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夜跑被殺 兇手嗜賭如命曾3次暴打未婚妻
2019年04月22日16:03

  原標題:起底樂山夜跑遇害案兇手:嗜賭如命脾氣暴,曾3次暴打未婚妻

  來源:紅星新聞

  4月22日,曾轟動全國的“四川樂山女子王某欣綠心公園夜跑被害案”在樂山中院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李健犯故意殺人罪、搶劫罪和盜竊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人民幣15000元。

  兇手李健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據紅星新聞記者多方調查,李健嗜賭如命,網上賭博輸了10多萬元,偶遇受害人後見財起意;此外,他還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因為6萬元彩禮錢曾3次暴打未婚妻。

被告人李健 (圖據法院)
被告人李健 (圖據法院)

  嗜賭如命

  網絡賭博輸15萬 見財起意下殺手

  今年27歲的李健,是四川省樂山市馬邊縣人。根據此前檢方庭審中宣讀的李健作的有罪供述,他迷上網上賭博,輸掉了很多錢,加上結婚彩禮一共花掉了10多萬元,至事發時經濟非常困難,當天去散步時遇到了王某欣後見財起意,最終搶劫殺人。

  根據紅星新聞記者多方調查核實,李健2016年12月退伍後回到了馬邊老家。因為父親的腿摔傷了,不能幹太重的農活,李健回家後幾個月時間里,就幫著媽媽一起種玉米。

  “他自己談了一個女朋友,是個護士。”李父稱,李家出了6萬元彩禮錢,兩個人已經訂婚了,2017年6月他從老家馬邊去了樂山。至於兒子迷上賭博一事,他表示毫不知情,“以前他是很老實很聽話的一個人,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李父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在兒子出事後,他也想到過找到對方家長說“對不起”,但是又不好意思,“家裡也拿不出錢來,怎麼去見人家。”

一審宣判現場(圖據法院)
一審宣判現場(圖據法院)

  據知情人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李健在歸案後承認,經過朋友介紹他涉足網絡賭博,不到一年時間,他就輸光了15萬元的津貼和退伍補助費等。不過,女朋友瑪赫某某對此也不知情,李健只是告訴她,自己跟朋友合夥開了家軟件公司,每個月7000元分成。

  直到2017年9月,李健對瑪赫某某稱,軟件公司停了,暫時沒錢了。由於生活拮據,他把手機、平板電腦等都拿去典當了。2017年10月,李健和瑪赫某某訂了婚,李家東拚西湊拿出了6萬彩禮錢,辦酒席還花了幾萬元。

  因為租住地離嘉州綠心公園較近,李健經常去逛,有時還要偷點搬遷農戶種下的蔬菜、甘蔗回家。他幾乎走遍了公園里的每一條小路,對綠心裡的環境十分熟悉。案發前,李健手頭已經十分拮據,偶遇王某欣後,原本見財起意的他竟痛下殺手。

  脾氣暴躁

  嫌6萬彩禮錢太多 3次暴打未婚妻

  為了這6萬彩禮錢,李健曾3次對瑪赫某某動手,也暴露出了他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

  “之前耍朋友時感情還可以,隱藏得很好,但是自從訂婚後,一生氣就打我。”據瑪赫某某回憶,為了彩禮錢的事經常吵架,他非常有控製欲,總是覺得自己很厲害,只要不按他的意思來,就會很冒火,還要罵人、打人。

  瑪赫某某第一次挨打是在2017年10月,有一天李健在家中接了他媽媽一個電話後,當場就把手機丟過來打她,並掐住她脖子,她用力掙脫後跑出去了,李健撂下一句話,“你屋頭只認得到錢,走了就不要回來了。”

  當年10月底,瑪赫某某要準備參加考試,需要交學費了,向李健要錢。李健又怒了,對她又掐脖子又打。

  案發後的(2017年)12月17日,李健還沒被抓獲時,他和瑪赫某某在樂山岷江一橋上散步,見她在微信上跟朋友聊天,問她跟誰聯繫,她沒理睬轉身就走了。李健隨即將她踢倒在地,她被嚇到了,爬起來就要回家,他又衝上去打。

  當天晚上,瑪赫某某回家後在朋友圈里看到王某欣14日夜跑失蹤的新聞,她想起李健那晚也沒回來,而是15日淩晨才回家,他拿碘伏和創可貼處理手上傷口,問他咋回事,他說是門夾的,作為護士她一看就覺得不可能,隱隱猜到可能跟失蹤事件有關聯。

  即便是在庭審現場,李健的暴躁脾氣也未收斂。在第一次開庭審理時,旁聽席中有人忍不住說他,他竟準備衝上去,被幾位法警按住。

  4月22日,在一審宣判過程中,身著紅色上衣的李健還不時面露微笑,但聽到“判處死刑”時,他的臉色陡變。宣判結束後,李健大喊“我要發言”,隨即被法警帶出法庭。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遇害者家屬

  只求儘早嚴懲兇手,不需要一分錢賠償

  在等待判決的日子裡,對王瑉高夫婦而言,每一個日夜都是煎熬,他們只要求儘早地嚴懲兇手,不需要一分錢的賠償。

  聽到判決結果後,62歲的王岷高和58歲的範建英夫婦不禁失聲痛哭,連連向法官作揖跪地致謝。“感謝法律作出公正判決,維護了正義。”王岷高說,案發一年多來,自己終於可以鬆口氣了,但心中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痛卻永遠難以抹去。

王某欣的父親手持一審判決書
王某欣的父親手持一審判決書

  平靜生活被打破,

  四口之家只剩老兩口

  人生最大的痛,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對於62歲的王瑉高來說,一年多來,他還要強忍住心中的痛,一邊安慰傷心的老伴,一邊等待正義的判決。

  王某欣的家中獨女,為了將她撫養成人,老兩口付出了太多。王瑉高說,自己老家在樂山市五通橋區牛華鎮,他曾在服裝廠做縫紉工,老伴在建築公司上班,後來企業破產兩人都下崗了,他依靠縫紉技術擺攤,老伴則賣過水果、蹬過人力三輪車。

被害人王某欣最後一條朋友圈
被害人王某欣最後一條朋友圈

  在王某欣高中畢業後,被送入當地衛校讀書,但畢業之後,她沒有選擇去當一名護士,而是自謀出路,當了某高校的成人招生老師。

  王瑉高說,女兒的性格跟他一樣,外向、要強不服輸,家裡大小事她都自己做主,工作上也很認真負責,待人熱情,朋友也很多。女兒結婚後,先後育有一女一子,2015年,因為感情不和,女兒與丈夫協議離婚,孫女跟了女兒,當時2歲多的孫子跟了父親。

  離婚時,女兒要了七星海棠的房子,當初就是考慮距離綠心公園近,宜居。“房子都是她自己設計的,找人裝修的。”王瑉高說,2016年11月,老兩口、女兒、孫女一起搬進了新居。茶餘飯後一家人都愛去綠心公園散步。

  在裝修過程中,王某欣發現治理裝修汙染非常重要,工作之餘,她便和幾個朋友成立了一個環保公司,也做得有聲有色。雖然裝修還欠下了10多萬元的外債,但是看到女兒的事業有條不紊,對老兩口也特別孝順,王瑉高還是感到很欣慰。

  不曾想,王某欣卻在家門口的城市綠心公園遭遇了生死劫。之後,王某欣的前夫將女兒接到了身邊,並告訴女兒和兒子“媽媽出遠門了”。對於王瑉高夫婦來說,原本平靜的生活徹底被打破,四口之家只剩下了老兩口。

  心中日夜備受煎熬 ,

  只求早日嚴懲兇手

  據王瑉高介紹,在女兒遇害後,所有人想盡辦法向兩個孩子隱瞞媽媽去世的事,“最初跟她說,媽媽出差了,去了很遠的地方。”直到去年年初的某一天,葉先生終於藉機會完整地告訴了孩子真相,“孩子慢慢長大了,也不能一直長久瞞著。”

  “儘管女兒並沒有哭,但看得出她心裡非常難過。”葉先生說,他已經重新組建了家庭,現在的妻子對倆姐弟也都非常好,當成親生的一樣在對待,8歲的女兒慢慢融入了新家庭,5歲的小兒子因為年齡小,對母親去世還沒有太多的意識。

  節假日的時候,王瑉高夫婦會把孫子、孫女接出來玩耍,但是不敢帶到七星海棠的家裡,害怕她會觸景生情。

  女兒去世後,王瑉高將有關她的衣物等都付之一炬了。住在女兒用盡心思裝修的房子裡,母親範建英時常以淚洗面,她每隔幾天就要去女兒以前住過的房間抹一下灰。

  很多時候,王瑉高都在勸老伴想開點,人死不能複生。偶爾範建英哭得厲害,根本不聽勸時,他也會忍不住大吼,“你是不是也要惹我哭嘛!”

  家都已經這樣了,王瑉高告訴自己必須堅強,在他心裡有兩個心願:一是希望儘早等待判決兇手死刑,給所有人一個交代;二是要保重身體好好活著,要看到孫子孫女成家立業,希望能牽著曾孫的手在街頭走一走,拍一張殘缺的全家福。

  在等待判決的日子裡,對王瑉高夫婦而言,每一個日夜都是煎熬,他們只要求儘早地嚴懲兇手,不需要一分錢的賠償。而距離家門口咫尺之遙的綠心公園,也成了他們的傷心地,他們在心裡發誓,這輩子不會再踏入公園半步了。

  如今,閑暇時王瑉高仍在家裡接著縫紉的活計,既排解心中的鬱悶,也掙點錢貼補家用。對於女兒裝修欠下的外債,他們也會盡力慢慢償還,“生活總要繼續下去。”

  4月22日上午,一審宣判結束後,王瑉高夫婦不禁失聲痛哭,連連向法官致謝。走出法庭後,他去複印了一份判決書,“要燒給女兒,告訴她這個消息。”

  紅星新聞丨 顧愛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