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遊宇:梅爾派亞特的富豪中國公開賽“最後一夜”
2019年04月24日10:29

  江南人留客不說話。

  那個晚上的旭寶球會咖啡廳,沒人說話。

  富豪盛事管理公司的總裁梅爾派亞特和球會東主宋鑛滿相對坐著,我在稍遠處看著,服務員給我也倒了一杯。那天是2007年4月16日,富豪中國公開賽的收官日,來自奧地利的冠軍巴里亞早早地領了獎走人了,觀眾也散了。夜幕降落得特別的快,坐落在上海江蘇交界處澱山湖邊上的旭寶球會里,臨時搭建的富豪中國公開賽新聞中心燈光昏黃,更為現場添了些曲終人散的冷清。

  後來宋鑛滿和我說,那天不知道為啥,梅爾派亞特落了單沒人陪,他就陪著梅爾一起在球場走了走,並和新聞中心的工作人員告別後,來到咖啡廳坐坐。

  回頭想,如果咖啡館的音樂變成蔡琴的《最後一夜》就更應景。

  因為這是梅爾的“最後一次中國公開賽”。

  不久後他就退休,不再是富豪盛事管理公司總裁。按江湖規矩,也不會輕易再出現在富豪中國公開賽現場。

  只是人們有點捨不得這位英國人。

  那年比賽期間的媒體晚宴上,大家紛紛為梅爾派亞特舉杯。有人說,如果沒有他,中國還可能會在小獎金的巡迴賽里打轉;又有人說,沒有他,中國還不明白電視轉播對高爾夫是何其重要。各種煽情的祝酒辭中,最打動他的應該是這麼一句,“梅爾派亞特永遠是中國高爾夫的好朋友”。

  梅爾派亞特在答謝時眩然欲滴。

  我再見到梅爾派亞特是在6年之後。我和幾位媒體朋友去美國佛州參觀世界高爾夫名人堂,特意轉道奧蘭多請他及太太吃飯。席上他又一次說起在旭寶的那次“好朋友”的敬酒。後來大家一起送他出門,看著他開著一輛跑車轟然而去,相視而笑。當年中國高爾夫不少人因為他把座駕改成富豪,因為這個面子一定要給梅爾派亞特,更因為在潛移默化中,人們開始講究高爾夫互相尊重的禮數。

  我第一次正兒八經採訪他是在2006年在北京鴻華高爾夫球會舉行的富豪中國公開賽上。回想起來有幾個亮點:後來名聲頗大的中國台北小將潘政琮和他哥哥首次同時出征;中國大陸選手只有李超晉級;冠軍米哈辛格借記者電話打長途給印度太太……但記憶最深的還是訪問梅爾派亞特。

  為了照片效果,我請他在會所前陽光地帶聊了很久。結束後,他助手心疼地說,知道嗎,他得過皮膚癌,不能多曬太陽的。我內疚不已,全程採訪,他沒有抱怨過一句陽光。

  2013年底,上海的《世界高爾夫》雜誌評出中國高爾夫30年來最具貢獻人物,梅爾派亞特高踞第5位。前四位分別是榮高棠、朱樹豪、王軍、張小寧。

  人在遠方的梅爾派亞特委派我做代表上台領獎致謝,這是我“混”高爾夫媒體以來最得意的一個夜晚。

  回到開篇的“最後一夜”。

  旭寶之後再也沒張羅舉辦過中國公開賽,對宋礦滿來說,那一夜,他和梅爾派亞特完成了最後的亮相。

  富豪中國公開賽今年已是第25屆,旭寶那年是第七次做東。至今定格為舉辦該賽事次數最多的球場,該記錄前無古人,估計也後無來者。

  停格的還有那“最後一夜”的分別。

  一杯咖啡喝了很久,宋鑛滿和梅爾派亞特起身走向門口,富豪的賽事禮賓車等候著,宋鑛滿把梅爾派亞特送上車,兩人笑著握手告別。

  我為兩位拍下了這張照片。

宋礦滿與梅爾派亞特握手告別
宋礦滿與梅爾派亞特握手告別

  (作者:王遊宇,高爾夫作家,曾為《全體育》,《高爾夫大師》,《體育畫報》主筆,首位採訪美國大師賽的中國媒體記者,著有《中國高爾夫紙牌屋》,《老虎,不肯低頭在草莽》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