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員屢見不鮮 互聯網行業的週期就要來了嗎?
2019年04月21日14:14

  來源:港股那點事

  l作者:向遠之

  數據支援:勾股大數據

  近期以來,互聯網公司裁員屢屢見於媒體。滴滴、京東、比特大陸等互聯網和科技公司不斷傳出裁員的新聞。而與此同時則是各類闢謠的聲明。對於經濟環境的焦慮也屢屢鑒於媒體。那麼,裁員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是不是互聯網行業將迎來的一個新的週期的預示?

  1

  互聯網週期是否將再來?

  這需要我們回顧一下歷史。從美國來看,曾經有過一個互聯網泡沫。在2000年3月,以技術股為主的NASDAQ(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攀升到5048,網絡經濟泡沫達到最高點。

  1999年至2000早期,利率被美聯儲提高了6倍,出軌的經濟開始失去了速度。網絡經濟泡沫於3月10日開始破裂,該日NASDAQ綜合指數到達了5048.62(當天曾達到過5132.52),而在隨後則迎來了股價的迅速下跌。

  這一輪泡沫有著深遠的影響,而在後來,則是隨著GOOGLE和AMAZON等公司出現並帶來了了盈利和紮實的商業模式,在十幾年的發展中,形成了一個相對穩定的商業格局。美國科技股中固定的存在著FANG組合(Facebook、亞馬遜、Netflix和Google),中國的互聯網公司也存在著BAT三巨頭(百度、阿里、騰訊)。而一家獨大帶來的後果是,創業公司有越來越多的幾率被巨頭收購。

  相比較而言,中國的互聯網企業還沒有完整的遇到過互聯網泡沫的週期,受美國的互聯網泡沫影響比較小,而隨後中國的互聯網公司逐漸在中國的發展機遇中找到了機會,有了實際的盈利,迎來了高速發展。這說明,新經濟一樣面臨著經濟週期的影響,而這種週期會帶來裁員等現象,但是中國由於沒有經曆過這樣的週期,因此會顯得衝擊力更大。

  在2018年,美國科技媒體CNBC報導,美國矽谷正在面臨2000年以來最大的互聯網泡沫,甚至其泡沫程度要大於2000年時的情形。

  根據調研顯示有超過50%的獨角獸公司(估值10億美金以上的公司)其估值被嚴重高估。另外從獨角獸公司數量上來看,獨角獸公司的數量也是逐年增加。

  不管是在中國和在美國,都存在對於這種經濟週期的憂慮,為此,在近年來,中國的互聯網企業也有了互聯網企業下半場,或者互聯網企業下一幕將是人工智能等說法。

  2

  從經濟週期和企業週期看互聯網企業

  經濟週期是一個經濟學理論,經濟週期(Business cycle):也稱商業週期、景氣循環, 經濟週期一般是指經濟活動沿著經濟發展的總體趨勢所經曆的有規律的擴張和收縮。是國民總產出、總收入和總就業的波動,是國民收入或總體經濟活動擴張與緊縮的交替或週期性波動變化。一般把它分為繁榮、衰退、蕭條和複蘇四個階段,表現在圖形上叫衰退、穀底、擴張和頂峰更為形象,也是現在普遍使用的名稱。

  又分為大週期週期和短週期。這些週期與投資、消費等因素相關,而在很大程度上也和人們對於經濟的預期有關。而經濟週期將影響經濟體中的所有企業,而不只是互聯網企業,只是由於互聯網企業的壽命相對沒有那麼長,因此可能會產生一種可以超越經濟週期的錯覺。

  經濟週期其實對於互聯網企業的發展影響很大。從企業的盈利模式來看,互聯網的盈利模式主要分為電子商務 廣告和遊戲等等。但是這個主要的盈利模式都遇到了瓶頸,這個瓶頸一方面取決於是經濟收入預期放緩,因此人們對於消費和廣告的投入都將減少,另一方面則是人口紅利的結束,這意味著可以拓展的市場預期正在減少。

  從宏觀市場來看,自2008年以來,中國的消費以著高速增長,而以高投資為特點的經濟發展模式,中國經濟迅速地改善基礎設施, 以加入世貿組織為契機,依託人口紅利和融入世界產業鏈帶來的紅利,人均收入和消費都有了很大增長 ,市場機製不斷完善,而這個過程當中正好和互聯網企業的發展高峰期和邏輯相吻合,也促進了廣告 電子商務等業務的迅速增長。

  從經濟發展模型來看,投資、技術和人才都是基礎要素。這十幾年的高峰發展,也正對應與擴張性財政和貨幣政策,因而帶來市場的貨幣供給充足,因此才有風險投資的充分資金,從技術上看,這是互聯網基礎技術的進步和技術人才隊伍的不斷充實。不用多說的還有中國的人口紅利。

  企業家要素也是一個重要的部分。從創業人才來看,中國的上一批數字經濟人才井噴,是60年代末年和70年代初期的,正好趕上了PC互聯網的浪潮, 再一次就是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的王興等人 ,正好趕上了移動互聯網的浪潮。

  而90年以後的創業新貴,目前來看還沒有有說服力的例子。 原因是因為當前互聯網下半場來臨,正好人口紅利基本結束 。更重要的是,這一群人雖然說正好趕上了信息傳播速度不斷提升,教育程度改善的大背景,出生在消費蓬勃發展 全球化和互聯網的浪潮中,但是他們面臨的生活壓力也更大,一方面這群人大部分是獨生子女,未來面臨的負擔很重,更重要的是房價以及城市的創業成本已經高企。最新的一個巨頭拚多多,創始人出生於1980年,正好是移動互聯網最後的紅利。 而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企業家,正好面臨一個空檔期,可能需要幾年才會有切實的機遇。

  同時,這也和第三產業的不斷髮展有關。互聯網究竟應該屬於哪一種產業?筆者認為,以一二三產業的分類已經不夠科學,應該是互聯網的成分大部分屬於應該是第三產業,或者是製造業服務化當中的一部分。

  而中國經濟第三產業比重的迅速上升,第三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從1998年的32.81%上升到2018年的60%,也正好切合了 一方面是市場經濟的迅速發展和市場網絡的不斷壯大,因此,互聯網產業也是中國第三產業蓬勃發展的體現,這是伴隨著中國消費能力的提升以及服務網絡的不斷完善發生的。

  學習效應也有著很大的作用,中國互聯網企業可以從美國進行學習和創新,國內的政策環境也鼓勵創新,相對比較寬鬆。但是目前中國企業已經處在了一個相對比較創新領先的位置。,海外對於中國的指導意義,已經沒有那麼強了。

  而這些經濟週期帶來的要素都正在發生著變化,人口紅利不再,市場資金變少,經濟預期下滑。但是未來必將迎來新一輪的繁榮。

  而企業也有自身的生命週期。美國人伊查克·愛迪斯曾用20多年的時間研究企業如何發展、老化和衰亡。他寫了《企業生命週期》,把企業生命週期分為十個階段,即:孕育期、嬰兒期、學步期、青春期、壯年期、穩定期、貴族期、官僚化早期、官僚期、死亡。愛迪斯準確生動地概括了企業生命不同階段的特徵,並提出了相應的對策,指示了企業生命週期的基本規律,提示了企業生存過程中基本發展與製約的關係。

  從生命週期理論看,騰訊、阿里和百度在近年都遇到了自身的問題。互聯網企業的生命週期也大部分都到了一個穩定發展期到突破期的時間段,因此騰訊要走入產業互聯網,阿里則開始了全球化征程和進一步的生態化,百度則進一步加強管理並推動信息流等業務。

  第一批互聯網巨頭已經結束了豔滿生長狀態後的平穩期,又開始尋求進一步的突破。而與此同時,野蠻生長的TMD公司正在開始從野蠻生長階段走向管理的規範化,滴滴和美團 如此如此,頭條目前沒有如此,但未來也有可能如此。也就是說,中國互聯網企業的生命週期正好和經濟週期的時間相碰撞,因此正好到了一個轉型的時間。

  同時,互聯網企業的負擔卻在變重,相對於全球,中國的互聯網人才的人力資本價格其實也存在紅利,但是不可否認得失,由於一線城市的生活成本越來越高,互聯網企業人才的人力資本也在提高,因此一向財大氣粗的互聯網公司,也出現了降薪裁員的衝動,由於工資粘性的存在以及不合適因為降薪降低自己的人才吸引力,因此又不得不採取裁員的手段。而未來社保如果納入納稅,可能成本還會進一步提高。這將促進勞動力市場的理性化和互聯網企業人力資源管理水平的提升,也需要國家出台相應政策支援,知識經濟時代,人才是最寶貴的財富。

  3

  結語

  那麼這個週期將如何度過?筆者認為也取決於企業和終端消費者對於預期的判斷,也取決於供需之間更好的匹配,新的產品的產生以及金融系統的支援。從中國經濟來看,中國的高質量供給還相對稀缺,供給側改革正在穩步推進,而全要素生產率也有待進一步提高,這都是中國經濟的希望所在。

  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將會隨著週期繼續向好,政策也正在發揮週期的平順效應,而互聯網企業的發展也將受到中國經濟的影響,並且也需要進行轉型調整,一方面是練好管理基本功,加強精細化管理,提升資產運營效率;另一方面抓住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機遇,因此騰訊提出轉型產業互聯網,阿里積極推動雲上工廠,服務中國智能製造,拚多多等企業積極下鄉,都是有著積極意義的。

  因此,面對當前的狀況,不管是企業家還是員工都需要保持一個淡定的心態,國家也需要出台有力政策支援。在這樣一個狀態下,尤其需要保持企業的心理預期,積極支援新的技術突破和金融市場的穩定。可以看到科創板已經問世,大型公司對於基礎科研的投資力度越來越大,產學研結合的格局正在走向成熟,因此對於未來還是可以有充分地信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