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馬,征服未知的野性
2019年04月23日10:19

馴馬
馴馬

  據日本媒體報導,馬能根據人的表情和聲音,讀懂人的情緒。日本北海道大學動物心理學準教授瀧本彩加等人組成團隊,對東京大學和東京農業大學的馬術部馬廄內19匹馬(平均年齡14歲)進行了調查。研究團隊通過讓馬觀察人類面部表情圖片,並用揚聲器播放呼喚馬兒名字的聲音來觀察馬的反應。

  根據嚴謹的實驗,瀧本指出:“馬是能夠與人構築親密關係的動物。”這樣的實驗說明馬與人類之間的情感感知聯繫。正因為馬可以感知人類的情感,所以自古以來人與馬這種生物之間就建立起親密的聯繫,“馴馬”正是開啟人馬親密聯繫的第一步。馴馬充滿挑戰性和趣味性,在人類發展的曆程中,這項運動甚至衍生出了多姿多彩的文化活動。

  1、南美牛仔馴馬

  每年烏拉圭傳統節日“克里奧爾周”是最吸引人的慶典。“克里奧爾”一詞來自西班牙語,原指在拉丁美洲出生的西班牙人。18世紀,大批西班牙人移民到烏拉圭和阿根廷,“克里奧爾”逐漸演變成了當地人或當地文化的代名詞。

  正是因為“克里奧爾周”慶典上的馴馬比賽,來自烏拉圭、阿根廷和巴西等國的馴馬高手彙聚一堂,最終的獲勝者會得到“最佳騎手”的稱號。騎手們用盡全力試圖馴服野馬,攝影師們忙著拍下精彩的圖片,各國的遊客為了這個賽事蜂擁而至,為人類的文化活動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2、內蒙古馴馬

  馴馬是蒙古族的傳統馬術項目,馴馬體現的是男子的勇氣和膽識。在草原上,“精騎射、馴烈馬”是優秀男子的標誌。據《蒙韃備錄·馬政》載: “其馬初生一二年,即於草地苦騎而教之,卻養三年而後再乘騎。”

  馴馬自古就是一門絕技,在清朝時被稱為“詐馬”。驍勇善戰的滿人崇拜馬上的勇士,因此清朝的詐馬高手很受推崇,只有勇敢無雙的騎手才能勝任。野馬的性子彪悍,對於一般人來說,馴服這樣的“生馬”是一件很難的事情,自小生長於草原上的馬更是難以馴服。小馬駒斷奶後,牧人一般會讓它們自由生長,待兩年後再開始調教。所以這樣的馬匹性格暴烈、不願被駕馭。從未被騎過的生馬更是見人就踢咬,無法近身。只有技術最嫻熟的勇士才可以和這樣的馬匹打交道。

  馴馬時,騎手手持木製的套馬杆。這種馴馬工具結實而有韌性,杆頭系有皮繩,可以方便套住馬的脖子。這樣的工具也遠比古代歐洲的馴馬工具先進。比起柔軟不好駕馭的套馬繩,套馬杆操控便利、設計巧妙,顯示出我國少數民族人民的智慧。馴馬的時候,騎手手持套馬杆,猛追奔逃的烈馬。待用套馬杆準確地將馬套住之後,騎手緊握套馬杆,在奔跑中接近生馬。這時需要騎手把握時機,在恰當的時候果斷地跳上馬背。馴馬進行到這裏,已經進入最危險的步驟。因為生馬性子暴烈,一旦被人騎乘,一定會暴跳如雷,但騎手不能放棄,定要隨著馬的姿勢變換身法和騎乘方法來讓馬習慣自己,最終直到馬匹被製服。馴馬十分驚險,需要騎手有極大的勇氣才可勝任。滿蒙民族的人民把馴馬作為衡量優秀騎手的尺度,直到現在演變為傳統的表演項目。

  待馴服馬匹之後,要在馬長出四齒後給馬去勢,這種去勢的馬,在蒙古語中被稱為“阿塔思”,翻譯成漢語就是“騸馬”的意思。去勢後的馬又經兩到三年的放牧,再由人類調教。經曆這一切步驟,“生馬”的性情才會逐漸變溫順。草原民族的人們熱愛馬,牧人們對馬的訓練雖然嚴格,但是他們從不鞭打馬匹,而是耐心地接近馬、瞭解馬,使之與人產生深厚的感情。一般被馴服的馬匹既不咬人也不亂踢人,是人類可靠的夥伴。

  3、西班牙徒手馴馬節

  每年 7 月初,西班牙的薩武塞多都會舉辦名為“拉帕達斯·貝斯塔斯”的徒手馴馬節。節日一般持續三天,吸引大量的當地年輕人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節日當天,人們會參加圍捕野馬活動,騎手們也會盡情展示騎術。

  一般節日開始的首日清晨,參加節日的人們會上山圍野馬。被圍的野馬會跑到事先設置好的露天圍圈里,這些野馬就是人們在節日裡馴服的對象。圍著野馬的圍圈內不設置任何武器或輔助工具,人們徒手馴服這些性格火爆、野性難馴的馬,參加者可單人或與合作者一起將野馬馴服。因為這項活動非常危險,稍不小心就會被馬踢傷,因此最終的勝者是“勇氣的化身”,他將在活動最後剪掉已被馴服的野馬鬃毛,這一舉動表示去掉野馬的獸性。最終,由勝者給野馬烙上印記,被馴服的馬或被作為種馬被送往當地村莊,或再度放逐山林。

  (新世紀體育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