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造真絲波斯地毯 開拓“新絲路”
2019年04月24日23:19

原標題:河南造真絲波斯地毯 開拓“新絲路”

編者按:

2019年,將迎來新中國70歲生日。“家國七十年”其實就是每一個平凡人的七十年,他們度過了新中國成立初期激情燃燒的歲月,他們享受到了改革開放的勝利成果,他們在新時代用勤奮和汗水實現了自己一個又一個小夢想,他們就是這個時代最平凡的普通人。

在新時代里,每一個平凡人都值得謳歌。即日起,東方今報·猛獁新聞將陸續推出大型重磅策劃《家國七十年·我的故事》三部曲,從“我”的故事說起,用“小故事”展現“大時代”,用“小切口”反映“大主題”,用“小人物”展現“大情懷”,用“我”的故事串起出彩河南的精彩篇章。今日推出《家國七十年·我的故事》三部曲之《匠心》第三篇,我們把鏡頭對準開闢“新絲路”的河南產真絲波斯地毯……

?4月19日下午,南陽市北部50公裡外的嶽東溝村村頭,二十歲出頭的小楊坐在自家的門樓下,熟練地織著一張波斯地毯,打結、剪線、壓打,動作嫻熟,夕陽灑落在她的臉上,襯著一旁的小土坡,美成了一幅中國畫。

?再過幾天,小楊就要成為美麗的新娘,她織完這張真絲波斯地毯後,將跟著丈夫到南方打工。小楊放棄編織波斯地毯之後,嶽東溝村堅持織毯子的人還有2名。十年前,這個村子織毯子的人最多有100多人,這些織成的毯子在南陽市二次加工後,將乘坐鄭州國際機場的飛機,發往世界各地。

?即便是織毯子的人越來越少的今天,全球九成的真絲波斯地毯依然產自河南,無論是杜拜的商場還是紐約的第五大道,河南產真絲波斯地毯依然是“毯中毯”,要放在展廳中最顯眼的位置。

□東方今報·猛獁新聞記者 巫曉/文 吳仲舒/圖

南陽真絲波斯地毯被稱“軟黃金”

寧願少吃一點,也要保證出口創彙。這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國內企業宣傳的一句“網紅”口號。

中國出口的產品中,用絲綢編織地毯,製作出來的高密度波斯圖案讓一直使用羊毛地毯的老外們開了眼。東方的波斯文化與絲綢文化碰撞,河南南陽生產的真絲波斯地毯逐漸成了“毯中毯”,價格昂貴,“軟黃金”由此得名。

“富家女兒婆家找,先問蠶坡有多少。”南陽自古以來有養蠶的傳統。乘著出口創彙的東風,1972年開始,南陽淅川、南召、鎮平等地先後成立地毯廠製作手工地毯,其獨創的波斯圖案真絲地毯,在國際上深受追捧。

1986年,南陽的一家部隊工廠來了一名大學畢業的小夥子,因為會說外語,很快就成了公司里的骨幹人員,每年代表公司去廣州參加聞名世界的廣交會,他的名字叫韓建立。

1990年春,廣交會如約開幕,作為當時全國唯一一個對外展示中國各種商品的平台,每一個參加廣交會的人都在尋找著機會。韓建立參加廣交會時,在展示桌的角落里,放了一塊南陽產的真絲波斯地毯。展會的第一天,一個大鬍子的科威特商人一眼便挑中了這塊地毯,並重金買下。展會結束,韓建立帶著2萬美金的“巨款”回鄉,引起了十里八鄉的轟動,這一年,是南陽大規模出口真絲波斯地毯元年。回去後,韓建立呼籲南陽的國有廠家大規模生產真絲波斯地毯,然後拿到廣交會上賣。果不其然,第二年,韓建立坐了29個小時的火車去參加廣交會,一個小時之內帶來的所有地毯被全部賣光,一度被老外瘋搶。

這一年,韓建立看著十幾萬美金,他似乎找到了帶領南陽鄉親致富的“法門”。

手織真絲波斯地毯的匠人越來越少

出口到國外價格翻了幾十倍

1996年,韓建立成立公司,做起了外貿生意,“那時候南陽、平頂山、許昌等地區的農村都有我們的工人。”也是在這一年,他第一次踏上了土耳其的土地,他想弄清楚,每年賣給老外這麼多真絲波斯地毯,他們到底有多搶手?國外能賣到什麼價格?

然而,當他在土耳其看到了他們生產的地毯在當地的標價時震驚了,“土耳其市場上的價格普遍比我們出口時的價格要高出20倍。直到今天,依然是中東商人掌握著波斯地毯的控價權,我們一直處於產業鏈的最末端。”

這一次中東之旅,韓建立還弄清楚了為什麼中國產的真絲波斯地毯會在國外那麼暢銷。一個伊朗商人告訴他:1980~1988年,中東發生了兩伊戰爭,伊朗無暇顧及國內的傳統地毯業,給南陽絲毯帶來了巨大的機遇。南陽真絲地毯也在此時在國際上出現,逐漸取代了伊朗地毯,成為真正的真絲波斯地毯生產來源地,“Nanyang silk rug”,南陽絲毯也成為國際真絲地毯的最高質量標準,只要提起南陽絲毯,就代表著最好的手織真絲地毯。

從1996年成立公司開始,韓建立每年都會選擇一段時間到國外考察市場,在杜拜的商場里閑逛,在紐約的第五大道上“掃街”。2008年以後,他在中東人開的地毯店中發現,購買地毯的人多了許多中國面孔。

韓建立逐漸從他出口的商家口中得知,近些年興起的中國人出國旅遊熱,國人將韓建立出口到國外的60%的真絲波斯地毯又買了回來,可是價格已經翻了幾十倍。

2014年2月25日上午8點,一輛兩地牌照的小轎車從深圳皇崗口岸旅檢小車道入境,這輛車被皇崗海關關員列為重點查驗對象,關員在對車輛進行檢查時,發現車上只有一名旅客,而車後備廂卻放著3個大號的行李箱。關員開箱檢查時,被看到的東西驚呆了,是兩條古樸雅緻、做工精湛的波斯地毯。當事人介紹,這是他在杜拜旅遊時購買的,總價45萬元人民幣。最後經過海關核準確實屬於自用後,男子進行補稅得以放行。

韓建立看到這則曾經風靡網絡的消息,經過對比圖案發現,深圳男子從杜拜花45萬元購買的波斯地毯,正是自己的公司生產出口的地毯。這一次,國人的購買力震驚了韓建立,他看到了這則消息後的感觸,就像是他第一次在廣交會上將真絲波斯地毯以2萬美元的價格賣給那個科威特人的心情一樣,入腦入心。

直到2017年,國內一家媒體,在紐約第五大道上一家售賣波斯地毯的門店,發現中國河南生產的一條真絲波斯地毯每平方英呎(0.09平方米)價格是1800美元,而韓建立出口到國外的價格是每平方英呎(0.09平方米)60美元,價格整整翻了30倍。新聞報導後,世界上九成真絲波斯地毯產自河南的“秘密”才被眾人所知。

守住匠心探索自己的銷售渠道

河南最樸實的農民在這個行業里做了半個世紀的“無名英雄”。今天,南陽臥龍區嶽東溝村的小楊依然不知道他手中編織的波斯地毯在國外能賣到什麼價錢,她只是知道“很貴”。

1994年開始,胡全(化名)負責將韓建立拿來的國外訂單分給淅川縣、南召縣的村民,“最多的時候我這裏有2萬台織機,僅僅是記錄的本子就有半米高,那時候無論你走在南陽的哪一個農村,都能聽到織毯子的敲打聲。”然而,越來越多的人放棄了織毯,原因很簡單:“收入太低,在家織毯一個月,只有千把塊錢。”

做了30年的地毯生意,韓建立最大的感受是“中國經濟的崛起”對傳統的手工織毯行業帶來的衝擊。“國外的經濟和消費水平沒有變化,但是國內的變化很大,千把塊錢在20年前的農村可是高工資,但放在今天已經缺少購買力了”。韓建立想把這些人留住,哪怕是減少自己的利潤,為此他也想了很多辦法,但是控製不了價格,永遠只能當“幕後英雄”。

2017年,韓建立帶領團隊開始做國內市場。他註冊了一個商標叫“天匠地毯”,並在淘寶上開設平台,把地毯的價格放在一個合理的區間。然而,大多數中國人在潛意識里總會認為“波斯地毯這種具有異域風情的商品本應該由中東人生產銷售”。2018年9月,在韓建立的朋友圈里,一名不太熟悉的“好友”發了一條朋友圈,寫道:來土耳其怎能不帶一條“軟黃金”回去,這句話配圖真絲波斯地毯,經過對比,韓建立發現這名“好友”在土耳其購買的毯子,在自己的倉庫里還有一條一樣的,因為多年的習慣,韓建立在出口的時候,總喜歡同時編織2條一樣的,以防“客戶不滿意,退貨”。

韓建立知道,他需要一步一步來。自從1996年第一次到達土耳其考察波斯地毯,看到老外把價格賣得如此高之後,對於自己開拓銷售渠道的目標,韓建立幾十年從來沒有改變過。2019年4月22日,一名盧森堡的客戶聯繫了韓建立,他想通過中歐班列從河南發往一批河南的真絲波斯地毯到盧森堡銷售,這名盧森堡商人已經在當地打了廣告,廣告中只說了幾個字:新的絲綢之路開通了,並配上了真絲地毯的圖片。

今天,全世界八成的真絲波斯地毯都是通過韓建立的公司生產的,他能做到生產環節如此高的市場份額,然而控價權卻一直被中東人掌握,他看到了許多中國人在國外的高檔地毯商店中,花錢不眨眼的消費,他也看到了國際市場的疲軟,在這次“出口轉內銷”的挑戰中,韓建立心中並沒有十分的把握。“我們只是想讓一部分有需求的人知道,他們心中的高檔波斯地毯其實並非產自中東,都是國產的。”通過內銷,韓建立試圖增加手工絲毯的利潤,給“織毯人”增加收入,讓他們放棄打工的念想,把這個行業留住,把這份匠心留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