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座5G基站建設規劃發佈 超40城2020年底全覆蓋
2019年04月25日17:03

  雖然5G的概念提出已久,但是大家真正對5G有初步認知還是在今年。在兩會期間,5G信號對兩會會場以及會議代表駐地實現了全覆蓋,媒體記者們也在兩會期間率先使用5G手機體驗到了5G網絡。5G不再是一種理論概念,今年終於成為一種摸得到的實實在在的物品。

  2019年被譽為5G商用元年,兩會期間5G的亮相僅僅是迎接5G到來的前戲,5G基站的建設為我們揭開了5G時代來臨的序幕,而真正的5G網絡所帶來的也絕不僅僅是速度的改變。

  什麼是5G?

  簡單而言,5G即第五代通信技術,主要特點是毫米級波長,超寬帶,超高速度,超低延時。

  從1G到5G我們實現了五個跨越。1G實現了模擬語音通信,大家可以通過大哥大打電話;2G跨越了數字信號,語音通信實現了數字化,功能機可以發短信;接著從2.5G(GPRS)、2.75G(EDGE)穩定過渡到3G,實現了語音以外的多媒體通信,手機能夠看到圖片;4G實現了局域高速上網,智能機可以刷劇看視頻。

  1G到5G的技術迭代

  而5G,將實現隨時、隨地、萬物互聯,無時差同步觀看視頻直播。除此之外,5G對各行各業發展方向的影響也尤為深遠。各大技術公司已經開始針對5G技術聯合XR(VR、AR、MR)、AI、甚至物聯網開展製造業的投資、研發,行業對5G技術的需求不言而喻。可見,1G到5G的四個跨度,實現了從“語音”到“語音、短信”、“通訊+娛樂”,再到商務及生活的逐步擴張。而對比以往曆次通信技術升級,5G都是輿論場和資本圈的“寵兒”。

  5G基站規劃建設

  進入4月,5G試點紛紛在網上傳出打通第一個5G電話的消息。這標誌著5G經曆技術研發試驗終於進入市場應用,我國三大電信運營商的5G試驗網建設已全面展開。

  國內5G基站由三大運營商實施佈置,目前三大運營商已經確定了第一批的試點城市。中國移動將在上海、杭州、廣州、蘇州、武漢展開外場測試;中國聯通將在北京、深圳、杭州、廣州、上海、重慶、天津、青島、南京、武漢、貴陽、成都、福州、鄭州、瀋陽和雄安等16個城市展開測試;中國電信將在成都、雄安、深圳、上海、蘇州、蘭州展開測試,今後或再增設6個城市形成“6+6”佈局。

  我國5G基站分佈圖

  除此之外,在4月23日的“2019上海5G創新發展峰會”暨“中國聯通全球產業鏈合作夥伴大會”上,中國聯通宣佈將在40個城市開通5G試驗網絡,繼而形成“7+33+N”最新的部署佈局。其中,“7”代表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南京、杭州、雄安等7個城市的核心區域實現5G網絡連續覆蓋;“33”代表在33個城市的熱點區域實現5G網絡覆蓋;N”表示在N個城市的行業應用區域提供製定化的5G專網。中國聯通指出,這一佈局的目的是,為合作夥伴提供更為廣闊的5G試驗場景,推進5G應用孵化及產業升級。

  另外,數據顯示,廣東省、江西省、上海市、天津市、重慶市、武漢市等地預計2020年底前將全面完成5G基站的規劃建設。由5G基站分佈圖可以預見,我國5G覆蓋區域前期將從東部地區開始,然後逐步向西擴展,進而覆蓋全國,最終實現5G的全面商用。

  中國各省市5G基站規劃建設情況

  5G的蝴蝶效應

  然而,5G技術的出現,其意義不僅僅存在於手機行業或輿論場,更是國家技術專利地位的體現。5G技術的相關研發,對世界格局、國家地位、社會貢獻、企業利益,甚至個體的影響都將更為務實和深遠。

  4月3日,美國國防部旗下諮詢部門國防創新委員會(Defense Innovation Board)發佈名為《5G生態系統:國防部的風險和機遇》報告,指出中國在5G領域處於優勢領先地位,並且在5G基站建設數量已經達到35萬餘個,相當於美國當前5G基站的10倍左右。

  這份報告指出中國通信設備對美國構成“威脅”,建議採取應對措施,限製美國國內採購中國設備。但無法迴避的是,儘管美國向其盟友施壓排除中國5G供應商,效果卻並不如意。

  需要指出的是,當前5G技術應用僅處於初級階段,距離行業商業應用仍有一段較長的時間。雖說,我們現在5G基站的建設數量處於領先地位,但我們也沒能實現高通在3G時代憑藉核心專利全球徵收“高通稅”的能力,這也從側面說明,5G基站的建設數量尚未給我國帶來5G的主導地位。畢竟,5G技術的關鍵是商業應用。

  5G的商用挑戰

  當前,5G使用高頻、採用毫米波+小基站的組網覆蓋模式,而問題就在覆蓋結構上,毫米波高頻段的小站覆蓋範圍是10-20米。若是按照5G要覆蓋目前4G覆蓋的區域,以宣傳的傳輸速率為標準的話,保守估計5G基站數量至少是4G的5倍。2017年,我國4G廣覆蓋階段基本結束,4G基站達到328萬個,也就是需要1500萬至2000萬個5G基站。

  不得不說,這對運營商而言是十足的挑戰。一方面,4G建設剛剛完成,隨即啟動5G,運營商的成本壓力可想而知。另一方面,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流量紅利將逐漸消失,傳統互聯網運營業務會趨於貶值,這將直接影響運營商的整體營收。

  因此,在5G的推進過程中,除去技術對我們生活改變的驚喜外,挑戰也仍在“潛伏”。也許,我們有所察覺,5G終將造就些什麼,卻又無法斷言。

  □王霄(新京報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