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劉憲華的《嚮往的生活》“樸實無華”了嗎?
2019年04月28日15:07

原標題:少了劉憲華的《嚮往的生活》“樸實無華”了嗎?

兩檔王牌綜藝《奔跑吧3》與《嚮往的生活3》於同一天播出,作為綜N代,兩個節目都進行了MC的調整。出演過《嚮往的生活》前兩季的劉憲華因工作安排暫時告別,黃磊、何炅、彭昱暢、張子楓共同組成新一季的常駐陣容。

《嚮往的生活3》海報

之前《嚮往的生活3》官宣時,對於劉憲華的離開,網絡上有不少支持的聲音。劉憲華因為《嚮往的生活》收穫了極高的人氣,但也遭到一些觀眾的批評,認為節目中的他“裝傻”“油膩”“聒噪”。劉憲華離開,不論是節目組聽從部分觀眾的意見進行的調整,還是真如他所說的因為音樂事業離開,是否會對新一季節目的精彩程度產生影響?節目真的就“樸實無華”了嗎?

劉憲華因為其他原因暫時離開《嚮往的生活3》

撇開《嚮往的生活》的借鑒風波不談,就這兩三年湧現出的十幾檔燒菜做飯的慢綜藝而言,《嚮往的生活》是可看性最高、給人的感覺最熨帖舒適的(之一)。

一來,它有真正的躬耕生活。很多慢綜藝的套路是:在中國找個有曆史有特點的村子,住個三天兩夜或者兩天一夜,幾個MC拉著幾個嘉賓,做兩頓飯,聊聊人生,灌灌雞湯,再換個新的地方重複;沒有真正的生活,一切都是走馬觀花。《嚮往的生活》不然,它是真正“駐紮”下來的。第一季在北京密雲,第二季到杭州桐廬,第三季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縣默戎鎮翁草村,三個月、十幾期的節目都在一個地兒錄製。

《嚮往的生活3》來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縣默戎鎮翁草村

當然也不要誤會,以為幾個MC三個月都生活在這裏。事實是,從第一期節目錄製到最後一期,大概三個月時間,每兩次錄製大約間隔10來天,每次錄製個兩三天,錄製完MC和嘉賓都離開蘑菇屋各幹各的去了。節目能夠給觀眾一種連貫感,這既得益於剪輯,也得益於節目組前期的大量準備。比如錄製之前大半年時間就在蘑菇屋前後種植和設計了一大片農田,種植什麼農作物也經過事先的安排。

有充分的準備,有固定的“家”,有足夠長的時間週期,這些都為嘉賓們的勞作創作了條件。《嚮往的生活》的模式最為接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力更生,自給自足”,MC們是真的在插秧、采蜂蜜、挖筍、做土灶、砍柴、燒火、做飯的,這一方面滿足了國人“經營生活”的想像,另一方面真實的煙火氣息也讓節目有貼緊感,觀眾羨慕卻不會嫉妒。

二來,《嚮往的生活》有三大寶,何炅、黃磊和劉憲華。第二季導演陳格洲在採訪中曾說過:“做真人秀即是做人物,核心MC決定了整個節目的風貌。”一語中的。先說眾望所歸的何炅和黃磊,他倆真的是《嚮往的生活》的“團魂”。

《嚮往的生活》除了勞動外,另外一個核心環節就是待客。何炅人緣非常好,周到細緻,溫暖熨帖,場控力極強,可以儘可能面面俱到地照顧到每一位來賓。作為另外一個“家長”,黃磊的個性剛好與何炅有一個互補,黃磊憨實卻又狡黠,睿智又詼諧,與何炅碰一塊,兩個中年男人可以碎碎念個不停。

當然黃磊最大的魅力還在於他燒得一手好菜,但凡是客人說得出的,他一般都做得到,哪個菜系都不在話下,各種食譜熟稔於心。色香味俱全的菜餚,加上嘉賓津津有味的吃相,《嚮往的生活》儼然一個吃播節目,常常看餓了觀眾。

《嚮往的生活3》黃磊照舊大展廚藝

現在的爭議焦點在於劉憲華。何炅、黃磊兩個人都不可或缺,但試想一下,節目如果只有他倆作為MC顯然也是不行的,他們很“穩”,就需要有人負責“跳脫”。畢竟不可能砍柴燒火搬東西都讓兩個中年男人幹吧,迎來送往的空隙若只有兩個人,哪怕是相看兩不厭也會有無聊的時候,這個時候,一定需要一個“忙內”的角色打下手、做潤滑劑。

那麼選誰呢?第一季導演王征宇曾在一個採訪中談到,節目組也不是沒有想過一些流量明星,但考慮到流量明星大多放不下偶像包袱,或者對中國農村很熟悉,缺少趣味感,於是選人方向就轉向了:年紀小,長得好;放得下偶像包袱,有藝能感;對中國農村不熟悉,最好是ABC。最後鎖定人選為劉憲華,人還是導演特意飛韓國去請的。

劉憲華很好地與黃磊、何炅形成了一個平衡,他活潑、外向、善於交際(很容易跟客人打成一片)、脾氣好、叫得動、沒太多偶像包袱、時不時就來點音樂,給節目增加了不少靈動氣息(確保不冷場),節目的後期組因他也省了許多功夫(不用費心找有趣的素材)。

大華難得的優點是“自來熟”。圖為他跟初次見面的趙寶剛生火,倆人處得一點不尷尬

但伴隨著節目的播出,劉憲華的爭議也多了起來。可能是因為剪輯,可能是因為人設,不少觀眾覺得他“油膩”、“作”、“好吃懶做”(尤其是第二季彭昱暢來了之後)。這下好了,《嚮往的生活3》劉憲華真的不來了,節目因此變得安靜、清新、樸實無華了嗎?

節目的確是變得安靜了。而何炅和黃磊明顯變“忙”了,因為扮演綜藝咖角色的劉憲華不在了,他們就得多說來增加素材,難怪黃磊時不時就說他想念大華。

先導片里黃磊多次提到大華

《嚮往的生活2》,劉憲華與彭昱暢是同齡人,一動一靜製造出不少火花,在劉憲華“襯托”下,彭昱暢顯得更加討喜。但《嚮往的生活3》劉憲華一不在,彭昱暢就回歸到安靜老實的本色,話少,只能等著被CUE,而不是主動製造話題和笑點。筆者個人很喜歡彭昱暢,但公正地說,他的綜藝感並不強。節目組拉來張子楓作為彭昱暢的搭檔,可是兩個人屬性相似,都安靜乖巧,雖然惹人疼惜,但笑點的確是偏少了。

同樣很忙的是,節目組的後期。從先導片和播出的第一期節目(尤其是嘉賓缺席的先導片),其實是可以感到後期素材的匱乏的——這也是為什麼先導片要用那麼多鏡頭去拍“鍋碗瓢盆”(柴犬“小H”和“小O”的四隻崽子),以及“綵燈”(番鴨)、“蘇蘇”(奶牛),只能靠它們來撐場面了。

“小O”

番鴨“綵燈”

首期節目請來的嘉賓有四位是05屆超女的成員,葉一茜、紀敏佳、黃雅莉和周筆暢,另外一位是歌手黃舒駿,他是黃磊的好朋友,也是超女的評委。按照《嚮往的生活》的慣例,勞作完,就是吃,吃完就開始聊。因為這一期嘉賓都是彭昱暢和張子楓的前輩,也都是歌手,加上倆人不像劉憲華那樣“自來熟”,所以他倆幾乎沒有存在感,主要靠何炅與黃磊負責“應酬”。一堆人開始懷舊,開始複盤當下的生活,開始掉眼淚,開始煽情,開始講大道理……跟其他愛煲雞湯的慢綜藝越來越像了。

何炅動情流淚,不過觀眾是否能夠GET他的情感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下彈幕里又有許多人懷念起了劉憲華,人們這才發現,綜藝節目里有一個綜藝咖的人設,究竟是多麼重要了。雖然可以理解觀眾“入戲太深”,因為節目“討厭”一個人,但還是有必要做適當的提醒:無人設,無娛樂。

一檔節目要有衝突、有波瀾、有爆點,必然就有人設的經營和安排。不必將人設作為一個負面詞彙,它是中性詞,就如同教師上課要有教學設計一樣,人設只不過是更方便於節目組達到它企劃時設定的宗旨和目標。所以你看《演員的品格》和《嚮往的生活》里何炅是不一樣的,《極限挑戰》和《嚮往的生活》里的黃磊是不一樣的,同樣地,《聲入人心》和《嚮往的生活》里的劉憲華也是不一樣的。人設不等同於藝人本人,人設只不過是他們完成的一個角色而已。

少了劉憲華的《嚮往的生活》,或許“樸實無華”了,但從先導片和首期節目看,也少了靈動和笑點,多了煽情和大道理。彭昱暢和張子楓很難一下子蛻變為綜藝咖,這就需要節目組在嘉賓的選擇上下功夫,多找像宋丹丹這樣的自帶喜感的,與MC熟識的、能夠打成一片的。如果還是請一些不那麼熟且不尷不尬的,動不動就打情懷牌,節目的趣味性或許會大減價扣。嚮往的生活里,有家人,有朋友,有勞作,有美食,有其樂融融,也一定不能少了趣味。

想念“長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