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遊戲技術桎梏 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專訪《除夕:雙魚玉珮》製作人姚姚丸
2019年04月26日14:37

  [新浪遊戲頻道原創,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這句話源於Jack Kerouac的《達摩流浪者》,講述的是一個人要永遠保持年少輕狂的本真,保留一股熱血和溫情。

  誠然,沒有人能永遠年輕,但永遠有人在努力年輕著。姚堃,也就是圈內人熟悉的姚姚丸,正是這樣一個一直保持著年輕的心態、對於自己所在的行業始終保持著熱忱的遊戲製作人。

  “精益求精,善之善終。”

  這句話是他經曆了在日本辛苦求學、作為唯一的兩名中國員工之一,在Square Enix(以下簡稱SE)工作了9年之後毅然選擇回國創業,從頭再來之後得出的感悟。

  而眼下,他正用這一點約束著自己,朝他的夢想一步一步走去——“打造專屬於中國人的主機遊戲”。

  在外人看來,放棄了在一流的日本遊戲企業工作的機會,回國創立“萬歲遊戲”,姚姚丸多少有一點衝動;但他自己始終明白,為了實現他的夢想,一切都值得。從《你的玩具》到《除夕:雙魚玉珮》,他相信,沉澱和積累,一定會帶給他收穫。

  適逢五四青年節100週年,新浪遊戲專訪了青年遊戲製作人姚姚丸,聽他講述中國青年遊戲人為夢想不畏挑戰、迎難而上的故事。

  放棄SE工作 而立之年毅然回國創業

  在回國創立“萬歲遊戲”之前,姚姚丸的身份很特別:他曾是國際知名遊戲公司Square?Enix日本總部僅有的2名中國員工之一(另一名員工正是與他一同在日本奮戰、最後也憑藉自身的努力進入SE的妻子)。他設計的經典遊戲角色,被世界玩家所熟知。但,風光的背後,更多的是進入一流遊戲企業背後那些鮮為人知的心酸和故事。

  2006年,姚姚丸攜手當時的女友(現在的妻子)奔赴日本學習製作精品的主機遊戲。但想像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無情的。在日本的日子,他們舉步維艱,只能選擇像大多數的留學生一樣,一邊唸書一邊打工。

  姚姚丸在對我們的講述中,提及在餐館打工的日子,興奮地時候會開懷大笑。誠然,他始終是一個樂觀主義者,即便在日本的餐廳刷碗點餐,他都能從中學到一些對於日後進入遊戲公司工作有影響和幫助的統籌方法。也正是這樣辛苦的打工經曆,為以後他進入SE開始工作奠定了基礎。

  姚姚丸和妻子進入SE的過程也並非一帆風順,在投遞了簡曆之後,他們一直在等待,直到他們簽證快到期,打包行李準備回國,卻突然接到SE的錄取電話,從此他們下定決心留在SE開始對自己熱愛的事業投入熱情和精力。

  九年過後,姚姚丸攜妻子辭職,毅然決然回國創業,創立了“萬歲遊戲”,邁出了實現夢想的第一步。談到辭職回國創業這件事,姚姚丸也很坦然,在SE的壓力確實很大,甚至一度讓他懷疑,日本公司招募中國員工的原因就是因為看中中國員工能夠吃苦耐勞的精神。不過,即便壓力再大,他們都忍耐了下來,一路升級,從最初的新人成為各自部門的領軍人物。

  真正促使他們下定決心回國創業的原因,還是因為姚姚丸的那個“夢想”。

  “當時我們聽到朋友說,微軟要進入中國了。當時我就在想,這是不是意味著國內對於主機遊戲市場的政策開放了。如果政策真的開放了,那麼我就可以完成自己從小以來的夢想——在自己長大的地方做真正屬於中國人的主機遊戲。第二點原因,當時我們的寶寶出生了,國內的父母都很希望我們能夠回國,就在這樣的契機下,我們選擇回國創業。”

  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第一點,姚姚丸笑著補充道。

  回國創業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放棄在日本打拚得來的一切回到已經陌生了的家鄉,他們需要“從頭再來”。

  對彼時主機遊戲還沒有在國內解禁的時候便堅持做精品主機遊戲的他們而言,拉投資、建團隊、定項目。。。種種亟待解決的問題擺在他們的面前。

  “真的很難。”

  不過用姚姚丸的話來說,在日本的留學經曆,尤其是在SE的工作中,他學會的唯一一樣事情就是不要放棄,對任何項目或者事情都要善始善終。

  隨後,隨著他們賣掉北京的房子得到的第一筆啟動資金加上他們的主機開發經驗,他們慢慢地解決了人、項目的問題。而後,上海自貿區成立、遊戲機解禁,微軟等企業進入中國,姚姚丸開始踏上了真正的實現夢想的路。

  精益求精 善始善終 拒絕空想 活在當下

  2017年3月22日下午,北京歌華大廈,索尼互動娛樂(中國)發佈會現場公佈了索尼互動娛樂(中國)特別支持和認可的十款遊戲。當時命名為《除夕》(Kill X)的一款遊戲也是中國之星計劃的首批成員作品之一,而製作人正是姚姚丸。

  做主機遊戲並不容易,這是一般玩家所不瞭解的。 對於姚姚丸來說,他做遊戲的理念始終如一,那就是與眾不同,但對於主機遊戲而言,創新是一項很大的挑戰。

  所以,當索尼帶著PSVR出現在他的面前時,姚姚丸覺得,他們的遊戲如果用這種表現方式呈現,一定會帶給玩家不一樣的體驗。但是,這背後的困難和挑戰也超越了以往。

  “其實當時在製作這款遊戲的過程中,我們遇到了很多挑戰。比如,VR其實是很容易導致人眩暈的,我們幾乎在解決玩家的眩暈感方面就花費了將近三到四個月的時間,雖然也不能保證所有人都不暈,至少我們現在能保證80%的玩家不會感到眩暈。當然,遊戲內的各項數值我們也是調試優化了很久。還有一點,VR遊戲還有一個弊病,就是它是兩個處理單元,兩個渲染,當時索尼要求遊戲在PSVR上一定要滿足90幀。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當時Naughty Dog把《Uncharted》還是《The Last of Us1》移植到PS4PRO上滿60幀已經是一個很難的任務了,在外人來看,這幾乎不可能。那種有經驗又有錢的團隊都很難,我們怎麼能達到?當時索尼還希望我們不要去降低之前的畫質。太難了。”

  隨後姚姚丸的講述趨於平靜:“我一直以來都認為,真的做項目就是要精益求精,不論面臨多大的挑戰,都要善始善終。” 樂觀主義再次占領上風。

  經曆了這麼多,關於夢想,姚姚丸也有了自己的認識。

  “一個天天把夢想掛在嘴邊的人,最終不見得會實現它。其實我們可以暫時先把夢想放到腦後,去實打實的去做一些可以幫助你完成夢想的事。而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堅持,即便你做的不夠好,也要堅持住,一直去做,契而不捨,”

  姚姚丸相信,現在在做的東西都是為以後想做的事情打下基礎。

  拒絕空想,活在當下,精益求精,善始善終。

  他一直在這麼做,也會繼續這麼做下去,直到他的夢想實現的那一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