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馬產業“跑”出加速度 賽馬、旅遊和馬產品綜合開發成為發展馬產業的三大板塊
2019年04月28日12:31

內蒙古馬產業
內蒙古馬產業

  看著自己改良的蒙古馬一天天長大,這讓內蒙古東烏珠穆沁旗的牧民賽吉拉胡欣喜不已。

  賽吉拉胡永遠忘不了美國純血馬運抵基地的那一天,當運馬車的車門打開時,來自大洋彼岸的純血馬讓他震驚了:雖從小愛馬,卻從未見過如此良駒!

  作為新一代的牧民,賽吉拉胡更懂得利用科技來挖掘商機。他看到,那達慕上的賽馬活動越來越多,參賽的馬匹不僅僅是本土的蒙古馬,還有體型高大的國外品種,於是就想到了改良蒙古馬。

  2013年,賽吉拉胡花了60多萬元從北京買回退役的純血馬,採用自然繁育的方式進行雜交,到今年已經培育出第四代。“效果很明顯,既保留了蒙古馬的耐受性,又有純血馬體型大、速度快的特點,蒙古馬馬駒只能賣3000多元,成年馬一般不超7000元,但改良馬通常都在1萬元至2萬元。”

  賽吉拉胡說,從養馬到現在投入180多萬元,預計明後年可以實現盈利。2018年,賽吉拉胡又購進兩匹阿拉伯馬,繼續向“骨骼細”的方向改良,今年,他還註冊了鐵河競技馬選育公司。

  傳統馬產業風光不再

  相關數據顯示,1975年,內蒙古的馬匹數量為239萬匹,2002年這一數字降至91.4萬匹,2010年則急劇下降到不足50萬匹,近50萬匹馬中真正的純種蒙古馬只有不到10萬匹。

  80年代起,牧區開始實行草場承包到戶責任製,在大量建設網圍欄草場的情況下,以傳統群牧方式發展養馬業越來越困難,牧民養馬積極性銳減,內蒙古馬匹數量以每年5.5%的速度遞減。

  賽吉拉胡記得,草原上摩托車、汽車一天天多了起來,人們不再像以往那樣離不開生命中最重要的馬兒。

  內蒙古自治區農牧業廳育馬專家希古日嘎認為,草場禁牧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蒙古馬品種退化、數量減少,同時,隨著現代交通工具的發展和普及,馬的經濟價值和使用價值在生活中逐漸降低並開始淡出牧民的生活。

  雖然許多牧民始終堅持著馬匹的馴養和品種改良,但在希古日嘎眼裡,內蒙古馬產業的基礎設施及相關配套設施,距離國際標準還有較大差距,尚未形成以馬產業為龍頭的養馬、育馬模式,現代賽馬業的經營管理、獸醫、營養師等方面專業人員配備不足。

  內蒙古馬業再崛起

  7歲起就跟著做馬倌兒的父親在馬背上顛簸長大的包成武,守著父親留給他的4匹良駒,在通遼市科左後旗建起養馬基地,並自費開通“中國馬王”網站,被人們親切地稱為“中國馬倌兒”。他說,我國有一定規模的馬術球會,但是養馬的人卻屈指可數,發展馬產業潛力很大。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為內蒙古馬產業的發展出謀劃策。

  擁有30多年相關研究經驗的中國馬業協會副會長、內蒙古農業大學副校長芒來被譽為“蒙古馬靈魂的尋覓者”“蒙古馬文化的守望者和傳承者”。

  在他的努力下,內蒙古農業大學建成了國內第一個馬數據庫,內蒙古建成了第一個蒙古馬文化博物館,並建立了多個蒙古馬保種基地……

  弘揚傳統馬文化

  如何弘揚傳統馬文化?怎麼讓日漸遠離人們的蒙古馬回到牧民的生活中來?

  芒來認為,傳統蒙古馬已經不能完全適應現代馬產業發展要求,賽馬是蒙古族傳統馬文化的重要內容,弘揚馬文化的核心是發展馬產業,而賽馬、旅遊和馬產品綜合開發成為發展馬產業的三大板塊。

  內蒙古2017年12月曾出台《關於促進現代馬產業發展的若干意見》,從12個方面對馬產業給予支持,其中就有加強蒙古馬地方品種資源保護,加快發展馬產品加工業,積極發展馬競技體育產業的表述。

  現代馬產業也開始“跑”出了加速度。

  在錫林郭勒盟,內蒙古中蘊馬產業集團打造了現代馬產業全產業鏈開發項目,馬產品6大品系、745個單品的研發工作取得實質性進展;在夏日的呼和浩特,售價380元的馬文化全景式綜藝演出《千古馬頌》一票難求……

  值得關注的是,賽馬在全世界範圍內已經是一個比較普及的運動,但賽馬業在我國還處於萌芽階段。為此,內蒙古開展了一系列的探索和嚐試,各種規模的那達慕賽馬遍佈草原牧區,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每年舉辦那達慕賽馬600多場次,內蒙古馬匹存欄量也回升至84.8萬匹。

(工人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