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聽最標準的普通話?別去北京,要去這個小縣城
2019年04月29日15:39

原標題:想聽最標準的普通話?別去北京,要去這個小縣城

新京報訊(記者 景嘯塵)從北京市區一路向東北方向開,出了密雲區,再走不到半小時,就到了與北京一山之隔的河北省承德市灤平縣。這裏就是著名的“普通話之鄉”,更是普通話標準音採集地之一。在灤平,不存在蹩腳的口音,不存在晦澀的土話,不論男女老少都操著一口流利而標準的普通話。地理上有點偏僻的灤平,卻在曆史的長河中沉澱下普通話底蘊,在一代又一代人身上傳承。雖然沒有自己的方言,但一嘴流利的普通話,卻是這個小縣城最好的名片。

在灤平,人人都說普通話。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學習普通話 原來學的是灤平方言

進灤平縣城,過一個環島,環島里豎著一塊石碑,碑上刻著“普通話之鄉”幾個大字。經過的外地車輛無不駐足觀望。以“普通話”聞名的縣城,在整個中國,灤平恐怕算是獨一份了。

灤平一處石碑上刻著“普通話之鄉”。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普通話”是現代中國官方標準話的稱呼,古時候標準話稱作“雅言”、“雅音”、“正音”,明清稱作“官話”。現代普通話最早確立於1909年(宣統元年),清政府設立的“國語編審委員會”,將官話正式定名為“國語”。1953年新中國開始了官方標準話語音採集工作,1955年,全國文字改革會議和現代漢語規範問題學術會議上確定普通話為:“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的現代漢民族共同語”,這個定義實質上從語音、詞彙、語法三個方面提出了普通話的標準。

走在灤平的街頭巷尾上,新京報鄉村頻道記者總是感到有點恍惚,因為這裏上至八十歲的老人,下至幾歲的小孩子,人人一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幾乎聽不出任何口音。灤平縣文聯主席鄧秀軍是一名地道的灤平縣人,他小時候,身邊圍繞著的都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像是念繞口令,都是輕輕鬆鬆地咬準所有字的發音。”他介紹:“1953年,語言專家為製定中國通用語言規範進行取音考察,在灤平縣的金溝屯鎮、巴克什營鎮、火鬥山鄉三地進行了語音採集,而當年的火鬥山鄉也就是現在的火鬥山鎮的拉海溝村是當時普通話標準音採集地的三個村子之一。之後國家語委認定,灤平是全國唯一的普通話體驗區,2013年,灤平縣據此提出建設‘普通話之鄉’的提議,得到了國家語委的認可。”

由於沒有兒化、省字、尾音等語言習慣,灤平話被認為“比北京話更接近普通話”。有人開玩笑:“學普通話,原來學的是灤平方言。”

拉海溝村是普通話標準音採集地的三個村子之一。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看起來無處不在的普通話在近一年還被灤平縣人作為旅遊資源利用了起來。“關於普通話的文化,是我們這裏的特色,我們也希望通過一些努力能夠將家鄉的文化傳承下去。”灤平縣火鬥山鎮鎮長王海波介紹,目前鎮里已經著手準備建立留學生語言中心,讓留學生來灤平參加普通話培訓。並且圍繞“普通話”等相關文化,將其融入到即將開展的旅遊線路中。“用文化給我們當地的百姓也創造收益。”

追根溯源 解讀灤平的普通話曆史

今年78歲的韓保權,在66年前作為參與普通話標準音採集的一員,至今仍對當天的事情記憶猶新。“1953年,我上小學四年級,有一天來了十幾個人到了老師辦公室說要聽課,下課之後班主任叫了五六個學生過去,我也是其中一個,最後老師讓我讀了一段《我的祖國》給他們聽,我讀完之後他們就說了兩句話,說我讀的挺好的,發音挺正確的,後來聽老師說他們是從北京來做普通話採集的語言專家。再之後這邊又來過幾次專家,我才知道這裏是普通話的發源地,是比北京話還要正確的普通話。”

在網上搜索“普通話”詞條,其中專門列了一條:2014年9月21日由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與河北省政府共同舉辦的全國推廣普通話宣傳週重點活動在河北省灤平縣舉行。

鄧秀軍講述灤平與普通話的淵源。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灤平與普通話的淵源,要從600多年前的明朝說起。“明朝建立政權後,開始了有計劃的人口遷移,把部分口外居民遷往內地,而明成祖朱棣稱帝后,為了防禦殘元勢力,把古北口外的居民和軍隊全部強製撤回長城以內,固守長城,在長城外很大範圍形成無人居住的軍事隔離區,也叫‘甌脫地’(蒙語:無人區)。長城外灤平的土著居民被全部遷到了現在的保定、蔚縣、房山一帶。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明末清初,灤平一帶出現200多年的曆史斷層,讓灤平自身故有的語言傳承和曆史雜音消失殆盡。”鄧秀軍說。

說到這裏,故事並沒有結束。灤平縣古生物化石保護協會會長袁舒森介紹,在清兵入關後,從京畿等地遷來王公大臣和八旗軍隊,滿族人構成了灤平人的主體,後來又有大量的漢族百姓隨之而來,清代灤平話的形成過程,就是個移民聚集的過程。由於人口來源多樣,且沒有足夠強勢的方言,所以更容易受到當時“官話”的影響,形成了發音比較統一的灤平‘官話’區。“灤平人受正宗滿蒙官話的影響,摒棄了北京語音的某些土語,發音自然統一,音準分明,從而形成了灤平一帶純正語音‘熱河官話’。”

張嘴就是普通話 老人小孩都自豪

灤平素有“北京東北門戶”之稱,是溝通京津遼蒙的交通要塞,是曆史上中原農耕文化和北方遊牧文化的交彙處,是滿蒙北方話和南京官話的結合對衝區。在清朝前期,很長時間里灤平都是由皇家內務府直接管轄的,直到乾隆四十三年才改喀喇河屯廳為灤平縣,縣名取“灤水無患,民得平安”之意。清朝在灤平設有五條禦道、八大行宮、二十四皇莊等組織機構,這些機構管理者與北京朝廷之間來往密切,所以受滿蒙官話影響較大。鄧秀軍說:“灤平的方言,也就是現在的普通話,特點就是音準分明,語調比北方話綿柔一些,又比北京方言略硬一點,尤其是沒有尾音,顯得直接、清晰、明確,與現行普通話極為接近”。

71歲的閆和說北京話雖然聽起來差不多,但是有兒化音。新京報記者 景嘯塵 攝

今年71歲的閆和告訴記者:“現在外面來人進我們村,一聽就知道是不是我們這裏的人,尤其是北京話。雖然聽起來差不多,但是有尾音,兒化音。我們從會說話開始說的就是普通話,這也不用特意學,成天說就是習慣了,所以我一聽就能聽出來”。

新京報鄉村頻道記者走進拉海溝中心小學,聽見正在朗讀的學生,個個發音字正腔圓。正在讀六年級的梁金旭說:“我之前就知道自己在的地方是普通話發源地,老師也會告訴我們,和我們普及一些灤平的曆史,每次在和別人說話的時候,我都覺得有自豪感。”

而隔壁的幼兒園里也一樣,六七歲的小朋友們開心地用普通話唸著童謠,唱著兒歌,幼兒園教師趙曦告訴新京報記者:“我們也沒有刻意教過他們普通話,孩子們說話也沒有口音。因為現在各個地方都在普及普通話,這樣孩子們將來不管去哪別人都能聽懂,對孩子們來說也是好事。”

新京報記者 景嘯塵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