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玩《隻狼》 他們在玩《極品飛狼》
2019年04月24日11:11

  本文系多玩新聞中心《觀察》欄目原創,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隻狼》速通記錄近日再次被刷新,新紀錄24分37秒。

  看到這則消息後,我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遊戲時間,33個小時,但我沒有通關,還在一遍遍聽著劍聖一心的教育:“猶豫,就會敗北。”

  很難想像,20分鍾連我打一隻精英怪的時間都不夠,竟然已經有人能從頭到尾通關一遍。

  這意味著你把一款遊戲反反複複通關五次之後,G胖還得老老實實給你退款。

  這也勾起了我強烈的好奇,《隻狼》有10多位BOSS,就算全程瞬移,平均打一個BOSS只花兩分鍾,時長也超過了24分鍾。

  這種難以置信的成績,是怎麼打出來的?

  ▌不是一個遊戲

  我向來是一個不看攻略視頻的玩家,一是怕被劇透,二是怕他人現成的思路削弱我探索遊戲時的成就感。

  我的大腦不允許,但我的右手還是很誠實的點開了視頻。

  沒有意外的是,這位速通大佬對遊戲地圖的熟悉程度堪比自家後院,尤其在《隻狼》這樣一個地圖自由度非常大的遊戲里,大佬的前進路線無疑是沒有浪費絲毫時間的最優解。

  但這種意料內的操作僅僅持續了不到五分鍾,接下來的畫風瞬間就從《隻狼》突變為《極品飛狼》。

  原本花了筆者很多時間的精英敵人“火牛”,大佬直接通過詭異的跳牆踏上了一條憑空立起的橫樑,直接免戰。

  還沒等我發出驚歎,大佬就再次利用地形坑殺了第一個BOSS“鬼刑部”。

  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里,我的腦海里就只存在一個句式:“這BOSS還能這麼打?”

  無數新人的導師級BOSS“葦名弦一郎”,被卡在牆角毫無反抗的擊殺。

  傷害奇高、招式複雜多變的幻影破戒僧,被大佬用“灰燼團”“鳴種”這樣不起眼的道具壓製,然後直接被忍殺。

  這些原本要讓無數玩家認識“死”字的BOSS,被這位速通玩家以一種幾乎是Dishonored的方式無壓力的秒過。

  更誇張的是,《隻狼》精心設計的地圖也成了擺設,大佬卡進了一面有BUG的牆壁,然後,主角就擁有了在天上游泳的異能。

  於是,《隻狼》又從跑酷遊戲變成了游泳模擬器,主角能夠無視一切陷阱和障礙,直接在不同場景直線穿梭。

  而大佬究竟是如何從無數面牆中找到這一通向另一個世界的捷徑,又是如何在BUG世界的一片混沌中找到方向,並精準遊到目的地的,咱不知道,也不敢問。

  當然,大佬能夠速通絕不僅是靠邪道。

  在面對修羅結局最終BOSS“老年葦名一心”時,他在沒有學習任何技能、攻擊力與體力也沒有經過任何升級的情況下,用初始的角色完成了無傷擊殺,其對戰鬥的理解,早就遠遠超過了一般的高玩。

  至此,我對於這個奇蹟速通紀錄的好奇總算得到了滿足。

  大佬們和我玩的真的不是同一個遊戲。

  我玩的是《隻狼:影逝千百度》,大佬玩的是《極品飛狼:影逝地平線》,他們比的,是誰跑得快,BOSS,不過是賽道上的障礙物。

  ▌超乎尋常的努力

  如果你是魂系列愛好者,應該對這名速通大佬的ID不會陌生,Distortion2,他曾創下過《血源》《黑魂》等多個高難遊戲的速通記錄。

  而目前,他同樣在《隻狼》的速通榜上足足領先第二名2分鍾有餘。

  在領先一秒都是榮耀的速通領域,2分鍾堪稱一道鴻溝。

  不過,能在速通榜單上出現的ID,都已經是脫離了普通玩家範疇的骨灰級大佬。

  這種難以想像的遊戲理解,我們首先可以把他歸結於天賦,有的人生來就有某方面的特長,這一點相信很多人都能理解。

  以電競為例,在訓練強度相差無幾的情況下,就是有人格外強大,能在強者的世界里脫穎而出。

  但支撐天賦的基礎,還是努力。

  在速通視頻的右下角,能看到一組數據,最顯眼的是通關用時。

  而右上方的696則不那麼引人注意,這代表著Distortion2已經在《隻狼》嚐試了整整696次。

  我們難以去估算這696次的通關究竟花掉了多少時間,但這種強度未必會比職場人士經常掛在嘴上的996低。

  毋庸置疑的是,這絕對是普通玩家難以承受的強度,在這種頻率上,遊戲本身的娛樂意義早就被消磨殆盡。

  這要求玩家不僅熱愛遊戲,還要耐得住寂寞。

  國內有一個知名的遊戲速通團隊“喂狗組”,《隻狼》剛發售不久,他們就推出了劇情殺BOSS“葦名弦一郎”的無傷視頻。

  相信很多看到的玩家第一反應都是:臥槽?!這BOSS還能殺?牛逼!

  但也有知情的網友表示,喂狗組為了不觸發劇情,只要一受傷就跳崖重來,一次無傷的背後堆疊著100多具屍體。

  這些骨灰玩家的努力程度,其實根本不用懷疑。其中的成員伯爵和羽毛表示:除了家庭和工作之外的時間,全部給了遊戲。

  在他們的直播中可以看到,他們可以一下午對著一面牆不停的艸幾個小時,從各種角度研究卡出BUG的可能性。

  遊戲對於他們而言,更像是一道待解的數學題。

  ▌走進新時代的故宮

  在學生時代,每道題都會有一個標準答案,大部分學生都只求掌握最簡單直接的那種,能得分即可。

  但總會有一些同學費盡心思的去研究一道題的多種解法,看看有沒有更多可能性。

  在有些人眼裡,這是浪費時間,太不實用。但這種不從功利角度出發的行為,才是一種最純粹的興趣。

  解題的人不會在乎用不同的方法得到同樣的答案有沒有意義,他們享受的,是尋找答案的過程。

  同樣的,大佬玩家研究N種方案來更快的通關也不是為了追求意義,而是單純的享受研究遊戲本身。

  說實話,每當我看到高玩行雲流水般的遊戲視頻,我都忍不住的要懷疑一陣,我是不是真的手殘,真的笨?

  但看到大神們通關計數板上動輒百位數的數字,又不免一陣釋然。

  術業有專攻,上萬小時的遊戲時間,早就讓這些大佬玩家成為了遊戲領域的專家級人物。哪怕是接觸一款全新遊戲,無數遊戲積累下來的經驗也能讓他們迅速脫穎而出。

  而我們普通玩家能做的,就是找到自己喜歡的領域,然後成為這一領域的大佬。這樣你就能在遊戲操作被完全碾壓時,還能倔強的告訴自己,你遊戲雖然玩的牛逼,但噴人肯定沒我厲害!

往期回顧 / Peview past 更多

故宮這一超級文化IP 將對年輕人發起強烈攻勢

《聖歌》爆雷 3A大作未來路在何方?

遊戲廠商怎樣開出一個合格的愚人節玩笑?

為什麼玩家這麼樂意在《隻狼》受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