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平台增資潮起:5億入場費 僅5家繳足
2019年04月21日12:59

  來源:券商中國

  近日,多家網貸平台密集公告增資,將實繳資本增至5億元及以上。而在上週,儘管尚無官方正式文件,一份網貸平台備案細則方案在業內流傳開,明確基於網貸平台資金實力的風險管理要求,提出了平台實繳註冊資本、風險準備金和風險補償金的標準。

  網貸平台密集增資

  4月19日,網貸平台PPmoney在其官方網站公告稱,經PPmoney萬惠集團董事會和股東審議決定,平台運營主體萬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實繳資本增至5億元,並出具驗資報告,稱相關工商信息正在同步更新,預計3~5個工作日後,可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網站公開查詢。

  廣州中慶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驗資報告顯示,該平台已正式完成實繳5億元人民幣,全部以貨幣出資。而在此之前,該平台的註冊資本5億元,實收資本是1.5億元,此次追加實收資本3.5億元到位後,平台實收資本5億元。

  券商中國記者注意到,近期有多家網貸平台的註冊資本金、實繳資本金額髮生變更。4月17日,上海網貸平台“你我貸”官方公告,為順應行業發展、提昇平台核心競爭力,註冊資本增至5.5億元。該平台相關人士向記者證實,“目前已完成工商信息變更,待實繳工作完成後將第一時間公佈。”

  此外,啟信寶工商信息顯示,4月16日,深圳P2P平台小贏網金(在美上市的小贏科技旗下平台)運營公司深圳市贏眾通金融信息服務有限責任公司將其註冊資本金由此前的2億元增至5億,且已完成實繳。

  啟信寶企業註冊資本變更情況顯示,今年以來,除了上述機構之外,還有廣西南行易貸、福建聚寶網、先智創科(91旺財主體運營方)以及瀋陽乾包幾家網貸機構進行了增資。

  上週,儘管尚無官方確認口徑,一份《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有條件備案試點工作方案》(以下稱《工作方案》)在業內流傳開,被解讀為網貸備案工作或有重大突破。券商中國此前有報導,該“流傳版”方案一項重要內容是對基於網貸平台資金實力的風險管理要求,按平台展業範圍劃分為省級和全國區域兩類,對平台的註冊資本、風險準備金、風險補償金的詳細規定:

  註冊資本:省級平台實繳註冊資本不少於5000萬元,全國性平台實繳註冊資本不少於5億元。

  風險準備金:省級平台按撮合業務餘額1%繳納一般風險準備金,全國性平台按3%繳納。

  風險補償金:省級平台按出借金額的3%計提出借人風險補償金,全國性平台按6%計提。

  當前,已接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旗下登記披露服務平台的網貸機構103家。零壹智庫剔除103家平台中已經清盤、立案或出現兌付困難的平台,對保留的87家正常運營的平台(包含逾期和暫停運營的爭議性平台)進行統計顯示,有62家平台的實繳資本大於5000萬,其中5家實繳資本大於5億,分別是新安左右貸、玖富普惠、愛錢進、拍拍貸和人人貸。

  截至4月15日,零壹智庫統計,上述103家平台中,有90家陸續披露了2019年3月的運營信息;90家平台的累計借貸金額為39465.6億元,借貸餘額合計5892.3億元,若不考慮跨平台借款和出借,當前借款總人數2965萬人,當前出借總人數637萬人。

  網貸機構設資本門檻和撥備要求

  “網貸平台提高註冊資本金,不排除是主動向備案合規靠攏,另一個原因是品牌效應,平台積極提高註冊資本金,意味著實力比較強,對投資人來說是一個增加信任的措施。”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稱,當前,平台提高註冊資本,積極對接監管要求的信息披露系統,以及有序控製規模,是多數平台一直在做和能做的。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認為,提高註冊資本金,對一些具備規模實力平台來說,是當前比較好落實執行的,註冊資本金、一般風險準備金和出借人風險補償金要求的首次提出,“反映了監管思路的變化——P2P仍定位於信息中介,卻是有註冊資金門檻和撥備要求的信息中介。”

  在網貸行業繁榮擴張的2015年、2016年,部分網貸平台基於待收規模按一定比率計提風險保障金,以應對風險損失,但因涉及本息剛兌被劃定違規;其後,網貸平台嚐試與保險公司、第三方擔保機構合作的形式,提供風險保障。而這次提出的出借人風險補償金,在他看來,是此前P2P業內通行的風險準備金的“合法化”正名,“原來是一些平台自己去掌握的,是否計提、比率,執行的情況千差萬別,現在監管製定了一個標準。”

  但對於行業平台尤其是待收餘額比較大平台,這也意味著一大筆風險資金。“風險準備金和風險補償金類似於一個杠杆限製,抑製部分網貸平台非理性快速增長的目的,增長太快出問題多。”王詩強分析,對標銀行的貸款計提損失準備和資本充足率要求,杠杆倍數差不多。

  不過,相比網貸平台對註冊資本門檻、風險資金計提的認可,記者瞭解到,對於上述流傳版本的備案細則在創新業務及投資者保護方面的規定,尤其是比如出借人限額、禁止自動投標工具、限製債權轉讓次數,業內則有不同的聲音。

  比如出借人在同一網貸機構出借餘額不得超過20萬、在不同平台合計出借不得超過50萬元,在王詩強看來,這無異於是“南轅北轍”,“網貸因為其高風險性,更應當設置合格投資人門檻,提高起投金額限製。現有的備案方案與保護出借人的初衷背道而馳。”

  據上述3月運營數據,90家平台中有11家人均出借餘額大於20萬;尤其是,“二八效應”在網貸行業也有生動體現,高淨值出借人貢獻了平台的大部分資金,若該細則施行,幾乎所有的平台都將受到影響。

  “自動投標工具是通過系統自動將出借人的資金撮合給不同借款人,實現小額分散風險目的,假如沒有自動投標工具,每月回款需要手動複投才能保證收益,出借人用戶體驗將大幅度下降,投資積極性也會降低,反而使得借款募集週期變長;限製債權轉讓次數則等於廢除了P2P作為信息中介的撮合功能。”他分析,這樣一來,網貸賴以生存的便利性優勢將不複存在,優質高淨值出借人流失,反而“逼高”了行業運營成本和風險。

  對於行業不同的聲音和平台訴求,薛洪言認為,“不排除(監管)會對一些數字指標做出調整”,出借人限額門檻是多少、風險補償金及準備金比率等數值設定,還有論證和有待調整的空間。同時他提到,當前流傳的備案細則,從資金實力、創新業務辦法方面都設置了較高門檻,如果該細則後續最終會被落實,那麼其它無法達標的機構怎麼退出、怎麼在這一過程中預防風險事件出現,是監管要考慮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