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攜3子跳河溺亡 遺書稱每天都處在崩潰的邊緣
2019年04月24日12:43

  原標題:米易女子攜3子跳河溺亡,留遺書稱“每天都處在崩潰的邊緣”

  出事那一天,米易陽光明媚,卻無法驅散楊珊心底的晦暗。27歲的她帶著3個兒子從橋上跳下,結束了4條生命。

  此後四川米易縣委對外宣傳辦公室官方微信公眾號“陽光米易”通報稱,楊珊長期休息不好、精神壓力大,自感生活渺茫。在事發之前就有輕生念頭,親屬也多次勸導安撫,但仍承受不住精神壓力,遂帶著4歲的大兒子和兩個2歲的雙胞胎小兒子實施了輕生行為。

  根據楊珊親屬證實,楊珊跳河前曾留下遺書,稱自己“每天都處在崩潰的邊緣”,“連最基本的帶娃都帶不好”,“娃娃是我帶來的,現在我帶走他們”。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走訪瞭解到,楊珊的3個孩子經常生病,照顧孩子讓她承受了很大的壓力。4月23日上午,楊珊和孩子的遺體被安葬在了丈夫的老家。

  跳河

  米易縣地處攀枝花東北部,距離市區約一個半小時的車程,總人口23萬人。

  4月21日,一起悲劇,打破了這座縣城的寧靜。

  據“陽光米易”通報,21日11時05分,楊珊帶著自己的3名孩子從龍橋跳河溺亡。

 米易龍橋。4月21日,楊珊帶著三個孩子從橋上跳下。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王鑫  攝
 米易龍橋。4月21日,楊珊帶著三個孩子從橋上跳下。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王鑫 攝

  龍橋,是當地人的俗稱,它的官方名稱為米易縣城北步行景觀橋,只允許行人通過。該橋距離楊珊居住的小區很近,走路不超過10分鍾即可到達。

  這個季節,米易上午的溫度超過30℃,日照強烈。白天,橋上很少有行人通過。

  “陽光米易”通報稱,當日11時26分,警方接到群眾報警稱有人跳河。經全力搜救,救援人員於14時39分從河中搜尋到1名婦女和3名兒童。經醫護人員現場確認,4人均無生命體徵。

  據楊珊的小區鄰居回憶,事發當日上午,她在樓下帶娃時,還看到過楊珊推著孩子們出來,“沒跟她打招呼,但看上去也沒啥異常”。

  小區物管工作人員介紹,該小區於2014年開盤、2016年交房,價格為四五千元一個平方。現在該小區的二手房均價在九千到一萬之間。

  22日下午,澎湃新聞記者在楊珊所在樓層的樓梯間看到幾輛嬰兒車、滑板車和一些玩具。經小區鄰居辨認,這些兒童用品屬於楊珊的孩子,但她們不清楚這些東西是否是楊珊跳橋前扔掉的。

楊珊孩子的嬰兒車、滑板車被堆放在樓梯間過道處。
楊珊孩子的嬰兒車、滑板車被堆放在樓梯間過道處。

  壓力

  事發後,當地居民的朋友圈、微信群中陸續傳出楊珊是因為丈夫馬俊好賭且有家暴才自殺的。

  22日,馬俊的表哥徐先生、姑姑、妹妹等親屬告訴澎湃新聞,馬俊“絕不是那樣的人”。

  徐先生介紹,馬俊今年30歲出頭,當過兵,回到地方後給人家開貨車。兩三年前,馬俊自己貸款買了一輛大貨車,在附近的礦山上跑運輸。“為了掙錢,他(馬俊)一天忙得不得了,哪有時間打牌,更別提賭博了,掙點錢都貼補家用了。”

  馬俊的姑姑說,馬俊要還房貸、車貸,幾個孩子要喝奶粉、上學、看病,還有日常的開銷,每個月壓力很大,沒有賭博也不會對妻子家暴。

  馬俊的姑姑告訴澎湃新聞,為了幫助馬俊一家減輕一些壓力,馬俊的母親打半天工,剩下的時間就幫忙照顧孫子,“馬俊的雙胞胎是早產,身體不好,大娃的身體也不太好,沒少往醫院頭跑”。

  馬俊的妹妹說:“哥哥對嫂子很好,有錢基本上都花在老婆孩子身上了,自己穿的衣服都是幾十塊錢一件的,網上有人說他打我嫂子,怎麼可能嘛。”

  這些說法和官方通報部分吻合。通報提及,死者楊珊的3名孩子生前體弱多病,經常前往醫院治療,其丈夫自購貨車在礦山從事貨物運輸。通報還稱,“(楊珊)在事發之前就有輕生念頭,親屬也多次勸導安撫”,不過,對這一點,馬俊的親屬們稱,楊珊未向他們表露過類似的想法。

  在他們看來,楊珊性格還算開朗,她還開導過家裡的女性親戚,說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別太委屈自己之類。

  楊珊的父親也覺得女兒自殺“沒有半點徵兆”,他不相信女兒有所謂的產後抑鬱,也從沒聽到女兒有過輕生的想法。楊父說,事發前一天,外孫還在他家,下午送走後第二天就出了事。

  楊珊的老家在距縣城不遠的一個村子,楊父和楊母靠著不足兩畝的大棚和一輛可以拉磚石的拖拉機維持生計。

  23日下午,安葬完女兒和外孫的老兩口回到家中。自從得知噩耗後,老兩口連續兩晚失眠。

  遺書

  楊珊究竟為何作出這樣的舉動?答案或許藏在她留下的兩封遺書中。其中一份,是寫給父母和弟弟的。落款處,她自稱為“不孝女”。

  她在這封遺書中寫道:“我是不孝的女兒、不稱職的姐姐,請原諒我。或許你們無法原諒,但請為我節哀,我不想你們那麼大的年紀了再因為我有什麼損(閃)失。”

  楊珊還在信中解釋自殺並非一時衝動:“我真的承受不住了,生了雙胞胎之後到現在,我沒有睡過一個晚上整覺。當然這是母親必須要走的路,我不責怪,經常自己帶三個孩子我也能承受。但是,儘管這樣,沒有誰真正體諒過我。這幾年來我真的每天都處在崩潰的邊緣。”

  楊珊寫道:“曾經無數個時候我都想自己一個人離開算了,但看著身邊可愛的孩子,終是不忍心。因為我們的存在給每個人都造成了負擔。每次有什麼事,都是我一個人的責任。每個人都辛苦,我也不想看到你們再因為我們而苦惱,對不起每一個關心愛我的人,我對不起你們。”

  在楊珊寫下的另外一封遺書里,楊珊也不停自責,稱“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錯”。

  楊珊向丈夫、父母道歉,她寫道:“我真的撐不下去了,真的太累了。每一次,不管什麼事,只要娃娃一生病或者是發生什麼,第一責任必定是我,是我照顧的不好,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好母親,不是一個好妻子,更不是一個好女兒,也不是一個好兒媳。我沒有把你們照顧好,我也很自責,自己是個沒用的人,沒有本事、沒有能力,連最基本的帶娃都帶不好。娃娃是我帶來的,現在我帶走他們,希望你們的生活也回歸正常。對不起婆婆媽,這幾年辛苦你了,不僅讓你給我帶娃,還讓你每天面對他們,以後不會讓你心煩了,你終於可以過回你的正常生活,每天跳跳舞、逛逛路,挺好的,真的,我們在天上保佑你們,謝謝這幾年來所有人對我們的付出。”

  (文中楊珊、馬俊均為化名)

  [延伸閱讀]

  專家:楊珊符合產後抑鬱的表現形式

  根據楊珊遺書中的內容,倫敦大學學院心理學博士、國際教育心理學專家、副教授陳誌林認為,楊珊在自殺前已經產生了對自我的一種極度否定。結合其反映的睡不好覺、絕望的心理,基本可以判斷楊珊符合產後抑鬱的表現形式。

  陳誌林介紹,產後抑鬱表現與其他抑鬱障礙相同,主要為情緒低落、快感缺乏、悲傷哭泣、擔心多慮、膽小害怕、煩躁不安、易激惹發火,嚴重時失去生活自理和照顧嬰兒的能力,悲觀絕望、自傷自殺。

  陳誌林表示,根據其遺書內容有關對其婆婆的表述,以及婆婆一邊打工一邊幫她帶娃等情況可以推測,其婆婆為孫子付出很多,但也不排除婆婆一句抱怨,可能會讓極度敏感的楊珊產生消極情緒。此外,再加上孩子長期體弱多病,會加劇楊珊的悲觀絕望。

  陳誌林認為,當產婦出現失眠、多夢、易驚醒等情況時,家人就要引起重視,多陪伴、多疏導,還可前往醫院檢查或者諮詢心理諮詢師。

  陳誌林建議,有關部門可組織開展孕產婦抑鬱症的健康知識、早期發現和干預等方面的免費宣傳,傳授基本知識,幫助其家屬及其老百姓認識孕產婦抑鬱症。此外,要加強預防保健。婦幼保健部門要重視孕婦心理衛生的諮詢與指導,對不良個性,既往有PPD史或家族史,篩查出有精神症狀的高危孕婦進行監測和必要的干預,各地區婦幼保健院重視辦好孕婦學校,鼓勵孕婦及其丈夫一起來上課,學習認識妊娠和分娩的相關知識,瞭解分娩過程及分娩時的放鬆技術與助產人員的配合,消除其緊張,恐懼的消極情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