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特總的油價操盤術,老套路?
2019年04月23日16:54

  美國又對伊朗原油下手了,本文回顧了去年伊朗和特朗普在原油上面的博弈,到了2019年,它們是否依然還在玩去年的老套路?

  本文來自付鵬的財經世界(ID:GlobalMacroHedge),作者:付鵬

  回顧一下2018年的伊朗VS特總的操盤術

  2018年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並且宣佈美國對伊朗石油行業的製裁將於2018年11月4日生效,這在2018年油價的波動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2018年的重要博弈和轉折都集中在9月到10月份發生,從9月開始都在擔心伊朗的問題,這個時候布倫特原油價格已經逼近了80美元。

  我們來回顧一下那個重要階段特總的操盤術:

  ①特朗普發推特對於高油價率先表示了不滿,希望歐佩克能夠增加產量來彌補供應的缺口:

“美國政府表示,希望阻斷伊朗所有的燃料出口,但其它產油國正在增加產量,以填補任何可能出現的供應缺口。” ——路透

  ②從當時透露出來的情況來看,大家懷疑沙特面對美國的政治施壓時是否有意願增加足夠產量來平抑油價還是有些道理的,當時可以說9月份的沙特是非常糾結的,一方面想忽悠一下美國表個姿態,另一方面又擔心隨著美國原油產量增加,沙特明年可能需要抑製產量以平衡全球供需,這樣完全得不償失,一漲一跌下,自己成為了美國原油產出的“價格調節備胎”,當時的沙特確實還是很猶豫的,這點從9月份法利赫的公開內容中可以感覺的非常清晰:

“沙特方面決定不在眼下敦促正式增產,因其意識到此舉可能無法獲得全體參與討論的產油國認同,其中一些產油國缺乏備用產能,不能很快提高產出。”——路透

  ③面對著製裁伊朗也沒閑著,他知道高油價對於特朗普的壓力是什麼,所以一直保持的口風就是製裁我,油價就會暴漲,“一副要死一起死”的狀態,當伊朗看出沙特及其他產油國討論了增產事宜,立刻就跳出來表態:

  先是號召歐佩克不要聽美國的,發現效果不太好,接著就直接宣告說沙特沒有那麼多限製產能。

  在沙特虛蛇地應對美國的時候,雖然表態了未來增產來彌補伊朗的產量下滑,但可以說此時一直到卡舒吉記者事件之前,沙特的態度都還是帶著很多的顧慮,既要虛蛇應對美國,又不想擾亂產油國之間的關係,還要憂心應對美國的產量增加。

  沙特只是提出了一個湊合的方案,該國將在8月1040萬桶/日的產量基礎上,在9月和10月增產約20-30萬桶/日,以滿足額外的客戶需求,尤其是亞洲客戶。

  其實究竟增產多少對於市場投資者而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需要看到這些影響油價各方表現出來的態度,這種湊合的方案對於押注者而言沒有起到震懾作用。儘管這時候沙特等已經做出了增產來對衝伊朗製裁可能導致的供應缺口問題,但是這個數字能否應對所有伊朗原油供應減少的缺口,同時還保留足夠的儲備以應對供應的進一步短缺?從對衝基金的持倉上來看,大家不相信沙特或將油價拉回到每桶80美元以下,當時幾乎是一邊倒的押注原油將會突破100美元。

  所有的戲劇性的轉折發生了

  卡舒吉事件的發生給了美國最好敲打沙特的機會,在沙特和美國互派官員溝通之後,美國對於沙特給予了政治上的溫柔,而沙特王儲在卡舒吉記者事件之後對於原油產量做出了進一步的預期的表態(注意這是沙特王儲薩拉曼的直接表態)。他聲明,如果需要,沙特能夠有能力增產到1200萬桶。

  沙特增產的這一規模遭到了很多投資人的質疑,繼續看多的投資者都不認為沙特是否有足夠的備用產能、有增加到1200萬桶的能力。其實沙特能否增到1200萬真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沙特頂層表露的態度不再猶豫不決,這個站隊的問題只要解決了,對於參與者而言就應該明白該散了。當然這個態度讓特朗普舒心了一些,政治上美國並沒有因為卡舒吉事件對於沙特有進一步的施壓,使得沙特在國際環境下平穩度過了卡舒吉事件;

  進入到10月份,隨著沙特阿拉伯、阿聯酋、科威特和俄羅斯的石油產量增長,緩解了美國11月將對伊朗重啟製裁引發的供應疑慮,同時美國在實施製裁的同時,華盛頓還對八個已經削減伊朗石油進口的經濟體(中國、印度、日本、韓國、中國台灣、土耳其、意大利和希臘)提供了豁免,允許它們在不受製裁的情況下繼續進口伊朗石油六個月。事實上當美國針對伊朗開始製裁生效的時候,其實價格已經觸及到了頂部。差不多從10月份開始,對衝基金經理也開始連續結清先前的石油多倉,首次浮現新的的明確的賣空跡象。

  2019年的故事怎麼看都是老套路?

  2018年Q4沙特增上去和能夠增到1200萬的站隊表態幫助美國緩解了製裁伊朗第一階段的壓力,但同樣也把原油價格帶回到了50美金,之後沙特又重回減產協議,這一切也就是短短幾個月時間就發生了;

  在沙特重回約束之後,全球的再平衡穩定下來,其實對於伊朗而言,那些赦免的國家也都在加快進口和儲備,所有人都知道第二輪的伊朗一定會來(赦免是6個月,這點市場很早就應該清楚)。

  2019年Q1油價的企穩反彈很大一定程度:一邊要歸功於重要的調節器“沙特”,可惜我倒認為這個調節器越來越多地會被華盛頓所左右(歐佩克的自主決定權越來越弱),另一邊要考慮赦免國在這六個月的儲備進口;

  數週前布倫特原油觸及到了65美元/桶之後,特朗普故技又重演,2019年首次發推特表明對於油價高的不滿態度(這可和2018年特總的操盤對比一下);同時美國總統特朗普過去幾週向他的國安團隊明確表示,他希望結束去年年底給予一些伊朗石油進口者的製裁豁免,以切斷伊朗石油出口、將該國主要收入來源降至零,從而對伊朗施加“最大經濟壓力”。

  而這距離OPEC+去討論是否下半年繼續維持減產的時間窗口已經是咫尺之遙,從已經透露出來的態度來看,各方其實都已經在過去的一個月裡釋放出來了放鬆減產的信號。

  伊朗這邊算一下製裁前逾250萬桶/日的出口,4月迄今伊朗石油出口量跌破平均100萬桶/日,如果完全限製,那麼伊朗這邊是250萬桶的缺口,沙特擁有超過200萬桶/日的閑置產能。單看數據,只是伊朗份額給大家瓜分了而已,當然有了去年的經驗,我想應該按照去年那種想法“沙特沒能力和意願來彌補缺口”的投資者應該比例上會少很多。

  當然就像伊朗叫囂的那樣,最大也是最後的武器是霍爾木茲海峽,不知道特總如何應對這張牌。不發生這種極端事件的話,近月抬高,遠期有釋放供應的壓製,引發供應變化的“高位”back就出現了,當然商品的諺語:“高位Back不追多,地位contango不追空”就需要寫在你的交易book上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