四大天王之一的郭富城作為代言人。不過,任天堂第一次入華的時間,還是太早了。

  南方週末曾在《任天堂:過不了中國這一關》一文中寫道:“當新世界初任天堂如夢初醒將目光投向這個鄰國(中國)時,它發現的是這樣一些違背國際主流且零零碎碎的東西:山寨機、破解遊戲卡、水貨店、攻略書、漢化、模擬器、被世界遊戲業稱作公認的劣跡市場”。

  正如南周所言,當時盜版在中國的橫行讓任天堂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其實,從本質上來說任天堂是錯估了當時中國的國情。1990年年後,且不說任天堂的主機定價,一個正版遊戲卡帶價格都在百元左右,對當時國民人均月收入僅在百元左右的大多數家庭來說,消費任天堂顯然太“魔幻”了,而當時盜版遊戲卡帶的價格僅在5元左右。1992年,模仿任天堂的小霸王能在國內掀起風潮,正是因為其具有價格低廉的優勢。

  2002年,任天堂在國內成立了子公司神遊科技,專門負責任天堂主機在大陸的銷售推廣。神遊科技在2003年發售了國內第一款遊戲機“神遊機”,相當於任天堂N64的國行版,這款主機的價格也相對低廉,主機僅售498元,遊戲卡帶僅售48元。但因為推廣的不利以及定位的尷尬,這款神遊戲最終未能大爆。

  在神遊機後,神遊公司也曾試圖在大陸發行國行版的NGC和Wii,不過最終因為市場大環境和政策等原因均不是特別成功,在這之後神遊公司便逐漸演變為了專門負責漢化的公司。入華一波三折下,連任天堂的社長都曾在採訪中直言:“大陸市場很有趣,但是普通的辦法行不通。”2000年開始,大陸禁止銷售遊戲機,至2014年才重新解禁,這段期間遊戲機市場轉入地下,任天堂也暫緩了入華步伐。

  中國遊戲市場說到底還是較為複雜的,對一個僅幾千人員工的任天堂來說,要顧全整個全球市場,首先要照顧歐美這種較為成熟,收入來源也更為穩固的市場,這沒有不妥之處。其實,近幾年任天堂也並未忘記大陸地區,2017年10月,任天堂官方就曾在YouTube上發佈了一段Switch的遊戲宣傳片,展示了60款中文化的Switch遊戲。

  不過,在任天堂因兩次入華受挫開始猶豫徘徊時,索尼的PS4和微軟的Xbox one已經打開了中國市場的大門。2014年,國務院辦公廳在文件中明確規定,允許外資企業從事遊戲遊藝設備的生產和銷售,通過文化主管部門內容審查的遊戲遊藝設備可面向市場銷售,於是索尼PS4聯手了東方明珠文化、微軟Xbox one合作了百事通,走向了內地市場。

  騰訊是任天堂的最優選擇,任天堂助力騰訊拓展新領域

  對任天堂來說,其無疑是期待打開內地市場的,畢竟宣佈與騰訊合作的消息之後,連日本網友都表示:“12億人作為目標用戶,了不起的大勝利啊”。雖然任天堂的入華時間比對手索尼和微軟晚了4年左右,但是索性這兩大對手近幾年在國內的建樹也並不大。況且,索尼和微軟入華路的波折,現在也為任天堂提供了不少經驗。

  如今,任天堂當初擔憂的盜版問題已經逐漸得到瞭解決。隨著國家對盜版的打擊以及用戶付費意識的養成,國內遊戲市場不再如1990年般充滿劣跡。不過再度入華,任天堂肯定需要一個得力的合作夥伴,首先,任天堂本身公司體量較小,如果自己組建中國分部,無疑消耗精力過大且風險也更大,這並不符合任天堂謹慎保守的企業文化。

  其次,國外獨資企業是不具備生產銷售遊戲設備的權利的,當年的索尼PS4和微軟的Xbox one便是以合作國內企業的方式進入國內的,攜手完美世界的Steam入華之路同樣如此。如今,國內市場遊戲格局已定,騰訊遊戲與網易遊戲獨大,留給任天堂的選擇其實並不多。相比於“萬年老二”的網易,任天堂的最優選擇無疑是騰訊。

  雖然騰訊的《一起來捉妖》也算是“致敬”了任天堂的《寶可夢》,但是在更大的市場面前,任天堂肯定不會拘於這些小節。進入中國市場,對任天堂而言意味著有了官方的保證、有了更好的服務器和網絡等,不過,最重要的依然是騰訊的龐大用戶體量和渠道, 這是任天堂開拓中國市場的極大助力。此外,聯手騰訊,也意味著任天堂可以把審核問題交給騰訊去操心。

  對騰訊而言,遊戲是騰訊的主要業務,2018年,騰訊網絡遊戲收入1284億元,占到了騰訊總業績的41.06%。雖目前騰訊一家獨大,但隨著遊戲市場的發展,如今PC端網遊和手遊都成為了紅海,增速也在逐漸放緩,騰訊也急需開拓新的領域,而目前國內遊戲市場主機這一塊尚在藍海,不少遊戲公司也在盯著這個領域,如完美世界等。如果此次和任天堂合作順利,那對騰訊遊戲業務的開拓性不言而喻。

  除了任天堂主機上的幾大知名IP如Pokemon、馬里奧、薩爾達等將會為騰訊帶來持續收益外,未來,騰訊自研或代理的遊戲或許也會登上任天堂Switch,借由任天堂的號召力打開日本市場以及國際市場的大門。其實,在雙方宣佈合作前,王者榮耀的國際版《Arena of Valor》就曾上架了任天堂,這或許也可看作是雙方合作的提前試水。

  我們知道,出海將是未來一段時間內遊戲公司的主要發展路線之一,騰訊自然也不例外。2018年11月,據Sensor Tower平台數據顯示《王者榮耀》國際版《Arena of Valor》在美國地區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總流水已超過500萬美元,由此不難看出海外市場的潛力所在。後期,任天堂或許將成為騰訊遊戲在出海上一個不錯的載體。

  對玩家而言,合作騰訊之後,任天堂上的中文遊戲數量肯定會變得更多,這對玩家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此外,此前玩家購買港版、日版任天堂,幾乎等同於沒有售後,國行版的出現,也意味著以後維修、售後等也會更加便利。索尼PS4和微軟Xbox one在進入中國市場後就完善了銷售渠道、售後服務、線上網絡服務等。

  鎖區不是任天堂在華最大的絆腳石,國內主機市場的“小眾”才是難題

  對於騰訊而言,代理任天堂或許也有著更為深遠的考慮。騰訊無疑是如今國內乃至全球遊戲市場中的重量級玩家,畢竟其在全球遊戲公司中連續六年穩坐營收第一。但是在多年的發展中,騰訊遊戲的口碑在國內遊戲玩家中一直不高,因此,騰訊近幾年也在努力扭轉口碑,此前積極引進高品質的《Monster Hunter:世界》時,騰訊就受到了不少玩家的認可,但是該遊戲最終還是涼涼了。

  如今騰訊與任天堂“聯姻”,有人看好,也有人持悲觀態度。去年完美世界宣佈代理Steam時,國內玩家就是一片哀嚎聲,這也是因為Steam上包含了大量的18X和打擦邊球的遊戲,尺度較大,能通過審核的遊戲或許僅有20%。如此一來,完美世界提供的國內綠色特供版只能上線一些低齡化遊戲,而中文版推出後,國際版的中文區被鎖的可能,也是玩家難以承受的。

  如今,任天堂入華,玩家主要的擔憂的也是國行版會鎖區,此外,也害怕騰訊會對淘寶上的水貨進行打擊。從騰訊立場出發,如果大陸版不鎖區就等同於為港澳地區的渠道商提供便利,至於和港澳服一起代理,自然是不現實的,此外,不鎖區騰訊恐怕也承擔不起被類似劉睿哲的網友舉報的風險。而從政策層面來看,鎖區也是大勢所趨。不過即便鎖區,任天堂或許也能像索尼PS4和微軟Xbox one一樣保留“暗門”。

  至於審查問題,對任天堂來說,進入中國市場要面臨的內容審查風險顯然較小,畢竟任天堂上絕大多數遊戲都比較注重趣味性,較為綠色,所以,任天堂的國行版肯定不至於像Steam般可能僅能上架20%左右的遊戲。如果過審遊戲較多,那鎖區帶來的影響自然也降低了不少。至於騰訊是否會打擊水貨還是未知,畢竟打擊港澳版、日版對任天堂來說也意味著某種程度上的損失,這還是要看雙方在合作中究竟是如何協議的。

  任天堂經典遊戲人物

  雖然任天堂進入中國市場後,索尼、微軟、任天堂三家國行將齊聚,國內主機遊戲市場也將迎來“百花齊放”時代,但是這也僅是萬里長征的一小步。經曆了漫長的十四年“禁閉”後,主機遊戲在國內的發展斷層,如今的遊戲市場已經成為了端遊和手遊的天下,玩家們的遊戲習慣也早已轉變。《2018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顯示,中國主機遊戲市場銷售額僅占國內遊戲市場的0.5%。

  微軟、索尼雖至今沒有公佈入華後的相關銷售數據,但根據遊戲市場研究公司此前發佈的報告來看,2015年,Xbox one和PS4在中國的合計銷量約為55萬台,而PS4全球銷量約為3400萬台,Xbox one為2000萬台。由此可見,主機遊戲在中國還是小眾,這或許才是任天堂入華後最大的難題。

  所以,目前不管是對任天堂、索尼,還是微軟來說,未來一段時間在國內與其把精力放在競爭僅有的0.5%的市場上,倒不如齊心協力大力推廣主機遊戲,將生態閉環打造起來。

  如果此次騰訊與任天堂的合作能受到很多任天堂核心玩家的認可,那麼這對任天堂在國內的推廣來說無疑是一個好的開端,對主機遊戲的發展而言同樣如此。此次騰訊的入場,說明了主機遊戲已經受到了國內遊戲大廠的重視,有大廠的加入,對主機遊戲在國內的發展來說也是極大的優勢所在。

  此外,任天堂的入華或許也將為整個遊戲市場帶來更多變量。近幾年,國內大多遊戲公司一味向流量看齊,也是因此,市場上充斥著大量糊弄玩家的換皮遊戲,高品質遊戲逐漸稀缺。但如今,頭部遊戲公司已經開始從尋求增量轉變為了尋求存量,玩家的選擇也更加多元化。長久來看,這顯示是有利於整個遊戲市場發展的。

  來源:鏡像娛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