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類學家400卷蠟筒唱片,記錄下100年前的中國聲音
2019年04月26日09:31

原標題:美國人類學家400卷蠟筒唱片,記錄下100年前的中國聲音

1901-1904年,德裔美籍人類學家和曆史地理學家伯特霍爾德·勞弗(Berthold Laufer)參與“雅各布·希夫中國考察項目”(The Jacob Schiff China Expedition; 1901-1904),在這次行程中,他在中國收錄了大約400卷蠟筒唱片,已被學界普遍公認為“中國最早的錄音”。

這批被稱為“勞弗特藏”的音頻資料於1961年由美國自然曆史博物館(The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轉存於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傳統音樂檔案館。2018年,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傳統音樂檔案館在唐研究基金會的資助下,正式啟動“中國最初錄音”項目,計劃出版這批音頻資料。同時,“勞弗特藏”回到中國出版、研究的計劃也被提上日程。

4月25日,“百年前的勞弗中國錄音特藏暨音樂檔案建設”圓桌會議在上海音樂學院召開。印第安納大學傳統音樂檔案館館長艾倫·伯德特(Alan Burdette)、伯特霍爾德·勞弗檔案項目負責人魏小石、上海音樂學院教授、亞歐音樂研究中心主任蕭梅等人共談這批檔案的價值和意義。

“勞弗特藏”中的老照片,跳羌母的五個喇嘛(圖片摘自美國自然曆史博物館)

中國最早的錄音

百代唱片公司等西方著名唱片公司20世紀初就進入中國,中國本土最早的唱片錄音於1903年3月中旬在上海完成。最早錄製於1901年的“勞弗特藏”時間上並未佔據太多優勢,僅是略早於百代唱片工程師弗雷德·蓋斯伯格(Fred Gaisberg)錄製的吹打樂和孫菊仙的《舉鼎觀畫》等。

但“勞弗特藏”卻有著精心灌製的唱片所沒有的充滿草根氣息的磅礴生命力。與唱片公司注重表現音樂不同,“勞弗特藏”是以人類學學者的視角記錄。勞弗在日常生活的演出場景中錄下這些音頻,沙沙作響的原始錄音中,除了音樂和唱詞,周圍熱鬧的環境音也被收納進來。聲音響起,濃鬱的現場感彷彿把人直接帶回100多年前的中國。

“勞弗特藏”以集成方式保存了20世紀初期流存於中國的10餘個樂種和多種方言的口頭表現形式。其中,在上海的錄製部分(1901年),記錄了當時吳語民歌、灘簧戲、秦腔等多種傳統體裁的存續狀態。北京部分(1902年)大多錄製於現場表演,部分唱詞在後來存世的曲藝資料中實屬鮮見,展現了小調民歌(如孟薑女調、五更調)被納入京津地區曲藝表演中的早期面貌。值得一提的是,二胡的器樂形態在當時已經有了即興表演和自娛自樂的性質。“勞弗特藏”還記錄了遠早於劉天華和阿炳之錄音的器樂片段。

“我們聽他的音響,會覺得現場感特別強。不像後來很多音樂家採錄,要求聲音特別幹淨,錄下來的是一段很美的音樂。我們聽勞弗的東西,感覺自己就在街頭。”蕭梅認為,“勞弗特藏”忠實記載了20世紀初中國幾個地方的民俗社會生活,因其人類學屬性而價值重大。

在中國,勞弗還以人類學的眼光關注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他的這批收藏中,不僅有音頻資料,還有大量老照片,以及皮影、服飾、繪畫、戲曲木偶、風箏等等手工藝品,這些收藏共同組成百年前中國北京、上海等地的社會生活圖景。

勞弗收藏的皮影(來自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傳統音樂檔案館)

科學的人類學資料

勞弗(1874-1934)通曉漢語及多種東亞語言,被譽為同時代最傑出的漢學家。他以英文、法文和德文發表的著述逾百種,不少至今仍為國內外學者在相關領域的必讀之作。

在錄製“勞弗特藏”這批音頻資料之前,勞弗參與了著名人類學家弗朗茨·博厄斯(Franz Boas)發起並主持的“傑瑟普北太平洋考察項目”(The Jesup North Pacific Expedition),前往薩哈林島和黑龍江河口區域開展民族誌調查,主要負責阿伊努、尼夫赫、鄂溫克、那乃等原住民的語言和文化調查。整個項目在白令海峽兩岸的沿海地區展開,由11人共同完成,留下了136卷蠟筒錄音。

“傑瑟普北太平洋考察項目”是美國當時一次很重要的人類學探索計劃,產生了諸多重要成果,出版了一批學術書籍。這次考察計劃對勞弗影響巨大,他收藏了許多當地的民族服飾,還出版了一本當地服飾圖案的書籍。

“可以看出,勞弗感興趣的是民族生活的細節。”魏小石認為,從“傑瑟普北太平洋考察項目”中就可以看到勞弗的興趣所在,這也是他後來繼續中國之行人類學考察的原因。

但令人遺憾的是,“勞弗特藏”中雖然包括大量精彩的音頻資料和豐富的社會生活收藏,但在這些第一手資料上,除了勞弗零星幾篇文章,卻幾乎沒有產生什麼學術成果和反思。

“這也是我們今天做勞弗特藏研究的意義,就是用更科學的方式探索東亞,尋找能代表中國當時的生產生活現狀、民俗生活和信仰的東西。”魏小石說。

“勞弗特藏”中的老照片,稻田里的水車(圖片摘自美國自然曆史博物館)

填補近現代音樂史空白

魏小石介紹,相比於同時代錄製於中國的零星錄音資料,“勞弗特藏”堪稱是一宗系統性的記錄檔案,其中不僅包括了豐富且互為關聯的音樂種類,而且有著較完整的配套圖文資料。

“這批檔案從音樂角度,對我們近現代音樂史有填補空白的意義。”涉及音樂史領域,蕭梅提及,以往我們只能通過文字記載和樂譜去想像我早期的音樂,但聲音述諸於文字必然會失真,原始音頻資料的價值不言而喻。

雖然同時期已有百代唱片公司等錄製的中國音樂唱片,但唱片公司與人類學家的關注點並不相同,從保留了更多原始狀態的“勞弗特藏”中,可以觀察到中國音樂當時的演變,“比如我們剛才聽到的很多東西,大家都覺得似是而非,到底是戲曲,還是戲曲成型前的東西呢?比如《大香山》,是京劇失傳劇目,但這段錄音里又有灘簧,灘簧里還用了很多當時蘇白的念白內容。從這些音頻資料中,我們可以聽到一個民歌或者小調的演變過程,看到一些音樂體裁的早期形態。”

另外,從“勞弗特藏”中,也可以感受到當時民間藝人的高超技藝。民族音樂學家喬建中就認為,其中涉及很多“未知的民間音樂大師”。

“比如其中有一段非常精彩的二胡。現在我們說說二胡百年發展曆史,從劉天華確立二胡在學院的發展以來,我們還可以再往前看,看在曆史上民間二胡技藝已經到了一個什麼樣的水準。”蕭梅說。

“勞弗特藏”中的老照片,北京城外的小船(圖片摘自美國自然曆史博物館)

如何保護音頻資料

2018年,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傳統音樂檔案館正式啟動“中國最初錄音”項目,旨在將人類學家伯特霍爾德·勞弗於1901-1902年間錄製的四百卷蠟筒錄音進行出版。這批錄音資料於1961年由美國自然曆史博物館轉存於印第安納大學的傳統音樂檔案館,成為“勞弗特藏”,並於2017年進行了數字化建檔。

與此同時,該項目還計劃對配套的104張照片、7500件實物及田野筆記作出評介和詳解。在該項目的實施過程中,印第安納大學傳統音樂檔案館將聯合十多位中美兩國曆史學、民俗學、音樂人類學、語言學領域的專家,共同完成製作英漢雙語版的檔案試聽網站,同時出版一套畫冊和CD,將納入勞弗所採集的照片、田野筆記以及音頻資料的註釋等。

在圓桌會議上,也有人問及,“勞弗特藏“噪音很大,在保護整理過程中,是否會進行修復?

“從音響檔案保護角度來看,每一件錄音都是有自己生命的。不管有什麼樣的噪音,它記載了當時的錄音技術,比如勞弗使用的蠟筒錄音,就有自己特殊的頻率、頻寬、音響特徵,這些都是曆史研究非常重要的信息,如果我們按照自己的標準任意修改,這批音響檔案的曆史價值肯定就要消減。比如轉速,有人覺得現在有些音頻的轉速不對,但你怎麼知道是對還是不對呢?”蕭梅認為,對音頻檔案的保護,觀念尤為重要,保持原貌是最為重要的一條原則。

過去中國在音頻檔案這一塊意識不足,錄製聲音檔案,更多關注的還是“我們認為有價值的聲音”,錄製的多是為了傳播的音樂家作品,對民間音樂,有時甚至是錄下音樂之後,轉錄成樂譜,進行研究,對音樂檔案本身重視程度不夠。以至於現在談起某段音樂資料,經常聽說有人曾經做過錄音,但現在找不到了。

“如何讓檔案具備自身的生命,是我們要反思的重要方面。”蕭梅相信在中國一定也有像“勞弗特藏”一樣的東西,“但為什麼我們拿不出來?因為大都散落各方。據我所知現在很多國內藏家和部門收藏了很多音響資料,但卻沒有原始的記錄資料,不知道錄的是什麼。那就算有實物,講不出故事,不知道它們的前世今生,這個東西的生命就沒有了。”在蕭梅看來,已有百年曆史的“勞弗特藏”被不斷整理,成為一份價值巨大的音頻資料,這個過程對中國學者也有啟發價值,“如果檔案工作不做好,一切都無從談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