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帶動2500億美元經濟影響,日本能兌現這張賬單嗎
2019年04月27日16:05

原標題:東京奧運帶動2500億美元經濟影響,日本能兌現這張賬單嗎

奧運會世界盃每四年一屆,都是絕對重大的國際盛會,從經濟角度看,也是超級大生意。

頂級國際體育賽事,成本也是頂級的。

這些賽事的主辦成本,大多來自社會公共資金。每屆世界大賽前,不論以城市為主辦中心的奧運會,抑或規模更大,乃至跨國主辦的足球世界盃,其經濟影響力預測,都很能吸引眼球。

大部分的預測相對樂觀,總會產生許多“助推經濟”的預言。但是在這些世界大賽結束後,真正嚴謹地按照經濟規律,去回顧審視世界大賽經濟影響的,卻不夠多。

這可能是體育大賽的特殊屬性——前瞻價值千金,公眾視線總會向前看,因為總會有下一屆大賽、下一段傳奇、下一個巨星,在等待著所有人。

這也可能是媒體不盡職的一種體現:對世界大賽樂於報喜不報憂。

那麼,到底如何評估一項世界大賽,對主辦城市或者東道國的影響力?

2012年7月27日,英國倫敦,倫敦奧運開幕式。 本文圖均為 東方IC 資料圖

就像2012年倫敦奧運會,真給英國經濟帶來了400億英鎊的影響?實際數字是多少?這些預測以及評估,是如何產生的?

據美國史密斯學院的經濟學教授安德魯·津巴利斯特的觀點,世界大賽在經濟意義上能產生的效果,最多是中性,“很有可能負面高於正面”。

而且經濟越不發達的主辦城市或東道國,在賽事成本上需要投入得更多,就越發可能引發一系列負面的經濟效果。

這些大賽的申辦和主辦必須依靠政府。各個主辦地所在政府,也都會利用各種經濟學預測工具,來預估大賽對當地以及周邊地區產生的經濟波瀾:例如需要投入多少資金、能產生多少新增收入、能增加當地多少就業機會、能讓當地居民得到多少新增收入。

對於奧運會的主辦城市,最直觀的指數之一,就是在旅遊業上會產生多少新增旅遊人數。這些新增旅遊人口,當然會在主辦城市產生各種消費,從旅行、餐飲到娛樂,這些消費花出去的錢,也會產生一圈又一圈的擴散作用。

間接一點的影響,則是像奧運會和世界盃,能極大提升城市和國家的知名度、國際影響力,對未來包括旅遊業在內的諸多行業,形成間接推動影響。

而必須言及的內容,當然還包括各種基建投資。大量的場館需要新建、重建或者翻修。配套的城市基礎設施,例如道路交通、國際運輸等,以及相應的旅行接待能力,都要有大規模的提升。

這些基礎建設投資往往數額巨大,並且都是政府在執行,用的都是來自公眾稅收的公共資金,對大賽經濟影響的預測,從政府角度來說,也是必須做好的功課。

但是在津巴利斯特等學者的前後比照中,很難找到幾個大賽之前的預測和大賽之後的檢驗能大致匹配的案例:預測往往樂觀,事後檢驗,往往千瘡百孔。

通常情況下,主辦方組委會都會僱傭機構來進行預測,使用的經濟模型都是基於大賽“投入”和“產出”的結構,來解釋其潛在的經濟影響。例如各種增加的需求:從道路交通,到場館照明,到具體物資使用數量,都會對各個相關行業產生影響。

但這樣傳統的經濟分析方式,或許更適用於長期,而不是時長最多一個月的頂級國際體育盛會,對奧運會或世界盃這樣的“一次性”賽事,難以做到準確。

事實上,這些體育賽事的申辦主辦,本來就不單純是經濟動機使然,絕大多數東道主都需要得到公共支持,但賽事舉辦越多,這些經濟預測越顯得過於樂觀。

相對更成熟的社會,對於這些大賽的申辦主辦,懷疑態度也更深。畢竟普通民眾會更關心個人福祉,世界大賽倘若大多不能帶來理想的經濟效果,何必勞民傷財?

就像倫敦奧運會這個例子,當初組委會預測能帶來400億英鎊(其時彙率530億美元)的經濟收入,然而之後多年的跟蹤調查發現,實際產生的經濟收入只有110億美元,而倫敦奧運會的直接成本就超過了100億美元,結果和預測之間落差實在太大。

預測與審核之間,往往會有巨大的數字差額,再往前看,類似1976年蒙特利爾奧運會更是一筆超級糊塗賬。

純粹從經濟意義上說,能承擔類似大賽還能保證不虧本的國家和地區,鳳毛麟角。

因此在向公眾介紹這些大賽的主辦動機時,當局者有時候會採取多個不同的角度。

例如南非2010年世界盃,便是發展中國家亮相世界的一種姿態,主辦城市或主辦國,能享受到賽事帶來的良好自我感覺。

而2012年倫敦奧運會,有經濟學人分析,是英國經濟走出2008年金融危機的一個節點,至於俄羅斯的2018世界盃,也是俄羅斯逐漸打破西方封鎖的突破口。

不過,這種讓“心情變好”的成本是否太高,就是一個社會心理學的命題了。

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閉幕式

積極的大賽案例同樣存在,比如1992年的巴塞羅那奧運會。這屆奧運會在“賺不賺錢”上到現在還有爭議,但那確實是西班牙消除弗朗哥獨裁影響之後,一次向國際開放的大事件,奧運會成了一個超級大廣告。

1992年夏奧會之後,隨著新經濟發展、廉價航空出現,巴塞羅那成為了歐洲旅遊熱門目的地,經濟騰飛,這和奧運會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這種後效,也是進行申辦經濟預測時難以估量到的。

不過從津巴利斯特的角度看,計算“需要花出去的錢”和“能收回來的錢”,才是最樸素真實的大賽經濟預測手段。

直觀測算,一屆夏奧會的主辦城市,能從國際奧委會(IOC)分到10億美元的版權收入、然後還能分到5億美元左右的國際讚助商市場營銷收入,幸運的話,在門票及紀念品銷售上還會有10億美元左右的收入。此外,在本土讚助商方面應該還能有10億美元以上收入。總計收入大概在35億美元。

運營得當的話,或許還有其它收入來源,保守統計,50億美元是可見收入。

2019年3月12日,東京晴空塔點亮奧運五環的顏色。

而2020年的東京夏奧會,又將會有怎樣的表現?

其實,東京上一次舉辦奧運會,也是綜合意義高於純經濟意義,那是日本二戰後在世界舞台的重新“立國”之舉。

目前,已經有相關經濟預測出現,最誇張的數據認為,東京奧運會“能給日本帶來2500億美元的經濟影響”。

事實上,阿聯酋的美國研究中心、倫敦政經學院,都有過奧運會成本的估算,統計下來,如今一屆夏奧會,主辦成本在300億美元左右。

也許因為日本經濟發達,收入能超過保守估計的50億美元,但主辦成本卻不可能更低,即便再樂觀,達到2500億美元的經濟影響規模依然不甚現實。

畢竟說到底,經濟學是科學,容不得半點好大喜功的政治想像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