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把死熊當玩具的她,何以成為熊眼中的奇蹟女孩?
2019年04月25日18:13

從出生到成年,哪一段經曆給你帶來深遠的影響?哪一個故事你想讓全世界都聽到?

PETA美國關聯機構推出10集迷你紀錄片《PETA啟示錄》(PETA Reveals),帶你深入全球最大動物權利組織的幕後,聆聽10位成員講述10段改變人生軌跡的故事。

在這一系列紀錄片中,你將看到網絡設計師如何臥底羊毛產業、資深律師如何為動物權利開創先河、人類的慣用語言如何惡化動物的現狀、消費者的力量如何改變動物的命運...眾多不為人知的幕後故事將在此首度公開。

今天給大家獻上第六集。布列塔妮小時候常去公園里看熊,但她並不覺得熊在籠子裡有何不妥。她還會在熊皮墊子上玩耍,她甚至以為熊存在的意義就是作為墊子供她玩耍。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她逐漸意識到熊在人類社會中的悲慘遭遇,並因為自己曾是虐熊的幫兇而心生愧疚。為了不再給未來留下遺憾,她毅然選擇了一條少有人走的路...

《PETA啟示錄》| 第六集

▌視頻演講全文

當我還是孩子時,我經常去看一隻名叫Smoky的熊。

他住在我家附近一個公園的籠子裡,我和家人總看到他在那個小圓籠內的混凝土板上來回踱步。即便他只能靠一個輪胎鞦韆和一個保齡球打發時間,我那時還是沒能意識到他被剝奪了什麼。他後來死在那個籠子裡,從未踏出半步,沒人知道他被關了多久。

如今我在PETA基金會工作,我開始從路邊動物園和其他惡劣的地方救助熊等動物。你會以為每次成功的救助都會讓我感到興奮,但背後的情況其實更加複雜。

幾年前,我遇到了Fifi. 我從未親眼見過一隻如此悲傷的動物。她又瘦又髒,住在一個狹小籠子裡,沒有任何遮擋陽光和雨雪的設施。她唯一的庇護是一個用腐木做的小箱子,裡面鋪著又舊又潮的飼草。她行動遲緩,因為關節炎而步履蹣跚。

但即便走路會讓她疼痛,她依舊好奇而開朗,她會走過來聞我,和我互動。

Fifi和另外三隻熊之前一直在賓州一家路邊動物園里被迫表演。他們在痛苦和恐懼之中被訓練完成所謂的“雜耍”,比如騎自行車。當他們還是幼崽時,他們被戴上口套、鎖鏈,被拽住用後腿站立,被迫保持那個姿勢。他們就這樣學會了用兩條腿走路——要不就是被迫站著,要不就是在試圖放下前腳時而窒息。

當這家路邊動物園倒閉時,這四隻熊被關在小籠子裡已經有20年了。在這20年里,他們沒有得到一隻熊想要或需要的一切。

當PETA得知他們的主人準備遺棄他們的時候,我們聯繫了一家庇護所的朋友,並一起採取了行動。僅僅幾天之內,四隻熊就踏上了前往庇護所的旅程。

我一方面為他們感到高興,一方面也感到焦慮。他們的整個世界都被顛覆了。他們過去數十年只能和那些忽視、虐待他們的人類互動,然而現在他們周圍都是陌生人。這一定會嚇到他們。我們一直有獸醫陪同,我知道所有獸醫方面的需求都會被滿足,但仍然會有很多可能出錯的地方。

尤其是Fifi已經30歲了,對熊來說已是老年。但是她的表現令人驚訝。

首先,當庇護所工作人員在賓州接她走時,她沒有像很多熊那樣躊躇不前,她很勇敢,直接進了運輸籠中,即便她不 知道將要發生的事。一切對她來說都是陌生和新奇的——高速公路上卡車的噪音,以及運動的感覺。當到達庇護所時,我看到她很好便鬆了口氣

當她被放出來後,她就吃了一大盆食物,還把自己泡在一個小浴缸裡。熊喜歡水,但這很可能是她生命中第一次用自己的方式來洗澡,而不是被水管噴射,或被滯留在雨中。

她冬眠後的第一年,同樣,這也可能是她第一次冬眠,她走出巢穴,面貌完全變了。她有著一身美麗的皮毛,和一副強壯的身體,這和她獨特的性格很搭。

儘管幫PETA救助動物會有很多快樂,但想起那些沒有快樂結局的動物時仍會感到難過,比如Smoky。他所處的那個時代,大多人都沒有為那些被置於惡劣環境中的動物發聲。

毫無疑問,一些人沒有察覺到這些環境所造成的傷害。但其他人意識到了,他們就是沒有說出來。我從我的Facebook回覆中知道了這點,當我問老家的人是否有Smoky的照片時,那些記得他的人評論說每次看到他都會感到那麼的難過。我想知道如果他們當初說出來,會發生什麼改變。如果他們在市議會上抗議和爭論的話,也許Smoky會被轉移到更好的設施中,或至少生活環境有所改善。這本可以發生。也許像我一樣的孩子本可以參與到鬥爭中,而不是幾十年後因為成為問題的一部分而感到愧疚。

這就是我現在為此發聲的原因。當我看到動物遭受苦難時,我知道如果我說出來就能改變他們的生命,我可以影響他人去考慮動物的權利。你也可以。你不必去一家動物權利組織工作就可以創造改變。只要用你的聲音就可以。

童年時候陪伴我的還有另外一隻熊。這是一隻北美黑熊,死於我父親的槍口之下。在熊皮墊子上玩耍讓我第一次認識到了熊。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都能成長和改變,我的父親是一個很棒的人,在這張照片拍攝後不久就不再狩獵。但我會永遠心懷遺憾,我曾以為一隻熊生於世間就是用作供我玩耍的墊子。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要說這些。

我想知道,是否曾有一些動物你本可以為他們發聲,但直到現在你才意識到?如果是這樣,請和我一起,阻止任何未來可能發生的遺憾。

讓我們從今天開始,去為需要幫助的動物發聲。謝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