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馬基因遍天下
2019年04月23日10:40

阿拉伯馬
阿拉伯馬

  阿拉伯馬在沙漠氣候中成長演化,被貝都因人視為珍寶,經常會被帶進居家帳棚中安置保護。阿拉伯馬與人類關係親密,具有性情溫和、敏感、聰穎,精力集中、警覺性高,忠誠並樂於討好主人的特質,特別適合商貿和戰爭。

  提到阿拉伯馬,人們腦海中首先出現的詞語大多是:“最漂亮的馬”、“耐力賽王者”。阿拉伯馬憑藉其俊美的外形、氣宇軒昂的氣質深得人們的喜愛,故有“行走的藝術品”之稱。考古學家發現阿拉伯馬源自4500年前,屬於家馬最古老的品種,在乾旱少雨、食物匱乏的條件下,經長期精心選育而成,阿拉伯馬是當今世上十佳馬的品種之一,分散在世界各地,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歐洲、南美洲及其起源地中東。阿拉伯馬對世界上許多優良馬種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幾乎所有輕種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阿拉伯馬的血統。這是緣於阿拉伯馬經由歷史上的戰爭、貿易而由中東散佈至世界各地,並且用來配種(混種),因此阿拉伯馬甚至被認為是世界上所有馬的品種起源。

  為什麼是阿拉伯馬?這得益於該品種強大的基因,從而使其具備了非同尋常的品種改良能力。縱觀歷史,近代“好馬”多出於歐洲,究其原因,當然離不開歐洲國家強大的綜合實力,但如果單從“馬”的角度看,那麼當年歐洲貴族從東方引進的阿拉伯馬功不可沒。例如原本歐洲只有重型大馬和矮馬,直到引入了阿拉伯馬的血統,才有了後世更適合騎乘的“中等個兒”馬種,即今天活躍於各類馬術賽場上的輕種馬。阿拉伯馬被引進到英格蘭,成為純血馬的祖先。擅長科學的英國人依據需要,對阿拉伯馬施以“種馬淘汰法”,即育種學的雄性不育系。遴選最優秀的父本,在優良的母本上複製種子優秀品質,培養出不同體態、性格,熱血、溫血、寒血品種。

  鑒於阿拉伯馬基因的強大,除了英國培育出來的純血馬,在近現代幾乎所有輕種馬的發展過程中都能見到阿拉伯馬的身影。在俄羅斯,阿拉伯馬血統為奧爾洛夫快步馬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在美國,人們引進阿拉伯馬改良出了美國騎乘種馬、摩根馬、夸特馬、屬於溫血馬的特雷克納馬等等。另外,阿拉伯馬對威爾士Pony、澳洲種馬、法國佩爾什挽馬、阿帕盧薩馬、科羅拉多巡邏馬等品種的形成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人們為了增強馬匹美觀感、耐力性及輕盈感,將阿拉伯馬與其他品種進行混種。在美國半阿拉伯馬有自己的種系,包括盎格魯-阿拉伯馬。一般而言,在品種上,盎格魯-阿拉伯馬可以是由下列雜交形式產生的:

  (1)純血馬和阿拉伯馬;(2)盎格魯-阿拉伯馬和阿拉伯馬;(3)盎格魯-阿拉伯馬和純血馬;(4)盎格魯-阿拉伯馬和盎格魯-阿拉伯馬。

  除了英國和法國之外,盎格魯-阿拉伯馬在其他國家也有培育:意大利的撒丁島盎格魯-阿拉伯馬(Sar-dinian Anglo-Arab)、匈牙利的盎格魯-阿拉伯馬(Gidran,翻譯成“基特蘭馬”,也譯“奇特蘭馬”)、波蘭的盎格魯-阿拉伯馬以及西班牙的盎格魯-阿拉伯馬等。撒丁島盎格魯-阿拉伯馬是用純血馬和具有阿拉伯馬血統的撒丁島馬雜交生成的,1967年該馬叫“Anglo-Arabo Sardo”(簡寫 AAS),現在去掉後綴,就叫“盎格魯-阿拉伯馬”了。

  聰明、容易訓練、溫和性格的阿拉伯馬,在許多項目上都有突出的表現。它是優質的全能騎乘馬,也是表演競技馬。用於英式騎乘、西部式騎乘、障礙超越、馬場馬術、賽馬等。一直以來,阿拉伯馬獲得了各項比賽(特別是耐力賽)的冠軍。當今馬術比賽的其他項目中,也常見阿拉伯馬的身影。

  阿拉伯馬對於輕騎種的發展仍有待討論。有“所有現今馴養的馬種的祖先是四個野生原始種之一”的說法,但這還未得到證實,有待遺傳學的研究結果。由於中東是古文明的交叉點,且是最早馴養馬匹的地方之一,東方馬從古至今都散佈在亞洲及歐洲等地。故此,對於輕騎是來自阿拉伯馬的混種很少受到質疑。唯一的問題是,究竟有多少阿拉伯馬的血統以及歷史上的阿拉伯馬何時出現。

  對於較舊的品種,要追查阿拉伯馬的影響很睏難。例如一項線粒體DNA研究發現,現今伊比利亞半島的安達露西亞馬及北非的柏布馬橫跨了直布羅陀海峽,並互相影響對方。離開本地的馬匹則在羅馬帝國及伊斯蘭入侵時影響著伊比利亞馬的祖先,不過卻很難去追蹤有關的路線資料。雖然這個研究並沒有將安達露西亞馬及柏布馬的線粒體DNA與阿拉伯馬的作出比較,但在其基因中卻發現有像阿拉伯馬的基因。阿拉伯馬及柏布馬在外表上卻很不同,尤其是在尾巴方面,而歷史上亦有阿拉伯馬及柏布馬一同進攻歐洲的紀錄。伊斯蘭於收複失地運動前在西班牙曾培育阿拉伯馬。據史料記載,西班牙於1850年、1884 年及 1885 年進口了阿拉伯馬,用來混種安達露西亞馬。

  作為馬中最古老的輕型種和種蓄群,阿拉伯馬是獨一無二的。與現代輕型馬不同,阿拉伯馬的血統不是通過選擇育種培育出來的。其他輕型馬的血統需要預先註冊以保證其後代血統的純正性,而阿拉伯馬的純正血統則數千年來都為人類所珍視,並被人們盡最大努力一代代保留下來。

  (新世紀體育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