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歲還不結婚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2019年04月21日06:32

  (來源: KnowYourself)

  以前,父母問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我隨口一說,25、6歲吧,那時候覺得這是個遙遠的年紀,卻不知一轉眼的功夫,就快要淌過這段河流,身後是開始遠離的青春。

  身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抱怨很難遇到一個人,越來越覺得結婚很難。於是我開始好奇,那些到了中年還沒有結婚的人,生活會是什麼樣子?會是父母口中孤單寂寞的可憐人,還是獲得了更多生活的智慧、更加平靜的人?還是和現在相比,其實並不會有太大改變?

  於是我策劃了今天的採訪。

  01、“我為自己規劃了一生的單身,連養老院都開始看了。”

  Celine,女,34歲

  畢業後工作到現在,已經快十年了,從來沒想過時間過得這麼快,重點是,我老得這麼快。

  我在深圳租了個房子,自己住,每天往返於公司和家。我是在北方讀的大學,南下後幾乎一人不識,剛來這個城市的時候還會出門參加一些聚會,想要認識一些新朋友,時間久了,覺得步入社會後認識的人,大抵泛泛之交,和那種年少時就熟識的關係不一樣,索性放任自己,越來越宅,開始習慣了一個人生活。

  房間里想怎麼扔怎麼扔,想吃外賣的時候不用強迫自己做飯,晚上睡覺把所有的燈開著也沒人管,賺的錢只管自己花,永遠不用為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操心,如果哪一天我的生活里再多出一個人,我很難想像如何面對:那一定會很不自在吧。

  隨著年紀一天天變大,所有人都開始催促和擔心我的個人問題,可是,一方面因為我自己本身獨來獨往慣了,沒這個需求,另一方面身邊的故事也聽得多了,沒什麼信心。

  在想明白自己很可能一個人過一生以後,我開始有了一系列“養老計劃”。每天大約吃20來種保健品(雖然很多人說沒用,甚至對身體有損傷,但我明顯感覺皮膚好了人也精神了,所以適當減量還是繼續吃著)。經常看中醫調理身體,醫院現在可以把中藥給你熬好,分成很多個小袋子裝好,每次取一袋喝,特別方便。定期健身房、做指甲和種睫毛,讓自己維持不錯的狀態美美地生活,最近剛買了重疾險,還看起了養老院。

  對我而言,一個人生活不是一時衝動的自暴自棄,是我長久以來找到的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而為了承擔這種不太“規矩”的風險,我必須有細緻的、長遠生活的打算。世間所有的選擇,從來沒有對錯,我只想順遂心意地終此一生。

  02、“用錢可以批量採購感情,為何要面對一對一的婚姻。”

  土豆泥泥,男,38歲

  我以前談過幾段快走到婚姻的戀愛,最後都淒涼地收場。婚姻畢竟是兩個家庭的事,一旦牽扯到各方利益的時候,人性的弱點就暴露無遺。這種事情尤為損耗,經曆過幾次以後,也許是真的有了陰影,不願意再捲入談婚論嫁的感情。

  或許也因著這種想法,我已經越來越難投入一段感情,甚至,我覺得一段再熾烈的感情也終將覆滅,而短暫的關係對於女孩子來說,其實是一種耽誤和不負責任,所以我選擇遠離戀愛。

  在最近這兩年,我找到一個平和穩定的方式,它不僅可以滿足我對於異性相處陪伴的需求,也可以保有自己對不安全事情的設界。工作的間隙我會約不同的女孩子吃飯、看話劇,或者外出郊遊,但我從不越矩,不會對她們言語輕浮或占小女生便宜。只要對女生保持禮貌和分寸,紳士地對待她們,再加上買單,幾乎是不會有人拒絕和我約會的。

  我因此擁有了很多不同類型的異性好友,有的確實長得很美,不僅自己賞心悅目,一起出去也很有面子,人到底還是虛榮的;有的特別聊得來,有時候一頓飯一吃就是3、4個小時,可以侃各圈八卦,也可以聊一些形而上的人生哲學;還有一些女生是酒友,酒量好,喝多了各回各家,誰也不麻煩誰。

  有時候她們對我來說,就像一個個符號,代表著不同的象徵,也許這個人本身不重要,如果她不在了,或是不理我了,換一個有相同功能的人就可以了,而對於我們雙方來說,都不過是各取所需。

  如此一來,我已經對親密關係沒有什麼特別的需要,甚至,這種淺層的關係,不僅讓我覺得生活豐富,也沒有絲毫的壓力和煩惱。感情本身就應該是一件讓人愉悅和放鬆的事情,如果和一個人綁定總會帶來不安全感和糾纏折磨,我寧願永遠浮於這世間,不落地,也不生根。

  03、“永遠戀愛是我想要的生活。”

  小仙,女,34歲

  剛離婚的時候感覺自己掉進了不見底的深淵,被黑暗纏繞看不到出口,覺得這一輩子都毀了。

  感情是禁不起考驗的東西,前夫的背叛和冷暴力給我造成的傷痛,讓我決定寧願孤獨終老也要結束這樣一段壞的婚姻。

  我把自己關在屋子裡沒日沒夜地哭,哭到最後沒有力氣,睡得迷迷糊糊,分不清晝夜,累到沒心情再去回想,痛苦反倒減少了。當你悲傷時,不如順應著悲傷,將自己完全地浸入,放大它、感受它,然後慢慢的你就可以面對它、消滅它。

  是我之前把離婚想得太過嚴重,它其實就和分手一樣,只要時間夠長,就可以過去,而且可以生活得更好。我可以難過,但我總要開始新的生活,而新生活就是幫你治癒傷口的良藥。

  在朋友的陪伴和鼓勵下,我開始重新開始打扮收拾自己,嚐試和不同的男生約會,但因為我本身對感情的懷疑,我總是躲在自己的安全區內,不願完全投入。可恰巧是因為這樣,這些男生反而有一種得不到的反叛,會因為我的迴避和躲閃,反而更加趨之若鶩。

  生病了會有人擔憂送藥,而不是一句冷漠的回應;節假日會收到精心準備的禮物,而不再是落空的期盼,我在不同男生對我的關懷和付出中,重新感受到被疼惜、被愛,重新感覺到自己的價值以及生活中一些閃光的美好。

  那段失敗的婚姻讓我認清,感情的實質,本來就是荷爾蒙作祟,所以戀愛使人快樂,而維持一段長期穩定的親密關係卻太難。它就像一場曠日持久的權衡博弈,需要太多技巧和策略,甚至,哪怕你精通於此,也把控不住這喧囂塵世的誘惑,和複雜的人心。太累了,我承受不起。如果可以,我只想要永遠戀愛。

  04、“結婚要靠緣分,而有的人可能就是沒有。”

  佳佳佳瑤,女,36歲

  女孩子過了35歲以後,感覺身邊的朋友親人對自己都是放棄的狀態,他們還嘲諷我說,我都不能叫單身大齡女青年了,應該叫單身老齡女青年了,真的很淒涼。

  年輕的時候事業心重,總覺得陷入情愛的女孩子都很傻,浪費了自己的青春,把希望寄託在男人身上多不靠譜,而那時候,我感覺身邊有誌同道合的朋友就非常滿足了,他們可以分享你的日常,理解你的喜怒哀樂,我可以在他們面前肆無忌憚地笑,毫不遮掩地哭,哪裡還需要感情。

  可是每個人,都在不斷地向前走,沒有人會停下等你。轉眼身邊的朋友們都結婚成家,別信那些說不結婚的人,一個個結得比誰都早。大家談論的話題漸漸都變成了家庭和孩子,很多時候我都感覺自己像個局外人,時間久了,自然就疏遠了。

  和同齡人分道揚鑣,和年紀更大的或更小的難免有一些隔閡,很難再有時間和精力去認識新的人,和父母的關係開始變僵,我總會因為他們的催促而失去耐心,一個人的生活開始變得焦躁不安,我知道,我嘴上說著無所謂,內心其實真的很渴望有一段穩定幸福的感情了。

  當真的只剩自己的時候,當看到別人都成雙成對的時候,當夜裡發燒也沒個人照顧的時候,我再也騙不了自己,我對婚姻和感情的渴望漸漸變得明晰,然後,越來越強烈。

  可是,工作是可以打拚的,婚姻卻是需要緣分的,而我儘管在其他方面有著自己的驕傲,卻不得不在年齡面前變得自卑。我也嚐試過尋找他,可每次新認識男生,或有聊得來的異性,問及年齡的時候,哪怕他們嘴上說著不介意,目光中卻夾帶著一絲挑剔和銳利,總讓我覺得被戳傷。

  我曾是一個對年齡不在乎的人,可總有一天,也被這社會的眼光和輿論吞沒。我依然嚮往愛情,可我已經不再有我一定會得到它的信念了。可能有的人命中就沒有這樣的緣分吧,那也只能認命,再儘可能地把自己的日子過下去。

  05、“人生豐富,沒空結婚。”

  阿福,男,33歲

  我承認,有的人的生活需要安穩,他們會在每個階段完成“應該”做的事,並因此感到完滿和安全。

  但我一直都明白,於我而言,新鮮事物的刺激才是我更熱切活下去的勇氣和動力。不斷折騰的經曆可以帶給我充盈的快樂,很多時候我都覺得,在追逐豐富的人生體驗這條路上,我暫時還沒空戀愛結婚。

  從伯克利音樂學院畢業以後,我回到廣州,做了一年管培生。輪崗是一件有趣的事,它可以讓一個職場新人在最短的時間內熟悉一個公司不同部門運作的流程。然後我去了北京,自詡文藝青年,總想著要去看看文化圈是什麼樣子。

  做過策展人,在大胡同四合院里曬太陽吹牛逼,也半隻腳踏進入娛樂圈,在邊緣看著這個光鮮亮麗的行業背後的好壞辛酸。呆了兩年,認識了一幫不錯的朋友,每當我趨於穩定的時候,總會覺得有些落寞和慌亂。

  我和北京告別了,申請了澳洲的打工簽證,去過了一年農場生活。在這一年期間兼職翻譯和新媒體寫稿,也許因著土澳上空臭氧層空洞,每天都浸透在陽光里,那段世外一樣的日子,是我生命里最簡單卻又最舒適的記憶。

  回國以後我不太想過每天上下班打卡的日子,便和朋友商量著在成都開了民宿,樓下做咖啡廳,院子做室外拍攝棚,還承接各種線下活動,從路人,到住客,再有各類活動的朋友,他們不同的背景和經曆,就好像帶我接觸了好多不同的世界。

  我現在33歲,在新加坡讀金融碩士,還有很多想學的東西,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一切都才剛剛開始,我還要隨時去到更多的遠方,不能讓婚姻牽絆自己的腳步。而我很喜歡自己這樣的狀態,我希望把這種鮮衣怒馬的狀態永遠保持下去。

  想要做這樣一篇文章,也許是因為自己正與那個年齡隔著一個不近不遠的距離。即將奔三的90後面臨著很多“該妥協還是該堅持”,“該原地放棄還是該繼續等待”的抉擇。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