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商業帝國下一步: 分家、分權、分立
2019年04月22日07:01
郭台銘商業帝國下一步
郭台銘商業帝國下一步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李娜

  [郭台銘把鴻海的生意版圖劃分為12個次集團。按照他的規劃,未來鴻海的組織架構將不再以併購擴張為主。]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究竟擁有多少家公司?這個問題即便是富士康內部的工作人員,也許也很難說得清楚。一句曾流傳於內部的玩笑話是,“各類科技公司排行榜中以富字開頭的公司都有可能是郭台銘的。”

  作為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的“常客”,69歲的郭台銘最近的身家已經攀升至77億美元,位列世界213位,從一名生產塑料產品的小老闆,成長為世界知名的代工巨頭富士康的掌舵人,他用了將近50年的時間,但並不止步於此。

  4月17日,據人民日報最新消息,郭台銘在國民黨中央黨部接受黨主席吳敦義頒發的榮譽狀後,宣佈參加2020年台灣地區領導人國民黨黨內初選。消息一出,引發各地“富士康概念”股票波動。

  而在17日當晚,對於郭台銘“辭任董事長”的市場傳聞,鴻海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2317.TW)發佈公告稱,本公司各事業群獨立運作,日常運營都由專業經理人負責。“有關董事長個人生涯規劃,若有具體信息將依規定辦理。”

  郭台銘一旦登記成為正式候選人,則需要申報其本人以及配偶、未成年子女包含的不動產、船舶、汽車及航空器、一定金額以上現金、存款、有價證券、珠寶、古董、字畫等財產。雖然沒有規定參選需要辭去董事長一職,但顯然,郭台銘在未來一年內將會把更多的精力從公司治理轉移到參選事宜上。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富士康繫在全球至少設有200多個生產基地和子公司,員工數量達到140萬人規模。除了代工業務外,業務範圍還觸及了人工智能、大數據、智能家居、機器人、5G、屏幕等,輻射日本、美國、印度、歐洲等部分區域。同時,在資本市場上,依託代工業務的母體,通過對旗下數百家公司不斷分拆合併,富士康系已有十餘家子公司登陸資本市場,包括大陸、香港等地。

  “代工之王”

  談起Apple的代工廠,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富士康。

  在《郭台銘與富士康》一書中寫道,過去工匠的工作模式,就像一畝畝由人力耕作的田地,稻米結穗之後,農人喜歡拿著鐮刀收割成果,但是富士康的做法是運用自動化機械耕田,接穗時使用割稻機,最重要的是,批量生產的產品品質跟技術工匠的心血結晶不相上下。從某種意義上看,富士康就像是開著“割草機”的全球軍團,讓拿著鐮刀的日本農夫不知所措。

  在當年,這種以人海戰術24小時輪班、大量生產、快速交貨的優勢不僅僅對於日本精雕細琢、限量生產的工匠造成了威脅,也擊敗了像偉創力這樣的代工巨頭。

  但這種情況到了2006年、2007年發生了變化:工人們不願意加班了。單調的體力勞動,很難再引起他們的興趣。“工人們不好管了”只是富士康代工模式進入瓶頸期的一個縮影,讓郭台銘感到真正焦慮的是富士康最輝煌的時代可能一去不返。

  2013年,因營收與盈利不達預期,鴻海股價遭遇重挫,當年大跌64.39%。在一場長達八小時的股東大會上,郭台銘鞠躬向股東道歉,並宣佈分拆業務結構重整的決議,減少對Apple公司產品製造的依賴,重點放在開發新技術、知識產權和電子商務上。

  觸角伸向高科技

  對於此時的富士康來說,避免單一業務的佔比過高已經成為戰略性的任務。

  公開資料顯示,在可以查詢到的鴻海大陸子公司中,大致分佈於四大片區:一類是以深圳為核心,輔以東莞、佛山、惠州等珠三角城市圈的華南片區,該區域目前涵蓋了大部分6C產品及其配件的研發、加工製造;第二類是始於1992年的,以崑山為核心,輔以上海、淮安、常熟、杭州等長三角城市圈的華東片區,該區域以便攜式電腦及其元件的生產製造為主業;第三類是始於90年代末期,以煙台為核心,輔以晉城、廊坊、大連、天津、秦皇島、營口等環勃海城市片區,該區域主要以手機等移動設備及通信等專業設備和新能源等新興產業的研發製造為主;第四類則是以太原、武漢為核心,輔以重慶、成都等內陸片區,據富士康介紹,該區域未來將主要針對內需市場的研發和生產。

  除了代工業務,最近這幾年郭台銘也頻繁出現在許多物聯網、雲計算的重點行業會議上,為自己的“工業物聯網”戰略站台。他喜歡舉這樣一個例子:騰訊是人與人之間的社交網站,馬雲是人與物之間,但是富士康做製造是人與物、跟機器設備之間的交流。

  郭台銘認為,製造業的發展脫離不了工業的升級,工業升級脫離不了工業被信息化、網絡化,“生產流水線上直接作業將來只會越來越少,最有效率的都是儘量推無人工廠,或者用機械取代人力。”

  換言之,比起其他業務板塊,工業互聯網是承載富士康轉型重任的重要平台。

  此外,8K生態和機器人也是郭台銘較為看重的新方向,收購Sharp以及投資610億元建設8K生態產業園的動作,堪稱大手筆。

  郭台銘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8K高清面板就是蒐集一些影像數據的基礎,而未來最有價值的數據是影像。

  在他看來,8K不僅僅是一個產品的升級換代。8K超高精細影像液晶顯示屏幕將會給工業互聯網、車聯網、娛樂、醫療、社交、教育、安全等領域帶來一場影像數據革命,該市場規模將達到35.8萬億人民幣。

  美國威斯康星州的投資也是郭台銘夯實面板佈局的一步。富士康稱,從新一代電視機到自動駕駛汽車、飛行系統,再到智能教育、娛樂、醫療健康、先進製造系統,以及辦公自動化、互動式新零售、安全生活等,該工廠生產的液晶面板未來將廣泛應用於影響消費者日常生活的諸多高科技領域。

  富士康在機器人領域,也有自己的佈局節奏。在內部,富士康分為2個區塊,其中專供工廠使用的產品,但由於本身廠區需求仍無法全面供應,短期不會對外售賣。不過,對進駐商業、醫療照護或日常陪伴等與家庭生活息息相關的機器人市場,郭台銘則表示將會與外界繼續合作。

  下一個接班人

  在2018年6月22日舉行的股東大會上,面對股東對接班人的提問時,郭台銘這樣回答:“因未來5年是鴻海至關重要的轉型期,未來5年我還沒有考慮退休,況且先前已答應股價不到200元不會退休,這個承諾不會改變。”

  他表示,培育接班人是他個人每天白天、晚上都在思考的問題,由於未來需要人工智能(AI)、物聯網(IoT)的跨領域人才,鴻海已展開相關人才的培育,但現階段還不能告訴他們“你們就是接班人選”。

  但隨著參選決定的最後敲定,對於接班人的猜想也越來越多。

  有接近富士康人士對記者表示,雖然郭台銘不一定卸任董事長,但具體的事務還是需要人來接班。目前最有可能接班的會是集團總財務長黃秋蓮,被外界稱為“錢媽媽”,沒有她簽字,所有投資案郭台銘一律不看,她也是郭台銘不在公司時最重要的代班人。但也有富士康內部聲音認為,郭台銘在公司的個人色彩太重,短期內無法選出某個接班人,將有可能採用華為輪值董事長的方式,進行觀察。

  郭台銘表示:“5月份董事會會擬出新的董事名單,強化董事的經營,把我個人色彩降到最低,我們有個日本的團隊就把Sharp經營得不錯,其他新的業務,安全、健康,不見得全部是製造,都有非常強的團隊,我投資看未來定大方向,把我這45年的經驗給我一點時間寫成一本書對內傳承、對外扶持其他企業。”

  他強調,公司未來的大方向還是會由他來參與指揮,日常運作會退到第二線。“我覺得應該淡化我的個人色彩,我已經69歲了,45年的經驗能夠傳承給他們,這是我現在定的目標,讓年輕人早點學習早點接班,早點取代我的位置,我能夠騰出點時間來為公司的未來做長期的規劃。”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郭台銘主張的“分拆”上市,已將鴻海推向控股公司的方向發展。外界揣測郭台銘是希望利用這種方式“賽馬”,從而選出最合適的接班人選。

  郭台銘把鴻海的生意版圖劃分為12個次集團。按照他的規劃,未來鴻海的組織架構將不再以併購擴張為主,而是針對成熟的產品、產業或事業體,進行分家、分權、分立後,讓每個次集團均能健康成長,而不用受到鴻海的影響。在每一個次集團中,都將誕生一位總裁。同時,財務、專利等部分仍將由集團母公司控製。

  郭台銘曾經對記者表示:“富士康現在已經把經驗系統化、製度化,所以我確保在接棒後的三到五年,經驗會繼續傳承,當我在經驗傳承過程中,不能讓底下的人不敢犯錯。最近有很多事業群主管來問我問題,我就跟他們講,你這樣做會有什麼優點,什麼缺點,但是決定要靠你自己來做,我支援你的決定,我是這樣在教他們做事情。但當我認為這件事動搖根本,我就會出來幹涉。大部分事情不動搖根本,我儘量讓他們犯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