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文娛小報|文藝片女演員的時來運轉
2019年04月22日12:16

原標題:一週文娛小報|文藝片女演員的時來運轉

新的一週開始了,閑話不多說,來盤點一下上週發生了哪些文化大事,又有哪些娛樂風波。

曾美慧孜:氣場一米八

曾美慧孜 東方IC 圖

14日晚,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在香港舉行。最佳女主角被《三夫》主演曾美慧孜摘得,而之前摘得這一榮譽的大多是章子怡、鞏俐、周迅等響噹噹的人物。2016年最年輕的金像影后春夏和此次的曾美慧孜則屬意外之喜。

而看曾美慧孜的過往,似乎並不簡單。她出演的第一部作品是婁燁的,中間十幾年在一些不鹹不淡的電視劇里演些並不重要的角色,直到《地球最後的夜晚》《冥王星時刻》才在小範圍內被關注到,這次摘得影后,可以說是一次大鳴大放了。

想起春夏在胡歌主演的《大好時光》里,演了一個撒潑的前女友,除了讓人覺得這女孩長得別彆扭扭的以外再沒什麼好感,而《踏雪尋梅》里她的靈性才在一個充滿悲感的故事中逐漸鋪排開來。

而從《冥王星時刻》到《三夫》,曾美慧孜被看到時,都是演一些露骨的、充滿慾望的角色,而她也很欣喜地發現自己從脫離小女孩的純真,到這些年猶疑著尋找著,終於成為一個“出入於名利場的、比較生猛的女演員了”,這是演員和角色之間微妙的相互成全。不像春夏總是有那麼種像擔驚受怕的鹿一樣的神色,曾美慧孜骨架大、豐滿又野性,《雲水》里豔舞,《冥王星》里低胸背心與性暗示,《三夫》里大段的性場景,她總是充滿誘惑力,但又不僅僅停在誘惑,她身上可以放進堅韌、執著、桀驁以及一切故事所希望的隱喻。這樣說來《三夫》中的她幾乎有種地母的沉雄了。

影評人木衛二在《陳果很差,曾美很棒》中認為陳果對於香港的隱喻過分小兒科:“這是一部有著浮屍濾鏡般,祛除了真實色彩的非現實故事。影片當然有一顆想表達的心,做得也不可謂不用力——曾美慧孜完全服從了演員天職,成為導演的工具。可是,這哪是隱喻啊,直白到想吐。”“換言之,曾美慧孜接演《三夫》,不乏有湯唯接《色|戒》的決念。她們知道,接下來這部戲,會帶來許多誤解和非議。但惟有放手一搏,她們才能在演員之路上,完成犧牲求全,並最終蛻變。”

摘得這個最佳女主角之後,曾美慧孜雖然頗有時來運轉的感覺,在大大小小的秀場站定、仰首、氣場一米八,但某種意義上,她未來仍路漫漫而修遠。

巴黎聖母院失火:請浴火重生

法國當地時間15日下午6點50分左右,法國巴黎聖母院突發火災,標誌性塔尖坍塌。巴黎聖母院因雨果的《巴黎聖母院》而賦予其的厚重的文學與曆史意義遠超過它作為一座建築所承載的,雨果在序言中寫的那個刻在兩座鍾樓之間的“命運”一詞和《巴黎聖母院》整個作品所具有的悲感意蘊,則似乎頗有一語成讖的況味。

巴黎聖母院遭遇火災 東方IC圖

似乎總是有這樣充滿遺憾的節點,讓我們在日複一日的奔忙中停頓,去思考曆史、文明等一切我們總是罔顧的“詩與遠方”。我們會回看巴米揚大佛和巴西國家博物館的曆史教訓,回想起圓明園、北京城牆、中國散落在民間的各種遭損的木質建築,回想起一切描摹過巴黎聖母院的電影與文學場景……

當然除了沉湎於悲傷中,怎麼補救仍然是當務之急。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從週二(16日)開始,將發起國際募捐活動,重建巴黎聖母院,消息傳出不久,法國億萬富翁弗朗索瓦-亨利皮諾表示,將捐贈1億歐元,克里姆林宮16日表示,俄羅斯總統普京提議向法國派出俄最優秀專家,以協助總統馬克龍修復巴黎聖母院。

巴黎聖母院頂在有機玻璃上打出《巴黎聖母院》中的段落:“整個巴黎在他的腳下展開,她成百上千的塔樓,她起伏連綿的地平線,她那蜿蜒橋下的河流,還有她街道上永遠熙來攘往的人潮;那些煙囪里嫋嫋上升的青煙,以及如鎖鏈般綿延不絕的拱頂屋脊,一圈一圈,日益緊密地纏繞在聖母院的周圍。”這樣的句子今天讀來仍舊充滿生命的力量,正如蓬勃堅韌的人類文明,一次次遭劫,也仍有望一次次浴火重生。

國家文物局通報近期文物火災事故

在巴黎火災的次日,國家文物局緊急通報了今年以來發生的四川省綿陽市江油市雲岩寺東嶽殿、福建省南平市建甌市步月橋、江西省南昌市安義縣京台曦廬民宅的劉氏宗祠、江西省撫州市樂安縣金竹江西保衛局偵察科舊址、浙江省溫州市文成縣謝林大宅院、福建省泉州市晉江市錢頭狀元第等6起文物火災事故。

也有網友盤點了近年來古建築發生的觸目驚心的火災。

其中較為重大的如2014年4月6日淩晨,雲南省麗江束河古鎮火災,過火面積490平方米;始建於北齊天保末年的伏龍寺於2014年11月14日淩晨突遇大火,寺院後方的大雄寶殿全部燒燬;2015年1月初,雲南大理修建於明朝洪武年間,距今600餘年的巍山古城樓起火,雄偉的古樓建築被毀。

伏龍寺

2017年12月9日中午13時許, 亞洲第一高木塔靈官樓突發大火,火勢非常猛烈。 綿竹靈官樓始建於明崇禎年間,位於四川省綿竹市九龍鎮。2008年,靈官樓在5·12地震中損毀,震後原址重建,占地20餘畝,由七重金殿組成。其中木塔修建8年,採用中國傳統卯榫結構,共16層高,號稱亞洲第一高木塔。

靈官樓

曆盡劫難的阿富汗國家博物館文物

4月18日,在中國兜兜轉轉一年多的阿富汗國家博物館珍藏文物展在清華大學博物館開展。從2017年在故宮開展至今,這批以“浴火重光”為題的展覽先後赴敦煌研究院、成都博物館等6地巡迴展出,此展原計劃第7站抵達南京博物院,為配合今年5月在京舉辦的“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在赴南京之前重回北京,作為“亞洲文明聯展”之分展,在清華大學亮相。

這些異域的珍貴藏品以考古學意義上的發現地點為主線,根據四個重要遺址劃分為四大部分(分別為法羅爾丘地、阿伊哈努姆、貝格拉姆與蒂拉丘地)展示。這是阿富汗曆史上最具活力的時期,其中包括“絲綢之路”貿易的起始階段,但同時,一些法羅爾丘地出土的早期文物又體現了阿富汗青銅時代的文化特性。

事情要追溯到1996年,塔利班武裝分子進入喀布爾後,巴克特里亞寶藏成為他們的首要尋找目標。但是,國家博物館和中央銀行員工始終對文物的下落守口如瓶,他們熬過了塔利班的嚴刑拷打,從而成功阻止了塔利班的劫掠,而這些保護巴克特里亞寶藏的人們至今下落不明。

阿富汗國內局勢趨穩後,戰亂中流失、藏匿於各處的文物被學人們頑強地重新整理出來。學人們決定要通過文物展覽向世界展示一個與曾經發生血腥暴力戰爭不一樣的阿富汗,以此來對抗恐怖分子毀壞古代文物、毀滅古文明的惡行,讓人民意識到古代文化和宗教共融共存的事實。2006年,從戰爭中劫後餘生的阿富汗珍寶,被運到法國吉美博物館,以進行整理修復,之後,便一直在世界各大博物館進行巡迴展出(2017年3月開始中國之行),這些經曆戰爭劫難,被學人們用生命作為代價保存、用盡畢生精力研究的珍寶,其價值本身已經超越了文物本身的含義,也是曆代學人捍衛文化尊嚴的直接體現。

二神駕車圖像飾板 阿伊哈努姆,神廟遺址

神人馭龍吊墜 蒂拉丘地2號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