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球女將的那些事兒:10連冠就問你牛不牛?
2019年04月21日16:35

吳安儀與埃文斯就是女子桌球的絕代雙驕
吳安儀與埃文斯就是女子桌球的絕代雙驕

  在過去一週多的時間里,桌球最重要的賽事無疑是2019世錦賽資格賽的進行,而讓人最喜聞樂見的事,也自然屬於中國軍團共5人從中闖進正賽刷新了歷史新高。不過我已經連盯8天賽事,戰報創作累計兩萬字,此時略感疲勞,所以本期節目我不打算再repeat一遍中國的小夥子們多麼不易多麼牛逼,而是想要另闢蹊徑做一期節目,關於女生的。

  在世錦賽資格賽的首輪,兩位頂級桌球女將瑞尼·埃文斯和吳安儀都亮相於賽場,這裏呢簡單介紹一下兩位球員。85年出生的埃文斯,毫無疑問是過去15年中,女子桌球界的霸主。在女子職業桌球界同樣是有每年一些列的巡迴賽,和年終的收官大戲世錦賽。2004年之前,世錦賽基本是被艾莉森·費雪和凱莉·費雪兩人輪流把玩,沒錯就是後來投身九球的那兩個費雪,其他球員在那時偶爾會插上一腳,就像在皇馬和巴塞隆拿壟斷的聯賽里,冷不丁會有別的球隊偷一次冠軍。

  但是從2005年起,世錦賽從WPBSA轉由旗下子公司WLBSA也 就是世界女子桌球協會主辦,瑞尼·埃文斯也就是在這個時間點上橫空出世,在接下來的十年,她壟斷了女子世錦賽的冠軍,從無一次旁落,打出了職業化之前遼 足的既視感。這期間,有個叫瑪麗亞·卡塔拉諾的女子,先後四度對其發起衝擊卻全都失敗告終,這個卡塔拉諾,是羅尼·奧蘇利雲的表妹。

  尤其是2006年,埃文斯挺著7個多月身孕的大肚子照樣參賽,並在決賽里擊敗艾瑪·邦尼奪冠,不久之後她腹中這個名叫勞倫的女孩就誕生了,女孩的父親是一個腦袋大、脖子粗,一打球就嘴角上揚45度的桌球球員,馬克·艾倫。

  埃文斯十連冠的最後一冠,也就是2014年,她在決賽6:0橫掃了一位來自香港的90後少女吳安儀,但埃文斯那個時候未必會想到,這個戴著圓眼鏡,讓人一看就記得住的東方女孩,將是她未來最大宿敵。隨後自2015到2018這四年間,埃文斯僅僅一次奪冠,而其他三屆,冠軍都歸了吳安儀,並且2018年2月,眼鏡妹還成功擠掉埃文斯登上世界排名第一的寶座,一直延續到前幾天。

  基本上呢,過去這些年,埃文斯和吳安儀在女子桌球界的對手,就只有彼此,然後她們開始向男子賽場發起挑戰。埃文斯早在2010-2011賽季就參加過多項世界職業桌球的資格賽,過去幾年她連續參加世錦賽,曾經8-10敗給杜靴迪、6-10敗給李·沃克、7-10敗給多米尼克·戴爾。尤其在2017年首輪,她以10-8贏了男子選手羅賓·赫爾,對她來說,這是人生最重要一場勝利。所以你便知道今年她2-10敗給中國選手張永,其實並不是她真實水準。

  而吳安儀呢,至今也已經連打了四屆世錦賽,前三次無一例外都輸了個1-10,用她自己話說,到了那個賽場,手都在抖。然而本屆首輪,她跟老將馬克馬努斯打得有來有回,開始還一度以2-0和4-2領先過,幾次防守方面的處理也受到好評,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有了長足進步。

  今年倆人同遭一輪遊後,馬上攜手趕往英國利茲參加了桌球女士節,這站比賽是世界女子桌球巡迴賽第六站賽事,一共有四個項目,一個項目打一天,其中10紅球和6紅球賽相對更加重要,因為涉及排名積分。結果,埃文斯連著兩天拿到了冠軍,十場比賽一共才輸了4局,其中3局給了10紅球決賽中的對手吳安儀。

  不過眼鏡妹就稍微慘了點,第一天輸給埃文斯拿亞軍,第二天連準決賽都沒進去,順便說一句,阻擊她的女孩叫做旺哈魯泰,泰國人,前段時間曾經因練習時打出過一杆147而聲名鵲起,結果她在6紅球決賽里,也同樣輸給了埃文斯。

石春俠與埃文斯
石春俠與埃文斯

  另外本站賽事對於中國球迷來說還有一個看點,那就是石春俠的參賽。作為中國女子桌球界一代名將,石春俠自2013年IBSF女 子桌球世錦賽奪得亞軍後,就再沒有出現在國際賽場上。過去這六年她偶爾還在國內參賽,但更著名的身份是直播平台的桌球解說,多數觀眾對她溫柔的聲線和 專業的知識還是非常認可,不過她所效力的平台由於沒有主播露臉功能,大家多數隻知道“大俠”名號,卻不知她還兼具美貌,保守點說也算個熟男天菜。

  大俠本次在10紅球比賽發揮頗佳,接連贏了一名英國老將和一名泰國小將,8強對上卡塔拉諾,也就是火箭表妹,出人意料的3-1勝出,要知道表妹當今的女子世界排名還高居第四。轉臉第二天6紅球,表妹完成了複仇,回敬了一個3-1給大俠,不過已經遠離賽場六年之久的石春俠,能拿到這個成績,已然不容易了。

小將白雨露
小將白雨露

  既然提到石春俠,那麼當今國內桌球女選手接她班的是誰呢,應該就數白雨露了。由於近年來的成績出色,2018年不僅在IBSF世 界青年桌球錦標賽拿了亞軍,隨後更是於亞洲女子桌球邀請賽里,作客作戰挑落吳安儀。加上中國體育出品過的一支精美作品《檯球季》,白雨露的名字逐漸被台 球迷所熟知。很巧,在過去這周她也出現在了賽場之上,桌球中青賽嘉興站的比賽。可惜的是本站比賽白雨露發揮並不理想,雙敗階段沒有過關便被淘汰。

  然而在這次中青賽場上,我們又認識了一個更加年輕可愛的小女生,邵佳瑜。11歲的邵佳瑜去年就在中青賽有過亮相,本站比賽更是在少年組一路闖入決賽,最終1-3敗給淄博少年鞏晨智遺憾收穫亞軍。

  從 埃文斯一趟線聊到了邵佳瑜,其實表哥想說的是,現在我們想看一位高水平女子桌球選手打球,真的是太難了。你說美式,我們有潘曉婷、有五朵金花,還有金佳 映、周婕妤、歐斯純;你說中式,我們不僅有上述諸位的跨界演出,還有史天琪有唐春曉有王也這些年輕女生,雖然任何項目男子都會比女子更加強勢也更加勁爆, 但這樣的差距在桌球領域簡直大出了天際。

  說回埃文斯和桌球女士節,埃文斯連拿兩座冠軍獎盃,所獲得的收入是多少呢?1600英鎊,沒錯,每個800。而她17年僅僅在世錦賽資格賽贏了羅賓·赫爾一場,就賺到了8000鎊,如果今年她能贏張永,獎金則會有10000鎊,吳安儀也是如此。這也就是為什麼她倆在女子這邊躺著都能進決賽,還非要跑到世錦賽趕場,明知道凶多吉少,卻不得不拚上一把。

  還有我們遠渡重洋飛到利茲打了這站比賽的大俠,兩項賽事獎金,一個四強200鎊,一個16強50鎊,再刨去這倆比賽的報名費累計60鎊,還剩下190,成績挺好,收入看上去就有點開玩笑了。這就解釋了大俠這麼多年不打比賽的理由,也說明了從事桌球的女子選手如此之少、受重視程度如此之低的原因。一站女子職業巡迴賽,我們竟然看不到任何直播,能去男子世錦賽的,基本又是一輪就收場。

  說到這裏,倒是想起了最近這段時間,韓雨受邀參加美式九球大師賽還差點贏了範伯寧,陳思明本月啟程挑戰美國男子九球公開賽,加上此前小王也在喬氏石家莊站比賽贏了一串男選手拿到冠軍,以上這些都引發了不小關注。吳安儀曾經在2017年與亨特利吉米·韋特有過一次表演賽,不知道那是多少人第一次真正看到她打球。

  所以倘若我們想看到一些桌球女將的實力,其實搞一場性別大戰是個不錯的點子,比如你讓專業桌球女選手,跟打中式的男選手來一場6紅球,或者直接跟桌球男選手打一場讓分,這樣的訂製比賽會有人樂意看嗎?

  來自 撞球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