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爆炸後當地華商:旅遊收入受創 損失百萬美元
2019年04月24日14:19

  斯里蘭卡爆炸案後的當地華商:旅遊收入受重創,個人損失200萬美元

  三聲悶響過後,開車路過爆炸核心區的Jason還沒意識到,他剛剛與死神擦肩而過。

  4月21日,復活節,也是斯里蘭卡新年全國假期的最後一天。節日的愉悅還未散去,恐怖的陰霾密佈在南亞“珍珠”的晴空。

當地居民為遇難者舉辦葬禮/受訪者供圖
當地居民為遇難者舉辦葬禮/受訪者供圖

  9起爆炸案,分別在首都科倫坡、毗鄰科倫坡的尼甘布以及東部城市拜蒂克洛的4家酒店、3處教堂以及住宅區發生,目前,爆炸已奪走321人的生命,受傷人數超500人。

  這離開人世的321人中,有1名是中國公民,還有5名中國人在爆炸後失聯,5名中國人受傷。斯里蘭卡數以千計的華僑、華商,處境也讓國內親友擔心——“爆炸發生後,我收到來自國內的一兩千條訊息,都在問我是否安好。”Jason說。

  這是Jason到斯里蘭卡6年來,經曆過傷亡最嚴重的事件,“在斯里蘭卡十多年的老華僑說,情況比內戰的時候還嚇人。”

  內戰結束10年,斯里蘭卡局勢時有起伏,像Jason這樣遠赴重洋的中國掘金者,並沒有停下生意的腳步。但這一次,Jason們都無法逃避殘酷的現實:經此一事,本就不算好做的華人生意,或又將籠上一層迷霧。

  意外

  21日清晨,Jason從科倫坡三區開車前往克魯皮提亞菜市場購買物品,行經大肉桂酒店與香格里拉酒店中間,他突然聽到車外“砰砰砰”三聲悶響,“我覺得很奇怪,當天是復活節,新年假期最後一天,過節的動靜不至於這麼大吧。”

  緊接著,Jason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音,但沒有太在意,繼續往市場前進,很快,他的手機收到發生爆炸的訊息,朋友圈、華人群也炸了鍋,裡面全是爆炸發生後的慘狀,照片里一片混亂,“屍體橫陳”。

  這時Jason才意識到,自己剛剛與爆炸現場擦肩而過。那三聲悶響,正是香格里拉酒店和大肉桂酒店爆炸時的聲音。

  同樣,在科倫坡以北的城市尼甘布,來自廣東的民宿老闆巴達,也對爆炸後知後覺。民宿距離Kochchikade(位於尼甘布北部)著名的景點和宗教場聖安東尼教堂只有300米,當天清晨,還在睡夢中的巴達聽到“砰”的一聲巨響,“我們還以為是有人在放炮”,直到醒後刷朋友圈,才知道發生了爆炸案。

爆炸案發生後的聖安東尼教堂/斯里蘭卡《每日新聞》
爆炸案發生後的聖安東尼教堂/斯里蘭卡《每日新聞》

  作為在斯里蘭卡從商6年的“老蘭卡”,40歲的Jason在這個島國已經布下不少版圖,旅行社、中餐館、土地貿易、商務對接、物流運輸……爆炸發生前,他剛剛送走接手的國內旅行團,他很清楚,發生爆炸的3家高級酒店,都是中國遊客喜歡且經常下榻的酒店。

  Jason在事後得知,當天早上8點45分左右,正是自助早餐用餐時段,酒店餐廳外發生爆炸。他開始注意到,原本熱鬧擁擠的科倫坡街道車流人流大減,“像平時深夜一兩點”,軍警、救護車、消防車呼嘯而過,爆炸現場拉起警戒線。21日當晚,中國駐斯里蘭卡大使館以及美國駐斯里蘭卡大使館燈火通明,通宵應急。

  巴達的民宿因正在裝修,沒有住客,自己也鮮少外出,得知爆炸後,他當天閉門不出,覺得小城很快就恢復平靜。實際上,距離他僅10公里的聖塞巴斯蒂安教堂是9起爆炸中受損最嚴重的地方,僅此一地,死亡人數就超過100人。

  “其實斯里蘭卡這個國家很安全,堪稱可以‘夜不閉戶’,我來斯里蘭卡6年,基本上沒被偷、沒被搶過。”

  “平時治安都很好,不覺得有什麼毛病,遇見的當地人也都是好人。”

  但Jason和巴達都沒有想到,慘烈的悲劇會在原本寧靜的錫蘭島發生。

  損失

  爆炸發生後,Jason回到餐廳安撫員工。他的團隊中,有29位來自中國,四五十位是斯里蘭卡本地人。一位剛從中國來的中餐廚師很害怕,想回家,Jason沒有阻止:“我跟員工強調,這時候不要亂跑,不要去人群密集的地方,但如果實在想走,那也是人家的自由。”

  Jason回顧道,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和宵禁的通知發佈後,科倫坡當地居民紛紛趕到附近超市,商品被搶購一空。政府也關閉了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平台,防止騷亂。而那些不敢出門的居民和華人,有人叫餐,有人餓著肚子。

  Jason的餐廳依然開張,他給斯里蘭卡員工都放了假,中國員工則不顧危險照常工作。原本,他的員工都是騎著小摩托送餐,但情況危急,他從華人朋友那緊急調來十幾部私家轎車,堅持送餐。

  爆炸第二天,Jason照舊早上五六點鍾起床,餐廳開門營業,手下公司正常運轉。太陽照常升起,Jason也希望一切如常,但很快,他接到旅遊團取消和投資方延遲行程的消息。

  “我在斯里蘭卡做生意,95%以上客人都是中國人。我已經接到手下旅行社的消息,說有八九個國內的旅行團要取消暑期的行程,每個團都有20人左右,等於基本都取消了。”Jason說,按此情形,爆炸所帶來的影響,沒有一年半載,很難消散,而他在旅遊板塊的收入可能會減少90%以上。

  Jason說,以往,旺季他的旅行社可以接待一兩千人,而且斯里蘭卡的旅遊旺季短暫而零碎:“12月到次年3月、7月到9月是旺季,基本為寒暑假,一年只有半年的生意。”

  在斯里蘭卡9年、從事旅遊定製和投資諮詢服務的優思也說,從爆炸發生後就一直在處理退團業務,已經有幾十人取消行程,“5月前的行程,我們建議客人不要來,5月之後的預訂,我們建議觀望。”

  4月23日,中國駐斯里蘭卡大使館也發出提醒中國公民近期暫勿前往斯里蘭卡。

  在尼甘布,民宿老闆巴達則相對淡定:“這次爆炸肯定會有影響,但我這主要客源是西方人。”

  而優思說:“旅遊是小方面,關鍵是投資客都嚇跑了。”Jason也很有同感,國內原本有投資意向的通訊公司已經取消了前往斯里蘭卡的行程,“我個人至少損失200萬美元以上吧。”

  觀望

  拋開此次爆炸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到斯里蘭卡的華商也早有知覺:這裏的生意並沒有想像中的好做。

  近年來,越來越多中國人到斯里蘭卡掘金,比如Jason:“6年前,我正是受到南亞經濟發展的‘誘惑’,覺得國內競爭比較激烈,加上自己曾經留學馬來西亞,語言上有優勢,就決定來斯里蘭卡闖一闖。”

  斯里蘭卡移民和出入境管理局的統計數據顯示,2010年斯國共有7844名中國人持有“僱傭簽證”,而最近的數據顯示,持有“僱傭簽證”的中國人數量在1萬人左右。“這是真正證照齊全的,實際上往來中斯兩國的中國生意人、工人,數量可能達到6萬人左右。”Jason說。

  也有來斯里蘭卡旅遊後就愛上這片土地的,比如到尼甘布一年多的巴達:“我是一個‘背包客’,到斯里蘭卡旅行後就很喜歡這裏,於是就花半年多的時間準備,在這裏開民宿。”

  作為全球貿易海路上的重要節點,斯里蘭卡有著得天獨厚的自然人文環境以及交通戰略地位。2009年,斯里蘭卡結束了30多年的內戰,局面相對穩定,經濟也得以發展。

  不少來自中國的掘金者們看中了前景廣闊的中國出境遊市場,以及發展較快的斯里蘭卡經濟與旅遊業。

斯里蘭卡GDP增長迅速/圖:世界銀行
斯里蘭卡GDP增長迅速/圖:世界銀行

  斯里蘭卡服務業在GDP的占比超過60%,而旅遊業的經濟貢獻率達到4.5%,還是第三大外彙收入來源。

斯里蘭卡旅遊收入增長/圖:斯里蘭卡旅遊發展局
斯里蘭卡旅遊收入增長/圖:斯里蘭卡旅遊發展局

  中國遊客數量增長速度也很驚人。

  數據顯示,2005年,到斯里蘭卡旅遊的中國遊客還不到5000人,2014年,中國遊客數量接近13萬人,2017年是26.8萬人次。

  中國業已成為斯里蘭卡旅遊業的第二大客源地,第一為印度。

2018年斯里蘭卡旅遊客源地人數統計/圖:斯里蘭卡旅遊發展局
2018年斯里蘭卡旅遊客源地人數統計/圖:斯里蘭卡旅遊發展局

  但經濟快速發展也伴隨隱憂,Jason說,這兩年斯里蘭卡“物價越來越高,貨幣貶值很厲害”。

  的確,2017年,斯里蘭卡按CPI計通脹年增率還曾達到7.7%。

近年斯里蘭卡NCPI(國家消費物價指數)/圖:斯里蘭卡國家統計局
近年斯里蘭卡NCPI(國家消費物價指數)/圖:斯里蘭卡國家統計局

  斯里蘭卡盧比兌美元的彙率也逐年下降,貶值嚴重。

圖:新浪財經
圖:新浪財經

  負債率攀升,也成為斯里蘭卡的另一個隱患。

圖: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
圖: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

  另外,雖然斯里蘭卡人的平均薪酬較低,“月薪在1200元人民幣左右”,但工作節奏相對較慢。“我寧願每個月花2萬元人民幣聘請1個中國人。”Jason直言,“通常,我們餐廳要從早上6點忙到晚上10點,一週營業6天半。”他還表示,華商之間的競爭也很激烈。

  巴達也說,想到斯里蘭卡賺快錢比較難,在尼甘布當地,華人做餐飲、住宿生意,收支平衡還比較困難,“坦白說,5年內賺不了什麼錢,當地也會保護本國企業,而華人多半賺華人的錢”。

  目前,雖然每年到斯里蘭卡旅遊的中國人超過20萬,但占總旅遊人數大概在10%上下。

  2018年3月,斯里蘭卡國內又開始出現不同宗教族群間的騷動,3月6日,斯里蘭卡總統宣佈國家進入為期7日的緊急狀態。10月,該國又出現政治危機。

  這些政治上的波動,或多或少導致2018年斯里蘭卡中國遊客數量略有減少,為265965人,比2017年減少了3000多人。

  眼下,慘痛的爆炸事件又給在斯里蘭卡的華商一個“暴擊”,對斯里蘭卡的投資前景,優思的態度有所保留:“還行吧,得看這次爆炸的恢復情況。”

  巴達發現,這幾天,不少中國人陸續往機場方向走,之前,斯里蘭卡的火車站一直沒有安檢,現在,火車停運,從酒店、機場再到公路上,安檢越來越嚴格。哀悼日當天,街巷店舖都關門。面對未來可能的不利局面,他挺想得開:“虧不了這個錢,就不要來做這個東西啦!”

  Jason說,科倫坡機場滯留嚴重,已經人滿為患,有很多中國人著急回國。但他還是對斯里蘭卡充滿信心:“斯里蘭卡非常漂亮,戰略、地理位置也非常重要,是‘東方十字路口‘,國家在斯里蘭卡的大額投資,兩個港口項目,能夠確保中國人在斯里蘭卡看到希望。”

  即使情況持續惡劣,Jason也不願意離開斯里蘭卡:“我的身家、生意,都在斯里蘭卡,不走了。”

  (以上受訪者姓名皆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