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幫 Nike 做的 Air Max 720,全球限量 24 只
2019年04月23日15:38

  今年的 Air Max Day 似乎特別長,在每年一度的 3 月 26 號 Air Max Day 之前,到現在都已經是復活節的這個時候,關於 Air Max 的活動都一直在繼續。

  在這期間,我們的期待已久的六雙 “Nike On Air“ 比賽獲勝者設計的球鞋已經面世,我們也獲得了一次 Nike 為我們帶來的親自製作一雙樂高積木版本 Air Max 720 的機會。可以說,今年 Air Max Day 活生生做成了一個 Air Max 月,也因為這繁多的活動,我們認識了參與其中的 PIX Studio。

  其實在體驗用樂高搭出一雙 Air Max 720 的時候,就已經很好奇是誰完成了這雙鞋子的設計,畢竟我也有玩過樂高,知道設計圖紙不是那麼容易完成。而且鞋子的內部結構看似簡單,其實卻是很浪費時間的,更何況要配好這些搭出一雙鞋子的配件,又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巧合的是,幫助完成這次活動的 PIXStudio 的 Elvis 和我的一個朋友正好認識,於是便有了這次的採訪,嚴格意義上來說,Elvis 並不算是一個 Sneakerhead,不過不管他是否願意被這麼稱呼,他都是一個做出了一個了不起的球鞋周邊的鞋星了。

  PIX Studio 創始人 Elvis

  用 Elvis 自己的話來說,現在他和團隊是做藝術裝置的,我們都知道藝術家都會有自己的偏執,Elvis 在聊到 PIX Studio 的時候,自然也是非常自豪。

  PIX Studio 一路走來並不容易,在樂高圈內已經得到了認可,只是這次做了這雙 Air Max 720 讓他們被更多樂高圈外的人所認知。用 Elvis 自己的話來說,那就是“其實只要得到別人的認可,樂高的 LCP 認證對我而言其實可有可無“。

  於是在搭完那雙樂高版本 Air Max 720 之後的一個下午,我們坐下來好好聊了聊他們和 Nike 的這次合作,也順便打聽了一下大家可能目前還不是那麼瞭解的樂高圈子。

  南京東路樂高店舖門口展出的 Air Max 720

  K:KIKS

  E:Elvis

  K:這次因為和 Nike 的合作,PIXStudio 也得到了很多樂高圈外的關注,這是你意料之中的嗎?

  E:這個應該算意料之中,也算意料之外吧,因為這個事情我們剛開始覺得樂高圈會討論,結果並沒有多少發聲。我們也猜想到很多圈外的媒體會討論,畢竟 Nike 官方用樂高積木來拚搭球鞋的活動是從來沒有的,之前只有一個紐約的設計師有用樂高做 Air Jordan 球鞋,效果其實也非常好。

  國外玩家製作的樂高球鞋

  K:這次的這雙 Air Max 720 一共準備了多少隻的材料呢?

  E:給到消費者的,一共只有做 24 只的材料,其他的就準備著,但真的也不多。而且最關鍵的是每一隻因為是不同的人做的,都有配色的不一樣。所以可以說能夠拿到這隻鞋子的 Nike 忠粉,拿到的都是獨一無二的模型。

  K:首次與 Nike 合作,在這次活動中遇到的最大困難和挑戰是?

  E:其實最大的困難就是時間。特別是那雙大的展示鞋,從定配色到最終完成,只有三天的時間。我們設計提前了兩三天,但確認配色就用了一天,這個是時間最緊張的。我們就希望以後再有類似的合作的話,時間可以充裕一些。

  K:除了這雙 Air Max 720 之外,PIX Studio 還有什麼想要嘗試用樂高積木做的鞋款嗎?

  E:其實我們有,包括我們有看國外的作品。我們有嘗試用自己的設計來做像 Air Jordan 1 這樣的鞋子,不過這樣做的話成本其實很高。淘寶上有兩三百的版本,但如果用真樂高做的話,光買零件的成本都不夠,更不用說背後的設計成本了。

  我覺得中國很多消費對於設計的觀念不對,被裝修公司之類的給弄錯了。覺得我買材料的話,設計就應該是送的。其實設計應該是收費最貴,最耗費時間的。

  PIXStudio 的部分作品

  K:還記得當時為什麼會開始這份樂高設計事業嗎?

  E:我開始做樂高比較偶然,是我的合夥人李爾明開始做樂高。他以前是做機械和產品設計的,在玩具公司做類似樂高機器人的造型和結構設計,做了一段時間,因為和老闆意見不合就沒有做下去。

  後來李爾明決定自己做,我就和他說不如做個工作室,就堅持只用正版樂高積木。那是 2012 年,對我們來說其實挺艱難的。當時很多人其實並沒有那麼瞭解樂高,起步真的挺艱難。這兩年的話,樂高公司在中國市場做了很多普及,對我們來說,市場推廣有很大的助益效果。但後來我們發現,樂高對外宣傳和在消費者心目中的定位還是個玩具,而樂高積木其實可以應用到更多方面,所以在 2016 年底,我們就籌劃轉型,將樂高積木應該用藝術品上面,用其他材質和樂高積木結合,做出更具藝術價值的作品。

  總的來說,一開始是因為我正好閑著,而李爾明只能做設計,我恰好是市場和運營方面的專業人士,所以我們就開始了這份事業。

  Elvis 最滿意的佛像作品

  左右滑動觀看全部

  K:在 PIX Studio 曾經出品過的作品中,你自己最滿意的是哪一個?

  E:最滿意的是一個佛像,是我到目前為止最滿意的作品。因為那個佛像是很中國很傳統的,而我們用了很西方的元素來表現,這就是一種文化的碰撞。當時 MoMA 通過朋友想收藏我們的這個作品,但是需要 8 個配色,而那時我們處於項目中,所以也就沒有合作。現在我們還感覺很遺憾。

  這個 Lamy x 比卡超 x LEGO 筆盒是可以用的

  K:據我所知。樂高認證大師(LCP)的稱號對於做樂高工作室而言是很重要的肯定,為什麼 PIX Studio 的設計師不去參與評選?

  E:其實在 2014 年 LCP 評選的時候,我們就嘗試參與過,當時我們是被認可的,但鑒於彼時 LCP 的評選窗口沒有對中國市場開放,所以我們也就遺憾而歸。不過後來我們逐步被其他客戶認可,並且幾乎不參加樂高社區部門的任何活動,也就再也沒有去爭取過。我們就是江湖中所謂的“江湖上聞其名,但不見其人”。

  樂高認證大師(LCP)在國外的評選其實是很嚴格的,而現在到了中國,大家都懂的,評選是怎麼回事。就和其他任何國外的評選到了中國都會變味一樣。我們認為,只要得到別人的認可,樂高的 LCP 認證其實可有可無。

  這些樂高做的包都是可以用的

  K:最後,聊聊 PIX Studio 的過往歷史以及對於未來的展望吧。

  E:其實我希望 PIX Studio 能成為一個藝術品牌,更多的將美好的事物和思想,用不同材質元素組合起來,變成一個能夠讓觀者去感知的具象裝置作品。

  K:說句題外話,這次你們和 Nike 的合作當中,遇到的一些很有趣的旁人的討論。能給我說說嗎?

  E:說的這個,我覺得非常有趣,當時在合作中,我聽到最逗樂的一句話,來自於某位大師:樂高玩家和粉絲是沒有資格做商業合作的。當我聽到的時候,著實愣了一下,難道玩家的商業行為還需要大師來認可嗎?所以這就是江湖。

  或許之後 Elvis 和 PIXStuido 還會在球鞋上做些嘗試,也或許他們永遠不會了。我相信每一個喜歡球鞋的人都樂於看到這樣的作品誕生,而說到對球鞋文化的推廣,其實這樣的產品也能起到推波助瀾的效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