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剖析權遊製勝秘訣:不流於“傳統奇幻片”俗套
2019年04月24日00:50

  原標題:外媒剖析“權遊”製勝秘訣:不流於“傳統奇幻片”俗套

  參考消息網4月24日報導 德媒稱,《權力的遊戲》第八季剛剛開播,在網絡上掀起討論熱潮。奇幻電視劇究竟有何特別之處,何以會如此吸引觀眾?

  據德國之聲電台網站4月22日報導,美國知名電視連續劇《權力的遊戲》第八季日前開播。無論是不是這部電視劇的忠實觀眾,一般肯定都看過鋪天蓋地的新聞及預告。

  除了《權力的遊戲》,《指環王》、《星際迷航》、《阿凡達》等都曾經掀起過熱潮,這些只是成功的奇幻或科幻片的幾個例子。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海報(資料圖片)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海報(資料圖片)

  德國柏林大學文化理論教授澤弗納分析,《權力的遊戲》成功之處在於“冷硬現實與幻想之間的內在張力”。確實,劇情的發展總是出乎意料。

  報導認為,《權力的遊戲》的製勝秘訣使它不流於“傳統奇幻片”的俗套:多數奇幻片不外乎是創造出充滿細節的世界,主角必須尋找某樣事物或完成任務,一同冒險的夥伴必不可少。澤弗納則整理出《權力的遊戲》情節中三項特別之處。

  首先,製式的荷李活奇幻片多數採用美國學者約瑟夫·坎貝爾所提出的架構:年輕的主角生活在現實世界,聽到來自異界的召喚,進入了另一個現實中;他結識了心靈導師,後者多數會死亡,而主角最終生活在兩個世界中。《星球大戰》就是最著名的例子,《哈利波特》或《黑客帝國》亦然。

  不過,澤弗納指出,在《權力的遊戲》里,這樣的套路並不適用。“劇中一個時代甚至會終結。”

位於克羅地亞東南部的杜布羅夫尼克舊城。197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近年來又作為美劇《權力的遊戲》等影視作品的取景地而蜚聲國際。(新華社)
位於克羅地亞東南部的杜布羅夫尼克舊城。197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近年來又作為美劇《權力的遊戲》等影視作品的取景地而蜚聲國際。(新華社)

  第二,觀眾完全不期望劇情會往好的方向發展。澤弗納指出,與主流的奇幻片不同,《權力的遊戲》不停讓觀眾失望,裡頭只有支離破碎的角色,人物都存在缺陷。劇里沒有救贖。原著作者打破了一般奇幻文學的結構,造成的結果是:讀者或觀眾不停感到失望,但也一直抱以希望。

  第三,長篇幅。澤弗納表示:“我們生活在一個長篇故事的時代中。”雖然人們總是說自己沒有時間,但是這個故事真的非常長。“它不是在短時間內講述一件事,而是讓讀者隨著故事的發展深入其境,通過它找到對生活的態度。”

  德國科隆國際電影學校的約阿希姆·弗里德曼針對電視影集的蓬勃發展表示:“電影是關於事物,電視劇是關於人。”他認為這是兩者的主要差異。一部成功的電視劇需要好的角色以及難解的問題,才能讓衝突貫穿劇集。慕尼黑電視與電影大學教授塔奇·羅梅伊補充說,主角追尋的目標也是電視劇的重要元素,“這個目標可以是主角最終與一個特定人物在一起,或是想成為美國總統。”他指出,觀眾必須能理解這個目標,並且能產生一定的同情與共鳴。此外,站在英雄對立面的反派角色也是連續劇的經典手法。

《權力的遊戲》劇照(資料圖片)
《權力的遊戲》劇照(資料圖片)

  維也納大學以媒體社會學的角度研究《權力的遊戲》深受觀眾喜愛的原因,他們為這一研究共訪問了817名德語使用者,所有受訪者都收看了至少五季。研究得出的結論是:除了作為娛樂消遣外,人物間的陰謀詭計以及無法預測的劇情發展是《權力的遊戲》最引人入勝之處。

  報導認為,奇幻元素以及中世紀劇情背景設定也是吸引觀眾的原因。此外,研究還發現,情節、場景和人物等不同內容與社會元素相結合,使這部電視劇廣受歡迎。

  文化理論教授澤弗納認為,《權力的遊戲》“相當偉大”,可能在百年後仍為人所知。雖然這部電視劇還未達到影響幾代人的作品《星球大戰》的境界及人物規模,但《權力的遊戲》架構更為錯綜複雜,劇情的展開更勝托爾金的《指環王》。澤弗納表示,關鍵在於作者馬丁將如何繼續他的敘事,以及電視劇的拍攝水平是否能維持至劇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