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書店喝咖啡、發自拍、買周邊,但我從來不讀書
2019年04月22日20:23

原標題:我去書店喝咖啡、發自拍、買周邊,但我從來不讀書

時值週末,你走進一家書店,選一本書,點一杯咖啡,再找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在享受這個悠閑的閱讀時光之前還差最後一步:拿出手機為書店精緻的裝潢氛圍拍一張照。

這是現下大部分人享受實體書店時光的真實場景。不過這在10年前還無法想像,那時候實體書店因為網絡電商的興起正遭遇著大規模的關門“寒潮”,而書店也僅僅只是銷售書的場所而已。

在購物中心“複活”的實體書店

隨著網絡購物和電子閱讀的興起,實體書店倒閉潮席捲全球,截至2011年的10年里,中國有近五成的民營書店倒閉,因此不少人都對實體書店的未來唱衰,認為書店會隨著紙質書的消失而消散。

而近幾年,路邊倒閉的實體書店紛紛“借屍還魂”,搬進了各大購物中心和商圈內,還比以前更大、更豪華、更有人氣。《2018-2019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顯示,2018年位於購物中心的書店最多,位於商業區的其次。最喧嘩熱鬧的地方,反而成為書店紮堆的地方。

購物中心樂於見到這種變化。單一的購物中心已經不能滿足年輕人,吃喝玩樂文娛為一體的綜合購物中心受到追捧。在購物中心的文創類產業中,最大的一類便是占比26%的書店,其次才是DIY手工坊、創意零售和工藝品店等。

購物中心和書店搭建了一種和諧的互惠關係:書店借用購物中心的高密度客流,購物中心則獲得了不必親自費心籌劃的遊客休息區。

“不務正業”的書店有多賺錢?

搬進購物中心的書店,和以前不同了。

和舊的、狹小的、飄著塵的傳統書店不同,一切嶄新、裝潢精緻、燈光立體、飄著現磨咖啡香氣的購物中心書店是璀璨的網紅景點,吸引著本地外地的遊客前來打卡。

書店開始走上了“不務正業”的道路,除了賣書之外,品牌周邊、咖啡簡餐、文具文創等服務也紛紛上架。

在《2018-2019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對於62家知名書店的統計中,只依靠賣書營業的書店只有1.61%,不銷售咖啡餐飲的書店僅占不到5%,沒有一家書店不銷售文創文具產品。

但書店“副產業”占銷售總額的比例也不是那麼高:大部分咖啡餐飲和文創文具的銷售占比都在20%以下。相比較而言,大多數圖書的銷售額占比都在50%-85%之間,看起來似乎是圖書比咖啡文創等副產品賣得好。

然而真相是,咖啡和文創產品比圖書利潤大多了。數據顯示,對實體書店來說,圖書的業務毛利僅有25%,而文創產品的毛利則高達60%,咖啡的業務毛利最高,可以達到65%。

何況,咖啡、文創產品為書店延展了未來發展空間:通過提供一種優雅的、有格調的氛圍和裝修,加之通過文創周邊輸出品牌價值觀,將品牌轉變為了一個具有多重功能的文化空間。從下列各大書店的廣告語中可以窺見書店的野心。

南京先鋒書店:人,詩意的棲居。

言幾又:傳達 · 生活 · 可能。

貓的天空之城書店:一家書店溫暖一座城市。

當閱讀捲入網絡

閱讀不可避免地捲入了互聯網時代。

首先是線上購書的興起。2010年起的頭5年,單比較圖書銷售額,實體書店一直壓製著在線零售渠道。然而自2016年起,在線零售渠道的圖書銷售額首次超過了實體書店,從此一路高歌猛進,2018年超過實體書店200多億元,成為整體圖書銷售增長的主要貢獻力量。

其次是電子閱讀的火爆。成年人人均每天手機閱讀高達近85分鍾,互聯網閱讀高達65.12分鍾,目光卻只有不到20分鍾分給圖書。以手機為代表的碎片化媒介提供的信息大多也是碎片化的,漸漸習慣信息“快餐”後,成年人的深度閱讀減少了。

古人云:一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按此標準,現代成年人的顏值降低了。

小結

把書店的變遷放在更宏大的背景下觀察。

你會發現書店搬進商場是有原因的:購物中心對書店進行房租減免、裝修補貼等吸引進駐,一系列政策如《關於開展實體書店扶持試點工作的通知》、《關於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都對實體書店大力扶持。這些扶持,讓書店可以付得起購物中心高昂的房租。

你會發現網絡購書的火爆是符合時代潮流的。據噹噹網發佈的《2019中國學生閱讀行為綜合分析》調查,2018年上半年大學生在網上購買紙質書的占比高達89.8%,原因是正版、品種全、促銷活動多、網店有較高折扣價、便捷快遞運輸等。

其實,書店在時代洪流中的艱難轉型和深度剖析是商業上的考慮。對普通人而言,在街角的小書店讀書也好,在商業區大而美的網紅書店讀書也好,網絡購書也好,用時尚的Kindle墨水屏讀書也好,最重要的,是讀什麼。

就像培根在《論讀書》中寫的:讀史使人明智,讀詩使人靈秀,數學使人周密,科學使人深刻,倫理學使人莊重,邏輯修辭之學使人善辯。

凡有所學,皆成性格。

數據新聞編輯:孟融

新媒體設計:趙斌

實習生:王子薇

校對:陳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