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權質押業務雷聲滾滾 湖北兩家上市券商未能倖免
2019年04月21日01:51

  出品丨湖北日報傳媒集團 支點雜誌 記者丨蔣李

  截至4月20日,A股已有31家上市券商公佈去年年報。其中,中信證券、海通證券、國泰君安三巨頭去年營業收入、歸母淨利潤全部降低。

  總部位於湖北的兩家上市券商中,長江證券(000783)營業收入、歸母淨利潤同比雙降,天風證券(601162)營收略增,但歸母淨利潤也同比下降26.16%。盈利能力下滑之下,這兩家公司員工、高管薪酬並未大幅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股權質押業務成為券商“暴雷”重災區,即使頭部券商也未能倖免,長江證券、天風證券亦難逃脫。

  英大證券研究所所長李大霄、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均向支點財經記者表示,去年股權質押暴雷一方面是股市回調的客觀因素所致,一方面也與國內券商缺乏風險防範機製、風險管理能力有關。

  盈利能力降低

  但員工、高管收入未受太大影響

  在國內,券商“靠天吃飯”特徵非常明顯。股指風調雨順,券商則盆滿缽滿;若前者狂風驟雨,後者也往往全身是泥。

  去年股市回調,對券商業務產生極大沖擊。中國證券業協會數據顯示,國內131家券商去年全年營業收入為2662.87億元,同比下降14.47%。

支點財經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支點財經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可從上表看出,歸母淨利潤同比增長率-50%左右、幾乎同期被“腰斬”的券商比比皆是,營收排名前列的華泰證券也未倖免於難。

  長江證券、天風證券同樣不樂觀。

支點財經製作
支點財經製作

  長江證券證券經紀及證券金融業務、投資銀行業務、另類投資及私募股權投資管理業務營收上漲,但自營業務、資產管理業務、海外業務全線下滑,其中自營業務成“重災區”,營收為-1.8億元。

  天風證券主營業務中,投資銀行業務、資產管理業務、期貨經紀業務、私募基金業務營收較同期均有所下降,但自營業務營收增長了37.3%。

  要知道,前年長江證券歸母淨利潤還是天風證券的3倍以上,但去年已低於後者。

  看起來賺錢能力更強的天風證券,員工人均薪酬降了一些,長江證券反而略有漲薪。

  Choice數據顯示,2017年長江證券員工人均薪酬36.3萬元,2018年增至37.53萬元;2017年高管年薪總額為3292.35萬元,去年增至4140萬元。

  反觀天風證券,2017年員工人均薪酬為38.2萬元,2018年跌至36.8萬元;2017年高管年薪總額為4209.67萬元,去年為4528.8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兩家公司高管團隊中,天風證券董事長餘磊去年薪酬為124萬元,較前年下降了15萬元,而長江證券董事長李新華去年薪酬僅56.76萬元,較前年的268.58萬元有了大幅降低。

  但從整體情況看,這兩家公司薪酬未有大幅變化。

  管理不善陷入質押“雷區”

  在二級市場萎靡的情況下,2018年券商整體業績因身陷股權質押業務違約雪上加霜。

  所謂股票質押,就是上市公司大股東將股票質押給銀行、證券公司在內的質押方,從而換得一定利率的貸款,並約定在一定時間後,按質押時的股票價格來回購股票。

  質押方為確保業務安全,給上市公司股東放款時會設置預警線、平倉線,當質押的股票跌到一定程度,債務人會被要求補倉,如跌至更低的平倉線,質押方就有權處置股票,債務人則需支付利息、罰息、違約金及相關費用。

  若券商對二級市場有錯誤預判,在熊市時大量開展相關業務,市場一旦大幅回調,企業還不上款,那就容易出現平倉乃至違約事件。

  2018年市場大幅回調,股票質押違約事件層出不窮。中信證券、興業證券、西部證券、南京證券、國海證券都披露了大量關於股票質押的訴訟案件。

  對中小型券商而言,違約對公司業績影響更加明顯。如太平洋證券計提大額資產減值準備共計人民幣9.72億元,影響公司2018年淨利潤約7.29億元,這一計提與股票質押業務有關。

  長江證券、天風證券同樣涉及相關雷區。

  2018年期末,長江證券“買入返售金融資產”減值準備為1.588億元,其中股權質押業務在該資產中的占比超過65%。公司年報表示,股票質押風險主要來自於交易對手未能及時償還債務本息而違約的風險。

  天風證券情況則更加突出。

  報告期內,天風證券6起訴訟陷股票質押,涉及本金11.75億元,原因大都是質押的股票價格持續下跌,經多次催促後對方仍不履行責任所致。

  “股市下跌過程當中券商沒有風險防範機製,沒有風險管理能力,一味的盲目提供股票質押融資,規模如果過大,就會導致巨額損失,這是很常見的現象。”董登新對支點財經記者說。

  不過,目前存量股權質押風險主要集中於2016-2018年的股權質押交易。隨著2019年以來市場的強勁反彈,低於估算平倉線的質押股份市值已下降29%,風險逐漸在化解之中。

  這與去年10月以來,政策發力解決股權質押問題也有所關聯。截至1月末,上市公司紓困資金總規模已超7000億元,其中各地政府紓困專項基金規模已超3500億,多家陷入股權質押風險的上市公司得到基金救助。

  不可“偏安一隅”

  今年開年以來,隨著市場行情回暖,證券公司盈利情況出現了好轉,上市券商佣金業務、自營業務、承銷業務均趨轉暖。

  長江證券表示,2019年一季度公司營業總收入24.22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75.98%;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7.68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38.27%,主要是由於公司經紀、投行、投資等業務同比增長所致。

  此外,科創板會為證券公司帶來發展機會也是業內共識。中信建投測算,預計2019年科創板公司IPO融資規模約為764.75億元,為證券業帶來直接增量收入合計39.29億元,相當於證券業2018年營收的1.48%。

  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如同銀行業利潤正向四大行、五大行集中,保險業向前三大保險公司集中一樣,證券業也已進入集中度提升的階段。

  李大霄與長江證券、天風證券都比較熟悉,長江證券主要領導曾邀請他交流業務事宜。他向支點財經坦言,未來規模排在前五名之後的中小券商,要麼被大型券商收購,要麼走特色經營之路。

支點財經製作
支點財經製作

  隨著金融科技發展,大券商拓展區域性的經紀類業務會越來越容易。

  “有些區域性中小型券商想偏安一隅,這是最落後的思維。廣州證券被中信證券併購就是典型案例。現在是全球化、國際化趨勢,作為一個企業,你連全國化思維都沒有,那是非常危險的。”李大霄說。

  目前無論是股票主承銷還是A股IPO主承銷,無論是承銷家數還是承銷金額,四大券商——中信建投、中金公司、中信證券、華泰證券遙遙領先。

  在“三中一華”面前,招商證券、國泰君安、國信證券等頭部券商只能分一杯羹,更不要說中小券商。譬如,報告期內天風證券、長江證券全年股票主承銷均為5家,均排名行業第18位。

  投行業務就是拚關係、拚資源,大券商具備絕對優勢。李大霄建議中小型券商應研發更多業務來拓展產品範圍,在經營、盈利模式方面脫離同質化現象。

  “不過,長江證券、天風證券都屬於業務發展迅速的中小型券商,按照目前發展形勢判斷,有持續做大、迅速做強的可能性。”李大霄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