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心理學題材劇”?好題材敗給了專業欠缺
2019年04月21日17:07

原標題:“第一部心理學題材劇”?好題材敗給了專業欠缺

國產劇近些年翻來覆去大多是雞飛狗跳的家庭劇,不痛不癢的都市言情劇、諜戰劇……套路多,老橋段多,少有新意。近期上線的《愛上你治癒我》,裡面加入了心理學、心理諮詢、精神治療的知識,有心涉足較少有國產電視劇涉及的領域,就像他們在宣傳中說的那樣,這是近年來唯一一部以精神科、心理治療為創作素材的職場情感劇,但究竟它把創作素材用好了嗎?

心理學知識嵌入劇情有一定科普作用

本劇伊始,像一些歐美劇一樣,片頭給出了一段名人名言:“病人和心理治療師到底是什麼關係呢?不管是誰都會經曆人生中的死亡、孤獨等一切黑暗的東西,心理治療師也不能避免,兩者之間更像是旅途中的伴侶。”

開篇的名人名言。

這段話出自存在主義治療法的代表人物歐文·亞隆所著《給心理治療師的禮物》,預示著本劇在拍攝時對心理學知識有所瞭解。很快這個心理預期得到了回應,隨著劇情的發展,劇中人物談到心理學、心理治療、精神病學術語時,屏幕上相應地給出瞭解釋,束縛衣、自知力、定向力、家庭治療、PTSD等,一一進入了人們視線。雖然字體顏色的選擇不太恰當,時常難以與背景區分開,出現的時間也較短,有時接連出現幾個術語時來不及觀看,但是有心的觀眾按下暫停鍵慢慢閱讀,還是能夠對這些術語有個大致的印象。

我們這一代成長過程中,學校大多沒有進行系統的心理學知識教育,補課的任務交給了社會。近些年經過心理學界人士的努力,諸如原生家庭、共情、情結、創傷應激障礙等名詞開始走入尋常百姓家。術語廣為人知是撩起心理學知識面紗的一個步驟,《愛上你治癒我》這部劇把術語的解釋嵌入劇情中接受起來更容易。

劇情中植入名詞解釋。

劇情能給大眾提供一些面對生活的新思路

國產影視作品中,被分手的一方常常悲痛欲絕,一哭二鬧三上吊,一副要和分手方同歸於盡的樣子。分手方拿不出什麼好的辦法來,面對死纏爛打,只能選擇一次比一次絕情,一次比一次傷人。《愛上你治癒我》中第一個案例提供了更好的解決方案:去接受心理諮詢。劇中前男友陪伴被分手的前女友到男主角顏書仁那裡接受心理諮詢,對自己、對對方以及兩個人曾經發生過的情感都是負責任的態度,稱之為分手界的“中國好男友”亦不為過。

緊接著顏書仁接到電話,遇到第二個“患者”楊書,他向楊書的父親提出了“家庭治療”的建議,這可能對不少國人來說是個新鮮事。諮詢師經常會遇見心急火燎的父母到諮詢室來,要求諮詢師把自己的孩子“治好”,要讓孩子“聽話”,變成乖孩子。未成年人行為紊亂往往和父母有關,有的像劇中的父親一樣一味打罵,有的是家中父母、婆媳關係出現問題導致孩子行為紊亂,這時就像劇中顏書仁建議的,需要治大人,家長要參與到家庭治療中來。

看了這部劇以後,有心的朋友會有收穫:原來分手可以找諮詢師幫助理清,雙方不必歇斯底裡鬧得很醜陋;原來孩子出現問題不是孤立的,家人可以加入到幫忙解決的行列中。

對相關學科、職業的理解有待提高

國產劇中,職場的描繪向來是弱項,顯得專業性不夠。《愛上你治癒我》雖然在普及術語上下了工夫,但是專業性上仍然時不時露出欠缺。

顏書仁遞了根棒球棒給失戀的女生,讓她去“發泄”對前男友的恨。一般來說,心理諮詢師不會讓來訪者去“發泄”,而是宣泄。發泄是情緒失控的,可能使自己和他人受到傷害,宣泄則是在能夠自如管控的條件下,特別是在諮詢室里,由諮詢師陪伴著把情緒清晰地表達出來。發泄像洪水氾濫,宣泄更像大壩開閘。合格的諮詢師不大可能叫來訪者在諮詢室里發泄情緒。

男主角讓第一個失戀的來訪者通過“發泄”去排解情緒。

之後失戀女生對前男友說了一番話,最後總結說:“你不值得。”意思是前男友不值得她捏著不放,不值得她愛。我們經常聽到人們用“他不值得你愛”、“他不值得你付出”這些話去安慰失戀的人,邏輯是對方既然不值得,那就放下吧。但是這句話很壞,它一方面否定了曾經愛過的人的價值,另一方面也否定了愛他的人的價值。更加糟糕的是,它否定了這段感情的價值,這會加重失戀方的無價值感,不利於改變她自我傷害的狀況。在諮詢師引導下說出這番話,很難說諮詢成功。何況前男友在分手後陪伴她接受心理諮詢,已經證明他是個值得愛的人。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顏書仁讓楊書父親接受家庭治療時。這次提議失敗了,楊書父親直接大罵:“你有毛病吧?”為什麼會失敗呢?因為顏書仁再三問楊父:“您真想治好兒子嗎?”用了“我問你”的質問方式,雙方處於對立面,不在一個陣營上,容易引起反感、反對。一個合格的諮詢師應該先共情楊父想要治好兒子的心情,“你急著治好他,是吧?我也很想。”表明雙方有共同的目標。然後再順著共同的目標,提出楊父加入治療會幫助兒子早日康複,這就避免了直接要求楊父進行家庭治療時暗含楊父有問題的指責,減少他拒絕的可能性。

顏書仁用“我問你”的質問方式對待楊書的父親。

劇中顏書仁的職業是精神科大夫,開篇他又在做心理輔導,那麼顏書仁的人物設定是具備心理諮詢師資格的精神科大夫嗎?他向陳院長提議要在精神科之外增設心理科,這些都說明人物設定中,顏書仁既明白兩者相輔相成又有不同領域的關係,又應該有從事心理諮詢的資格背景。但是他在工作中再三表現出缺少心理諮詢師基本的談話技巧,缺少共情能力的弱點,又不像已經經過諮詢師上崗的嚴格培訓。

也許編劇混淆了精神科大夫和心理諮詢師兩個職業,也許是心理諮詢知識有所欠缺,更有可能僅僅在理性上知道一些相關知識,把心理諮詢師當成只懂一點專業知識的普通人來描繪。劇中顏書仁說他的工作是“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時候引導他們自己(患者)開啟一扇門”,編劇看起來懂了心理諮詢師有“引導”的作用,還沒有弄懂具備了引導能力的諮詢師是什麼樣的,具體的引導又是如何進行。

國產劇在心理諮詢領域探索,可借鑒國外劇集

從開篇引用歐文·亞隆那段話看,本劇試圖通過劇情推進告訴觀眾,心理治療師和普通人一樣有煩惱、痛苦,不過顏書仁和前女友孫樹對煩心事的處理方式過於幼稚,與年輕有為的精神學科精英的形象設定大相逕庭。

歐文·亞隆寫過一本心理小說《診療椅上的謊言》,心理治療師精英們出問題、栽跟頭大多在職業倫理道德、心中執念的情結等尖銳而深刻的矛盾上。顏書仁、孫樹在戀愛、分手上產生的問題,按理應該在求學階段進行自我體驗、接受督導時早就完成了清理。分手八年都沒有成長,見面就是一耳光,不單不是合格的諮詢師,連導師也應該問責——如果真愛一個人,分手帶來的只是哀傷、傷心,其他的諸如憤怒這類情緒在內省、覺察、清理之後,自然而然會消失。

顏書仁的個人情感故事線表達了心理治療師和普通人一樣有煩惱和痛苦。

本劇與其向韓劇《Life》借鑒,大談醫院內部矛盾,不如借鑒《診療椅上的謊言》。另一部美劇《捫心問診》(《In Treatment》)更加詳盡地描繪了精神分析師感情出現危機、破裂的過程。男主人公保羅選擇了找他的導師吉娜做婚姻諮詢,這才是該職業人士可能做出的選擇。另外,人是最精密的生物體,從事心理諮詢、臨床心理更像彈奏高精尖樂器,需要反複、長時間實踐、磨煉。國外精神分析師一般要十年以上的成長過程才能合格,這個實踐性的行業不大可能出現年輕有為的人物。論文寫得再好不能證明實操優秀,所以美劇《捫心問診》男主角保羅設定為五十幾歲的中年危機男性,第三季出現的保羅的女分析師年紀也是三十七、八歲的成熟女性。中國導演、編劇們要繼續在心理諮詢這個領域探索的話,這部劇是專業標杆。

□翠紅(專欄作家)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