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渡劫:劉強東從官司中掙紮出來後 京東會走向何方
2019年04月21日14:21

  來源:港股那點事

  作者:沙眸

  數據支援:勾股大數據

  1

  2015年8月16日,3800餘名京東員工一個個喜逐顏開,在隆重的搬遷儀式下,浩浩蕩蕩的開始了喬遷大行動,進駐新的辦公大樓。

  京東新總部,位於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總面積達28萬平方米,樓宇高達100米,由三座巨型辦公大廈連接而成,遠遠望去三幢高樓比鄰而立,氣勢恢弘,裡面一應現代化設施俱全,能在此辦公,可謂是羨煞旁人。

  這是一場十分盛大的儀式,按照中國幾千年來安土重遷的傳統,企業喬遷之喜意義重大,本該由劉強東邀請各界名流,一起享受這一高光時刻,但最後這一殊榮落到了沈皓瑜與隆雨的頭上,二人主持了這場儀式,並親手啟動了象徵新總部大樓正式啟用的金鑰匙。

  沈皓瑜,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商城CEO,2011年加入京東,幫助京東商城搭建了包括倉、配、客在內的完整運營體系、協助組建了龐大的運營團隊,協助劉強東帶領京東商城從交易規模200多億迅速發展到了超過4500億。

  隆雨,京東集團首席人力資源官及首席法律總顧問,也是劉強東的同學,四度訪賢之下,才加入了京東集團。

  二人能獲此殊榮,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劉強東的左膀右臂,是劉強東眾多兄弟中最核心的那一批圈子,春風得意。

  對於兄弟,劉強東一向很煽情,曾經在年會上鞠躬感恩,還公開表態過,要讓員工活得有尊嚴,不剋扣員工五險一金,不開除一個兄弟,要跟大家永遠在一起。

  按照他的構想,京東新總部陸續將搬進上萬人,未來要建十座大樓,要容納至少5萬人,公司還要繼續擴招。

  筆者默默掐指一算,劉強東坐擁18萬兄弟,這可比梁山泊英雄聚義的規模要大得多,十個宋江綁在一起,也只能甘拜下風。

  2017年12月,劉強東去浙江烏鎮參加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那時候京東的事業如日中天,大強子睥睨四野,豪言壯語,金句頻出,即便是獨孤求敗的風清揚也沒被他放在眼裡。

  然而,這一切都在2018年悄然發生變化。

  2

  2018年1月份,京東的股價從50.68美元,一路開始滑坡,逼近30美元大關。

  9月2日,眼見著京東股價已經修復到了一定的程度,市場上已經有不少機構跳出來說股價趨穩,結果掌門人捲入性侵風波,股價一腳油門踩不住刹車,一度逼近破發。

  從今天來看,劉強東性侵事件更像是一根導火索,在萬眾矚目下引爆了一個大話題,熱帶雨林的蝴蝶搧動著它的翅膀,一股針對京東業績和經營模式的旋風,正在悄然形成。

  “京東是一個人的京東,阿里是一群人的阿里,如果劉強東深陷牢獄,京東就垮了。”

  “大機構和大股東都已經在撤退了,京東的核心競爭力在下降,現在各個領域佈局,就像是一隻無頭的蒼蠅四處亂撞,它在迷茫。”

  “京東的模式有問題,快遞是一個重資產的項目,中國互聯網的人口紅利見頂,阿里巴巴在瓦解它的物流護城河,前有懸崖,後有追兵,京東看不到未來……”

  一時間,擔憂之聲不絕於耳。公眾抱著吃瓜的心態看劉強東性侵事件,卻又不失耐心地撥開它背後的迷霧,最後發現它已經是金玉其外,經營情況和財務狀況破綻百出。

  京東,就像是一根被壓製日久的彈簧,失去了劉強東這個靈魂人物的鎮壓,反彈的力量讓這個龐然大物措手不及,它失去了彈性活力,鏽跡斑斑。

  事實也確實如此,各種數據被挖掘出來時,大家才恍然醒悟,原來各大機構投資者早已大規模撤退,年中最高點時有581家機構持有京東股票,而到了第三季度末,這個數字變成了155家,持股總數從6.177億股減至4081.563萬股,鐵杆粉絲高瓴資本也由粉轉黑,減持了6億美元股票,轉而9億美元買入阿里,為風清揚的偉大構想搖旗呐喊。

  歸結起來,京東面臨的問題有四:

1、劉強東手握大權,公司決策機製有巨大缺陷;

2、京東物流是重資產,巨大的投入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優勢在菜鳥網絡的崛起之下,一步步喪失;

3、中國互聯網人口紅利見頂,京東商城用戶新增乏力,活躍數出現斷崖式下跌,而電商市場已經進入了下沉時代,京東的高冷白領氣質,卻與小鎮青年不太相符;

4、與騰訊的5年戰略合作即將在2019年到期,卻沒有好好利用微信的巨大流量,反而眼睜睜看著帶有強烈鄉土氣息的拚多多,分去大塊蛋糕。

  就這樣,內外交困的京東,在一場輿論大爆炸中,被人拿著放大鏡將毛病一個個給挑了出來。

  9月10日教師節這一天,是中國電商界一個值得玩味的日子,穩坐業內頭把交椅的風清揚,宣佈進入退休程式。

  至此,中國電商界的兩位靈魂級人物,一個向紅塵策馬,一個向田園放歌,似乎也在暗示著,一個新的時代格局即將來臨。

  所有人都在等待一個契機,看一看劉強東從官司中掙紮出來後,京東的路會走向何方。

  3

  北京時間2018年12月22日淩晨,京東性侵門事件塵埃落定,美國檢察官宣佈劉強東事件的調查結果,因證據不足,不予起訴。

  隨即,京東宣佈對組織架構進行了調整,內部開始大放權,弱化劉強東的核心角色,分散經營風險。

  此時,京東的人應該都鬆了一口氣,大強子平安著陸,兄弟們終於可以舉杯同慶,繼續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用秤分銀兩了。

  但,他們終究還是太年輕,曆經風暴的劉強東審視內外,雷霆出擊了。

  2019年2月17日,京東在開年大會上,宣佈將末位淘汰10%的副總裁級別以上的高管,隨後一個月的時間里,接連數位核心高管離職,預計未來將達到十幾人。

  4月1日,這一天是愚人節,命運和那些跟京東簽約的大學生開了大玩笑,在5000塊錢的補償下,他們被大量毀約。

  4月3日,劉強東發佈內部郵件,要求各部門淘汰不能拚搏、不能幹的、性價比低的三類人,輿論再次被點燃。

  4月7日,京東實錘取消了快遞員的底薪,另外將增加快遞收件任務,攬件將計入績效,直接影響工資收入,降低部分快遞員的公積金係數。

  4月9日,京東又宣佈已經開始實施核心高管輪崗計劃,京東集團高級副總裁笑鬆和胡勝利將被調任到其他崗位,而二人在京東的新角色也未塵埃落定。

  朗朗晴空之下,京東大廈蒙上了一層陰霾。

  回顧當初,搬遷儀式上的兩名主角,功勳卓絕的沈皓瑜早在2016年遠赴美國,早已經淡出了京東的核心圈,隆雨這個劉強東四顧茅廬的得力幹將,也即將遺憾落幕,6月30日正式生效。

  時隔四年,京東大廈依然矗立在經濟大開發區,面容依舊,卻已物是人非。

  一切都是那麼的乾淨俐落,劉強東有快刀斬亂麻的決心,秋風掃落葉一般,想要一次性解決掉集團的內部問題。

  外界,輿論風暴已經在瘋狂醞釀,劉強東如日中天時,那股豪氣干雲,在這一刻都變成了他遭受道德攻訐的果報,也是他失信於人的鐵證。

  不少人戲謔稱,大強子去了一趟美國之後就開始放飛自我,完成了劉強東到“留情東”再到“無情東”的轉變。

  聚氣成勢,眾口鑠金,劉強東再也按耐不住,在朋友圈發表了一篇長文,用24個感歎號,表達了自己憤懣、苦惱和委屈,他細數自己創業過程中的艱苦與樸素,吐槽了京東內部的人員臃腫問題,並且特別要求每一個京東人得有拚搏精神,表示那些混日子的人不是他的兄弟,他的目標,仍然是幫助那麼多還沒脫貧的中國人。

  從今天來看,這一篇內心獨白仍然沒有為他洗白,更像是火上澆油,公眾的焦點仍然放在“兄弟”與“996“上,過去的每一句豪言壯語,都成了打臉的證據,也是他揮之不去,必須要背負在身上的債務。

  或許是出於無奈,4月15日淩晨,劉強東又發佈一封內部郵件:《致全體配送兄弟們的一封信》。在信中劉強東說,京東物流2018年全年虧損超過23個億,已經連續虧損了12年。如果這麼虧下去,京東物流融來的錢只夠再虧兩年。

  一針見血!

  這也是劉強東,第一次公開坦言公司面臨的困境,延續了兩個月的裁員風波,至此才真正的冷靜下來。

  京東物流一度是劉強東眼裡的王牌,他曾經許下宏願:“未來的快遞只有兩家,就是順豐和京東。”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京東物流都是自帶傲氣的,它不屑於外部業務,只服務於京東商城,隨著京東商城的流量見頂,京東物流將承受極大的壓力,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在高昂的內部成本之下,京東需要掙脫自建物流這個深陷的泥潭。

  所以在2018年10月,京東開放個人快遞業務,被視為是補虧損的手段。

  目前,中國的個人快遞市場十分龐大,有著巨大的盈利潛力,有數據顯示,2018年單位與居民物品物流總額同比增長22.8%,比社會物流總額增速高出16.4個百分點。在網絡零售領域,受電商消費快速增長拉動,全國快遞業務量實現507.1億件,同比增長26.6%。

  但是,對比於歐美髮達國家6%-7%,中國社會化物流成本占到了GDP的15%,在2018年,劉強東和菜鳥網絡的CEO童文紅就各自表示,要將中國的社會化物流成本降低到5%以內。

  這註定是一場任重道遠,持續而膠著的戰爭。為了應對這場戰爭,開源節流,根據新業務調整快遞員的薪資結構,以利益為導向調動一線快遞員的積極性,幾乎成了京東物流掙脫泥潭的必然之路。

  4

  當然,除了物流業務的困境,京東的麻煩還遠不止於此。

  在大洋彼岸,一個叫做liu jing yao 的明尼蘇達女大學生,對他發起了關於強姦罪的的民事訴訟,要求逾5萬美元的賠償金,因為劉強東和其他涉案人員都有濃厚都京東標籤,所以將劉強東和京東一起,列為被告。

  五萬美元,對於劉強東和京東來說是毛毛雨,可是一旦罪名成立,更大的麻煩還在後頭。

  首先,京東集團和劉強東個人將背負著巨大的道德包袱,很可能將背負一輩子,這是毋庸置疑的。

  我們更應該注意到,早在2018年,Rosen、Schall和Pomerantz三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分別在官網宣佈,將調查京東是否涉嫌失實披露劉強東案情,進而使京東的投資者蒙受損失。三家律所還邀請投資受損的股民參與調查和可能的集體訴訟。其中Schall律所表示,損失超過10萬美元的投資者可參與調查和集體訴訟。

  而此前,京東方面一直矢口否認,說劉強東根本沒有涉案,到後來實在是摀不住了又承認發生過關係,前後公關矛盾,如果現在這個時候再定性為強姦,那麼根據美國信息披露的相關法律,劉強東和京東將面臨美國證監會的嚴厲處罰。

  依據1934年美國證券交易法規定,京東很可能涉及證券欺詐。

  這樣一來,京東將面臨兩大麻煩:一個是證監會SEC的處罰,再一個就是集體訴訟。

  在美國,信息披露更為嚴格,集體訴訟的影響力很大,龐大的資金規模這會給實際控製人、董監高、上市公司造成很大的壓力。

  從過去的案例來看,大部分被集體訴訟的中概股,最後均以和解告終,但是往往價值不菲。例如,分眾傳媒曾因信披違規問題“觸礁”,在長達兩年的官司後,接受了總額高達5560萬美元的和解金。

  無論起訴後續如何,京東恐怕是要為此支出一筆不菲的“學費”。

  5

  不可否認,京東仍然是一個龐然大物。

  但這也正成為了它的一個弱點,就像是行駛在廣袤大西洋里的鐵達尼號號,為了用儘可能短的時間內抵達目的地,這艘巨大的商業郵輪,早已不顧一切的加速行駛,中途一旦遇上冰川,稍有不慎就會船毀人亡。

  也正因如此,當它陷入囚徒困境時,才會引起社會巨大的反響,過去的幾十年,互聯網企業依靠巨大的中國市場獲得成功,所以也自然的要負擔起相應的責任,京東作為中國互聯網的巨頭,更是責無旁貸。

  我們應該清楚的是,無論是裁員還是官司,其實都只是表象,都不足以摧毀這個電商巨頭。

  這其中折射出來的,是對京東最深層次的憂慮。

  於內而言,它正面臨著組織架構調整,減肥瘦身,這勢必一個十分漫長的過程,從只服務於自家商城的1.0,突圍到市場更為廣闊的2.0,這是一個十分關鍵的口子,曆來轉型都是機遇與風險並存,這將考驗京東的戰鬥能力。

  於外而言,京東這樣的電商平台能夠脫穎而出,本就是時代的必然,有亞馬遜的例子在前,證明這種模式是走得通的,龐大的中國市場上,必然會誕生這樣一家企業,來摸著石頭過河。

  但是很顯然,留給京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國內人口紅利的見頂,讓互聯網行業都進入到了一個去除泡沫的時期,電商領域正進入下一個戰場,對三四線城市的流量爭搶已經進入了白熱化,我們應該思考的是,京東將在這裡面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我們有全方位的平台阿里巴巴,有主打下沉市場的拚多多,有線上和線下結合的蘇寧,更有噹噹和唯品會那些死死咬住細分領域的小眾平台,而對於京東,我們很難給它下一個明確的定義。

  現在,大的平台已經快要補齊物流短板,小眾平台也在不斷鞏固自有的領地,留給京東的位置,會不會有些尷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