腫瘤科醫生治療不育不孕遭質疑 院方:正約談
2019年04月24日06:53

  原標題:腫瘤科醫生密製“水蜜丸”治療不育不孕遭質疑,院方:正約談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4月22日,微博實名認證為執業醫師的“大V”@成都下水道 最近公開發文批評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腫瘤科醫生張少聰,稱張少聰作為一名腫瘤科醫生卻通過認證微博、頭條號塑造“不孕不育專家”形象,向患者開出名為“水蜜丸”的藥方,引導其向 “百杏醫生”轉賬買藥。

  當日晚間,張少聰以不接受媒體採訪為由掛斷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電話;記者以患者身份致電張少聰詢問網絡傳言,他表示“水蜜丸”是其獨家藥方,因此不公開,並稱介紹患者在“百杏醫生”購藥是為了方便外地患者。此外,張少聰承認,“百杏醫生”的運營者陳楷濤是其同學,但稱該平台具備相關資質。

  23日,張少聰所在的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透露,院方已經瞭解到此事,正聯合醫院監察科等部門對張少聰進行約談,具體情況需進一步瞭解。

  上海中醫文獻館館長賈楊表示,中醫雖然不分科,但還是有專業之分,每個醫生都有自己所擅長的領域,“腫瘤科和婦科的跨度確實有點大”。

  賈楊進一步表示,此事件具有多個疑點,相關人員涉嫌違反職業醫師診療規範、涉嫌製售假藥等行為,有待官方進一步調查。

  “85後”中醫高價售賣“水蜜丸”治不孕不育

  4月22日,微博名為“成都下水道”的成都市第二人民醫院泌尿外科醫師任黎明在微博發文稱,張少聰(微博名“中醫張少聰”)通過網絡途徑宣傳自己“治療不孕不育”,並向數百名患者兜售其高價“水蜜丸”。

  據患者向@成都下水道 提供的聊天截圖,患者在張少聰處就診後,張少聰將藥方直接發給一個叫“百杏醫生”的微信號,患者將藥錢直接彙入私人賬戶後,“百杏醫生”製作藥物,再寄給患者。

  澎湃新聞目前已獲悉的資料顯示,逾百名患者在近一兩年間,分別多次向“百杏醫生”背後的私人賬號“陳楷濤”轉賬,金額在5000元至20000元不等。

  22日晚間,澎湃新聞以患者身份致電張少聰詢問此事,他稱網上的指責是“故意炒作”,並解釋稱,“水蜜丸”是其獨家配方,雖然不能對外公開,但效果是“有口皆碑”,“我至今看了700多人,有300人後來都懷孕了,既然你找到我,就應該相信我的為人”。

  張少聰說,自己30%的治癒率已經非常高,還稱與某中醫大師相比,大師坐診50年,有效果的也只有幾個人。

  自稱醫術“超過中醫大師”的張少聰是個“85後”,其微信公號“張少聰工作室”發佈的文章介紹,“張少聰出生於1985年,廣東汕尾人,幼承家學,出身五代中醫世家”。

  此外,對於外界質疑的其作為腫瘤科醫生卻自稱不孕不育專家一事,張少聰在22日晚間的電話中頗為生氣,斥責稱,“中醫從來不分家”,並且否認違規批量生產“水蜜丸”,堅稱是“一人一方”,合法合規。

  院方:此事正在處理當中

  目前,多名患者已通過市長信箱等方式投訴張少聰,認為其開具的“水蜜丸”並非“一人一方”,而是與“百杏醫生”串連,誘導患者購買昂貴的“秘方”湯劑,甚至連搭配的外敷中藥的價格也比正規醫院高。

  23日,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工作人員回覆澎湃新聞稱,院方已經瞭解到此事,正聯合醫院監察科等部門對張少聰進行約談,此事正在處理當中,具體情況需進一步瞭解。

  該醫院腫瘤科醫院門診一名工作人員則表示,張少聰是一名腫瘤科醫生,“只是他自己也在給部分病人治療不孕不育”,該工作人員稱,若有類似病情,建議去醫院婦科進行治療。

  目前,就張少聰的行為是否涉嫌違規,尚有待進一步的調查結果。但多名中醫業內人士認為,從已有的信息來看,存在一定“貓膩”。

  一位不願具名的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藥劑師認為,中醫“一人一方”本身就是根據患者個體辯證施治的個體化用藥,理應寫清楚藥方,由患者自行決定是在醫院還是其他有資質的地方購藥。

  該藥劑師直言,如果是真的獨門秘方,為何不申請專利,且上述製備藥物行為涉及到“臨方製備工藝”,需要具備一定資質。

  上海中醫文獻館中醫賈楊向澎湃新聞分析稱,“水蜜丸”只是中藥丸體的一種劑型,不是一個具體藥的名稱。它是一種統稱,是將藥粉與蜜、水等物質混合在一起捏成的一個小丸子,便於患者服用。中醫會根據不同的病情,把不同藥製作成丸子形式讓患者服用,且傳統中醫治療向來都是“一人一方”。

  此外,他表示,中醫雖然不分科,但還是有專業之分,每個醫生都有自己所擅長的,上述事件中腫瘤科和婦科的跨度確實有點大。

  賈楊說,患者取得醫院出具的處方後,有權選擇在醫院藥房或者社會辦藥店配藥。但病人應當注意,如果憑處方在院外藥店買藥,一定要事先瞭解清楚該藥店和配藥人員兩方面的資質是否符合規定,比如藥店是否有正規的藥品經營許可證,經營範圍包括“中藥飲片”的藥店還應配備至少一名執業中藥師或中藥師以上職稱的藥學技術人員。

  賈楊還向澎湃新聞分析認為,本事件的疑點頗多,“‘水蜜丸’的成分到底是什麼,在哪裡製作的,如果涉及到改變了原有藥物的性狀,有可能涉及到製售假藥的違法行為,都值得有關部門進一步調查清楚。”

  第三方收款平台系張少聰同學運營

  @成都下水道 在微博上曬出一張私信截圖,疑似張少聰同醫院醫生爆料:張少聰與其同學陳楷濤一同做“水蜜丸”超過5年,由陳楷濤註冊“杏緣”公司,做中藥加工與飲片業務,通過陳楷濤的賬戶收取患者遠高於成本的“水蜜丸”藥費,利潤由兩人瓜分。

  對於陳楷濤的身份,張少聰在電話中向澎湃新聞證實,兩人確實為同學關係,但他表示自己只是負責開處方,由於所在醫院對於“水蜜丸”都是“七公斤起做”,患者花費會比較高,且為了方便外地患者,因此才建議其可以到該藥店進行定做。

  張少聰稱,“百杏醫生”是有相關資質的,錢都是彙到藥店賬房的,並非私人賬戶。

  “我是信任他那邊,如果藥有問題我們怎麼會不知道,你是認為他們的藥有問題嗎?”張少聰反問道。

  澎湃新聞記者多次致電陳楷濤多個關聯手機號,始終未能接通。而一份由患者整理的表格顯示,僅在一個維權群中,已有超過60名的患者聲稱通過微信、支付寶向“百杏醫生”轉賬。總額超過50萬元。

  在工商登記資料中,與微信號“百杏醫生”同名的公司為2017年註冊成立的廣州百杏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陳楷濤當時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持股比例100%。

  23日,一名自稱已離職的百杏公司員工向澎湃新聞證實,該公司就是“百杏醫生”微信的運營者。

  該員工還向澎湃新聞證實,陳楷濤與張少聰確為合作關係。該員工稱“水蜜丸”“好像”是在公司製作,但對於公司是否具有藥品經營許可證書,及配備中藥師等資質問題,該員工未置可否。

  對於“百杏醫生”與“杏緣醫生”的關係,上述員工還透露,陳楷濤曾與“杏緣醫生”合作,但早前因故停止合作關繫了。

  公司官網信息顯示,“杏緣醫生”是“廣州市杏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針對國術中醫在醫患溝通服務中的短板所研發的醫務輔助工具”。“杏緣醫生”2016年與廣州一家中藥房達成戰略合作,推出中藥“高丹丸散”加工服務,於2017年與北京、廣州等多家公司達成合作,“實現中藥飲片廠家直供”。

  天眼查App顯示,陳楷濤曾短暫擔任廣州市杏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監事,但於2018年12月通過工商信息變更退出。與上述員工說法一致。

  然而,目前有關於陳楷濤如何製作“水蜜丸”以及是否具備資質問題,尚未明確。

  此外,患者提供的轉賬截圖顯示,多個銀行賬戶、支付寶實名賬戶對應姓名均為“陳楷濤”,而非公司賬戶,與張思聰的說法並不一致。

  前述中醫藥劑師稱,從已有的截圖資料來看,張少聰與“百杏醫生”應該是存在利益關係,“如果大規模的引導患者去買藥,一旦證實,肯定是違規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