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桌|複旦哲院與維也納大學辦工作坊:關於藝術與空間的構建
2019年04月21日09:29

原標題:圓桌|複旦哲院與維也納大學辦工作坊:關於藝術與空間的構建

複旦大學哲學學院與維也納大學藝術史系近日聯合主辦了“藝術與空間的構建”工作坊,並舉行了為期三天的演講和討論。

來自藝術、哲學、建築、科學等不同領域的八位西方學者與十六位中國學者,就空間主題進行了深度交流,加強了對彼此的藝術、文化差異的理解。“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授權刊發論壇紀要。

在東西方哲學對世界的認知中,時空是一個關鍵詞。東西方文化在此問題上有共通點,但也有差異。而在空間概念的建構過程中,藝術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總體而言,西方的哲學和自然科學在空間問題上擁有較強的解釋力,但隨著中國文化越來越多地為世界所理解,中國人獨特的宇宙(時空)觀,也變得越來越為世人所重視。

澎湃新聞瞭解到,此次工作坊的主題是探討東西方藝術對各自的空間觀所產生的建構作用,或者倒過來,東西方的空間觀如何塑造了各自的藝術,從而加深對該議題的認知,同時也使中國人獨特的宇宙觀和藝術觀在相關領域的研究中引起更為深入與廣泛的關注。

工作坊現場

中國繪畫中的空間

盧卡斯·尼克爾:虛掩之門——中國墓葬藝術中的虛構空間

維也納大學 盧卡斯·尼克爾(Lukas Nickel)教授

維也納大學藝術史系盧卡斯·尼克爾(Lukas Nickel)教授的演講題目是《虛掩之門——中國墓葬藝術中的虛構空間》,在公元前1世紀末的一些墓葬文物之中,如磚刻、壁畫之上,都出現了虛掩著的彩繪雙扇門,暗示了一個額外的空間,但並不明示在虛掩之後所可能存在的事物。它為墓葬裝飾增加了一個維度,學者一般將其稱為“虛構”或“暗示”空間。尼克爾教授考察了虛掩主題與中國繪畫的聯繫,認為這類門本身可能並不意在指向門外具體的某物,而主要是為了創造一種三維空間感,是觀者打開幻想之門的契機。

墓葬空間

沈語冰:統一空間能成為判斷山水畫風格演化的標準嗎?

複旦大學 沈語冰教授

複旦大學沈語冰教授的演講題目是《統一空間能成為判斷山水畫風格演化的標準嗎?——對方聞中國書畫風格與結構分析的一些評論》。論文指出方聞受羅樾和庫布勒影響,沿用了一種分析西方繪畫史的模型,來解釋中國從晚唐到南宋的山水畫的發展,這是有問題的。中國藝術的演變不應該理解為從單個母題的堆疊到統一空間的進化史,而是豐富曲折的綜合演化過程。受到中國文化的抒情或詩意傳統的過早干擾,中國文人對空間的感知沒有表現為幾何式的空間模型,沒有出現文藝複興時期的歐洲藝術那樣大規模的、系統的知覺和空間探索。方聞在描述晚唐至兩宋的山水畫風格發展時,將新儒學(理學)作為主要的思想史背景,並將這段時間的山水畫之寫實精神歸於理學的影響。但沈教授分析了11世紀中國山水畫的核心人物郭熙(約1000-1090年)的思想和信仰,認為無論其主導思想還是藝術風格,都不是理學與寫實,而是道家與詩意的理想化結合。

李溪:平遠與林泉——論郭熙山水畫作為“世界”的風格

北京大學 李溪教授

北京大學的李溪同樣以郭熙為例,強調了莊子哲學等文人思想對山水畫家的構圖的重要影響。“三遠”中的平遠,並不單是指涉“空間”的某一個方面,還被表述為具有一種獨立的全體意義。李溪通過對“平遠”這一構圖的相關詩句、批評話語、展覽位置(屏風)甚至其審美心理的細緻梳理,解釋這一構建其實是畫家與同時代文人(批評家)關於“什麼是世界”的澄清,因為這些物象,如荒寒的景緻(秋晚,早春、雪江、寒林等)所能形成的時空的維度,比其它物象更能呈現“一個世界”,並結合康德關於“數學的崇高”的討論,向西方學者解釋中國古代繪畫中“平遠”這一審美傾向所含的內在思想。

郭熙作品局部

胡煒: “味像”與“遊觀”——談構建文人園林空間與山水畫空間的一致性

同濟大學 胡煒教授

同濟大學的胡煒教授解釋了文人園林和文化的同構一致性,因為對形而上的“道”的認識和理解,始終是文人自身心性修養的終極目標,園林成了“含道映物”、“澄懷味像”的載體,是造園者藉以體現內心世界的外在空間。胡煒教授以古代文人詩詞、園林繪畫和真實園林景觀為例,呈現文人園林中處處可見的“遊觀”、比德、聖賢典故可視化等藝術的手法,更進一步解釋了“流動的視角”的文化意義。胡教授還強調,正是為了呈現出與自然山水間“似與不似”的視覺效果,反對人為工藝的過度顯現,才是文人園林的空間沒有出現對稱、等比例等幾何構造的一大原因。

空間的曆史性

拉斐爾·羅森堡: 視角空間的建構與圖畫表面的建構——一份眼動追蹤研究

維也納大學 拉斐爾·羅森堡(Raphael Rosenberg)教授

維也納大學藝術史系的文藝複興講席教授拉斐爾·羅森堡(Raphael Rosenberg),發佈了一份方法新穎的研究:《視角空間的建構與圖畫表面的建構——一份眼動追蹤研究》。透視在藝術中的應用一直被視為意大利文藝複興時期重要的人文成就之一,如今也已成為藝術、流行文化和技術圖片(包括攝影)中最常見的表現形式。透視法幫助藝術家建構空間,也讓藝術家思考透視空間背後的藝術美學規則。在嚴格的透視法背後,是精密的數理邏輯,但越是精準地遵循空間幾何原理的透視,卻越難建構出令人愉悅的藝術形式。“眼動追蹤”研究對以“基督最後的晚餐”為主題的一系列繪畫為研究對象,通過分析觀者對不同時期——透視術發明之前和之後——作品觀看過程中的注意力分佈,得出以下兩條結論:首先,藝術家對畫面結構與空間的構思是帶有一種有意的主觀性的。其次,畫面的結構與空間的確會對觀者產生視覺的牽引;相對於畫面中的空間,平面性的畫面構圖更能吸引觀者的注意力;這也暗含著在美學觀念的觀看里,人眼對平面構圖的敏感高於畫面中表現性的空間結構。

文藝複興時期的宗教畫

克里斯托夫·伍德: 十四世紀文藝複興藝術對空間概念的挑戰

紐約大學 克里斯托夫·伍德(Christopher S. Wood)教授

美國藝術史家、紐約大學教授克里斯托夫·伍德(Christopher S. Wood)的演講是《十四世紀文藝複興藝術對空間概念的挑戰》,他援引藝術史家邁耶·夏皮羅的名篇《抽像藝術的性質》中的觀點:梵高旨在建立的藝術家社群,甚至他們的“構圖”理論源於他們的社會觀點,即摸索重建被資本主義破壞的普遍人類社群,並引入了他對14世紀的現實主義繪畫如何瓦解藝術之美的探討。以瑞士曆史學家雅各布·布克哈特《意大利文藝複興時期的文化》一書為研究背景,伍德提出,藝術之美被認為是在世俗的現世體驗之中宇宙秩序的再現。那種投射延續的是宗教藝術中的拓撲或地域化概念,藝術因其對世界體驗和秩序再現性成為宗教神聖的重要表現形式。這也意味著在宗教高壓的影像下,藝術內容的表現有非常嚴苛的局限性。而14世紀的意大利畫家世俗化了基督教的主題和場景,加入了各種半局外人的參與,如觀察者和懷疑者、不合時宜的訪客、讚助人、禱告者、牧師及門外漢,從一種外界的而非教內的身份,重訪基督教義中那些原初的定論,來自外部的敘事空間成為改變宗教藝術中拓撲結構的推動力。

塞巴斯蒂安·埃根霍費爾: 關於失敗的認識論——赫拉克勒斯·塞格斯版畫中的合理性和偶然性

維也納大學 塞巴斯蒂安·埃根霍費爾(Sebastian Egenhofer)教授

維也納大學藝術史系的現當代藝術講席教授塞巴斯蒂安·埃根霍費爾(Sebastian Egenhofer)教授的演講題目是《關於失敗的認識論——赫拉克勒斯·塞格斯版畫中的合理性和偶然性》,他探討了赫拉克勒斯·塞格斯的風景蝕刻畫的空間組織,並將其與荷蘭黃金時代的政治、地理和經濟空間聯繫起來。埃根霍費爾教授仔細研究了這些作品的局部肌理,發現其中運用了大量新穎的方格和網格結構,與那個時代的公共建築、城市規劃,有異曲同工之處。以社會藝術史和文化研究的方法,埃根霍費爾教授認為17世紀的荷蘭早期資本主義發展背景,影響了藝術作品中可測圖形空間的透視結構的傾向,及其因蝕刻製作過程的偶然性而造成的不穩定性。

倫勃朗蝕刻版畫

楊光:氣氛與空間:一個現象學的解讀

同濟大學 楊光教授

同濟大學人文學院的楊光教授他從現象學對於空間的討論出發,解釋中國畫和某些西方近代油畫(如莫奈、特納作品和一些抽像表現主義作品)之中對氣氛的營造。在現象學中,空間是與身體或肉身(Leib)以及人的處身性情緒(Stimmung)處於互動和現象學的關聯(Korrelation)中的,不是對象化的空間。例如德國學者波預設為,氣氛並不是物體,而是一種帶有特定情調的空間(gestimmter Raum),在我們的處身性(Befindlichkeit)與客觀環境之間起著溝通和連接作用。因此,經過氣氛渲染過的空間不再是勻質、中性或純粹的物理空間,那是生活世界中很難經曆到的,因為空間在特定情境中總是被某種氣氛定下基調,好像被染色一樣,不知不覺作用於我們的感受性。這也證明了觀者在某種程度上需要放棄主觀鏡頭似的視角,在視覺習慣上做出相應的改變,以便進入藝術作品獨特的氛圍之中,即一種動態的、呼吸性的空間。

從繪畫之外的角度進一步討論中國藝術對空間的理解

高建平: 從棋理看畫理

中國社會科學院 高建平教授

為理解中國古代繪畫的創作手法,中國社會科學院的高建平教授分析了古人關於繪畫佈局如下棋的比喻,其中重要的是,作畫不但要有一種從動態發展的角度理解的大局觀,而且要如下棋講棋理一樣,作畫也要講畫理(如階段論、虛實之分)和對手意識存在。高教授認為,這些看似教學性的比喻,是對中國畫的性質的一個重要的暗示。他聯繫了西方藝術史家阿恩海姆和貢布里希討論過的不同的整體佈局觀念,都與藝術心理學緊密相關。因為如小孔成像的透視法,限製了作畫時主動發揮的能動性,而關於藝術作為純粹自我表現的理論也一直缺乏深思和生產性,而如棋理式需要小心謀劃、步步為營的畫理,從藝術心理學上說,正是主動性與被動性的理想結合。

邱振中: 書法作品中的運動與空間

中央美術學院 邱振中教授

中央美術學院邱振中教授概括了書法所特有的運動和空間。相對於非毛筆的書法,毛筆書法特有的“內部運動”,造成了線條形態的無窮變化,是毛筆書法之所以能夠成為獨立藝術的關鍵。經過長期實踐的觀察者會根據作品中的點畫形狀和輪廓去推測書寫的動作,對其中細微變化的把握能夠達到毫米級別。這特有的內部(三維)運動讓書法所造就的空間在一般的二維畫面之外,又多了一種“第二類空間”,一種三維空間的幻象。邱教授以大量古代經典和現當代創新藝術作品為例,呈現這種三維幻象的無窮變化,而書法特有的書寫性,又給這種空間感增加了一種時間性或生長性。不僅傳統書法是這樣,在一些當代書法探索作品中也表現得非常清楚。數位之前不瞭解書法的中西方學者在後來的交流中紛紛表示,這種精確的解釋為他們欣賞書法打開了門徑。

周宏俊: 傳統園林的框景、觀看與空間

同濟大學 周宏俊教授

同濟大學的周宏俊教授以以園林中的各種窗框設計為出發點,探討了傳統藝術之中固定的門窗(定點透視)和流動的視覺這樣一對矛盾的對立統一。雖然門框、窗框甚至亭柱都是固定的,人卻從不同視角能看到不同風景,獲得不斷遊動的空間感受。而與此相對的是另外一種欣賞設置,所謂的“書畫船”,讓觀者從船篷上固定的窗戶向外看流動的風景。周教授以大量的蘇州園林佈局圖和照片呈現,框景的妙處在於框內和框外能“前後掩映,隱現無窮”,體現了傳統繪畫和傳統的空間意識與審美之間的互相影響。

蘇州園林

圖像空間的理論

沃爾夫蘭·皮希勒: 如何進入圖像空間

維也納大學 沃爾夫蘭·皮希勒(Wolfram Pichler)教授

維也納大學藝術史系的現代藝術與圖像理論講席教授沃爾夫蘭·皮希勒(Wolfram Pichler)教授比較了兩種圖像理論:一邊是肯德·瓦爾頓的理論,“扮假作真的知覺遊戲”,瓦爾頓否定有圖像空間的存在,認為人們對圖像空間的感覺只是心理意義上的一種假裝遊戲;而另一邊是蘭伯特·維興的理論——不遵循物理學的空間,維興解釋圖畫里的空間,是一種慣例或人為的建構,與知覺和科學的問題沒有太大關聯。皮希勒教授認為,雖然瓦爾頓的理論著作相當成系統,但從藝術和曆史的層面上,後者與藝術作品更為契合。

利奧芭·泰伊絲: 關於世界的秩序

維也納大學 利奧芭·泰伊絲(Lioba Theis)教授

維也納大學藝術史系的拜占庭藝術講席教授利奧芭·泰伊絲(Lioba Theis)提出在西方繪畫史中空間佈局所受到的宗教文化影響。泰伊絲教授簡要介紹了拜占庭文化的曆史和其中特有的宇宙觀,如果將空間觀念理解為從自我到宇宙的一種拓展,就可以理解拜占庭的空間概念是在希臘羅馬文化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但隨後受到猶太人-基督徒的空間觀的重塑。因此就像“世界地圖”的形式發生過變化一樣,宗教繪畫之中的造物主的形式也有了突變,從單純的造物主的形象,逐漸發展到了在諸多人物的簇擁中一位高高在上的神——一種明顯等級化的圖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